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大褂下的小妖精番外/王爷…别…啊

过不了多久可能还有一批知青,  人多不好管理,张支书当然希望心术不正的都回城。

        

可是农场有几十个生产队,张庄生产队知青最多,  给两个名额已经不少了。

        

张小草能知道这个消息,说明这事传出去了。农场愿意,其他村的村支书知道了也不见得同意。

        

想归想,翌日上午到了农场,张支书依然要四个名额。

        

老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要两个可能给一个,  要五个太不要脸,  总共才十个名额。那要四个极有可能给三个。

        

然而主任一句话把张支书顶回来——三个上大学名额已经给张庄生产队一个,知青名额就别争了。

        

张支书怕最后只给一个,不敢跟他们讨价还价,  直接把刘季新和段伊然的情况上报给他们。农场也怕知青出事,便给张支书两个名额。

        

话又说回来,夏天没什么事,只待庄稼长大。

        

方剑平寻思着等庄稼长大,按小芳的成绩就可以上三年级了。可他还是教一二年级。担心小芳不愿去,他就去学校拿两本书——三年级上学期的语文和数学。

        

张支书走后,  方剑平就把小芳移到树下给她补课,  以免她愿意去却因为听不懂而大闹课堂。

        

小芳乖乖听话就不是她了。

        

于是她就趴在桌子上耍赖。

        

方剑平拿两颗糖,“学完语文给你一个,  学完数学再给你一个。”

        

小芳真想回他一句:“你哄孩子呢。”

        

可在方剑平眼里她就是个孩子啊。

        

小芳哼哼道:“那一盒都是我的,我让你给?”

        

方剑平噎了一下,随即忍不住笑了——孩子大了不好哄了。

        

“你想不想考双百分,  别人说你傻,  你可以说他傻,  还可以说,  你们全家都是大傻子,没一个考双百分的?”

        

小芳觉得差不多了就坐起来。

        

方剑平以为有戏,“不学太久,语文半小时,然后你写一会儿作业,再学半小时数学。总共两个小时。”往东边看一下,“现在顶多七点。学好了才九点。离中吃午饭十一二点还有三四个小时。”

        

小芳掰着手指的算一下,等于学两小时玩四个小时,这才勉强同意。

        

为了闺女多学点东西,张支书也是煞费苦心。

        

便于方剑平教学,张支书特意请木匠大头给他做个小黑板。

        

方剑平就把黑板挂在柿子树上写需要学的课文和生字。

        

由于不稳当,方剑平需要一只手扶着一只手写。见他这么费力,小芳不好意思故意调皮捣蛋。

        

乖乖的等这节课结束,小芳装天真冲他伸出手。

        

方剑平乐了:“不是不要?”

        

“不要白不要!”小芳说的理所当然,方剑平很高兴,她又聪明了。

        

再过段时间可能跟她奶奶一样能无理搅三分。

        

思及此,方剑平不由得想起高氏的做派,连忙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挥出去——用裹脚布堵人家的嘴,真不是人干事。

        

这事反倒让方剑平想起张老九他们的担忧。

        

张支书只有一个女儿还嫁人了,嫁的人还是拿工资的老师,没有天灾人祸,日子肯定越来越好。

        

高家人占便宜习惯了,不甘心放弃这门亲戚肯定会让人上门劝和。

        

高素兰因为昨天的事没脸出去,就在堂屋里做活。

        

方剑平看一下她好像没注意到外面的情况,立马把大门从里面别上。

        

小芳不禁问:“插啥——”

        

方剑平做个“嘘”的手势,小声说:“以免有人突然进来,你现在脚使不上劲,我一个人赶不走。”

        

过来服软肯定得先商议商议说辞,小高庄离这边又不近,方剑平算一下时间,不出意外给小芳上完课就差不多了。

        

九点左右,没人来方剑平依然不敢大意。

        

这时候温度上来,院里热起来,方剑平想带着小芳出去乘凉。可是丈母娘在屋里,他就不好从外面锁门了。

        

方剑平就用小芳要出去凉快的名义让她帮忙拿板凳,然后再让小芳命令她陪伴。

        

小芳家对面就是小树林,路边还有几棵大树,所以这边十分凉快。

        

村西头的人几乎每天都会到这边做活。

        

没等小芳出马,谢兰等人就招呼高素兰坐下。高素兰脸皮薄,人家开口了,她就不好意思再躲回屋里。

        

方剑平目的达到就不再管她,以给小芳拿吃的名义回院里摘两根黄瓜,夹一本书出来顺手把大门锁上。

        

村西头坐了几十口人,不用担心生人进去,以至于家家户户大门敞开着。

        

方剑平一锁门,别人想不多想都难。

        

高素兰瞧着众人神色有异,就想数落方剑平几句,然而他快速到小芳身边,离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得有五六米。

        

高素兰好意思吼亲闺女,不好意思吼女婿,悻悻地把话咽回去。

        

钥匙上有个很长的绳子,以免丢了不好找。方剑平就把钥匙挂在小芳脖子上,“除了我和你爹,谁要都别给。”

        

小芳“咔擦”一下咬掉一口黄瓜,瓮声说:“我又不傻。”

        

方剑平终于没有忍住,摸摸她的头:“你最聪明。”

        

愈发像哄孩子了。

        

小芳皱着眉头拨开他的手:“我长大了!”

        

方剑平心说,什么时候不说这话,你才真正长大了。

        

“要不要我给你讲故事?”

        

小芳下意识看他手里的书,拿着毛选给她讲故事?讲党的发展史吗。

        

“啥故事?”小芳佯装十分好奇。

        

方剑平:“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

        

小芳一点不意外,更想说我比你知道的多。可是这点无法解释啊。

        

“打小鬼子吗?”小芳摇摇头:“不是小鬼子我不听。”

        

此话一出,坐在一旁和泥或者站在一旁打纸炮的孩子都不由得看过来。

        

方剑平觉得应该让他们知道现在生活虽然辛苦,但比以前好太多太多——再也不用担心一抬头落下一个东西,不是鸟屎而是手榴/弹。

        

“那就讲‘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故事?”

        

这事离他们最近,很多小孩都知道这事,说了他们有代入感。

        

小芳故意问:“不是打鬼子啊?”

        

“这也是。”

        

大胖不禁说:“这是帮别人打鬼子。”

        

方剑平摇了摇头:“不是的。”找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一下两国边境,“咱们两个国家离得近,近的就像我们家和你们家吧?”

        

大胖点头。

        

方剑平:“其实比你我两家还近。咱们两家中间有墙,咱们国家和朝鲜之间连墙都没有。我要是在我家墙上埋卖一圈地/雷,那你怕不怕把你家炸了?”

        

大胖使劲点头:“那雷可厉害了。我看电影里能把人炸的稀巴烂。姐夫,你干嘛要在墙上埋雷啊?”

        

方剑平笑道:“不是我要,是狼子野心的帝国主义想跟以前一样一点点蚕食咱们的家园。我们跟他们好好讲道理他们不听,那我们是不是得像昨天一样把他们打跑?”

        

大胖再次点头。

        

“那还是帮人家打鬼子吗?”方剑平又问。

        

大胖摇头,忽然想起一句话,“怪不得老师说,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王秋香等人以前也听说过这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我一直以为是因为咱们跟朝鲜关系好,所以帮忙。”

        

方剑平不禁说:“关系好可以给物质,有必要几十万几十万的军队过去?”

        

王秋香摇头:“你跟大胖那样说我就明白了。谁要敢这么对我,拼了命也得跟它打。”

        

方剑平:“其实有句老话,你们可能都听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句话很多人没听说过,但意思她们能理解。

        

大胖着急:“姐夫,讲故事吧。”

        

方剑平就把以前他爷爷跟他说的故事,讲给小芳还有大胖、胖丫这些孩子听。

        

讲着讲着,张支书回来了。

        

方剑平讲的口干,就让张支书讲他打鬼子的故事。

        

村里的小孩都听说过他打过鬼子。因为他是村支书,是村里最大的官,小孩对大人天然畏惧,所以很好奇也不敢问。

        

方剑平挡在前面,大胖大胆央求他说一说。

        

张支书正好想歇一歇,听到方剑平问小芳渴不渴,就让方剑平也给他倒一杯水。

        

方剑平端着两个搪瓷缸子过来,看到打南边来了几个人。

        

十点多了,太阳底下热死个人,不可能是村里人闲逛。可不是他们,需要上农场的就只有张支书和张小草。

        

张支书已经回来了,张小草下午才下班。方剑平瞬间知道可能是谁。

        

他立马把门锁上。

        

谢兰不禁打趣:“昨天被收拾成那样,还敢来?”

        

庄稼长高了,坐在地上很难看到路上的情况。

        

方剑平示意她们起来。

        

谢兰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惊呼一声:“真来了?快去喊人!”

        

大胖立马说:“我去!”扯开嗓子就喊,“二伯,三伯——”伯伯太多,一个个喊麻烦,大胖回家拿出洗脸瓷盆和盛饭的铝勺子把盆敲的当当响,跟敲锣似的,瞬间屋角河边的人吸引过来。

        

以防高庄的人再来,捆猪绳没有还给养猪场,就在张老四家放着。

        

老四抱出来,看到越来越近的人,不禁皱眉:“不对啊。”

        

张支书点头:“我瞧着也不对。小芳她娘,你过来看看。”

        

高素兰正忙着把闺女往东移,以免不小心碰着她,“咋不对?”

        

“六个人好像就一个是你娘家那边的人。”

        

高素兰让方剑平扶着小芳,跑过去朝南看去,六个人她也只认出四个,一个是她小弟,还有三个是小高庄的队长和组长。

        

小高庄很小,就跟别的村并成一个生产大队。以前的村长就变成了生产小队的队长,队长变成小组长。

        

“那俩是谁?”

        

王秋香忙不迭往家跑,快速锁上大门。

        

张支书知道不用问了。

        

大胖手里的盆和勺子啪嗒掉在地上,不敢置信地问:“我——我舅舅吗?”

        

老五把他抱起来。

        

大胖坐在他五伯肩上看清楚了,他大舅和大表哥。

        

走亲戚来俩男人,没有女人和孩子,谁都知道有事。

        

夏天天气炎热,极少有人办婚事。再说了,大胖的大表哥虽然成年了,但并没有定亲。如果是丧事,来一个人报丧就行了。

        

这些农家的潜规则张老九都懂,他大舅哥也不是主动来探望妹妹的人,那只有一个原因——借粮。

        

老四看向张支书,这可怎么整。

        

王秋香过来说:“老九,把昨天的事说给他们听听。”

        

张支书摆手:“这事你别管。”等人到桥那头,准备往这边来的时候他迎上去。

        

王秋香跟张老九结婚那天张支书带人迎的亲。后来因为小王庄的人被欺负,张支书也曾带人支援过。所以他没少跟王秋香娘家人打交道。

        

不过由于不是特别熟悉,又有快一年没见过,导致张支书没第一时间认出来。

        

大胖大舅看到他就笑着喊:“大哥,在家呢。”

        

张支书抬抬手:“先别叫哥。你问问他们为啥来,问清楚了你们再过桥。”看向他小舅子,“甭拿小芳领证没告诉你们当借口。你们什么打算我一清二楚。”说完往后退。

        

小芳的小舅和大胖的大舅下意识上前。

        

张支书停下:“你们答应把以前借的东西还回来,以后不再借,就过桥立字据。不然我不介意把你们绑了送回去,从此以后咱们几家不再往来。”

        

此言一出,张老四抱着一捆绳子,后面跟着一群壮劳力过来支持他。

        

六人都不敢动。

        

张支书指着桥西边的树:“在那边商量商量吧。”

        

随后他退到桥东边的树下,带着张家的老少爷们盯着他们。

        

半个小时过去,大胖的大舅起来了。

        

张支书立马起来说:“废话不要说,理由我们不想听,至于日子过不下去,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姓张,你们姓王。你要是敢让老太太闹,我不介意先把她捆起来,再用她的裹脚布把嘴堵上,然后送去公安局。”

        

大胖的大舅脸色骤变,“你——别太过分!”

        

“过分的是你们。”张支书转向他小舅子,“还想你娘死的时候你姐过去看看,现在立马给我走!”

        

小芳的小舅没有大舅横,而且除了他其他三人都懂礼,不是冯氏那个无法无天的主,就劝她小舅回去。

        

看样子他姐夫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小高庄断往。

        

四人一撤,只剩大胖的大舅和表哥。

        

他表哥就喊:“姑!姑父!”

        

张支书:“别整这些没用的。我要是你,有这个时间就去河里网几条鱼拿去收购站卖。”

        

河里的东西没人管,谁捞着是谁的。

        

小芳小时候,张支书为了给她补身体,就曾自己做鱼钩钓过鱼。

        

小胖的大舅盯上张老九:“你真要这么绝?”

        

张老九装没听见。

        

张支书问:“是回去还是立字据?”打交道。

        

不过由于不是特别熟悉,又有快一年没见过,导致张支书没第一时间认出来。

        

大胖大舅看到他就笑着喊:“大哥,在家呢。”

        

张支书抬抬手:“先别叫哥。你问问他们为啥来,问清楚了你们再过桥。”看向他小舅子,“甭拿小芳领证没告诉你们当借口。你们什么打算我一清二楚。”说完往后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