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扶着巨龙坐下去(攵爱女如山)最新章节列表

       

想明白了原因,乔梁心知自己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清楚王庆成抓人的理由是什么,如果王庆成是毫无缘故抓人,那自己无疑可以奋起反击。

        

沉思片刻,乔梁看向刘本涛,“刘秘書長,我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

        

刘本涛一听,嘴角抽搐了一下,“乔县長,我能拒绝吗?”

        

“你说呢?”乔梁反问。

        

刘本涛暗骂一声操蛋,他就知道乔梁找他出来没好事,现在又不知道要叫他做什么,这让刘本涛憋屈不已,却又无可奈何,面无表情道,“乔县長,什么事?”

        

“我要你去跟王庆成打听一下我妹夫的案子,我需要了解详细的案情,以及他们想干什么。”乔梁说道。

        

“乔县長,你这有点为难我了,说实话,我跟王庆成不熟,我贸然去找他打听这事,他会起疑的。”刘本涛道。

        

“不会的,你是委办主任,在王庆成眼里,你是骆書记的心腹,他怎么可能会怀疑你?”乔梁淡淡地看着刘本涛,“这事只有你想不想做,而不存在做不到的可能。”

        

“我要是不做,乔县長是不是又该拿我的把柄威胁我了?”刘本涛咬着后槽牙说道。

        

“刘秘書長,怎么能说是威胁呢,我一直都是希望咱们能友好相处的。”乔梁微微一笑。 

        

刘本涛哼了一声,心里骂了乔梁几句,嘴上道,“乔县長,这事我只能说尽力。”

        

“刘秘書長,你不只是要尽力,而是一定要办到,而且我明天就要知道结果。”乔梁冷声道。

        

“乔县長,你这就强人所难了,明天你就要我打探到结果,你当我是神仙呢?”刘本涛恼火道。

        

“你不是神仙,但你会有办法的。”乔梁说道,他才不管刘本涛想什么招去跟王庆成打听消息,反正他要尽快知道结果。

        

刘本涛这会气地不轻,要是眼神能杀人,他这会恨不得将乔梁千刀万剐了。

        

“刘秘書長,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不过你还是先赶紧想办法怎么去跟王庆成打听。”乔梁摊了摊双手,一副吃定了刘本涛的模样。

        

刘本涛咬牙切齿地站起来,黑着脸道,“乔县長,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嗯,没别的事,刘秘書長可以回去休息了,对了,明天我等你的消息。”乔梁笑道。

        

刘本涛听了,木然离开,他现在被乔梁拿捏得死死的,再怎么愤怒和不甘也没用。

        

乔梁看着刘本涛离去,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神色多了几分凝重,这次妹夫周俊涛的事如果是楚恒和骆飞联手搞的,乔梁心知后续的麻烦可能还会更大。

        

楚恒这混账真特么阴毒。乔梁双拳攥了起来,他还以为他和苏妍假装谈恋爱已经骗过了楚恒,会让楚恒放松对自己的警惕,没想到楚恒仍然在暗中设局,事实证明,他还是低估了楚恒的阴险。

        

……

        

一夜无话。

        

乔梁第二天一早先行返回松北,他已经让刘本涛去打探情况,现在只能先耐心等等刘本涛的消息。

        

上午十点多,市大院,骆飞办公室里突然传来玻璃杯摔碎的声音,此刻,在骆飞办公室里,秘書薛源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看着盛怒的骆飞,大气不敢出,生怕不小心触了霉头。

        

原来,就在今天上午,网上曝出了新的舆情,有人曝光了市里之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拿出的有关骆飞和唐晓菲的亲子鉴定证明是假的,网上曝光的帖子还放出了录音,是市医院某一名医生的录音,详述了市里如何交代市医院那边如何制作假的鉴定证明。

        

薛源没有参与这事,但因为他早就知道事情真相,所以对网上爆料帖子的真假,薛源是一清二楚的,这会从骆飞愤怒到要失控的状态也能看出这次爆料的帖子无疑是击中了骆飞的要害。

        

老话说的好,可一可二不可三,之前两波相关的舆情,骆飞都压下去了,第二次用的是假的亲子鉴定平息了舆论,但眼下被人曝出来了,很显然,这次是致命的,省里边可能不会再坐视不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气地快发疯的骆飞铁青着脸对薛源道,“你马上去,将楚市長还有鲁明和王庆成给我叫过来。”

        

薛源闻言有些愣神,下意识问道,“骆書记,那是要先通知谁?”

        

“一起通知。”骆飞瞪着薛源,“这还用得着我教你吗?”

        

“好,我这就去。”薛源心头一颤,忙不迭离开,骆飞现在的眼神都快能吃人了,他还是别在这里为妙。

        

薛源离去后,骆飞在办公室里喃喃咒骂着,仔细一听,大部分骂的都是乔梁,合着骆飞又把这笔账算到乔梁头上了,他以为这是乔梁对他妹夫一事的反击。但骆飞现在无疑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就算乔梁真的因为其妹夫周俊涛一事反击,又如何能这么迅速搞到他让市医院搞假鉴定证明的事?

        

楚恒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走进骆飞办公室,看到地上摔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楚恒眉头一皱,绕过那些玻璃渣子,道,“骆書记,怎么不让人来收拾一下?”

        

“回头再让人收拾。”骆飞摆摆手,他这会哪有空管这点小事。

        

看到骆飞的样子,楚恒眼里闪过一丝鄙夷,每临大事有静气,尤其是到了骆飞这个层次的领导,更应该有足够的涵养,但骆飞的表现,端的是让人失望不已。

        

骆飞不知道他眼里十分倚重和亲近的楚恒实则在心里瞧不起他,这会虽然暴躁不安,骆飞仍是先请楚恒坐下,这才道,“老楚,今天出现的舆情,你知道了吗。”

        

“嗯。”楚恒默默点头。

        

“这是乔梁那混蛋在报复,咱们抓了他妹夫,他这么快就报复过来了。”骆飞愤怒地拍着桌子,“这小王八蛋简直是找死,这次老子要是不收拾他,老子跟他姓!”

        

楚恒见骆飞直接把帽子扣到乔梁头上,眉头微拧,“骆書记,这么隐秘的事,乔梁又是怎么能这么快拿到证据的?难道他未卜先知,提前等着您那么做?”

        

“这……”骆飞呆了呆,楚恒这话让他稍微有些清醒。

        

楚恒又道,“骆書记,我总感觉这一连串事件的幕后黑手,也许不是乔梁。”

        

“可是除了他还能有谁?”骆飞神色阴沉,冷静了片刻后,骆飞依旧是坚持怀疑乔梁,“乔梁在松北能同时接触到奚兰和唐晓菲,所以他知道这次市里召开新闻发布会拿出来的亲子鉴定证明是假的,因此,他处心积虑去市医院那边搞到了证据。”

        

“可这也有点解释不通呐。”楚恒皱眉道,“除非他提前知道你要这么做,做局等着你跳坑。”

        

“他不可能提前知道我要这么做,但是……”骆飞反驳着楚恒的话,突地一愣,之前这个点子是徐洪刚帮他想的,当时在场的还有鲁明,再加上他后来征求了楚恒的意思,能提前知道他要这么做的人,也就只有徐洪刚、鲁明和楚恒三人,而楚恒显然不可能做什么对他不利的事,因为当时楚恒原本就是反对他这么做的,至于鲁明,骆飞相信对方也没有那个胆子,而徐洪刚……

        

骆飞脑海中浮现出徐洪刚那谦恭的面孔,很快摇了摇头,将徐洪刚给排除了,徐洪刚现在尽管有苏华新当靠山,但对他依然保持着足够的尊敬,骆飞相信徐洪刚不敢暗地里对他搞什么小动作,因为这样做对徐洪刚也没什么好处。

        

骆飞心里如此想着,隐隐觉得哪里似乎还有点不对劲,但骆飞这会也没耐心多想了,一口咬定是乔梁,“老楚,这事绝对就是乔梁干的。”

        

楚恒听骆飞如此说,也不想跟骆飞在这个问题上争论,而是道,“就算是乔梁干的,眼下这事被曝光出来,情况就有点不妙了。”

        

“老楚,你有什么办法没?”骆飞求助地看向楚恒。

        

楚恒一下无语,他一开始就不赞成骆飞那样做,现在好了,事情被曝出来了,骆飞就要他想办法,真以为他是万能的不成?

        

沉默片刻,楚恒道,“骆書记,现在的关键就在于省里边的态度,接二连三的舆情,就怕已经引起省里的高度重视,如果省里介入的话,这事就脱离咱们市里的掌控了。”

        

听到楚恒的话,骆飞脸色一下阴沉无比,这无疑也是他最担心的。

        

楚恒见骆飞没吭声,不由瞥了骆飞一眼,这事在楚恒看来就是个死结,因为骆飞和唐晓菲的事是真的,无论怎么掩盖都没用,当一件事开始用第一个谎言的时候,接下来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而谎言早晚有穿帮的时候。

        

“骆書记,要不给关领导打个电话?”楚恒犹豫了一下,说道。

        

“啊?”骆飞听得一呆,有些结巴道,“给……给关领导打电话做什么?”

        

“主动跟关领导坦白您和唐副县長的事,看关领导是什么态度。”楚恒说出自己的建议。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