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到年轻的人妻13p&男友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我脸瞬间通红,心都乱了。

    “煜宸……”我声音抖着,叫他,“我也很想你……”

    “是么?”煜宸道,“没看出来。我看你在宴席上,与其他人聊的很欢。”

    我当时就觉得了,在宴席上煜宸的兴致一直不高,卫凰找他喝酒,他都一副懒得应对的模样,最后更是索性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那个时候我没多想,还以为他是因为失去记忆,加上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人,所以在不自在。

    我是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哪是不自在,他是那个时候就开始不高兴了。

    他觉得我忽视了他!

    煜宸托住我的屁股,把我抱起来。

    我后背抵在门板上,胸前是他坚实的身体。他低着头吻我,湿润的唇带来细密灼热的吻,沿着我的侧颈一路而下。

    我身体轻颤,伸手抱住他的头,“煜宸,我们……我们去床上……”

    煜宸埋首在我胸前,他抬眼看我,黑眸明亮,“去床上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不是都忘了吗?这难道是本能?!

    我羞得不知道怎么回答,犹豫了下,道,“回床上睡觉。”

    “林夕,”煜宸抬起手,细细的吻着我的侧脸,一双黑眸盯着我,声音低魅,“是睡觉,还是……睡我?”

    我脸颊滚烫,看着煜宸因燃烧欲焰而发亮的眸子,我心一横,道,“睡你!你给不给?”

    “给。别说要人,要命都给。”

    煜宸抱着我转身,走到床边,将我压进大床里。

    一夜荒唐。

    等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煜宸躺在我身旁还在睡着,乌黑的发散下来,盖在眉梢,给他添了几分的少年气,看上去柔和不少。

    他睫毛浓密纤长,像是画上了一道暗青的眼线,勾勒出眼睛漂亮的形状。肌肤瓷白,毫无瑕疵。鼻梁挺翘,唇瓣湿润娇嫩。

    即使他的模样,我已经刻在了心里,可每次静下心的看他,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感叹,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向他的脸。

    指尖刚碰到他的脸,煜宸就醒了。

    他睁开眼,眸光带着刚睡醒的慵懒与迷糊。看到我后,他笑了下,然后抬手抓住我的手,拉到他唇边,在我掌心印上一个吻,才开口叫我,“老婆。”

    由于刚睡醒,声音又哑又懒散。

    直接就把我听上头了。

    我翻身滚到他身上,抱住他,在他身上磨蹭。

    低笑在房间里荡开。煜宸抬起头,边允许我在他身上乱拱,边问我,“今天还打算出门么?”

    我瞬间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赶忙从他身上起来,“门要是要出的。”

    好不容易从封魔谷出来了,几个月没陪孩子,当然要好好陪陪两个小家伙了。

    我起床穿衣服的时候,煜宸问了我一些关于两个小家伙的事。

    听到小思故和小思茕其实是双胞胎,煜宸愣了下,“小思茕没有继承灵力,小思故却生下来就会使用力量?”

    我点头。看到煜宸微微蹙起的眉心,我不禁有些担心,“怎么了?这两个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煜宸回神,摇头说没有。

    小思茕继承我的基因比较多,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担心小思茕,但我比较在意小思故。

    我问煜宸,小思故为什么会长的这么快?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几年,他就赶上我了。

    煜宸告诉我不用担心。

    小思故他现在长得快,一是因为动物的生长周期本来就比人类短。比如羚羊,生下来就会跑。小思故体内妖性的基因比较多,他受这个影响,长得会快一些。二是因为他继承了煜宸的灵力。当初滋养妖胎的灵力,全部都被他一个人吸收了。他天生就有修为,那些修为可以支撑他长大。

    可等他生长到一定的年纪,体内修为不足,需要他自己修炼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长了。相反他可能还会因为修为的原因,生长的比普通人要慢很多。

    总而言之,小思故的成长与普通人类肯定是不同的。

    这个,胡锦月倒是也跟我提过。

    离开房间。

    院里,胡锦月正带着小思茕放风筝。

    风筝在天生飞,小思茕坐在胡锦月脖子里,兴奋的拍手叫好。

    “小思茕,从干爸脖子上下来。”我叫她。

    小思茕不愿意,小手抱住胡锦月的脑袋。

    胡锦月看向我,不满的道,“小弟马,你怎么一来就惹小思茕不高兴,你有点讨厌了。”

    我,“……”

    我感觉胡锦月已经把小思茕当自己的孩子了,这护短的。

    煜宸走过来,伸手把小思茕抱下来,“小思茕,爸爸陪你玩。”

    小思茕还有些舍不得胡锦月,依依不舍的看了胡锦月一眼,发现胡锦月不走,她才放心的跟煜宸走到一旁玩去。

    我问胡锦月,小思故和小珍珠去哪了?

    胡锦月告诉我,小思故每天都要上课,这个时间他跟清浅一起去上课了。至于小珍珠,他不知道。

    他对小珍珠没有任何的好感,还劝我别管那个小骗子的死活。

    “林夕。”晋辉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手里拿着一张纸,递给我,“那条赤鱬走了。”

    我把纸接过来。小珍珠不会写字,但她把意思大概画了下来。

    一条鱼背着小包袱从大房子走出来,还对着大房子摆摆手。意思明显,她背上小包袱,离开魔王宫走了。

    赤鱬撒谎是天性,其实小珍珠的本性是不坏的,而且她还没什么本事,魔界又处处充满危机,离开这里,她一个人在魔界活得下去吗?

    我不禁有些为她担心。

    这时就听晋辉又道,“林夕,梦楼失踪,是死未卜,你跟三爷是不是该去找找他?”

    晋辉说,他跟梦楼已经断开联系很久了。最后一次见到梦楼,是我们前往封魔谷后不久,梦楼说要去寒潭见他的亲生父母。

    从那时起,晋辉就再也联系不上梦楼了。

    知道卫凰是从寒潭来,晋辉还问过卫凰,在寒潭有没有见过梦楼。卫凰和央金都说没见过。

    听完晋辉的话,我沉思片刻,随后对着煜宸道,“煜宸,去找小蕊的计划可能要提前了。”

    梦楼去寒潭找龙北冥和小蕊却失踪了。不管是为了找梦楼,还是因为答应了华荣要救小蕊,寒潭我们都是必须要去一趟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