体罚室刷胸惩罚&排成一排撅起大白屁股

    王睿脸色铁青,捏着拳头,牙齿摇得咯咯作响。

    在王安亮出互市文书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金黄色的绢布所吸引,卢福舟更是两眼放光,仿佛看到了一座金山猛然降临他面前。

    这一刻,别说朝臣在心中掂量自己的分量,盘算该不该轻举妄动时,炎帝都忘了刚才王安对惠王的辱骂,看着互市文书,呼吸稍一急促。          

    不怪他见财起意,实在是最近,大炎太穷了。

    无论是国库,还是他现在干净得能跑耗子的内库,都已经在大炎这几年一茬接一茬的灾难中消耗得差不多了。

    为了支持王安那小子的慈善事业,炎帝还咬牙从内库中拨款二十万两,从此本不富裕的炎帝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身为大炎帝王,养着一大家子,小日子居然还没有自己几个儿子过得舒坦,炎帝,苦啊!

    可一旦互市达成……

    别说户部可以从中得益,就连他也能得到一笔不菲收入,其他的不说,只要炎帝组织皇商去互市卖上一波,他的日子可就舒坦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炎帝怎么可能不重视互市,要是他不重视的话,能把太子扔过去蹭功劳?

    “咳,太子,不要行为无状。”

    炎帝明目张胆拉偏架和稀泥,绝口不提太子刚才的嚣张,眼睛盯着王安拿出来的国书不放。

    “互市文书既然带来,怎么不给朕看看?”

    你小子真是不懂事,好东西不应该第一时间给父皇吗?信里也没细写,这不是吊朕的胃口吗。

    炎帝埋怨地看王安一眼,王安立刻乖乖地举起手,嘿嘿一笑:“这不是正要给父皇御览嘛。”

    说着便从心地将互市文书交给李元海,转身瞥王睿一眼,啧啧摇头。

    现在有些人,战斗力是越来越不行了,还敢一天到晚蹦跶得跟蚂蚱似的,也不想想,秋天都到了,秋后的蚂蚱,还能蹦多久?

    言官和昌王惠王的人就算再恨王安恨得牙痒痒,也不敢在炎帝看国书的时候出声打扰。

    否则,往小了说,这是朝堂失仪,往大了说,可就是目无君上、蔑视友邦了。

    他们暗暗期盼最好太子谈下来的国书有问题,否则……

    “咦?”

    听见炎帝惊异的声音,那些朝臣心头一动,既惊且喜。

    难不成他们的祈祷起作用了?

    无量天尊阿弥陀佛,哪路神仙这么开眼,真得好好拜拜!

    不不,说明只是太子废物啊!

    朝臣精神大振,一个个竖起了耳朵,眼巴巴地看着炎帝,心思转得飞快。

    卢福舟听到炎帝这一声,心头一抖,捋胡须的手都顿了下来,迟疑地朝太子看去,却只见太子打了个哈欠,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根本没把炎帝的神情放在心上。

    还好还好,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卢福舟刚放下心来,就听炎帝沉声质问道:“太子,为何这国书中,在大炎与北莽作战期间,所有商品,我大炎让利一成,一概军需,让利三成?”

    “军需让利三成!”

    卢福舟惊呼一声,神色惊疑不定,脱口而出:“万万不可!”

    他熟知军需物资价格,若让利三成,大炎还有何利可图?

    如果无利可图,还会有商人去参加互市吗?

    “决计不可,如此让利,与拱手将互市送给戚国何异?我大炎必定利益有损!”

    卢福舟定了定神,拱手道,神情十分严肃。

    炎帝放下文书,眼中同样闪过一丝凝重和担忧,看向王安:“太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还用问吗?”

    不等王安说话,王睿就抖起来了,讥笑地瞥王安一眼,抬头老神在在地冷嘲热讽道:“某人自然是用我大炎的资源与百姓利益,向戚国卖好,否则,人家戚国能送他那么大一堆资源吗?”

    说着,王睿鄙视地又瞥一眼王安,还以为这小子有了多大的长进,没想到只是量他大炎物力,结戚国欢心,呵呵,就这?

    他上他也行!

    还能比这小子做得好得多!

    王睿心中愤愤不平,微微一点头,他身后的言官顿时来了精神,接二连三地跳出来。

    “太子这是损公肥私,竟还敢用此邀功,实在是厚颜无耻!”

    “不错!太子此举令人不齿,名为结盟实则损害我大炎利益,若是传出去,我大炎定将沦为笑柄!”

    百官一个比一个义愤填膺,虽然他们并不明白让利三成的实际意义,但他们会看脸色啊!

    前有户部大佬卢福舟当场翻脸向太子开炮,后有炎帝质问太子,太子还能没错吗?怎么可能!

    一直被压着输出的百官总算有了反击的机会,只觉得神清气爽,腰不酸腿不疼,连骂人也更有劲了,跳得一个比一个积极。

    一时间,满朝只听见对太子的声讨之声,就连刚刚还在支持王安的卢福舟此时也是一脸悲观心痛,神色不豫。

    炎帝见状,看了一眼还是老神在在的太子,难掩心中的失望,听着满朝文武的沸腾,轻叹一声,低头看着手里的国书,只觉一阵没趣。

    莫非,真是他错了?

    当初就不该派太子去戚国吗?

    可太子,怎么会做出这样假公济私的事情,难道还是他给太子的压力太大了吗……

    炎帝长长叹息,心头泛起一丝疲惫,扶着额头看向太子,话中难掩怒火:“太子,你怎么解释?”

    随着炎帝的声音响起,朝堂上指责太子的声音为之一滞,纷纷讥笑着转头朝太子看去,期中不乏幸灾乐祸之辈。

    “解释?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王安右手掏掏耳朵,一脸诧异,左右看看。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没人能明白这其中的好处吧?”

    “呵呵,除了让你王安从中渔利,本王还真没看出来这其中对我大炎有半分好处。”

    连王瀚都忍不住开口,讥讽道。

    “看来在某些人心中,个人利益比国家利益重要多了。”王睿也在旁边煽风点火,冷冷一笑,“好一个——太子啊。”

    他拖长了声音,意味深长地看着王安,眼中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这可是你给的机会,本王若不加以利用,岂不是太辜负你的一番好意了吗?

    “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是聪明人啊。”

    王安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悠然道,慢慢踱步到朝堂中间。

    “就没有一个人,能明白本宫的深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