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上进入&高辣h孕大肚

   “你们家主是谁?”

    看着眼前这群不速之客,楚阳眉头一挑沉声问道。

    “哪来这么多废话,乖乖跟我们走就行了。”

    为首的唐峰并没有回答楚阳的问话,而是抽着香烟,满脸不耐烦。        

    他的两名手下更是对着楚阳围了过去,伸出手向着他的肩膀按去,想要将他擒拿。

    “小子,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趟吧!”

    楚阳面色一寒,肩膀猛地一抖,无形的力量爆发,将那两人给震开。

    他目光冰冷地盯着唐峰,冷声说道。

    “我今天要是不跟你们走呢?”

    “不跟我们走?”

    闻言,唐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他的笑容看上去有点冷。

    下一秒,他手掌猛地探出,向着楚阳的脖子抓去,欲图当场将他擒拿。

    “唰!”

    楚阳眉头一挑,身形一侧躲开了唐峰抓来的手。

    “草,你TM还敢躲?”

    攻击被躲开,唐峰顿时来了火气,掏出携带的短刀向着楚阳捅去。

    楚阳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果断出手。

    他手掌探出,猛地将唐峰持刀的手抓住,然后用力一拧,一个标准的反擒拿。

    沿着刀锋传来的凉意令得他喉咙发干,背脊发凉,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唐峰只觉得眼前一花,手腕猛地一痛。

    当他回过神来时,锋利的短刀已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沿着刀锋传来的刺骨冰凉令得他喉咙发干,背脊发凉。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瞬间被这个废物反手制服。

    难道,唐岩他们的失踪跟这个小子有关?

    “峰哥!”

    “混蛋,赶紧放了峰哥!”

    这突如其来变故令得唐峰的手下们脸色齐齐一变。

    显然没有想到局势会突然发生这样的逆转。

    而且刚刚楚阳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们都还没来得及救援,唐峰便被制服。

    他们正欲上前救援,楚阳眼中寒光一闪,握着短刀的手微微用力,唐峰的脖颈上便浮现出了一道血痕,鲜血流淌。

    见状,众人脚步一顿,丝毫不敢妄动。

    唐峰面色阴沉,正欲开口,楚阳直接一刀刺进了他的肩膀。

    既然对方来者不善,那么他也没必要手下留情。

    “啊……”

    浓烈的剧痛让唐峰的脸庞不断地扭曲着,他嘴里发出一声怒骂,手肘携带着强大的力量向着楚阳胸口撞去。

    “砰!”

    楚阳冷冷一笑,侧身躲开他的攻击,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强大的力量爆发,唐峰的身体重重地倒在地面上,摔了一个漂亮的狗吃屎。

    他的脸庞更是因为跟地面亲密的接触而磨掉了两层皮,显得触目惊心,鲜血淋漓。

    “峰哥!”

    “峰哥,你怎么样?峰哥!”

    见状,打手们脸色一变,迅速地冲了过去,将唐峰从地上扶起。

    唐峰强忍着剧痛将肩膀上的短刀拔了出来,一脸狰狞与凝重地盯着楚阳。

    从刚刚短暂的交手来看,这小子的实力非同一般,他带来的人想要拿下他无疑是有些困难。

    可是,家主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如果他们空手而归,必然会受到尤为严厉的惩罚。

    想到这里,唐峰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一起动手,拿下他!”

    随着他一声令下,打手们眼中杀意纵横,猛地冲出,抡起砍刀便向着楚阳劈了过去。

    “哼!”

    楚阳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侧身躲开劈来的砍刀,一拳砸了那名打手的胸口上。

    “噗嗤……”

    那打手的肋骨断裂,胸膛瞬间凹陷下去,如同一颗炮弹般倒飞出去,将后续冲来的一名打手撞翻在地。

    随后,楚阳纵身一跃,躲开背后的偷袭,身体旋转,鞭腿呼啸着抽了出去。

    “嘭嗤!”

    伴随着一连串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唐峰带来的手下根本就不是楚阳的对手,尽数被他撂倒。

    就在此时,唐峰借着助跑,握着短刀,携带着满腔怒火对着楚阳的心脏刺了过来。

    楚阳眉头一挑,一个后仰躲开刺来的短刀,脚尖则是向着唐峰的下巴踢了出去。

    “咔嚓!”

    下巴脱臼的声音响起。

    唐峰的下巴被踢中,强大的力量让他的身体在半空中旋转了好几圈儿,最终犹如一只癞蛤蟆重重地趴在了地上。

    他正欲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楚阳的脚掌则是踩在了他的头上,令得他丝毫不敢动弹。

    “峰哥……”

    见状,打手们脸色大变,想要救援却根本就没有力气。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已是身负重伤。

    他们本以为带这个家伙去见家主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阴沟里翻船。

    这一刻,唐峰再也没了之前的傲气,神色惊恐,满脸颤抖地开口。

    “大……大哥……别动手,咱……咱有话好好说。”

    他生怕楚阳脚掌用力,将他的脑袋犹如西瓜般踩爆。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楚阳面色冰寒,冷冷地问道。

    “是……是我们家主唐振南!”

    唐峰颤抖地回答道。

    “唐振南?”

    楚阳眉头一挑,冷冷开口。

    “回去告诉他,我无意与唐家为敌,如果他执意要为他儿子出头的话,那么我不介意让唐家从世界上消失!”

    他还并不知道唐绝已经死了的事情,只认为唐振南这次派人来是为了替唐绝出头。

    “是是是……我一定把话带到!”

    唐峰急忙回答道。

    “滚吧!”

    楚阳这才放过了他。

    唐峰如蒙大赦,连忙带着手下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楚阳来到了市中心大夏银行总部,打开了个人保密储物柜。

    呈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一套染血的军装,一块定制的手表,一把布满铁锈的军刀和一枚醒目的龙纹徽章。

    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那沾满鲜血的军装,曾经的一幕幕犹如放电影般从他的脑海里掠过,让他的拳头紧握起来,眼神逐渐变得冰冷,饱含着浓烈杀意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不管你们是谁,躲在哪里,有什么背景,我都会一一将你们揪出来!等着吧!”

    话音落下,他将手表戴在手腕上,将军刀收好,龙纹徽章揣进兜里,然后关上保密储物柜,转身离去。

    彼时,唐家议事厅。

    唐振南坐在椅子上目光冰冷地盯着前方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唐峰众人,眼中杀意纵横,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一群没用的饭桶竟然连一个废物都对付不了!”

    “家主,那楚阳的小子他根本就不是废物啊,他……他特别能打,我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唐峰急忙解释道。

    “不是废物?特别能打?”

    唐振南面色冰寒,抓起茶杯就对着唐峰砸了过去。

    “这就是你们为失败找的借口吗?”

    唐峰根本不敢躲闪,被茶杯砸得头破血流。

    他犹豫了一下,咬牙开口:“家主,那小子还让我给您带句话。”

    “什么话?”

    唐振南强忍心中的怒意,厉声问道。

    唐峰畏惧地看了他一眼,硬着头皮说道。

    “他说他无意与唐家为敌,如果您执意要为少爷出头的话,他不介意让唐家从世界上消失。”

    “什么?”

    听闻唐峰的话语,唐家众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随即,心底涌起一股浓浓的愤怒。

    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竟敢警告他们唐家,甚至扬言让唐家从世界上消失。

    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狂妄至极!

    唐振南面色铁青,眼中锐利的光芒闪动,强压怒火,冷声问道。

    “除此之外,他还说了什么?”

    “并无其他的了!”

    唐峰低声回答道。

    唐振南皱了皱眉,继续问道:“你觉得那小子实力比起阿震如何?”

    “自然是震哥更盛一筹,不过那小子也不弱……”

    唐峰想了想回答道。

    “这么说,那小子的确有几分本事。”

    唐振南面色阴沉如水,大手一挥,当即做出了决定。

    “通知阿震,让他召集点高手,随我去会会那小子!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哪来的底气,敢如此猖狂!”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