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慢点奴婢受不了了&没用的小东西吞不下

       

“中丹田贯通后,不到十年光景,贫道一鼓作气,把上丹田也贯通了。”

        

张三丰悠悠道。

        

“贫道汇集所学,编成一部《太极经》。”

        

什么叫“经”?

        

历来被尊奉为典范的著作才能叫“经”。

        

比如四书五经。

        

以“经”为名,可见张三丰对这部《太极经》的重视。

        

下丹田,藏精之府;

        

中丹田,藏气之府;

        

上丹田,藏神之府。

        

洪康心中推敲:“原来他走的是“三丹田”的路子~!”

        

张三丰的修行路子相对于洪康来说,显得比较正统。

        

炼己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反虚,金丹乃成!

        

洪康真心赞道:“张真人不愧是丹道大家,此种修行路子直通金丹大道!!”

        

“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金丹做等闲!”

        

张三丰先是做了一句道歌,而后摆摆手自谦道:

        

“这是贫道的念想。不过,现如今可不敢称作金丹,贫道虚度百多年,也仅是把“精气神”练就一颗迷迷蒙蒙的内丹雏形,要成金丹,不知要经过几多磨炼?!”

        

接着又感叹一句:“行七返,不艰难;炼九还,何嗟叹…………!”

        

…………

        

除了单纯论道之外,洪康和张三丰偶尔还会交手印证所学。

        

有时候,是洪康以拳意加持,斩出“天意”一刀,让张三丰品鉴;有时候是张三丰随手划了两个圈,由洪康观摩………

        

武功境界到了两人这个层次,除非要分生死,不然,已经不需要打个三天三夜了,因为,随便的一举一动都是两人武道意蕴的体现。

        

洪康的心如苍天,天意如刀;

        

张三丰的阴阳开合,太极流转。

        

反正,周三周四他们是看不懂洪康和张三丰之间的神意,只有庞青羊借助一颗“般若剑心”能够洞悉一二玄奥。。

        

【黑水楼】后院。

        

洪康对张三丰说道:“张真人,我准备再邀请一个人,同我们一齐离开此方世界。”

        

张三丰问道:“哦~!能得道友看重,想必此人定有过人之处!”

        

洪康说道:“如今武学式弱,我踏足江湖以来,所见过的真正的高手,也就三人。”

        

“华山风清扬、【密宗】的隆钦巴大师、以及……【日月教】的东方不败。”

        

“道友打算邀请何人?还是三人都是?”

        

洪康摇了摇头,自己总共也就能带三个人走。张三丰算一個,庞青羊算一个,最多也只能再带一人离去了。

        

“论精神修为,自然是隆钦巴大师最高,可惜,大师实在是太过年迈,又没有打破肉身极限,行动极为不便。”

        

“而风清扬和东方不败,论实力,相差仿佛,只是……风清扬也是快百岁的人了。”

        

张三丰明了洪康的人选,他问道:“不过,东方不败他肯舍弃【日月神教】这教主宝座?”

        

洪康一笑:“张真人觉得他不会吗?”

        

两人相视一笑。

        

没有谁会拒绝前往更高等世界的机会。

        

洪康说道:“待我修书一封。”

        

当下,洪康便写了封书信,邀请东方不败来【黑水楼】一叙,言道有要事相商。

        

落款时,洪康在笔锋上加持了自己的武道意志。

        

因为文字可以作假。

        

但是,

        

武道意志,个人唯一!

        

…………

        

【黑木崖】,成德殿里。

        

身着大红绣金华服的东方不败在上方坐着。

        

在殿中灯火的照耀下,皮肤显得晶莹通透。

        

他的伤势已经完全好了,而且在那一站后,武道隐约间更进一步。

        

只是,他的幽深眸子里,透着点点淡漠和无尽的寒意。

        

在他回【黑木崖】养伤期间,不知有多少路人马明着暗着袭杀。

        

其中有名门正派的人,也有不少绿林左道;有的是和【日月教】往日有怨仇,有的是纯粹想着趁火打劫…………

        

还有任盈盈、向问天等人,暗中联系着任我行的旧部,似乎酝酿着什么大动作。

        

这些,都瞒不过东方不败的眼睛。

        

可惜,他那会儿的伤势未愈,不能大动干戈。

        

幸好,有童百熊忠心耿耿,施展霹雳手段一刀劈死【白虎堂】的堂主,“雕侠”上官云,再集合剩下的三大堂主、十大长老,付出神教弟子大量死伤的代价,把来犯一一击毙。

        

当然,东方不败在伤势恢复大半的时候,亦是亲自出马,叫来犯之人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来去如风、出手如雷!!

        

也叫来犯者知道了,虽然他在【望海楼】一战输了,可他仍是……东方不败!!

        

噔噔噔~!

        

童百熊大刀金马踏进成德殿。

        

“童大哥,出事了??”

        

清冽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霸气,空灵。

        

看着上方相貌愈发俊伟邪异的东方不败,童百熊尊崇的同时,心中亦带有几分敬畏之情。

        

“教主文成武德,威势滔天,一干宵小之辈翻不起什么风浪。”

        

童百熊掏出一封书信:“是洪先生来信。”

        

“嗯?”

        

东方不败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

        

不见如何动作,童百熊手中的信已经消失了。

        

拆开,阅信。

        

“洪先生邀我一个月后去【黑水楼】一叙,说是有要事相商。”

        

童百熊一惊。

        

能让洪康那样的人都说是要事的,他想不出是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少林武当一起围剿【黑水楼】??

        

“那教主………?”

        

东方不败凤目中亦是露出思索。

        

“一个月后?”

        

“时间上不急……”

        

…………

        

期间。

        

洪康抽空去了趟龙虎山。

        

如今张玄庆已经退了下来,他在三年前把【天师】传给了儿子张彦羽。

        

所以,庞欣瑶也算是天师夫人了。

        

两人在四年前就有了孩子,取名张永绪。

        

洪康这次来就看到了这个小家伙,一探查,根骨很好。

        

在【天师府】里住了几天后,跟庞欣瑶说了下周巡和庞娟的事情后,洪康就回去了。

        

一个月后。

        

东方不败来到了【黑水楼】,教务什么的,现在他都交给了童百熊在管理。

        

当洪康给他一介绍这灰袍道人的身份,东方不败立时凤目圆瞪。

        

“什么?!”

        

“他是张三丰!!”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东方不败心中闪过荒谬之情的同时,也瞬间警惕心暴起。

        

他相信洪康这种高人,是不会被江湖骗子蒙骗的,也就是说,这个邋遢老道真的是张三丰?!

        

那他今年有多少岁了~?

        

谷謃

        

可如果他是张三丰的话,洪康邀请自己来做什么?

        

是为了拿下自己??

        

毕竟,当年【日月教】攻打过【武当派】,还抢走了真武剑和《太极拳经》。

        

洪康瞧出了东方不败的戒备。

        

忙道:“东方兄别误会,洪某邀请你前来,是有一件事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东方兄可愿抛下如今的一切,与我等去往一个地方?”

        

东方不败没立刻回答,他的眼睛在洪康和张三丰身上左右扫视,凤目中逐渐浮现出感兴趣之色。

        

他现在有很多疑惑。

        

比如说:

        

张三丰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洪康和张三丰又是怎么认识的?

        

那个地方又是哪里………?

        

等等。

        

但是,能够从【日月教】最底层爬上顶端的东方不败,知道有些机遇,可能稍纵即逝。

        

能同时吸引洪康和张三丰这样的存在——

        

他觉得,这次又是一场机遇。

        

“东方能顺利回到【黑木崖】,全赖洪先生相助,此恩不忘。”

        

“如今洪先生相邀,无论是刀山火海,东方义不容辞~!”

        

接着。

        

洪康对其讲述后。

        

惊喜就落到了东方不败心头。

        

“另一方高等世界!?”

        

“明还日月,暗还虚空?飞升?羽化……?”

        

他没想到,洪康邀请自己来竟是为了此事,这对自己来说可是惊天的机缘!!

        

“……洪先生……”

        

东方不败望着洪康,心怀感激。

        

只是,看着东方不败那奇异的美态,庞青羊微微皱眉,不经意的往前几步,挡住了东方不败的视线。

        

“大哥,如果我们走了的话,那【黑水楼】怎么办?”

        

“以三哥四哥他们的实力,我怕他们守不住。”

        

洪康一想。

        

这的确是个问题。

        

这方世界,自己的名声不大好,虽然洪康觉得跟自己没多少关系。

        

但毕竟在江湖人眼里,【黑水楼】不算是正道势力。

        

这时,

        

东方不败忽然提议道:“我在想,我们要不要搞个“飞升大会”?来个当众飞升。”

        

张三丰说道:“你这后生,是唯恐天下不乱。”

        

洪康说道:“东方兄,你知道的,这并不是飞升。”

        

东方不败反驳道:“那又如何?在世人眼里,功行到了我等这个境界的人,能做到的事情,岂不是和陆地神仙差不多。更何况………”

        

他凤目瞥向张三丰,声音清冽:“这里不还是有一位活神仙嘛~!”

        

洪康问道:“东方兄,有何想法,不妨直言!”

        

“洪某相信,东方兄的目的,绝不是单纯的想要扬名天下。毕竟,论名气的话,东方兄也如日中天了这么多年。”

        

“哈哈哈……!”

        

东方不败肆意的笑了起来。

        

笑声里,充满了开怀。

        

“知我者,洪先生也!”

        

几息后,笑声渐止。

        

东方不败说道:“你们说,若是世人知道练武能练到我们这种层次,能够存世数百年,那么会怎么样?”

        

庞青羊说道:“恐怕所有人都会把心思投入到武学中去,毕竟,千古艰难惟一死。”

        

东方不败说道:“不错。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贩夫走卒,谁不想长生久视?!”

        

“现在,长生不老或许不行,但是几百年的寿命,嘿嘿嘿…………恐怕无数人会为之疯狂。”

        

张三丰皱眉道:“贫道还是不知道你这后生想干什么?”

        

东方不败神情忽的严肃起来。

        

“我想让武功,彻底发扬起来。”

        

“张老道,你活了这么多年,应该能看出随着火器的发展,武学是越来越式微了吧!”

        

“再这么下去,恐怕要不了多少年,武功只会越来越没落。”

        

洪康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东方不败。

        

“所以,东方兄是想,借助我们的“飞升”,让武学再次受到所有人的重视?!”

        

若是如此,无论是张三丰还活着的消息传遍天下,亦或是他们的“飞升”那的确是能引起剧烈的震动。

        

到时候,一股新思潮席卷天下,也不是不可能!

        

东方不败铿然道:“正是!”

        

“那时,便会迎来武学上的百家争鸣!!”

        

这话说完。

        

场中顿时止声片刻。

        

张三丰这才正视起东方不败来。

        

他知道《葵花宝典》的缺陷,也知道东方不败练了《葵花宝典》。

        

是以。

        

就算是东方不败超越前人,达到了如今“三千功后自化神”的境界,在他眼里,比他和洪康还要差了许多。

        

可是,这一番话,却足以让张三丰领教到东方不败的心胸格局。

        

难以想象,

        

这番思想言论,竟是从一个魔教教主口中说出。

        

庞青羊说道:“只是,这怕是会引起极大的动乱。”

        

东方不败斜晲道:“武学式微,想要立起来,不破,怎么可能?”

        

洪康看向了张三丰。

        

“张真人,有何看法?”

        

张三丰问道:“道友的想法呢?”

        

听到张三丰对洪康的称呼,东方不败目光一闪,若有所思。

        

洪康是:“我觉着东方兄的想法,未尝不可。”

        

张三丰沉思片刻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