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亲妺作爱H&捧起她娇臀猛烈冲刺h

        

夏笙歌始终低垂着脑袋,保持自己的人设。

        

被陆九城牵着地小手,却忍不住轻轻勾了勾陆九城的掌心。

        

嘴角轻轻勾起柔软甜蜜的弧度。

        

不是因为打脸了裘慧颖,也不是因为计划即将成功。

        

而是因为,在长久的分别后,她终于又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九爷,终于能与他再次十指交握,肌肤相贴。

        

陆九城的呼吸因为她的小动作,陡然急促了一瞬,随即抓着她的手猛地扣紧。

        

在裘兆行再次腆笑着请他进去的时候,终于拽着夏笙歌往里走去。

        

裘氏集团地一行人刚刚进公司,一辆车子就飞速停在了公司外面。

        

裘语冰慌里慌张地从车上下来,想要往公司里冲。

        

只是刚进大门,就被前台和保安拦住。 

        

“你们拦我干什么?不知道我是谁吗?”

        

前台不卑不亢道:“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不管你是谁,有什么事情,都请离开。今天公司不接待来客。”

        

裘语冰急道:“我是裘语冰,是裘家的小姐,我有急事要找我爷爷!”

        

就在刚刚,裘语冰突然无意中知道了一件事情。

        

Z&Z被陆氏集团收购了。

        

而就在Z&Z被收购地当天,跟赵小溪争抢礼服地裘慧颖被狠狠打了脸,里子面子丢了个干干净净,还成为了不少人地笑柄。

        

陆氏集团,又是陆氏集团!

        

为什么陆氏集团要收购跟他们业务毫不相关的Z&Z?

        

为什么陆氏集团突然会提出跟裘家合作?

        

裘天骏怎么就突然多出来一个未婚妻?

        

而且那个未婚妻赵小溪就像是凭空冒出来地一样。

        

裘语冰的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出光榆学院发生的一幕幕。

        

陆九城替夏笙歌撑腰,为了她跟亚瑟争锋相对。

        

而那时候,夏笙歌那个贱人也是易了容地,还改了姓名。

        

到后来显现出真面目地时候,裘语冰永远都忘不了那张脸,还有那双眼睛。

        

跟她地养母裘诗雅极其相似的一双眼睛。

        

裘语冰的脑海中突然泛起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随着这个念头越来越深,她的后背泛起一阵毛骨悚然的寒意。

        

赵小溪到底是谁?

        

陆九城又是为谁而来?

        

裘语冰再也坐不住了,她疯狂地拨打裘兆行的电话,可是手机听筒里一直传来“您拨打地电话已关机”的声音。

        

她还拨打了裘天阳、司含秀,乃至于最厌恶的裘慧颖的电话。

        

可统统是一样的结果。

        

而公司的前台接到电话后,一律以裘董现在没空,有事情提前预约的冰冷声音。

        

一筹莫展之下,裘语冰只得驱车赶来了公司。

        

听到她说自己是裘家的小姐,还叫裘兆行爷爷。

        

前台倒是不敢太过怠慢,“裘小姐,请您在一旁稍等一下,裘总正在开重要的会议,等会议结束,我会通知他您过来了。”

        

“不行,不可以!”裘语冰急道,“等会议结束,就什么都来不及了。你们让开,我要去见爷爷!”

        

今天的签约有多重要,是整个裘氏集团都知道的,前台除非疯了,才会放她进去。

        

正推搡间,突然听到二楼传来一阵欢呼声。

        

隐约能听到有员工在喊着:“终于把这个项目拿下了,也不枉费我们辛苦了这么多天!”

        

前台顿时手一松,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裘语冰却是惊恐地瞪大眼,然后非一般朝着二楼会议室冲去。

        

===

        

会议室中。

        

裘兆行看着签署完成的两份合同,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他总算是把这个项目握在了手中。

        

从此以后,裘氏集团会重新被牢牢掌控在他手里。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活在成萍韵地阴影下,给汉尔森和亚瑟那对父子当狗。

        

裘兆行一边笑着,一边朝陆九城伸出手:“陆总,合作愉快。”

        

陆九城抬起头来缓缓看向他,精致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眼神更是冰冷的仿佛在看一坨垃圾。

        

裘兆行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握了个空气。

        

他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有些难看,正要说几句挽回场面的话。

        

就听陆九城身后的秦越轻笑一声,走上前道:“裘董,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情。我们陆氏集团是要跟裘氏合作,但未来要打交道的人,恐怕不是您。”

        

裘兆行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哈哈笑道:“当然当然,主要负责这项目的是我孙子天阳。我一把老骨头了,也没精力天天追着项目跑。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地天下了,我这个做爷爷的,只要在背后替我孙子指点一下就够了。”

        

说着,把裘天阳推到前面,慈祥地笑道:“天阳,你接了项目后,可要认真负责,好好跟陆总学习。看人家陆总年纪不必你大,却已经攒下了这么大一笔家业。你要学的地方还太多了。”

        

裘天阳意气奋发,神采飞扬。

        

他轻蔑地看了裘天骏一眼,转身朝陆九城伸出手:“陆总,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了。”

        

然而,陆九城的手依旧没有握上去。

        

那双漂亮却冰冷的眼睛,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裘天阳地表情也僵住了。

        

秦越忍不住笑了一声,“裘先生,这个项目恐怕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裘天阳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秦越慢条斯理地翻开手上的一叠文件,声音温和,字字清晰道:“我们从经济犯罪科得知,裘先生您在担任XX文化娱乐集团总经理期间,曾涉嫌帮非法机构洗黑钱,并有行贿受贿等违法行为。裘先生您也知道,我们陆氏集团是最奉公守法的,既然发现了有人违法犯罪,自然要履行公民的基本义务——报警。”

        

“相信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裘先生您很快就要被请去警局喝茶了。什么时候能出来,还是未知之数。所以,这个项目跟您又有什么关系呢?”

        

裘天阳傻眼了。

        

他惊恐地瞪大眼,大声尖叫起来:“你们胡说?我……我怎么可能洗黑钱,我……我没有,你们污蔑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司含秀也慌了,她大步上前,把裘天阳护在身后,向来轻柔细语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尖利:“你们陆氏集团想干什么?是不是一开始这就是你们设计好的圈套,故意来坑我们裘家的?”

0

更多精彩

乳尖h奶/双洁bl黄文

2022年4月1日 小羽 0

     陈凌继续道:“空八军直属特战团等基地彻底扩建才能规划过来,在这个项目之前,我们的任务重点,就是依靠即将到来的陆大毕业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