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老太婆的屁股小说&老板把我按在墙上扒我内裤

     

安泞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萧谨行之前一直脚她写他的名字,她也就这三个字写得最好。

        

反倒是宫女忍不住说道,“娘娘肯定是日有所思,才会情不自禁的写下皇上的名字。娘娘,皇上都已经两个月没来我们宫中了,要不要奴婢去问问平公公……”

        

“皇上去其他寝宫了吗?”安泞云淡风轻的问道。

        

一边问着,一边把刚刚写下“萧谨行”的宣纸揉成了一团,直接扔了。

        

又重新开始写其他字。

        

“倒是也没有去。”宫女想了想回答。

        

“所以皇上是忙,你就别操心了。”安泞一脸无所谓。

        

此刻嘴角还突然笑了一下。

        

在末世基本上都不用笔书写了,更别说毛笔,她突然很想看看“傅星弋”三个字被自己写出来,是什么样子。

        

她回忆着字体的结构,开始下笔。 

        

宫女也是无奈。

        

娘娘怎么就一点不担心皇上不来她这边了?!

        

而且居然还笑得出来。

        

宫女也不敢多说,只能安安静静地陪着娘娘练字。

        

安泞用了挺长时间才写出来“傅星弋”三个字,写得还真的巨丑。

        

而且不写不知道,一写差点都忘了这三个字怎么写的了。

        

她看了两眼,实在觉得不好看。

        

用重新拿了宣纸,又写。

        

就这么不知不觉写了一个上午,写到安泞都觉得有些腰酸背痛准备放在笔墨去外面走走,活动活动筋骨时,宫人突然通报,“皇上驾到!”

        

安泞皱眉。

        

消失了两个月不见的萧谨行,怎么突然又出现在她的宫中。

        

安泞一脸淡定。

        

宫女不淡定了,她很是激动,“娘娘,娘娘,皇上来了。”

        

“……”到底萧谨行是来见谁的。

        

安泞还是起了身。

        

然后看着萧谨行走进了她的内殿。

        

“臣妾给皇上请安。”安泞行礼。

        

她想,那日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变成这样,尊卑有别。

        

萧谨行看了一眼安泞。

        

眼眸看了一眼她砚台上的宣纸笔墨。

        

安泞眼眸微动。

        

倒是忘了去遮掩。

        

但想着,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萧谨行不全部都知道吗?!

        

大大方方的让他看了,免得像是在做贼心虚。

        

萧谨行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他说道,“十日后,朕会立鹿鸣为太子,届时,朕会让他改姓为萧。”

        

安泞还是愣怔了一下。

        

她知道萧谨行突然来肯定是要有事情给她说。

        

但她还真的没有想到,他要对鹿鸣下手了。

        

她就这么看着萧谨行。

        

突然说不出来任何话。

        

萧谨行说道,“就是通知你一声。”

        

“是为了影响白家人吗?”安泞冷静。

        

不能反抗,但总要搞清楚原因。

        

萧谨行看着安泞,有些沉默。

        

或许是没想过把他的那些计谋告诉她。

        

“哪怕我背叛你,我也不可能和白家人合作,我没这么愚蠢。”安泞坦言。

        

意思是萧谨行不用担心她会去给白家人告了密。

        

萧谨行自然也听得出来安泞的意思。

        

所以在安泞心目中,他还是那般老奸巨猾,为达目的谁都不会信任。

        

他不告诉她仅仅是……

        

不想让她去担心。

        

也不想让他知道,他之所以走这一步棋,只是想要成全她可以早点离开。

        

安泞说得很对,有白家人在的一天,她除了待在他身边,哪都去不了。

        

唯有快狠准的拿下白家,安泞才能够选择她想要的生活,她想要的,离他越远越好的生活。

        

萧谨行应了一声,“是。”

        

“你在逼白家造反吗?”安泞问。

        

“嗯。”

        

“白墨婉不会不知道你的意图,你这样白墨婉不一定会上当。”安泞直言。

        

“朕知道。”萧谨行冷淡,“所以很多事情需要时日。”

        

安泞皱眉。

        

萧谨行是在告诉她,他要拿下白家确实需要时日,让她多点耐心吗?!

        

“白家现在手握重兵,当然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你如果真的要动了白家,你定然有你的全盘考虑,也不会轻易冒险,但很多时候总是会有很多意外发生,比如你最后成功拿下了白家,但也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而有些代价,其实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安泞直言。

        

萧谨行知道她在说,他利用她,利用鹿鸣来刺激白墨婉这件事情。

        

白墨婉极有可能在万念俱灰的时候,选择更极端的方式给他报复。

        

“我不会让鹿鸣出事儿。”萧谨行承诺。

        

哪怕他的承诺在她心中什么都不是。

        

而他依然这般,只是想要表明他的决定。

        

“我尊重你选择。”安泞点头,没有愤怒也没有无奈,而是真心的接受。

        

萧谨行眼眸中明显有些诧异。

        

“我只有一个要求。”

        

“你说。”萧谨行点头。

        

想的不过是拿下白家之后,就让她离开。

        

那日之后,他就没有再想过让她留下,毕竟待在他身边那么痛苦。

        

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个月他一直强迫着自己不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

        

他怕他的存在,就给她带来了莫大的伤害。

        

今日来,也没想过停留太久。

        

本打算告知后就离开。

        

如果不是安泞主动说这么多话。

        

“让我加入你们的计划之中。”安泞一字一顿。

        

萧谨行眼底,明显闪过一丝讶异。

        

“既然动白家这件事情和我息息相关,我希望我可以参与其中,至少让我知道,你们到底要怎么做,你们已经做到了那一步,而我应该怎么保护好自己以及我重要的人。”安泞眼眸坚定,“我不愿意把我的命运交给任何人。哪怕最后结果不好,也是我的原因,我至少不会怨恨你。”

        

萧谨行没有一口答应。

        

“你不用对我有任何顾虑,我对你的政权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为了活命。”安泞再次开口。

        

“好。”萧谨行点头。

        

他的沉默不是因为他不信她。

        

他的沉默只是因为,安泞不信他。

        

不相信他会保她平安,不相信他会放她离开。

        

所以她需要亲自参与其中。

        

“那以后关于白家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任何隐瞒,不管是对我有利有弊。”安泞直言。

        

“嗯。”

        

“为了以后更方便的商议事情,你还是留宿凤栖殿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