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少妇白浆小说&刺激的69式小说

三日一晃而过。

        

夜色褪去,天才微亮,正是黎明时分,春寒弥漫。

        

客栈房间里,周靖站在窗旁,目光向下扫去,已能看到街上逐渐出现人影。

        

有人天还未亮,便挑着早餐担子赶去市集,有人穿着粗布麻衣,赶着去做短工,都在为生计奔波。

        

周靖收回目光,揉了揉太阳穴。

        

今天就是约好的动手之日,他昨夜辗转反侧,一晚未睡,但身体雄健,熬一夜倒是不碍事。

        

“今日过后,我大概就‘名震天下’了吧?或者说是臭名昭著。”

        

此时没有外人在,倒是不必扮演,周靖暗暗自嘲一笑。

        

扬名立万,是当前的阶段目标,还要符合四号使徒“替天行道”的标准,没成想正好碰上了郭海深这一茬。

        

天下不平事多了去,可既然见到了,便不放任自流……当初对陆云昭说的话,也不是说着玩的,周靖心知这是四号使徒的行为模式。

        

这些日子他处处走访,仔细打探了一遍,确定事情无误,这本地四大豪族的确常年作威作福,为富不仁。如今适逢其会撞到自己手里,正好拿来开刀,既间接救助郭海深,还让自己绿林扬名,又为当地除去恶霸……而坏处,大概是得罪官府与当地权贵吧。 

        

“希望今日能迅速解决战斗……只有方真和高云跟我一起去,应该不会节外生枝。。”

        

周靖呼出一口气。

        

他的本意其实是自己一个人去,因为亲自动手方便把控烈度。

        

但方真与高云不顾危险,愿意陪他走一遭龙潭虎穴,他暗自琢磨了一番,最后也没拒绝。

        

可如果有天王寨头领想掺和进来,周靖反而要开口拒绝,他并不想让太多绿林草莽参与自己这边的行动。

        

他很清楚,这些老绿林也不是好东西,落草为寇或许有苦衷,但时至今日,大多数绿林豪强早已满身恶习,一旦起了性子,便是无恶不作。

        

不过,这群人至少敢拿起刀枪反抗封建权贵,已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可用力量。

        

而方真虽说是老绿林,莽撞急躁,常常走单帮,但在办事的时候还是拎得清的。高云曾经更是一位身家清白的镖头,动起手来也有分寸,都容易指挥,不会乱来。

        

若是换成天王寨的头领,那就不好说了,这些头领大概会变成难以管控的人马,做出不必要的恶事出来,还耽误行动。

        

虽说自己此去做的是破家灭户之举,是最大的“恶事”,但好歹不会失了自控,最好速战速决,免得真陷在此地。

        

至于张三等五位亲随,因为还不会武艺,所以周靖安排他们去接应,不需要冒险参与行动。

        

心里盘算着行动计划,周靖顺手打开面板,看了看四号使徒当前的能力。

        

虽然穿梭进来才过了十来日,但在紫色武学资质的加持下,各项技艺都有了明显进步。

        

之前棒打吴家庄时,四号使徒的升到了lv2熟练,经过这段时间习练,如今已升到了lv4的精通级别,相当于常人浸淫这门枪法十年左右的水平了。

        

另外三日前,周靖抽空与高云探讨枪法,名为交流,实际是传艺,高云拿出一门大路货枪术作为案例,仔细拆解了一番,周靖便从中得到了一部新枪法,唤作。

        

这门枪法虽说不算稀奇,但也不像中平枪那么简洁,主练十二个动作技法,拦拿扎、劈崩挂、挑穿架、弹扫抽,算是一套使枪的基本功夫。

        

虽没什么特点,但练到精深了,基本功无比扎实,也是一把好手。

        

只花了三日,借着资质与修行加速,周靖便将这套,练到了lv2的熟练水平,距离下一级也不远了。

        

因为这方世界武学的特异性,这两门枪术练熟后,轻而易举打破凡人瓶颈,自生内劲,一门新的超凡体系自动激活……周靖体会过后,按照主世界的理论,将其命名为“武侠内力体系”。

        

这套体系也是武学的一条路线,但练的能量基础是内力,不同于自己的“武道家”体系。

        

虽然内力可以转化为武道气焰,而且能量转化率颇高,相辅相成,但在面板上,两套体系是分开显示的。

        

另外,武道家体系的技能也有进步,周靖已将“基础锤炼法”练到lv2的水平,带来新的加成。

        

而“疾风流”则升至了lv3,周靖主要把精力用在里面的“疾风步法”,练得最用功,如今已颇为得心应手,至于其中的拳术和刀术只稍有涉猎,奥义则还是没影的事。

        

周靖看了眼四号使徒的属性总览:

        

——

        

——

        

“比十多日前强了一些,能量属性不再是零蛋,总算可以发挥些妙用了。”

        

周靖心中一定。

        

初始强度都能以一敌百,现在武艺精熟、属性增长,此行更有把握。

        

一些武道体系有个特点,就是能用水磨工夫的方式,积蓄内力或武道气焰……只要一门武艺练得够久,哪怕技能等级没突破,技能本身的加成也会有所提升,也就是所谓的“功力深”。

        

比如这方世界的许多高手,数十年如一日打熬力气,就算碍于资质,一些武艺到了瓶颈,可随着多年修行,自身属性仍会有一定进步,这都是时间熬出来的。

        

这种水磨功夫的积累,使同样的技能获得更高的加成。而自己的修行加速一般很快提升技能等级,只有遇到实在过不去的资质瓶颈,才会转为长期积累,加速效果也同样生效,提升水磨工夫的效率。

        

哭着说他背叛黇嫣你说在梦里

        

“还有两个辅助功能,这一次能派上用场了。”

        

周靖目光一扫。

        

此次多半要遭到官兵围追堵截,在城中复杂的环境,功能自然有大用,足以料敌机先。

        

而,需要通过杀敌的行为来获取经验,目前等级还是初始的1级,没有加成。

        

自己在吴家庄打翻了上百人,但用的是哨棒,不是全部当场打死了,面板显示的经验槽只走了一半左右,还不足以升级。

        

这次要闹个大的,大概率是要升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咄咄咄敲响了。

        

外面传来李纯的喊话声。

        

谷淾

        

“陈兄弟,大家都到齐了。”

        

闻言,周靖关闭面板,拍了拍脸颊,活动下颌,恢复“陈封”的凶横。

        

他这才打开门,跟着李纯来到另一处房间,所有参与此事的绿林中人都在这里。

        

史清抱出一個个草席包裹的物件,在桌上码齐,解开草席露出内里,赫然是一杆杆散发着森然寒光的兵刃铁器。

        

朴刀、长枪、斧头……都是真正的冷兵器。

        

“我们在此逗留多日,为劫狱做准备,私下里早已买好了兵刃,诸位兄弟且自取。”

        

项天杰抱拳,压低声音说道。

        

此行风险不小,把脑袋别在裤腰里,自然不能只用哨棒,而是用上真家伙了。

        

众人也没有客气,纷纷取了拿手兵刃,再用草席包了,重新伪装起来。

        

周靖也不矫情,扔下哨棒,提了一杆重型长枪,黑杆白缨,枪头雪亮森寒。

        

随他一起去的两人中,高云也是使枪的,拿了一杆红缨环子枪。方真却没有换兵器,还是使原来的铁头棍。

        

等众人拿好兵器,项天杰一拱手,肃然道:

        

“城门只有白天开启,我们救人后立马乔装打扮出城。陈封兄弟,你一旦引起骚动,牵扯住官兵精力,我们便即刻劫狱救人……事成之后,大家在城外三里坪相聚!”

        

“好!”

        

众人也不耽搁,各自出了客栈,几路人马分头行动。

        

周靖目送其他人离去,这才朝方真和高云点头,沉声道:

        

“今天,我们兄弟三人便大闹州府,送这些欺行霸市的豪绅大户上路,也算为民除害了!”

        

说罢,他转身而行。

        

两人闻言,顿生豪气,轰然称是,连忙跟上。

        

……

        

日头渐移,天光大亮,街面上也热闹了起来。

        

周靖来到安林府城南,坐在路边茶棚里,一边磕着花生,一边打量不远处的何家宅院大门。

        

“鲁、陈、何、黄四大当地豪族,宅邸都在城南,却是方便了我们行事。”方真压低声音,撇嘴说道。

        

“我们沿着路径杀过去,这何家便是第一家,如果动作快些,四家一个都跑不了。”

        

周靖说话间面无表情。

        

踩点几日,三人自然摸清了四大豪族的宅院位置,按照地图定了一个方便的顺序。

        

另外,众人还弄清了这四家基本的武装力量。

        

因为居住在城中,四大豪族倒不能肆无忌惮招揽庄客,不过每家再少也有数百家丁。

        

四大豪族也知自身不得人心,遭人嫉恨,于是为了防止有人上门搅事,便养着许多高手护院,其中有不少叫得出名号的硬茬子。

        

而四家内部的嫡系、旁系等亲族人物,众人也有了大概的了解,主要来源是史清搜集的情报。这人有偷鸡摸狗的毛病,但打探情报的本事确实不赖。

        

周靖用手指点了点桌子,小声道:

        

“依计划行事,我去撞破大门,从正面杀进去,故意造成骚动,同时也能引蛇出洞,引走大部分护院家丁,你们则找个地方翻墙进去,自行动手。”

        

“……好。”

        

高云和方真无奈应下。

        

他们本想和周靖并肩作战,不愿意让周靖独自面对最多敌人。

        

但三人聚作一堆,反而不方便行事,这几日下来,他们已被执意为之的周靖说服了。

        

这时,周靖顿了顿,沉声嘱咐道:

        

“别忘了我之前说的,你们进去后,只杀衣着华贵之人,不要纠缠妇孺,也别理会逃跑不反抗的仆役,在这些人身上耽搁时间不值当。只要除掉了家族掌事之人,这当地恶霸豪族便树倒猢狲散,以后自会有人收拾他们……需知,你们办的越快,我就能越早撤走,处境便越安全。”

        

听闻此言,两人脸色一肃,立马应道:

        

“我们绝不耽误哥哥,定会速战速决!”

        

周靖这才点点头,摆手道:“嗯,你们去吧,等我动静。”

        

“哥哥一切小心,若事不可为,自保为上!”

        

高云忧心忡忡,忍不住说了一句,接着才起身,和方真一起扭头离开。

        

见两人消失在街角,周靖才收回目光。

        

他坐在位子上喝完一壶茶,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豁然起身,提着草席包裹的长枪,大步走向何家大门。

        

何府大门前的门卫是个健壮仆人,很快注意到直直走来的周靖。

        

门卫上下打量周靖一眼,随即眉头一拧,大声道:

        

“兀那汉子,你有何事?”

        

周靖面无表情,也不答话,只管大步靠近,顺手解开扎紧草席的绳子。

        

门卫察觉有异,立马怒喝道:“止步!不得往前!”

        

周靖脚步不停,越来越近,嘴里叫道:

        

“爷爷就是要往前,你待怎地!”

        

“原来是个浑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敢来找事,要你好看!”

        

门卫大怒,上前伸手推向周靖胸口。

        

周靖吃他一推,身形岿然不动,低头瞧了一眼,咧嘴一笑。

        

嘭!

        

下个瞬间,门卫的身影倒飞出去,轰然撞开何府大门。

        

啪啪……断成两截的门闩掉在地上。

        

这么大的动静,立马惊动了前院的众多家丁,宅院里的人纷纷惊愕望来。

        

只见奄奄一息的门卫倒在地上,而何府大门洞开,有一个魁梧雄健的乱发大汉迈过门槛走了进来,手里倒提一条黑杆白缨的长枪,枪刃在阳光照射下泛着寒光。

        

一股难以言喻的煞气,随着这大汉的前进,一步步压了过来。

        

同时,一声暴喝如同平地炸雷,响彻云霄:

        

“陈封,拜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