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力的大手探进她的衣襟/夹玉势上学h

   俞伟才和许浮注定要失望了。

    谢纤并没有生气,实际上也不会生气,而且也没有失望,因为陈飞宇的反应完全在她意料之中。

    她笑着道:“陈非少侠下不要忙着拒绝,游霞掌门,不知道我能不能和陈少侠单独一谈?”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峰顶不远处有一间静室,一般没什么人打扰。”游霞掌门忙不迭地点头,只要谢纤大人不生气,而且依旧支持玉枢派收服其他地盘,别说是跟陈非单独一谈了,就算是牺牲陈非的色相他也愿意。

    “陈少侠,你意下如何呢?”

    谢纤笑意盈盈,如果仔细看的话,她美丽的眉宇有一抹哀求。

    陈飞宇暗中叹了口气,点头应允下来:“好吧。”

    谢纤眼眸中闪过一抹惊喜,甚至美丽的脸庞都明媚起来,雀跃地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怀临。”游霞掌门吩咐道:“你带谢纤大人和陈非去静室。”

    “是,谢纤大人,陈非师弟,跟我走吧。”怀临应了一声,当先向静室的方向走去。

    谢纤刚走出两步,突然停下来,扭头向游霞掌门等人吩咐道;“我有很多话要跟陈少侠谈,不希望被其他人打扰到,你们明白吗?”

    “明白明白。”游霞掌门立即道:“我会约束门下弟子,绝对不会靠近静室十米之内。”

    谢纤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和陈飞宇一同走去。

    俞伟才和许浮看着两人离去的背景,脸上表情一愣一愣的,陈非都这样不给谢纤大人面子了,怎么谢纤大人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反而对陈非越发看重?

    同样奇怪的还有邵沐,她压低声音,惊奇地道:“灵儿师姐,你觉不觉得谢纤大人对陈非师弟好的过分了?”

    “谢纤大人对陈师弟的态度的确不一般。”灵儿师姐猜测道:“可能陈非师弟表现惊人,所以谢纤大人对陈非师弟另眼相看吧。”

    邵沐点点头,总觉得谢纤大人对陈非师弟的态度,绝不仅仅是因为对陈非表现惊人的缘故,但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她也想不到更好的原因了,总不可能是谢纤大人看上陈非师弟了吧?

    却说怀临走在最前面,时不时向后面的陈飞宇和谢纤看去,心里总觉得陈飞宇和谢纤之间的气氛不一般。

    很快便来到了静室。

    怀临推开门,恭敬地道:“谢纤大人请。”

    谢纤点点头,和陈飞宇并肩走了进去。

    怀临下意识就要跟进去。

    “砰”的一声,房门猛地被关上了。

    “哎呦……”

    怀临痛呼一声,撞到了鼻子,下意识爆了个粗口:“我靠,没长眼睛……”

    他话还没说完,一股巨力隔着木门从房间里传来,轰在怀临身上。

    怀临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出去,落在地上后又“噔噔噔”向后退了好几步都没止住身形,不过并没有受伤,显见对方手下留情。

    “看在陈非少侠的面子上,这次只是小惩大诫,下次再出言不逊,小心本姑娘割了你的舌头。”

    房间里传来谢纤冷淡的声音。

    怀临一惊,下意识捂住了嘴巴,忙不迭地跑了。

    房间内,谢纤看着陈飞宇,只觉得越看越满足,眉眼弯弯地道:“你这个师兄以后闯荡江湖的话,肯定会死在他这张嘴下面。”

    陈飞宇耸耸肩:“怀临师兄在玉枢派中,一向以大嘴巴出名。”

    “不提一个外人了。”谢纤走进陈飞宇两步,微微低着头,语气带着几分哀伤、几分哀求:“自从离开满月宗后,我……我和小姐就一直找你的踪迹,如果不是恰巧来武湖山观战的话,就会再度错过你。

    飞宇,我……我和小姐很想你,你跟我回万幽门吧,不然小姐肯定会伤心的,只要你跟我回万幽门,你……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如果让游霞掌门、宋芦等人知道,他们需要恭恭敬敬唯恐得罪的谢纤大人,竟然是陈飞宇的……舔狗的话,一定会非常的震惊!

    此刻,面对佳人的软语相求,陈飞宇婉拒道:“我还要继续在雷罚之地修炼,恐怕没多少时间去万幽门。”

    谢纤心里一急,连忙劝说道:“去万幽门花不了几天功夫,而且雷罚之地就在武湖山,又不会跑的,等从万幽门回来,你再去雷罚之地修炼不就好了?”

    看到陈飞宇依旧摇头,甚至还转过身打算走出去,谢纤越发着急道:“你要是敢走出去,我就把你是陈飞宇的事情告诉玉枢派所有人。”

    “哈。”陈飞宇一声轻笑,脚步不停:“这种无所谓的事情,还威胁不了我。”

    “你……我……”谢纤突然眼珠一转,笑意盈盈地道:“我知道你抓紧时间修炼,是为了提高实力救琉璃小姐,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就不想知道幽梦的来历吗?”

    陈飞宇脚步一停,扭过头看向谢纤:“你知道幽梦的来历?”

    谢纤得意而笑:“你别忘了,万幽门可是存在了至少千年的古老宗门,记载着数千年来圣地所发生过的种种秘辛。

    当初离开满月宗时,小姐就答应过你会帮你调查幽梦相关的典籍,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小姐查到什么了吗?”

    陈飞宇神色一动,彻底转过身来看向谢纤:“我承认我被你说动了,好,我跟你一起去万幽门。”

    “太好了!”谢纤激动之下,突然纵身跑到陈飞宇跟前,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接着连忙向后退开,脸色羞喜交加,幸福的想到,无数次在梦里梦到的事情,终于做到了。

    “女人,你在玩火!”陈飞宇突然向前一步,伸手勾住谢纤的纤腰,将她拉进自己怀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男人可是禁不住挑衅的生物!”

    “我就是玩火啊,那你要不要人家来帮你灭火呢?”谢纤吃吃娇笑,大胆的和陈飞宇对视,神色跃跃欲试。

    “还是算了。”陈飞宇将谢纤放开,这些邪派女人,竟然比自己还要主动。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