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到了,快点,快尿出来了/她的娇小吞吐着他的硕大

    被柳云姝一句话点醒,牛启明拔腿就跑,连送柳云姝回学校这茬都顾不上了。

    杜老实在不放心柳云姝的安全,亲自给她‘押送’回学校还不算,还把周山留了下来。

    美其名曰给周山放个假,让他跟兄长周志叙叙旧,实则是给柳云姝派了个盯梢。        

    柳云姝也很无奈,但耐不住杜老强制霸道。

    周山也很无辜,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他也不想的说,然而,师祖发令,他这个徒孙哪有不听的份儿?

    杜老亲自看着柳云姝和周山进了校门,才让李伟发动车子掉头下山。

    柳云姝这会儿心情不好,周山很有眼力见的打了声招呼就跑去找周志了,好歹一中虽然大,但格局很规整,沿着之前周志描述的路线一路找过去,周山很幸运地到了校医务室,却是不想铁将军把门。

    抱着大书包的周山风中凌乱。

    而却说柳云姝轻装简行,拎了包吃食进宿舍楼就被围观了。

    盯着一众好奇打量的眼神,柳云姝艰难地上了二楼,还没进门就被楼道里的舍友发现。

    “云姝、云姝你回来了啊……”

    一声惊呼过后,柳云姝还没回应,耳边便传来了几道阴阳怪气的嘲讽。

    “靠!怎么这个点回来……还能不能再晚点……”

    “呵呵哒,错过明天的考试,可就好看喽……”

    “呿!害人精……”

    “……”

    柳云姝冷冷瞪过去,只见好几个其他宿舍的女同学嘴巴都是一张一合口中背诵着课文,她倒是有点没法指摘说风凉话的那几个。

    她们自以为聪明,讥讽完就立马背课文假意掩饰,然而,那么拙劣的演技也真是没眼看,况且她耳力极佳,刚刚她们说话的声音,他们就是换了背诵课文,就当她听不出谁是谁了?

    “云姝,别跟她们一般见识,我们回去说……”

    柳云姝朝那几个说话不长脑子的家伙瞪眼的时候,沈岚就心知坏了,连忙跟谭淑芳使了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挽着柳云姝的胳膊连拉带拽进了宿舍。

    一进宿舍,沈岚反手啪嗒一声把门关上,隔绝了外面探究和不善的视线。

    正整理卷子的李招娣被突然的关门声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就看到了被两人架着的柳云姝。

    “咦?云姝你回来了啊。”

    “嗯,这些是给你们带的包子和点心,”柳云姝说着把手中的袋子递给沈岚,“都这么晚了还复习,吃了晚饭也早消化了,拿去分分吃吧,自家做的,都别客气。”

    “哇哦,还冒着热气呢,云姝你真是太好了……”沈岚第一个发出赞叹声,她倒也没跟柳云姝客气,直接拿了大包子就塞嘴里,顿时香得眼睛都亮了,“呜呜……太好吃了……”

    沈岚边吃边忍不住赞叹,包子散发的香味,香得谭淑芳和李招娣都跟着流口水,两人也笑着去拿包子尝,结果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沈岚连吃了三个大包子才恋恋不舍去洗手上的油,“好可惜我肚子小……”

    谭淑芳和李招娣幽幽瞄了她一眼,谭淑芳毫不客气地笑骂,“三个大肉包子啊,沈岚你真是够了,你吃的那么快,就甭跟我们比了好吧,我和招娣第二个包子都还没吃一半呢……”

    沈岚擦完手,摸摸圆溜溜的肚子,干笑了两声。

    柳云姝整理了一下带回来的书和卷子,这才问起刚才怎么回事。

    “我自打开学就没怎么在学校好好待着啊,应该没做什么人神共愤的恶事吧,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还有刚刚那几个同学说的那几个意思?我什么时候招她们了?”

    正吃包子的谭淑芳和李招娣对视一眼,纷纷三两下往嘴里塞,而沈岚则一脸愤慨地冷哼一声。

    “哪儿是你招她们,她们都被冯丽那个假惺惺的爱哭精洗脑洗得脑残了,把你当恶人,整天可怜冯丽和韩雪,也不想想冯丽自己哭过几回人家就蒙头复习去了。

    哪儿像那几个缺心眼的,一个劲儿逢人便说道,恨不能拿个大喇叭广播,让全校师生都知道你容不下同学,害冯丽和韩雪两个受害者背负记大过的处分。”

    柳云姝一脸愕然,“她们都不忙备考了么?居然还有这闲心?”

    “呵呵,不都跟说了嘛,她们啊,都被冯丽那货给洗脑了,脑袋都残了,还想什么考试啊……”

    沈岚忽而嘴角上扬,很不厚道地大笑。

    “我跟你我说啊,为了明天的考试,冯丽这段时间可是牟足了劲儿复习呢,听说后半夜都舍不得合眼,偷偷在被窝里点蜡看书呢,也就那几个脑残的整体瞎逼逼……”

    谭淑芳洗过手,也凑过来说到。

    “嗯嗯,我还听说冯丽看书的时候打瞌睡,蜡烛倒了都不知道,被子被烧了个大洞,得亏她睡得轻,感觉被烫什么东西蛰了下惊醒,才知道是被子着火了,她们宿舍的人被她惊呼声惊醒也都吓坏了,都慌了神儿,拿脸盆出去接水的还没回来,有同学拎过暖壶就直接浇了上去,可把刚刚翻下床的冯丽吓坏了。”

    柳云姝古怪地眨眨眼,“瞧你这话说的,好像冯丽没被着火吓着,反倒被热水吓坏了?”

    谭淑芳忍不住笑,“哈哈哈,可不嘛,要不是冯丽闪得快,一整壶开水就给她兜头淋下了,你说吓人不吓人?”

    柳云姝扶额,还真是她想的那样,看了冯丽在现在的宿舍也不是和吃得开,浇开的那位绝逼是趁机报复。

    四人笑闹了一会儿,柳云姝也总算明白了她被仇视的缘由,左不过有些人自己做错了,却不想接受处罚,打心底把所有责任和怨恨都归咎到了她身上,想把她也拉下水。

    对于冯丽这种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好过的恶毒心思,柳云姝表示嗤之以鼻,这些还是欠,也许她该学学杨振彪的脾性,对付冯丽这种人能动手绝不吵吵。

    不过,这种事,柳云姝现在也能想想作罢,她还有重要的事要筹划,为冯丽耽搁自己宝贵的时间,她又不是那几个脑残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