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的黑蝴蝶&水是满满的软软的

苏奕很清楚浑天帝君的性情。

        

阴狠多疑,反复无常。

        

别说退缩了,一旦自己稍稍露出一丝妥协的迹象,就会引起对方的狐疑。

        

故而,从一开始苏奕就很强势,很霸道。

        

不是虚张声势。

        

而是不打算和对方纠缠,给对方拖延时间的机会!

        

轰!

        

一剑横空,天地直似崩坏。

        

人间剑裹挟着晦涩神秘的九狱剑气息,被苏奕以全力催动。

        

那等恐怖而禁忌的无上剑威,让浑天帝君都不禁色变。

        

这家伙,怎可能是圣境初期修为!?

        

一定是在诓骗本座!

        

心念转动间,浑天帝君并未反应也极快,他五指结印,舌绽春雷:

        

“去!”

        

在他头顶处,四四方方的血焰炼穹图腾空而起,爆绽亿万血色神辉,恐怖的太境法则交织其中,将天地都染成刺目的血色。

        

十方虚空乱颤。

        

那属于太境秘宝的威能,太过恐怖,直似要毁天灭地,熔炼一切。

        

天算子和烛幽大鹏鸟齐齐色变,第一时间远远退避。

        

轰隆!!

        

苏奕一剑划破长空,撕裂无尽血色神辉,斩在血焰炼穹图上,两者碰撞,那片天地都似倾塌,虚空炸开,陷入大动荡、大崩坏的氛围中。

        

砰!

        

苏奕身影摇晃,倒飞出去,手中人间剑嗡嗡颤抖,一身气血都在翻腾。

        

血焰炼穹图也剧烈翻腾,在虚空中晃动。

        

肉眼可见,浑天帝君脸色愈发苍白起来。

        

可他却仰天大笑,眸绽神芒,大喝道:“王夜!你的转世之身原来也不过如此!”

        

苏奕眼神玩味,道:“身为太境第三阶太玄层次的强者,如今的实力,却只堪比太境第一阶太武层次的角色,看得出来,你身上遭受的神祸,对你道行的伤害,确实挺严重。”

        

浑天帝君脸上笑容凝固,面无表情道:“可收拾你一个转世之身,已绰绰有余!”

        

“哦?”

        

声音响起时,苏奕已再次挥剑出手。

        

剑吟如潮,晦涩神秘的九狱剑气息似混沌般弥漫剑锋之上,随着苏奕纵剑杀出,一股压盖天宇的恐怖剑威随之迸发。

        

一时间,天地如画布,轰然崩裂出无数碎块,虚空肆虐如风暴,扭曲、坍塌、崩坏。

        

那等剑威,让天算子都不禁身心颤抖,他一眼看出,苏奕动用的力量,充满了至高无上、禁忌神秘的彩色。

        

无疑,那是苏奕的底牌!!

        

“镇!”

        

浑天帝君大喝,催动血焰炼穹图,和苏奕厮杀起来。

        

轰隆!

        

虚空混乱,两人的身影如若神祇在激烈征战,破开长空,碾碎十方,肆虐的毁灭力量如飓风般在这苍凉荒芜的世界中激荡。

        

几个眨眼后。

        

砰!!

        

苏奕身影倒射出去,唇角淌出一缕血水。

        

足足在数千丈外,才站稳身影,一身气机汹涌动荡。

        

同一时间,血焰炼穹图嗡嗡颤抖,浑天帝君胸腔一阵急剧起伏,那张老脸愈发苍白起来。

        

“王夜,当初的你,何等睥睨霸道,动辄可斩太境人物,可现在呢,你可真弱!”

        

浑天帝君大笑。

        

仙陨时代以前,他根本不够资格一对一去和王夜厮杀,面对王夜时,内心更充满忌惮,视之如天敌!

        

可现在,他却能和王夜激烈搏杀!

        

诚然,对方只是转世之身,可那也是王夜!

        

苏奕笑了笑,道:“看得出来,你已快撑不住了,应该是之前在接引那位神子时,让你消耗太过严重,和强弩之末也并无区别。”

        

浑天帝君神色一滞,道:“是吗,那就看看,谁能撑到最后!”

        

轰!

        

这一次,浑天帝君率先出手,一袭血色道袍翻飞,横移长空,双手托着那血焰炼穹图,狠狠朝苏奕镇杀过来。

        

神威如天!

        

苏奕没有退缩,挥剑迎击。

        

一时间,天地再次陷入动荡中,碎裂的虚空如肆虐的潮水般翻腾。

        

那等战斗之力,更掀起诸般惊世骇俗的异象。

        

有亿万剑气横穿星空,纷落如雨。

        

有日月沉沦,大界崩塌。

        

也有神魔泣血,神圣殒命的炼狱景象浮现。

        

那等厮杀景象,让烛幽大鹏鸟都感到心悸,如坠冰窟。

        

“老混蛋,永夜大人他好像短时间内奈何不了浑天帝君啊”

        

“愚钝!”

        

天算子喝斥,“你不觉得,浑天帝君才叫丢人?”

        

烛幽大鹏鸟挥着翅膀一拍大腿,“对!太他妈丢人了!仙陨时代以前,他可是太境巅峰存在,可现在,在修为只有圣境初期的宠永夜大人手底下,却显得那般不堪,换做是我,早抹脖子自杀了!”

        

事实上,它和天算子都清楚,浑天帝君之所以这般不堪,根本原因就在于,这老家伙遭受神祸,实力早已大不如前!

        

仅仅只看他显露出的威能,比之太境第一阶太武层次的强者都逊色一些!

        

天算子甚至怀疑,浑天帝君的道行极可能一快要从太境跌落下来!!

        

须知,天算子也曾踏足太境,可因为遭受的天罚太多,万阶缠身,修为很久以前就从太境跌落。

        

正因曾经受过这样的遭遇,当看到浑天帝君显露出的实力之后,天算子才会做出如此推断。

        

不过,真正让天算子震撼的,当属苏奕的战力。

        

圣境初期的修为,动用底牌的情况下,就能和浑天帝君抗衡!

        

这放眼古今岁月,都找不出一个来!!

        

轰!

        

交谈时,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碰撞,苏奕再次被撼动,身影踉跄倒退,披头散发,一身气机都隐隐有紊乱的迹象。

        

他明显已负伤,唇中有鲜血止不住的流淌。

        

这让天算子和烛幽大鹏鸟心中一揪。

        

不过,浑天帝君同样不好受,他一身衣袍都被剑气划破,老脸煞白几欲透明,气喘吁吁。

        

眉梢眼角,已浮现一抹抑制不住的疲色。

        

可当看到苏奕受创,浑天帝君不禁仰天大笑,“王夜,之前你还大言不惭,说能将我灭杀,你倒是杀一个给我看看?”

        

他迈步长空,气息恐怖,动用血焰炼穹图,朝苏奕靠近。

        

轰隆!

        

他一身威势遮天蔽日,每一步迈出,天塌地陷,万物崩灭!

        

“不好!”

        

烛幽大鹏鸟色变,“那老杂毛要下狠手!”

        

天算子深呼吸一口气,掌心浮现一枚黑黝黝的龟甲。

        

他已准备出手!

        

今天这局势,一旦苏奕落败,他和烛幽大鹏鸟也得玩完!

        

可此时,苏奕却一声哂笑,道:“好啊,成全你便是。”

        

声音刚响起,他峻拔的身影后方,悄然浮现出六道轮回的景象,一股晦涩神秘的力量,随之涌现。

        

原本动荡崩坏的天地,骤然间像坠入黑暗大渊。

        

万事万物,都似在这一刻陷入停滞静止之中。

        

而在苏奕身上,一股剑意直冲霄汉!

        

那剑意中,映现出诸般不可思议的轮回景象,转生台上,生死幻灭,鲜红的彼岸花开,如燃烧的火海蔓延。

        

无尽苦海之上,诸天万界在崩塌沉沦中永寂。

        

黄昏降临于末日,终结诸神一如不朽的身影

        

六道轮转,生死无常,周天演变,尽入轮回!

        

这是神秘而禁忌的轮回剑意。

        

被苏奕毫无保留地倾尽一身道行,并全力催动九狱剑力量,全部融入到掌中人间剑之上。

        

轰!

        

人间剑发出苍茫低沉的剑吟,似轮回悄然转动的声音在回荡。

        

浑天帝君眼眸骤然一缩。

        

一股强烈的危机和不安在他心境中蔓延,周身肌肤都隐隐刺痛,感受到致命的威胁。

        

“轮回吗?竟如此之禁忌”

        

浑天帝君心颤。

        

他猛地止步,不再前冲,而是不顾损伤道行为代价,全力将血焰炼穹图祭出,横挡身前。

        

几乎同一时间,苏奕施展出至强的一剑。

        

刹那之寂!

        

融合轮回之秘,倾尽道行,御用九狱剑气息于其中,也让这一剑的威能,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这一剑横空而出。

        

轰隆!

        

方圆万里之地,直似被打入轮回,陷入永无止尽的黑暗永夜,恐怖的剑意迸发,似凿穿万古岁月的一抹光,于黑暗中显得那般璀璨,那般耀眼。

        

隐隐约约,更有诸神悲恸绝望的哭嚎声响彻。

        

天算子亡魂大冒,眼前刺痛。

        

烛幽大鹏鸟脑袋空白,身心恐惧,再感知不到任何事物,一如被天地放逐,彻底迷失。

        

而浑天帝君不寒而栗,骇然失色。

        

这一瞬,他怕了!

        

恐惧如雨后滋生的野草,在他心中疯狂蔓延。

        

那致命的威胁,他几欲窒息。

        

那坚如铁石的斗志,都随之悄然瓦解。

        

逃!

        

必须逃!

        

否则,有死无生!

        

猛地,浑天帝君发出一道震天的嘶吼,将自身裹挟在那一副血焰炼穹图中,咬破舌尖,施展一门逃遁禁术!

        

轰!!

        

几乎同一时间,苏奕那至强一剑已怒斩而来。

        

那片天地崩坏,彻底陷入一种混沌般的景象中,恐怖的力量乱流肆虐扩散,让那方圆万里之地尽数湮灭。

        

那一剑,太过霸道!

        

饶是浑天帝君第一时间逃遁,可依旧被那一剑扫中,覆盖在身上的太境秘宝血焰炼穹图都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