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样…有人看着呢&菊蕾褶皱撑开肠道

     

“嗯,有一个人会飞。”

        

孟飞说完这句,艾婷脸色立刻转阴,语气中锋芒毕露。

        

“你想骑着朱老师下山?”

        

“不不不不。”

        

孟飞的头摇得就像拨浪鼓,冷静回应:

        

“只要朱老师一个人到山下飞一趟,找当地刑调局传唤当年的超市售货员配合调查。

        

“我和樊老板坐明早的睡眠巴士下山,进行一轮询问就可以明了真相。”

        

按照青芒的法律,刑事调查局在确有调查需求的时候,可以传唤任何涉案公民配合调查,对方不能拒绝。

        

如果对方拒绝配合,刑调局是有权扣押他二十四小时的。只是时间一到就必须放人。

        

“好吧,那就只能辛苦朱老师了。”

        

艾婷其实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急。 

        

出于多年办案的经验,即便孟飞说的干冰事件是真,她也倾向于认为这是超市营业员无心操作导致的意外事故。

        

干刑调这么多年,她遇到过无数鸡毛蒜皮的案子。

        

现实生活中一时冲动导致的当场杀人,或者是无心失误导致的意外致人死亡比精心策划的谋杀可要多了不知道多少。

        

真正人为策划的“完美犯罪”她更是只在小说里见过。

        

这案子已经过去了那么久,疑犯要逃亡也不至于赶着今晚。且今晚参与游戏的都是他们自己人,不存在打草惊蛇的可能。

        

但孟飞认真的态度让她很欣赏。人命案件没有小事,争分夺秒更是一名优秀刑调的基本要求。

        

得到了老婆的许可,孟飞直接把羽绒服裹在睡衣外面,把大门推开。一阵冰冷的夜风吹了进来。

        

他走到外面,把门关上。屋外没有路灯,只有晴夜星空的微光。屋后巨大的山峦犹如浓墨绘成的一堵墙,占据了大半个天空。

        

顺着屋檐走到正门进入客厅,他发现安盛、樊步和陈晗几个果然都各自半躺在船上,正在拼亡者农药。

        

不对啊,亡者明明是联网游戏,不上网认证根本没法玩。这鬼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他们怎么玩起来的?

        

这就要靠陈胖子的专业了。他在很久以前就研究过亡者农药的游戏安全性,其中就包含“利用脱机服实现断网游戏”的主题。

        

为了论证亡者的安全性不足,他还真破解了协议,写了一个脱机服的原型,就存在自己手机上。

        

“要不要来组个队?”

        

孟飞摆出一副“有老婆的人谁有空陪你们玩亡者”的样子无视了这帮单身狗的邀约,上二楼,直接敲朱雀的房门。

        

开门的并不是朱雀,而是萧涵。

        

除了唐雯雯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写小说之外,萧涵和莫笙都被朱雀拉来了,三个人坐在床上打“斗地主”。

        

朱雀在狻猊的酒店里斗地主被孟飞和艾婷联手蹂躏之后心中一直不服。她正通过不断的练习寻找斗地主的奥秘。

        

萧涵一开门看见是孟飞,脸上露出相当惊讶的表情。

        

“孟哥,来找朱老师?”

        

“嗯,是啊。”

        

孟飞点了点头。

        

大半夜,把酒店客房来找另一个女人?你老婆知道吗?

        

萧涵脸上的怪异表情一闪而过,回头来拉上莫笙。

        

“知道啦。我们都困死了,不打扰你们了,回去睡觉去。”

        

莫笙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说:“终于可以回去睡了么?”

        

然后梦游般跟在萧涵后面,两人一起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一个穿着红色真丝吊带睡衣的朱雀,很慵懒地半躺在枕头上,看着孟飞诱惑地微笑道:

        

“来找我何事?”

        

孟飞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把他的抓人和审讯的计划说了一遍,用愧疚的眼神看着朱雀。

        

朱雀号称他的神使,能为他做任何事,不会因为犯懒这种小事而拒绝出动的。

        

但这事本质上很烦人。你一身疲惫刚睡下,领导就打电话叫你去加班?如果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孟飞绝不会这么办。

        

“原来是这样啊。”

        

朱雀有些失望地捏着自己的发梢玩。

        

“但我不能去呀。”

        

“咦?为啥?”

        

孟飞吃了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朱雀会拒绝他的提议。

        

“很简单啊。”

        

朱雀把双人床的另一只枕头像宠物一样抱在怀里,暗红色的头发有些凌乱地洒在雪白的枕头上。

        

“我需要看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你的女人,另一个是罗安的女人。”

        

她把凌乱的长发缕了缕。

        

“如果我今晚离开去山下,那么这两个女人谁管。”

        

“你是说罗安可能出现?或者是其他神可能对艾婷下手?”

        

“对。”

        

孟飞忽然发现自己确实放松了警惕。因为这是在青芒境内,而且他们是一帮异能者一起出游,所以他觉得很安全。

        

但朱雀的警惕是对的。艾婷是诸神需要提前扼杀的对象,而齐美则是罗安需要夺取的人。

        

虽然其他神要进入青芒的领域并不容易,但是利用种种手段渗透,或者是动用异能者,都是可能造成威胁的。

        

之前朱雀陪他去北极星号的时候,也曾离开过这两个女人。但有个前提,那就是艾婷和莫笙都留在慕恩堂。

        

女神遗留在那的力量会庇佑她们,确保他们的安全。

        

但现在在天瞳山上,情况又不相同了。如果朱雀离开,她们两个是没有神灵庇佑的——虽然艾婷自己就是女神。

        

“确实如此。那如果你把他们两个带下山一起去呢?”

        

孟飞没有真想要这样做,只是情不自禁在逻辑上思考一种可能。

        

“凡人是很重的好吧。就为了这案子你让我背两个人飞来飞去?”

        

朱雀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嘴巴嘟了起来,似乎在说:“你还真把我当专车了?”

        

她是杀人如麻的毁灭女神,就是要瞬间毁灭亿万生灵也不带眨眼,这命案根本入不了她的眼,更不能当出租车用。

        

“不着急不着急,这事你就别管了。明天我和樊老板下山一趟就行。”

        

孟飞连忙摇头,收起了强迫症般找解决方案的心思。

        

“你明天下山?旅游计划可就全废啦。”

        

一双光脚丫子和大长腿炫耀性地相互搭在床上,朱雀有些失望地说道。

        

“我不参加明天的活动。你们继续按莫笙的计划去玩嘛。”

        

这时候朱雀的眼神变得认真了起来。

        

“但我要看护的人实在太多。”

        

孟飞尴尬一笑:

        

“难道我也是你要保护的对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