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钻得太深了H文&强制潮喷失禁调教小说

一波是任盈盈统率的江湖豪杰。

        

一波是华山剑宗。

        

玉泉院内的两波人手徐浪是摸清楚了,在将岳灵珊送回到了华山之后,徐浪躺在床上横竖睡不着觉,于是在第二天的一大早,徐浪就上前敲响了他们的房门。

        

一个道人,一个和尚,一个乞丐,两个剑客,他们在开门看到了徐浪之后,一个个都戒备了起来。

        

“唉……”

        

徐浪叹了口气,在这玉泉院内,不想拔剑,瞧着他们淡淡问道:“你们对我的事情知道多少?”

        

“知道什么?”

        

乞丐看着徐浪,恼恨说道:“你负心薄幸,骗了圣姑,将我们圣姑撇在一旁,另娶旁人,这名声江湖之中谁不知道,你这种负心之人,就应该人人诛之!”话音未落,这乞丐一掌对着徐浪劈来,掌势透掌而发,重重的轰击在徐浪胸膛。

        

如此的一掌,并没有开碑裂石的声响,也没有内功的反震,就像是风吹柳絮,一切就这样绵绵软软,散于无形。

        

“铁砂掌练到你这程度,江湖罕有。”

        

徐浪淡淡说道。

        

射雕中的裘千仞,虽然也是双手插铁砂,但是人家还有相应的内功法门,招式等等,铁掌威力逊色降龙十八掌,而在招式精妙上,还能够胜过降龙十八掌。

        

而除却铁掌传承,这铁砂掌就是江湖中的烂大街货,武学修行方式,基本上打听打听就能知道,而勤加修持,终究是有练成的时候,就像是眼前的乞丐。

        

旁边的道人,和尚见此,纷纷出手,一者用罗汉拳,一者用八卦掌,重重的轰击到了徐浪的身上,而这拳掌落在身上之后,也就像泥牛入海,全然被徐浪吸收,而没有反弹出来一点。

        

这并非是吸星功,而是内功修行到了绝高程度而自然有的能耐。

        

郭靖带着杨过进全真教的时候,全真教道士用掌打郭靖,大多如此。

        

这出招打在徐浪身上之后,三个人都皆不信,而后连续出招,对着徐浪胸前拍来,而徐浪在这房中闲庭信步,任由这三人打来,他们的重重轰击对徐浪来说,就像是捶背一样。

        

到了椅子前面,徐浪便坐了下来。

        

一僧一道一乞丐还要动手,就被旁边的两剑客喝止了。

        

“臭和尚,烂道士,死乞丐,你们别打了。”

        

“没看到人家已经留手太多了吗?”

        

这两剑客的喝止,让这一僧,一道,一乞丐都停了手,看着坐在桌前的徐浪,哼了一声,却也站在徐浪左右,封锁方位。

        

“盈盈近来可好?”

        

徐浪问道。

        

这是徐浪听那个乞丐的话,感觉他也就知道一鳞半爪,想到任盈盈害羞腼腆,顾及名声,觉得一些事情她也未必说的那么清楚。

        

能够把这些人忽悠走,徐浪也不想动武,否则将玉泉院牵扯到和日月神教的对拼中,实在不好。

        

“圣姑一向安好。”

        

两剑客之一答道。

        

“其实盈盈让你们来杀我的时候,我就在她身边。”

        

徐浪苦笑一声,说道:“那时候我们两个正在怄气,她说了这个命令,我一气之下就走了,当时我以为是要跟我断绝关系,但是事后幡然醒悟,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原来……她竟是让我对她寸步不离,如此你们的追杀自然无用了。”

        

这是原本任盈盈对令狐冲的追杀令,徐浪试着编一下,能将这里的人忽悠回去就行。

        

此话一说,这五个人纷纷起疑,想不到圣姑的追杀令还有这样的意味。

        

女孩的心事还真是让他们猜之不透。

        

“你若是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不回去?”

        

乞丐冷着脸问道。

        

“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也身负重任…”

        

徐浪唏嘘道。

        

“你都要跟岳不群的女儿成婚了,还说这些干嘛?”

        

道士冷冷说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那个女娃子哪里能比得上圣姑!”

        

这方面徐浪不能辩解,只能欲言又止,默默叹息,表示自己有苦衷,不能开口。

        

“可是那百万黄金还没有存够?”

        

和尚在旁边问道。

        

“盈盈是个持家好手。”

        

徐浪说道:“现在这钱没送到东方教主那里,都被盈盈拿住啦。”

        

“你们都回去吧,等我事情忙完之后,自然会找盈盈负荆请罪……唉,适才我用内功化去你们掌势,这是在保护你们,盈盈这性子,你们若是真伤了我,那才要命。”

        

几个人闻言,彼此对视。

        

“这是我跟盈盈的小争执,你们就别掺和了。”

        

“回去吧。”

        

徐浪站起身来,说道:“也通知一下后续来的那些人,很多东西他们不懂,别让他们坏了大事,我这件事情若是办好了,一定能让盈盈感动的哭出来。”

        

和尚,道士,乞丐,两个剑客对视,感觉徐浪和任盈盈两人感情实属复杂,他们这些外人擅自插手,可能真是两边不讨好。

        

另一方面,也是徐浪的武功太高,他们也拿不住。

        

当下几个人对着徐浪拱手,徐浪则迈步出去。

        

……任我行已经出山,任大小姐的风光很快就要没了。

        

日月神教圣姑,统帅江湖群雄,这些都是东方不败给予任盈盈的,而在东方不败之后,任我行掌权,任盈盈手中权力就都被收回了,任盈盈在那事后也曾想过,自己爹上位之后,风光不如东方不败之时。

        

不过那时候的任盈盈已经一心恋爱,对权势不怎么眷恋,这些东西想想也就算了。

        

现在任我行已经出山,江湖皆知,此刻应该是在收拢三尸脑神丹,用来控制下属,东方不败恐怕也要收回任盈盈的权力了,这一次他们回去之后,应该就不会再来了。

        

出了这一处门之后,徐浪就隐匿一边,瞧着这些人在房内迟疑一阵儿,而后彼此商量,最终还是收拾了行礼,离开了玉泉院,而后徐浪悄悄跟踪,看着这些人确信无疑,遇到了另外武林中人也这般说辞,言说这明令是圣姑要留住金蛇郎君。

        

更说圣姑之心,不愿伤到徐浪云云,这些人也就慢慢散了。

        

如此徐浪方才回来,看向了院中的另一批人。

        

这是华山剑宗的人手,而他们聚在此地,是想要夺回华山,他们所等的左冷禅,则是准备过来收拾徐浪

0

更多精彩

乳尖h奶/双洁bl黄文

2022年4月1日 小羽 0

     陈凌继续道:“空八军直属特战团等基地彻底扩建才能规划过来,在这个项目之前,我们的任务重点,就是依靠即将到来的陆大毕业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