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肉臀哭泣迎合&公交车林妙妙

       

周天子闻言一愣:“大兄一说,本王对此人倒是心中好奇。明日朕便趁机出宫,前往那烂陀寺走上一遭。”

        

烂陀寺内

        

方丈看着手中文书,再看看身前的侍卫,眼神里露出一抹沉思。

        

“大师,成与不成,全都等您一句话。成了之后,皇后娘娘必然从中周旋,许你佛门在镐京传道。若不成,小的这就回去复命,端王殿下还在等着呢。”管事看向方丈。

        

方丈闻言看着手中书信,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你且稍后,我去与诸位师门长辈商议一番。毕竟佛门隐居一万多年,忽然出世是何等大事?此事非我一家言可以做主。”

        

“那我就等到今天夜晚!”管事看向方丈。

        

方丈匆匆走到后山,却见众位老祖正在后山打坐,仔细检查着石洞,防止被金蝉子骗过。

        

“诸位师叔、师祖,小僧有急事禀告。”方丈恭敬一礼。

        

“何事?”一个和尚回过神来。

        

“佛门出世之大事。”方丈道。

        

此言落下,将众人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方丈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然后看向众位神话高手:“诸位师兄觉得如何?”

        

“到是一个出世的好时机。”一个大和尚道:“不过霍胎仙乃吏部侍郎之子,霍甲在镐京本地也是大家族,可不是好惹的。咱们将霍胎仙软禁在此地,总归是要找寻名目。否则惹出事端来,皇后也顾不得我等。”

        

“此事简单。”方丈抚摸胡须一笑,一双眼睛看向那池水中的金液:“金蝉子金蝉脱壳遁逃,此獠狡诈多端,或许并未走远,只是藏匿在寺庙内,亦或者附身于你我的身上。”

        

“以此为借口,将霍胎仙软禁起来,在叫神秀去一道去闭关,说是接受检查,就算日后朝廷询问,咱们也有借口推脱。否则金蝉子出世,最先遭殃的就是大周朝廷。”方丈捻动念珠:

        

“更何况霍甲托我收霍胎仙为徒,咱们将他留在寺庙内十年二十年闭关修行,也不为过吧?”

        

“善哉!善哉!”七个和尚俱都是轻轻捻动念珠,然后双手合十,此事便算是定下来了。

        

“不过做戏做全,神秀日后就叫他去闭关苦修参悟佛法,早日凝聚真灵,不可随意外出走动。”其中一个老僧道。

        

“善!我这就下山去与神秀师弟叙说。”方丈回了句。

        

方丈下山

        

神秀正美滋滋的坐在禅堂内,想着霍胎仙的六道轮回以后就属于自己,不由得笑的合不拢嘴,眼神里充满了得意之色。

        

忽然只听门外小沙弥走来:“神秀法师,方丈请您去后院一述。”

        

神秀不疑有他,起身去了后院,却见方丈坐在禅堂内诵经。

        

神秀也不打扰,只是静静的站在旁边等候,待到方丈念诵经文停止,才见神秀上前一礼:

        

“不知师兄召我前来有何吩咐?”

        

方丈看向神秀,露出一抹欣慰:“师叔祖有令,烂陀寺即将出世,面对到来的大争之世。你是我烂陀寺未来的希望、种子,未免你遭受劫数,师叔祖有令,命你去摩尼洞闭关整理修为,不凝聚真灵,不得出关。”

        

神秀一愣,方丈又道:“霍胎仙此人,你如何看?”

        

……

        

烂陀寺

        

霍胎仙为了解决与神秀之间的冲突,不得不暂时与八宝定下婚约,只是才过去半夜,却听一阵敲门声响,将沉睡中的霍胎仙惊醒:“谁?”

        

“是我!”门外传来神秀的声音。

        

“大师怎的深夜来此?”霍胎仙打开屋门,将神秀请入屋子内。

        

神秀身形一闪,躲入屋子里,然后挥手将门关上,打灭了屋子里的烛火。

        

见此一幕,霍胎仙一愣:“大师,这是为何?”

        

“烂陀寺内有变故,你若能得机会,就尽早离去离去吧。”神秀看向霍胎仙:

        

“否则,再想迈出这个门,可是难了。”

        

“什么?大师您将轮回的消息泄露出去了?”霍胎仙心头一惊。

        

轮回图的重要不言而喻,神秀将轮回图泄露出去,霍胎仙日后绝对无法安生。

        

“我又不傻!”神秀没好气的道:“昨天下午,你与我商议八宝婚事之时,忽然有人登门拜访,然后方丈忽然改变语气,与几位师叔商量,要将你软禁在寺庙内,不可出去。”

        

“祖师令我前往摩尼洞闭关凝聚真灵,怕是帮不得你了,你以后小心一些。你不是想着要拜入佛门吗?如今也是一个机会。”神秀看向霍胎仙,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诸位祖师在后山等我,你自己好自为之。还有,替我照顾好八宝和他母亲。至于婚事,暂时不可提及,等我出关后再说。你一定要将婚事隐藏下来,否则怕你会牵涉到八宝。”

        

不给霍胎仙说话的机会,神秀已经脚步匆匆的转身离去。他不敢在此地多呆,要是被方丈发现自己与霍胎仙的关系,只怕大事不妙。

        

听闻神秀这没头没尾的话语,在看神秀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霍胎仙双手背负在身后,抬起头看向天空明月,略作沉吟后边起身向着寺庙外走去。

        

神秀如此着急忙慌的传信,就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不能留!此地不能留!”霍胎仙推开门走出屋子,看向八宝母子的房间,心中念头闪烁:“八宝是神秀的女儿,留在寺庙不会有什么事情。我如今身陷囫囵,还是先走为妙。”

        

霍胎仙不敢施展五鬼搬山遁法,免得惊动烂陀寺内的神话,于是打开院门,一路上穿过廊坊,毫无波折的走到了烂陀寺的大门前。

        

只要打开大门,迈过那道门槛,就是烂陀寺外,到时候必然是海阔天空,烂陀寺也奈何不得自己。

        

霍胎仙上前打开大门,才刚刚拉开,就见一道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

        

“阿弥陀佛!”方丈口中念诵佛号,目光平静的看向霍胎仙:“深更半夜,施主想要哪里走?莫不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情?”

        

“大师说烂陀寺不会收我为徒,在下夜来沉思,觉得留在此地不过是虚耗光阴空度年华,所以心中起了念头,想要离开此地另觅造化。”霍胎仙看向方丈。

        

方丈闻言捻动念珠,看向霍胎仙:“施主请回吧。那金蝉子金蝉脱壳而去,真灵不知所踪,许是潜伏在施主的身上,在下可不能坐视施主遭受金蝉子的侵害,更不能叫金蝉子的真灵脱离出去危害天下苍生。”

        

“施主若想离去,还需我等确认过金蝉子的真灵不曾藏匿在施主身上,才可放你离去。”方丈道。

        

霍胎仙闻言面色顿时难看起来:“大师现在就查看吧。”

        

“非也。那金蝉子最是狡诈,善于藏匿蛰伏,就算我等也无法分辨。我等能做的就是请施主在烂陀寺等候,待我等找到那金蝉子真灵下落,就可放任施主离开。”老和尚看向霍胎仙:

        

“吏部侍郎当初将你送入烂陀寺,就是叫你拜师学艺的。如今为了不耽搁施主,我愿收施主为徒,亲自传授施主我佛门秘法,也算是不耽搁施主的年华,还能叫金蝉子的真灵不得走脱,也算是两全其美。”

        

“那金蝉子金蝉脱壳之前,唯有你与神秀接触过其真身,那金蝉子的真灵必然藏匿在你二人身上,我已经命令神秀去后山闭关,至于施主……只要施主不离开烂陀寺就好。”方丈一双眼睛看向霍胎仙。

        

霍胎仙上下打量着方丈,也不多说,转身就往回走。

        

“怪哉,这大和尚怎么就忽然反悔改口了?”霍胎仙心中满是不解。

        

“古怪!着实是古怪!”霍胎仙脑海中念头转动:“金蝉子的真灵已经转世,难道我还要在这烂陀寺内被禁锢一辈子不成?”

        

金蝉子都去转世轮回了,他去哪里给他找金蝉子的真灵?

        

而且当初自己从那金液中走出的时候对方不说金蝉子真灵之事,偏偏在此时叙说,明显其中有古怪。

        

霍胎仙双手插在袖子里,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天空星斗,无数思绪流转而过:“还需找个机会从烂陀寺内脱身而出才行。”

        

第二日天刚亮,就有佛门僧人登门,来到了霍胎仙的院子前:“霍公子,佛门不纳女眷,还请公子将其送下山。”

        

八宝听闻动静自屋子内走出,一双眼睛看向霍胎仙,霍胎仙看向沙弥,笑了笑:“这位小姐乃是你烂陀寺神话法师神秀的亲生女儿,你送下山后还需好生照应,不可出现任何岔子。”

        

那僧人闻言顿时大惊,连忙对着八宝行了一礼:“见过女菩萨。”

        

霍胎仙看向八宝,小丫头眼巴巴的看着他:“霍大哥,我们一起下山吧。”

        

霍胎仙笑了笑:“你先带着母亲下山,我在烂陀寺内还有些事情,待我处理完再去找你。”

        

又走入屋子,拿出一个包裹,递到了八宝的手中:“里面是一些细软金银,你拿去只要不大肆挥霍,够你吃一辈子了。你就在山下等我,莫要走远。”

        

八宝闻言点点头,面带不舍的看着霍胎仙,接过了霍胎仙的包裹,然后起身搀扶着母亲下山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