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硬又粗好爽小说&欧美中年熟妇的大黑p

        

13号最喜欢的,  居然是玩泥巴。

        

司辰不觉得,长生渊会是神之子13号。它从小就跟在司辰身边,  怎么看都是还没长大的孩子。

        

至于自己……他就算死这里,从城墙上跳下去,也不可能喜欢玩泥巴。

        

结合背景资料来看,司辰推测,神之子13号是寄生了长生渊的生物改造进化者。

        

而且,13既然能阻止高维入侵,实力显然不弱。但这样的人,  依然死在了夸父手里。

        

留给长生渊的时间并不多。

        

3分钟一到,司辰就毫不犹豫地把它从泥巴堆里捞了出来。

        

他特地戴了两层手套。

        

长生渊看上去很是念念不舍,但并没有过多的挣扎。在司辰的手里显得格外温顺。

        

因为还没洗,  司辰不太愿意让它钻回去。

        

他在0点到来之前,  进入了夸父科技城,并且钻进了最近的屋子里。

        

这里的门居然还能开。

        

房间很小,像棺材,  面积狭小的两步就能到底。一栋居民楼望过去,全是制式一样的房门。

        

床是焊死在地上的铁床,  完全没有考虑居住的舒适性,门口处还有一扇通风用的窗。

        

司辰凑过去看了眼,  这里的窗户也是一整面。

        

单人床,衣柜,  书桌。没有椅子,墙上还有书架这就是科技城为广大边缘居民提供的住所,  加起来可能还不到2平米。

        

司辰倍感亲切,  却并不怎么怀念。

        

他按照试卷上的提醒,  把准考证放在门口。并且关上了门。

        

黑色的铭牌像是磁铁一样,  牢牢贴在了房门的正中央。

        

如果宋白的目的,不是把所有考生都骗进来杀,那试卷上的提醒应该相当重要。

        

司辰初来乍到,暂时还不想挑战规则。

        

几分钟后,手机上的时间来到零点。

        

窗户外,最后一丝光亮消失。没有月亮,外面是死一样的寂静。

        

司辰打了个哆嗦。没有暖气,夜晚未免太冷了。

        

他把包放在了床上,从背包里翻出了晴天娃娃和火把灯,放在了桌子上。

        

火把灯是八方科技研发的产品,很实用。据说是从某个像素游戏文明里得到的启发。

        

那个高维世界,所有物体都是以像素的形式存在。还能看见高维生物的血条。

        

这种冷而生僻的高维世界很难遇见,但往往有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火把灯的光线并不明亮。只能照亮附近一米多的距离。灯只有一根口红那么大,底座具有磁性,能吸附在金属物体上。

        

长生渊从他的口袋里探出了头:“吱?”

        

它不能理解,为什么妈妈不让它回身体里去。

        

外面太冷,长生渊被冻的瑟瑟发抖。

        

司辰坐在床上,拿出湿巾纸,把它的小触手挨个擦干净。洁白的纸巾很快脏兮兮一团。

        

他本来以为长生渊触手上的是肉瘤,结果一挤,冒出了一团黑色的粘稠液体,带着刺鼻的海腥味。

        

污渍弄脏了司辰的手。

        

长生渊不是很好意思地把这根触手藏在了自己的其他触手之下,整个人缩成了一个球。

        

司辰低声道:“没关系的。”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司辰瞬间进入戒备状态。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门口。

        

下一秒,激烈的敲门声响起。

        

“司辰!是你吗?”说话的声音饱含惊喜,“我看到你放门口的准考证了,我是楚东流。能开一下门吗?我的准考证弄丢了!”

        

从音色看,的确是楚东流。

        

司辰转头看向桌子上的晴天娃娃。

        

这只娃娃哭了。

        

于是,司辰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没有动。甚至拿出了枪,在手里握紧。

        

门外拍门声逐渐变得急躁起来:“有东西在追我,帮帮忙,让我进去——司辰!夜里在外面会受到高维生物的攻击!城里到处都是实验体……!我好不容易跑出来!”

        

大概是见司辰的确没有开门的意思,楚东流不再言语。

        

门外传来了令人牙酸的剐蹭声,像是用指甲在黑板上划出划痕。

        

司辰陡然间意识到,楚东流是在抠他放在门外的准考证。

        

试卷上没有说准考证遗失会有什么后果,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司辰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这张黑色铭牌,不仅是这个世界的护身符,更是他考研的准考证!

        

他暗骂一声,准备开门和外面的人拼命。

        

然而,长生渊的触手却在此时紧紧缠住了司辰的指尖。

        

刚刚还活跃着的长生渊变得异常安静,身体是不太明显的轻颤。

        

很显然,门外有着让长生渊都害怕的东西。

        

害怕到甚至不敢出声。

        

司辰一愣,缓缓坐了回去。

        

狗叫声从走廊的另一端响起。

        

司辰把脸贴在了窗户上,哪怕开启义眼,依旧什么也看不见。

        

房间像是一个小小的结界,把里面和外面隔离开来。

        

门外出现了楚东流的惨叫声,走廊上传来狗叫,随之就是楚东流的哀嚎,和令人牙酸的咀嚼声。

        

尽管很清楚,门外的人大概率不是楚东流,但这种过于真实的情景再现,依然让司辰觉得心情有些沉重。

        

十几分钟后,外面彻底恢复了寂静。

        

……

        

……

        

楚东流在后半夜遭遇了同样的事。

        

他正坐在床上玩游戏机,很快察觉到走廊外有脚步声。

        

这个人似乎是在奔跑逃命,发出了疲惫不堪地喘息。走廊上的生物明显不止一个。

        

后面那波脚步声很凌乱。

        

楚东流接受过专门的训练,能辨认出,前面跑的生物两条腿,后面跑的生物长着四条腿的动物,并且有两只。

        

他继续玩着俄罗斯方块,眼皮子都没抬。

        

有人会出现在外面,只能说明两件事。

        

第一是那个人有些蠢,没有按照试卷上的备注照做。这智商不值得救。

        

第二是那个人照做了,但是发生了意外,以至于铭牌作用失灵。那这种情况,他去帮忙也会遭遇危险。

        

楚东流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心。

        

毕竟大家都是考研竞争对手,只有考到第一才有学上。现在可不是表现自己友善的时候。

        

来到考场的,没一个是奔着被淘汰来的。

        

直到外面传来了猛烈的撞击声,听上去像是人被扑倒了。

        

楚东流在那瞬间,听到了司辰压抑的哭声。

        

“……”

        

他妈的,外面的蠢货怎么是自己嫂子?!

        

放在床上的晴天娃娃哭的很伤心。

        

楚东流犹豫片刻,手还是搭在了门把手上。

        

其实,季楚尧并没有拜托楚东流照顾司辰,甚至没有把司辰介绍给外人认识。

        

季楚尧明白,司辰不需要这样的关照。

        

更何况楚东流还是他的堂弟,是他妈亲弟弟的小儿子。

        

季楚尧就算胳膊肘往外拐,也不好意思拐的这么明显。

        

但楚东流的确知道司辰。

        

季楚尧洁身自好二十多年,第一次出现的绯闻就这么劲爆,想不知道都难。

        

更何况,季楚尧还像他一样,选择了一个身份差距悬殊的恋人。

        

楚东流决定就看一眼。

        

他都快到第五天梯了,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自信的。

        

一秒时间,外面就算有高维生物,还能杀他?

        

他把门打开一条缝。

        

外面的声音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浓郁的黑雾像是洪水一样,涌入房间。

        

楚东流的脸色巨变,狠狠把门往里面一带,想要关上房门。

        

但他失败了。

        

厚重的金属铁门压在了几根苍白异常的手指上。

        

楚东流在瞬间催动能源核心,手掌上亮起紫罗兰色的光。

        

他握住了这几根手指,狠狠往里掰断,两人接触的地方冒起浓郁的白烟,像是在用大火烤肉。

        

终于,白玉一样的手指发出几声脆响。

        

“……呵呵。”

        

门外的人在笑,似乎感觉很有趣。

        

就像是一些恶劣的大人,会乐呵呵地看着小孩在地上打滚撒泼。

        

但它依然松开了手。

        

楚东流重重关上了门。背后已经全是冷汗。

        

房间里的黑雾已经淹到了他的膝盖。

        

楚东流看了眼被烫伤的手掌,表情充满懊恼:“……大意了。”

        

雾气很冷,他的腿几乎被冻的失去知觉。

        

楚东流踩在床上,低头,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他被黑雾浸过的人造皮肤都变成了黑色,肌肉像是被晒干水分的腊肉一样萎缩着。

        

黑色的皮肤表面长出了一个个恶心的瘤子,如同丢进热油里炸出来的鸡蛋花,高高鼓起。

        

很显然,他被污染了。

        

“污染”是在混沌文明里很常见的一个说法,分为精神污染和身体污染。精神污染会让人高烧呕吐发疯甚至脑死亡;身体污染又被称为畸变,很像是喝多了核废水的产物。

        

但实践证明,偶尔接受污染,对进化是有好处的。更何况污染是可逆的。

        

因此,楚东流倒也没有特别慌。

        

他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一管6级的修复液,喷在了自己腿上。

        

失去知觉的小腿顿时火辣辣的疼。

        

只是受到污染的小腿并没有恢复正常,上面的瘤子长出血管,像是有生命一样蠕动着。

        

楚东流拿出刀,把挂在腿上的瘤子给割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

        

黑色的血液从伤口流了出来,液体很是粘稠。

        

畸变勉强得到了控制,但楚东流漆黑的皮肤并没有复原。

        

楚东流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好烈的污染源……白帝不会真的是想杀几个大家族嫡系祭天吧?”

        

后半夜,外面明显安静起来。

        

司辰闭上眼,小憩了一会。

        

尽管进化者对睡眠的需求会逐渐减少,但哪怕是宋白,也做不到完全不睡觉。

        

他是被吵醒的。

        

不太明显的歌声从外面飘了进来,很是悦耳动听,宛如空谷回响。

        

司辰看了眼时间,3:27。

        

他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

        

“是歌者……”

        

歌者,高维生物321,形态未知,具有用声音杀人的特性,司辰曾经在水下遇见过一次。

        

司辰关掉了火把灯,避免光线引起外面的注意。

        

歌声越来越嘹亮,司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感觉周围的气氛阴冷异常。

        

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有了实体,暴露在一片风雪中,快被就能被冻死在雪里。

        

他下意识地用出了控火。

        

紫红的火焰在指尖闪烁着,带来一点暖意。

        

歌声由远及近,又逐渐走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