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下含着总裁的硕大&抱着屁股从后面进去

     

易鸣身上的气势升腾的更高,隐隐影响了空气流动。

        

大厅里突然就起风了。

        

“我代表的东西,怎么可能仅仅是先进?我代表的,是超越!是你们的脑子没有办法可以理解的领域,也是你们的眼睛即使看到也无法相信的范围!”

        

“比如,望气法!就是你们这群医道蝼蚁,永远都理解不了的圣法!”

        

眼见着医道世家代表们要集体跳脚,易鸣松开抓着栏杆的双手,抬起来再朝下压了压。

        

“不要激动!我的宣战檄文已经说的很清楚,后羿射日,意思是我一个人打你们一群!大都加上八个大区,一个不少!”

        

“将你们说成是太阳,真有些对不起太阳这两个字了。至于你!”

        

易鸣的目光转到了小汤姆森的身上,道:“你的西大区医术,在我的眼里,不值一分钱!那不过是你们西大区的财团,用来赚钱的一种工具,也敢自称科学?”

        

“你们的天下第一?我没有点头,谁给你们的脸?”

        

小汤姆森怵的是修罗殿,对待易鸣,他连汗毛里都充斥着鄙视。

        

“易鸣,你有本事就别借修罗殿的手!”小汤姆森眼珠一转道。

        

“可以!”易鸣一点不含糊的答道。

        

“即使在医术比赛中出现了死伤,修罗殿也不能插手!”小汤姆森大喜,连忙把真正的打算说了出来。

        

这是他明着挖的一个坑,就看易鸣和修罗殿的王跳不跳。

        

易鸣没有接话,而是看了一眼穹顶的方向。

        

“可!”一道宏大的声音响了起来,像海浪一样的滚过冠天阁的大厅。

        

火气上头的各个医道世家代表,被这一道声音震的清醒了不少,大厅里顿时安静了。

        

“好!好!哈哈哈!”小汤姆森狂喜,大笑。

        

他对修罗殿很了解,知道只要修罗殿的人开了口,就一定会遵守承诺。

        

修罗殿的王同意了不插手,即将到来的,是他真正的表演时刻。

        

“易鸣!”小汤姆森的眼睛里闪起了凶光,不加掩饰的看着易鸣道:“你马上就会后悔做了一个无比愚蠢的决定!但我却很喜欢像你这样愚蠢的人!”

        

易鸣看着小汤姆森,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道:“你想杀我?”

        

小汤姆森张开双臂道:“医术大比,原本就是你死我活!我想杀你,有什么不对吗?”

        

有修罗殿的承诺,他完全放开了。

        

江知青和华重九心里一凛,相互对视了一眼。

        

小汤姆森的表现,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医道大比,怎么可能会是性命相搏?这好像和最初说好的不太一样了。

        

各医道世家的代表也有点惊疑不定了起来。

        

他们没听说大比是需要拼命的,要是早知道这样,他们就不来了。

        

易鸣睁开眼睛,淡淡的看了眼小汤姆森,再看了眼沐思音。

        

此时,易鸣的眼睛上像是镀了一层银色的水银,光亮在流动着。

        

小汤姆森与易鸣这种奇怪的目光对碰了一下,突然间心里一阵发虚。

        

这种虚没有半点理由,完全就是动物看到了天敌时候的本能反应。

        

沐思音也被易鸣看的浑身一紧。

        

易鸣的眼神,太奇怪了,仿佛能将她所有的秘密都看穿似的。

        

不可能!她断然的否定了这个念头。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沐家大小姐,而是零大人身边的一号红人,是“公主”!

        

经过零大人的特殊训练,现在的沐思音更懂得怎么隐藏自己,也更懂得怎么瞅准时机,像蛇一样的奋力跃起,给对方致命一击。

        

易鸣眼中的光亮缓缓消失。

        

然后,他面无表情的转脸看向龙域各医道世家代表。

        

他此时的眼神恢复正常。

        

“你们呢?也跟这个金毛的想法一样?想要杀我?”易鸣问

        

华重九和江知青不敢回答,其他的医道世家代表更不敢回答了。

        

他们对修罗殿的了解,远远没有小汤姆森的深;谁知道修罗殿的王,会不会出尔反尔?

        

空口白牙的,就一个“可”字,糊弄谁呢?

        

“我看你们,根本就不配行医!你们都是做生意的掌柜,纯生意人罢了!龙域的医道,就是坏在你们这帮东西的手里!”易鸣冷声道。

        

华重九和江知青两人的火气“腾”的一声就升了起来,但马上就被他们很明智的压住。

        

这小子在玩激将法!

        

“易鸣,比拼医术可以,老夫可不会上你的当,要跟你搏命!”江知青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道。

        

“那就闭嘴!怂货一群,啥也不是。”易鸣道:“靳人,他们就交给你。亮亮你的医术,让这帮东西长长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龙域医术!”

        

靳人早就想出来了,听易鸣喊她,立即款步走到和易鸣并排的位置。

        

没了心魔后,靳人整个人都变的十分干净。

        

不是表面上的干净,而是整个人的气质,给人一种没有任何杂质的干净感觉。

        

沐思音看到靳人时,都自然而然的升起了一股极其强烈的妒嫉。

        

靳人的气质太好了,虽然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但却隐隐蕴含着远超她的潜质!

        

左有女武神傅凤雏,右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靳人,易鸣身边站着的两个异性,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属于单挑特别能打的类型。

        

沐思音自我感觉一直良好,特别是受了零大人的特训后,自认为龙域如果有美女排行榜,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可傅凤雏和靳人,让她的自信动摇了。

        

“为什么!你们,都要跟着易鸣!”沐思音咬着牙问阳台上站着的两个女人道。

        

沐思音把这个看的比医道大比更重要,她不允许易鸣能找着比她更漂亮气质更好的女孩或者……女人!

        

傅凤雏和靳人同时看了易鸣一眼。

        

易鸣耸耸肩道:“你们自己看着办。”

        

女人间的战斗,易鸣一惯不怎么参与,除非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

        

傅凤雏的红绸子腰带高高飞扬了起来,道:“因为,我们不会像你那么蠢!”

        

“凤姐说的,就是我要说的。”靳人的声音也像她的气质一样,干净!

        

“你骂我?”沐思音死盯着傅凤雏,反问道。

        

女武神圈了圈手腕,淡淡的回答:“如果不看你是个女人,我根本就懒得跟你罗嗦。易鸣脾气好,换成是我,早就揍的你连你爸是沐天豪都不认识!什么玩意儿!”

        

沐思音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怒声道:“你!”

        

“我不跟傻子说话,拉低智商。”傅凤雏很直接,不再搭理沐思音。

        

沐思音看向傅凤雏的目光里,陡然闪烁了一道凶戾的光芒。

        

待到傅凤雏感觉有异,回看沐思音时,沐思音早将凶光收了起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