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看完的黄到喷水的小说&皇后好大好湿好硬顶到了好爽

“别了。”

        

卓简呼吸不畅,手轻轻抚上他的薄唇。

        

“已经不喜欢我了,是吗?”

        

傅衍夜握着她的手放下,低沉的嗓音问她。

        

卓简垂下眸,内心的感觉无法表达给他,只望着远处,一声:“是。”

        

两个人的话都没有什么情绪,后来傅衍夜甚至笑了下,然后躺在她身边将她搂到怀里:“知道了。”

        

卓简讷讷的靠着他的胸膛里,不懂。

        

知道了?

        

什么意思?

        

他怎么还抱着她?

        

“睡吧,别乱想了,什么都不会发生。” 

        

傅衍夜轻吻过她的额头。

        

卓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心里彷徨到安静的睡着。

        

暗夜无边,房间里的灯光终于是暗下,床上男人修长的身躯将女人的拥搂着,严丝合缝。

        

——

        

翌日一早。

        

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他的人。

        

卓简梳洗打扮后打算去上班,却在下楼后听到厨房那边有声音。

        

她走了过去。

        

傅衍夜托着碗正要盛粥,见她走来,浅浅一笑:“早,过来吃饭。”

        

卓简走过去坐下,看到平易近人的早餐,又忍不住抬眼看他一眼,“你去晨练了?”

        

“嗯。”

        

傅衍夜答应着,给她盛了粥端过去。

        

卓简从碟子里拿勺子,看到两个人的勺子交叉放着,手上动作一滞。

        

傅衍夜也眼望着碟子里,不过很快便又平静的给自己盛粥。

        

卓简拿起勺子,轻轻地搅拌了下碗里的白粥。

        

傅衍夜看她好像没胃口,问她:“要加糖么?”

        

卓简摇了摇头,“不用。”

        

傅衍夜剥了鸡蛋,送到她面前。

        

卓简看了眼,接过:“谢谢。”

        

傅衍夜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笑了笑,随即便给自己剥鸡蛋吃。

        

早饭后他们俩一起出门,都把外套搭在手臂上,等到处电梯的时候她手机响了声,卓简掏出来看了眼,顿时紧张的又放了回去。

        

傅衍夜扭头看她:“怎么了?”

        

“简芊找我早点过去。”

        

卓简说着又跟上去。

        

毫无意外的是傅衍夜送她去上班。

        

到了办公大楼门口卓简没急着走,转身看着他:“今晚还来接我吗?”

        

傅衍夜黑眸看着她,笑了笑,“今晚有个饭局。”

        

他说的很平易近人,眼神里也带着宠溺。

        

卓简点了下头,心里轻松自在了很多:“那好,再见。”

        

她下了车,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袁满跟常夏跟了过去。

        

傅衍夜的车还停在那里,他手握着方向盘上,食指一下下敲打着方向盘,直到她走远。

        

上班后李恒很快找到他,问他:“昨天梁玉差点被换掉,是你做的吗?”

        

“你认为如果是我做的,是差点?”

        

“……”

        

李恒突然语噻。

        

傅衍夜在李恒走后打开文件,只是才看了两行便又合上。

        

——

        

中午卓简在电视台不远的火锅店跟欧阳萍吃火锅。

        

欧阳萍问她:“协议给他看了吗?”

        

“不能现在给他看。”

        

卓简说。

        

欧阳萍好奇的望着她,“你不会真的想趁他那天喝醉的时候给他吧?”

        

“谁说我要趁着他喝醉?我要趁着他头脑不清。”

        

“……”

        

欧阳萍觉得卓简现在胆子挺肥的。

        

“别怪我没提前给你打预防针啊,他在那种情况下签了离婚协议,只要他不承认,就不会有效。”

        

“我明白,快点吃,待会儿都老了。”

        

卓简放了好多菜进去。

        

欧阳萍看了眼,便在自己那边的格子里放了点肉:“我不喜欢吃青菜。”

        

“吃完这一顿,我打算改吃素了。”

        

卓简说。

        

欧阳萍:“……”

        

卓简点的全是素,连锅都是清汤锅。

        

欧阳萍觉得卓简是真的想要离婚,想要新的生活,便也不再多说,反正姐妹的婚姻不快乐了,想自由她支持就是。

        

俩人换了话题,正聊着,欧阳萍看了眼被人推开的店门,忍不住嘟囔了声:“这是冤家路窄。”

        

卓简疑惑的转头看了眼。

        

是梁玉跟陈想。

        

“听说她跟陈想经常勾搭在一块引起陈想未婚妻的不满,昨天在傅氏办公大楼差点被打残。”

        

欧阳萍说起。

        

梁玉的眼角被头发挡住了,但是那个地方的确是有些淤青的。

        

卓简没再多看,只觉得他们吃顿饭跑得挺远的,梁玉现在在傅氏办公大楼办公,陈想是在市场那边,距离这个位置都不近。

        

“这不是小简妹妹吗?还有欧阳律师,真巧啊。”

        

陈想见到她们,想了想,上前去和气的打招呼。

        

“陈总还认识我这个小人物,不容易哦。”

        

“欧阳律师的大名如雷贯耳,以后说不定还要请你多多帮忙呢。”

        

陈想说。

        

“帮忙?打离婚官司吗?”

        

“真会开玩笑。”

        

陈想觉得欧阳萍的话总是带着刺。

        

欧阳萍皮笑肉不笑的,然后又看了眼旁边的梁玉,梁玉问她:“看什么?”

        

“昨天微博上那么热闹的主角在我眼前,我当然得多看几眼了?话说陈总这位未婚妻也真是的,要打就打的狠点,缺胳膊断腿的最好,这样不轻不重的有什么意义?人家在她未婚夫面前博取同情,对她真是百害无一益啊。”

        

欧阳萍说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