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h/教授走一步撞一下第三章

     

乘风破浪……

        

天已放亮,战船上也已经恢复秩序,逐渐变得有条不紊。

        

此时此刻,水兵们在萧镇南的指挥下,开始清理甲板,归置物资,修补船帆,以及准备炊具,开始做饭。

        

阿妮则摇身变成了船医,给每一位受伤的士兵处理伤口,包扎治疗。

        

韩飞儿的枪伤,也已经被阿妮处理完毕,清理出弹药残留,并且敷好药膏。

        

好消息是,通过简单的清点,这艘战船已经达到远航标准,而且因为人员比预期少很多,物资储备十分富裕,可以维持至少半年左右的航行。

        

只不过,永明海战消耗了太多的武器弹药,如果再遇到大型海战,弹药便无以为继。

        

不过,徐尊并太过担心,毕竟他们远去东海是去找人,而不是去打架。

        

海风拂面,凉意甚浓。

        

不知是到了深海的缘故,海面上几乎不见飞鸟,只能看到船下的水中,有大群的水母涌过……

        

“说实在的,”赵羽趴在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我这是第一次坐船出海!没想到,大海是这个样子……” 

        

“哪个样子?”徐尊问。

        

“嗯……有些吓人,”赵羽体会着回答,“又有点儿兴奋,太大了……”

        

徐尊这才想起,赵羽不习水性,不会游泳,当初火阿奴把他一脚踹下河,差点儿没淹死。

        

“海上风景美如画,本想吟诗赠天下。”徐尊忽然作诗一首,“奈何自己没文化,只能我曹浪好大!”

        

“……”赵羽瞬间有一种烧糊的感觉,越发看不清自己这位主子。

        

但是,与生俱来的倔强,最后还是让赵羽初期大拇指,赞曰:“好诗!”

        

一个“好诗”,把徐尊也给逗乐。。

        

“大人,大人……”赵羽这才想起正事,问道,“昨天晚上咱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到了,可您还是漏了一点吧?”

        

“漏了一点?”徐尊不解,“不是三点?”

        

赵羽自然听不懂徐尊的玩笑,当即认真说道:“大人,咱们把太子府的人给忘了!

        

“等于现在船上一个认识太子的人也没有了啊!

        

“您昨晚才吩咐我去找人画个太子像,咱还没来得及画呢……”

        

“呵呵……”徐尊淡淡一笑,从袖中掏出一张画纸,说道,“你去给大家传阅一下,让大家记住画像上的这個人吧!”

        

“啊?”

        

赵羽意外,赶紧接过画纸,打开一看,但见上面画着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

        

少年的嘴唇右下角,还长着一颗痣。

        

“大人,真是神人呐!”赵羽万般佩服,“原来您早就有画像了啊?”

        

“是啊,”徐尊说道,“这是我让蔡总管找宫廷画师画的,另外,太子李寻患有眼疾,右眼会习惯性抽动。”

        

“好,”赵羽点头,“我这就说给全船人知晓。”

        

说完,赵羽拿着画像欲走。

        

“老赵,”徐尊问道,“关于这个椤檬国,你都知道些什么?”

        

“椤檬?”赵羽挠头,“这个真不太清楚,您还是问问萧大侠两口子吧!哎?”

        

谷輱

        

说完之后,赵羽才回过味来,急忙小声问道:“怎么?您不会又感觉哪里不对了吧?”

        

“没什么……”

        

徐尊摇头,他昨晚隐约感觉,当提到“椤檬国”这三个字后,萧镇南夫妇的表情稍稍有些异样。

        

根据自己的认知,这个椤檬国位于东海东南角,是一个比较神秘的海洋岛国,关于他们的资料很少。

        

不过,既然大玄使团出访的东海十国里包括这个国家,那想必应该没什么毛病吧?

        

老实说,徐尊感觉从椤檬国找到太子消息的概率还是有的,因为对这些东海小国来说,大玄太子出使东海十国是头等大事。

        

如果他们没有等到大玄使团到访,势必会派出船只打探,应该知道些什么才对。

        

哪怕,能够知道太子到底在哪里遇袭,也算是有所收获。

        

赵羽心思敏捷,深知徐尊秉性,可现在还是会错了意,向徐尊保证道:

        

“大人,虽然我跟这俩人也不太熟,但我可以保证这二人没有问题。

        

“第一,他们是我们赵家请来的人,仅凭这一点便足以放心。

        

“第二,这二人欠着我赵家人情,如若不然,昨晚他们本可以不跟我们去闯码头!”

        

哦……

        

徐尊知道辽州赵家一向以情报灵通著称,既然是他们请来的人,自然不用怀疑。

        

“老赵啊,”徐尊想到什么,随口问了一句,“你一向喜欢排名,依你看,萧大侠这两口子的身手能排到我大玄多少名啊?”

        

“这个嘛,您算是难为我了,”赵羽说道,“这二人常年活动于海外,而且也并不是特别出名的那种。

        

“通过昨天的表现来看,”他煞有介事地品评道,“萧大侠在我和火阿奴之上,但韩女侠便稍逊一些了。”

        

“嗯……明白了。”

        

徐尊点头,他知道赵羽说得比较委婉,其实萧镇南夫妇根本上不了排行榜。

        

“苦娘……”赵羽看了看远处,在没有看到苦娘身影之后,向徐尊问道,“她没事吧?”

        

“应该没事。”徐尊回答,却察觉到赵羽的异样,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铁棺!”赵羽神神叨叨地说道,“怪不得,只能用铁棺才能关住苦娘呢!”

        

徐尊意识到,赵羽应该是想起昨晚苦娘手指插进船舷的事情。

        

他刚才也听到士兵们议论,说大玄战船的船舷两侧装有护板,那护板都是经过桐油浸泡的柏木,坚硬如铁,使用斧凿工具都不一定能将其破开。

        

所以,昨晚那一幕,便真的跟见鬼一般。

        

直到此时,慢说看到苦娘,就是一提到苦娘,每个人都感觉浑身不自在。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赵羽盘算着说道,“我越来越觉得,如果苦娘和岳惊雷打一场的话,岳惊雷的胜算还真是不多呢!”

        

“行了,”徐尊不想再把苦娘的事情无限扩大,当即说道,“你先把太子画像给大家看看。

        

“然后,你负责一下咱们船的人事工作,把所有人的底细搞清楚,尽快弄一份详细名单出来。”

        

“不会吧?”赵羽说道,“您这也太谨慎了吧?难道这些人里面还有猫腻?”

        

“去做吧,”徐尊严肃地说道,“不管有没有猫腻,还是心里有数最好……”

        

0

更多精彩

高H猛烈做哭bl/性疯狂刺激小说

2022年4月3日 小羽 0

六月的雅典,气温逐渐偏高,最高三十二度的气温哪怕是靠海也较为炎热。尤其是对于习惯了索菲亚怡人气候的佩特科夫首相来说,还是有点烦人。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