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被他一点一点推进下面&公交车上的啪啪小说

     

朱厚照看刘瑾那一副狼狈的模样,甚至身上还带着伤,原本心中的那点不虞也随之烟消云散,不过即便如此,仍然是冷着一张脸。

        

这次是他命大,亏得有李桓从天而降,将他救下,否则的话,堂堂天子竟然会被一刺客所杀,一旦传扬出去,他朱厚照可就真的要青史留名了。

        

而这一切皆因刘瑾而起,虽然也有他不该偷偷出宫的错,可是归根究底,那些刺客是奔着刘瑾去的,反倒是他这天子遭了池鱼之殃。

        

趴在那里抱着朱厚照大腿的刘瑾偷偷的瞥了朱厚照一眼,眼见朱厚照愣着一张脸,一颗心倒是放了下去。

        

跟着朱厚照那么久,朱厚照是什么性子他还能不清楚,这次的确是因为他差点酿成大祸,按理说就算是砍了他的脑袋都难赎其罪。

        

但是刘瑾却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朱厚照很重感情,只要他表现的凄惨一些,朱厚照肯定会心软,宽恕于他的。

        

果不其然,还没有多大一会儿功夫,朱厚照不禁狠狠的踹了他一脚,刘瑾顺势倒在地上。

        

“行了,你这老货哭哭啼啼的,朕还没说治你的罪呢!”

        

刘瑾一副气愤而又委屈的模样道:“老奴实在是没想到竟然有人那么丧心病狂的想要老奴的性命,老奴丢了性命也就罢了,谁曾想差点害了陛下,都怪老奴,还请陛下治罪!”

        

朱厚照听刘瑾提及被刺杀的事情,顿时面色一寒道:“堂堂京畿之地,天子脚下,竟然有如此胆大包天之辈,今日敢刺杀刘大伴,是不是他日就敢杀进皇宫,刺杀朕了!”

        

一听朱厚照的注意力果然如自己所愿的转移了,刘瑾心中一喜道:“老奴自问没有的罪过什么人,也不知何人竟如此歹毒非要取了老奴性命,还请陛下为老奴做主啊。” 

        

朱厚照微微点了点头,看了跪在自己面前狼狈不已的刘瑾,轻叹了一声道:“此事就交给大伴你来处理吧,朕会传令马永成以及石文义,东厂、锦衣卫的人会全力协助你调查此事。”

        

刘瑾如今虽然说深得朱厚照信任,可是一者还没有成为司礼监一把手,二者也没有提督东厂的职权,所以刘瑾眼下对锦衣卫还有东厂的影响力真的极其有限,若是没有朱厚照的旨意,东厂、锦衣卫会不会配合他调查刺客的来历,那就真的看提督东厂的马永成以及执掌锦衣卫的石文义给不给他面子了。

        

刘瑾恭敬的叩首道:“老奴领命!”

        

抬脚踢了刘瑾一下道:“行了,起来吧。”

        

直到这会儿立于厅外的杜宇方才走进厅中,向着朱厚照拜下道:“臣护驾不利,特向陛下请罪。”

        

看杜宇面色苍白的模样,朱厚照眼中带着几分关切道:“爱卿何罪之有,快快起身,此番亏得爱卿护持,朕方才能够脱险。”

        

说着朱厚照带着几分好奇道:“给朕说说,你们是如何脱身的?那些刺客最后如何了?”

        

杜宇先是看了刘瑾一眼,刘瑾这会儿正在边上由下人处理着身上的伤口,自是没有闲暇讲话。

        

轻咳了一声,杜宇便将他拼尽全力斩杀刺客之后被李桓打昏过去,然后擒了刺客的事情一一道来。

        

朱厚照听杜宇提及李桓不由的眼睛一亮,等到杜宇将话讲完,朱厚照不禁笑着道:“这么说来你们也遇上了李桓他们啊。”

        

杜宇点了点头一副庆幸的模样道:“还是李桓告知,臣等才知晓陛下已经脱险回京的消息,说来此番李桓功莫大焉!”

        

朱厚照一脸感叹的道:“若是没有李桓相救的话,朕这会儿怕是已经为刺客所害了。”

        

一旁正处理伤口的刘瑾轻声嘀咕道:“那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小子罢了!”

        

听到刘瑾那气呼呼的话,朱厚照不禁一头雾水,或许李桓没救了刘瑾,但是也算是帮了忙,按说刘瑾就算是不感激对方,至少也不会是这么一副气呼呼的架势啊。

        

看朱厚照一脸的不解,杜宇想到刘瑾想要收李桓做儿子却是被李桓狠狠地打了一顿的事情便忍不住想笑,于是低声向着朱厚照娓娓道来。

        

朱厚照听了杜宇的叙述,神色渐渐的变得古怪起来,最后听到李桓指着刘瑾破口大骂,终于忍不住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刘瑾,继而大笑了起来。

        

刘瑾这会儿身上的伤势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换了一件外衣,看朱厚照开怀大笑不禁一副委屈无比的模样道:“陛下,你给评评理,以老奴的身份,难道他李桓一个小小锦衣卫百户给老奴做儿子,还能委屈了他不成?”

        

一些位高权重的宦官都有收义子的习惯,所以对于刘瑾想要收义子,朱厚照并不觉得惊讶。

        

这会儿看着刘瑾那一副委屈的模样,再想一想李桓那英武少年模样,朱厚照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道:“嗯,照朕看的话,让李桓给你做儿子,那还真是委屈了人家。”

        

刘瑾也不是傻子,只听这话就知道朱厚照对李桓肯定是无比的看重,可是想到李桓当着那么多人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心里仍是非常的憋屈,试探性的道:“陛下,李桓有救驾之功,不知陛下准备如何赏赐于他?”

        

朱厚照闻言沉吟了一番道:“朕还没有好好的想过,不过他救了朕,朕自然不能薄待了他,高官厚禄,荣华富贵,随他挑选便是。”

        

刘瑾眉头一皱道:“老奴以为不妥。”

        

朱厚照不禁带着几分不快看着刘瑾道:“怎么?难不成因为李桓拒绝了你,给了你难堪,你便……”

        

刘瑾一听朱厚照这语气,心中暗叫一声要糟,自己实在是太心急了,就算是要算计、抹黑李桓也不该选在这个当头,毕竟来日方长,实在是一时气急,乱了心智啊。

        

脑子急转,刘瑾噗通一声跪地,一副万分委屈的模样道:“陛下啊,老奴又岂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李桓救了陛下,就等同于救了老奴,老奴对他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夹杂私心记恨于他,老奴以为陛下此时重赏于他,真的是不妥啊。”

        

盯着刘瑾,似乎是想要看穿刘瑾一般,好一会儿,朱厚照淡淡道:“那你且说说,有何不妥?”

        

刘瑾暗暗松了一口气,心知这李桓怕是真的简在帝心了,自己还没说李桓坏话呢,便惹来了朱厚照不快,这要是……

        

压下内心的火气,刘瑾恭敬的道:“陛下,以老奴观之,李桓年岁当与陛下相仿,然则他不同于陛下生于天家,有着良好的教养,若是陛下降恩于他,猛然之间将其提拔至高位,以其少年心性,只怕对其有害而无益啊。”

        

听刘瑾这么一说,朱厚照原本冷着的一张脸稍稍缓和了几分,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