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经理内的真实经历刘淼/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文字

        

王氏呵呵笑道:“三姑娘真是爱说笑。”

        

自家女儿受了委屈,王氏当然心疼。

        

不过,有小冯氏在,这口闲气只能忍了。

        

王氏看了朱曦一眼,目中带了三分警告:“三姑娘一番好意,送你镯子和金钗,还不快些谢过三姑娘。”

        

“母亲!”朱曦难以置信地看向王氏。

        

王氏冲朱曦使了个眼色。

        

你祖母就在一旁看着,你还想怎么着?

        

朱曦眼泪都快出来了,咬咬牙,张口道了谢:“多谢……表姑!”

        

好一个冯少君!

        

我记住你了!

        

冯少君似乎没看到朱曦快喷火的眼睛,笑吟吟地应道:“些许小事,不值一提。以后你看中什么,只管和表姑说。”

        

然后,冲小冯氏俏皮地一笑:“堂姑母,我这个做表姑的,表现还好吧!”

        

小冯氏抽了抽嘴角,违心地夸道:“这金镯和金钗都是贵重之物,你就这么送给曦姐儿,真是慷慨大方。”

        

“曦姐儿素来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不缺这些。你的好东西,只管自己收着就是。”

        

冯少君笑道:“还是堂姑母最疼我。”

        

朱曦被怄得想吐血。在冯少君松了手之后,迅疾退后几步。坚决不愿和冯少君呼吸同一片空气。

        

冯少兰悄然舒展眉头,和冯少竹对了个眼神。

        

有冯少君在,估摸着朱曦是不敢来招惹她们了。

        

年龄最小的冯少菊,悄悄抬头看了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三堂姐一眼,心里溢满了崇拜。

        

三堂姐真是胆大又厉害!

        

小冯氏笑道:“她们几个来府中小住几日,你们得了空闲,多亲近一二。”

        

王氏沐氏含笑应了。

        

朱曦臭着一张脸,却不敢不应。

        

这位继祖母,年龄不大,却很有手腕。膝下没儿子,连女儿都没生一个,还能牢牢拢住祖父的心。

        

她这个做孙女的,背地里嘀咕几句,当着小冯氏的面,压根不敢说个不字。

        

一场愉(憋)快(闷)的见面寒暄后,王氏沐氏先行告退。将吃了闷亏懊恼不已的朱曦也一并带走了。

        

小冯氏叫来迎香,让迎香带着侄女们去安置。

        

迎香领着姐妹四个到了一处院子里,笑着说道:“这里离郡王妃的院子最近,抬脚便到。几位姑娘暂且安顿歇息。”

        

毕竟是做客小住,姐妹四个住在一处,既热闹又能互相照应。

        

冯少兰率先张口道谢:“多谢迎香姑姑。”

        

迎香是冯家家生子,对冯府的姑娘们天然亲近,看了冯少君一眼,低声提醒道:“小县君被娇宠着长大,脾气难免大些。今日吃了亏,指不定什么时候要找补回来。几位姑娘多加小心。”

        

这话显然是对着冯少君说的。

        

冯少君悠然一笑:“我是她表姑,她还能对表姑不敬不成。”

        

迎香:“……”

        

迎香干巴巴地笑了笑:“三姑娘说的是。奴婢还得回去复命,先告退了。”

        

待迎香走后,冯少兰用复杂微妙的目光看了过来:“三堂妹,你以前在平江府,都是这样和人说话的吗?”

        

冯少君理所当然地点头:“是啊,怎么,我说话有什么不妥吗?”

        

冯少兰哑然无语。

        

冯少竹忍不住了:“大大不妥。这里是康郡王府,朱曦是康郡王府唯一的嫡女,生来就是县君。平日来往的都是宗亲贵女。”

        

“她素来瞧不上我们,平日都不拿正眼看我们。你今日一口一个表姑,硬充长辈送镯子金钗,可是大大惹恼了她。你就等着瞧吧!她明日准寻你的麻烦。”

        

老实少言的冯少菊,小脸上满是忧心:“四姐说的对。三堂姐,你可得小心。”

        

冯少君不以为意,随口笑道:“不用担心。堂姑母一定会护着我的。”

        

冯少竹翻了个白眼:“反正我们提醒过你了。你别等吃了亏,再来怪我们。”

        

“是我们才对。”

        

冯少君张口更正:“我们都是冯家姑娘,在小县君眼里,都是一伙的。她要刁难,也不会漏了你们。”

        

冯少兰冯少竹:“……”

        

算了,和她斗嘴只会呕死自己。

        

冯少兰和冯少竹索性先去安顿。

        

冯少菊没有走,小声对冯少君说道:“三堂姐,你今日真威风。”

        

冯少君一笑,伸手摸了摸冯少菊的头:“别担心,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冯家姑娘。”

        

冯少菊眼睛闪出光芒,伸手拉扯住冯少君的衣袖,一肚子话,又不知该怎么说。不过,也不必说,都在眼中了。

        

冯少君莞尔一笑,拉着冯少菊一起去安置。

        

……

        

这一边,回了闺房的朱曦一边哭一边大发脾气。

        

她将手腕上的金镯扯下,扔在地上。头上的金钗也被拔了下来,摔到了墙角。连带着梳理得整齐的长发,也被扯乱了。

        

“可恶的冯少君!”

        

“我饶不了她!”

        

王氏看着大哭的女儿,既心疼又无奈:“我知道你今日受委屈了。可这个冯少君,是你祖母的娘家侄女。”

        

“你祖母有多看重她,你也亲眼见到了。你要是当面寻她的麻烦,你祖母先就不会饶了你。”

        

朱曦哭着跺脚:“我才不管!我……诶哟!”

        

一脚踩到了镯子上,脚底被膈得生疼。

        

朱曦惨呼一声,眼泪更汹涌了。

        

王氏叹口气,上前搂住女儿,细细为她擦了眼泪,轻声道:“你真想出气,也不是没法子。”

        

“明日秦王妃设赏花宴,你祖母定会带你和那几个冯家姑娘前去。去秦王府做客的,都是名门贵女。”

        

“你明日暗中给冯少君使绊子,让她当众出丑丢人。既出了闲气,也怪不到你头上。”

        

朱曦哭声一停,仰起头:“母亲有什么好法子。”

        

王氏低语数句,朱曦连连点头。

        

王氏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秦王府里那个病秧子小郡王,到了婚配之龄。秦王妃近来频频设赏花宴,为的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

        

小冯氏在这节骨眼上,接了娘家侄女们前来,想图谋之事,其实不难猜。冯家卖女求富贵,也不是第一遭了。

        

她岂能让小冯氏称心如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