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让我脱她的奶罩小说/公车上吸住奶头不放h

        

“嗨,高凡,你怎么这么晚?”

        

高凡买了二两玉米面粥,一个大馒头,刚刚在一张餐桌边坐下,就见眼前红光一闪,穿着一件粉红衬衣的夏诗慧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

        

“大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神出鬼没的?”

        

高凡摇着头说道。

        

“我怎么就神出鬼没了?”夏诗慧不满地反驳道,“你进食堂的时候我就向你招手了,是你自己在想心事,目中无人,还怪我了?”

        

“是这样吗?”高凡一愣,回头想想,好像自己刚才的确有几分钟的记忆是空白的,他甚至都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买饭的,一切都是凭着肌肉本能,也难怪夏诗慧这么一个大活人走到自己面前,自己居然毫不察觉。

        

当然,夏诗慧本身也的确是一个具有神出鬼没天赋的人,估计是跟着父母在山里找矿的时候练就出来的本事吧。

        

“你在想啥呢?”夏诗慧问道。

        

“想今天中午吃啥。”

        

“……,高凡,你能不要这样敷衍吗?”

        

“民以食为天,怎么就是敷衍了?” 

        

“高凡同学,你的早餐还没吃呢,你这个时候能想到午餐的事情,我以后不姓夏,我姓秋。”

        

“丘诗慧同学,我实话告诉你,我刚才不但是在想中午吃什么,我甚至还在想明天吃什么。就在刚才,我的一个同学告诉我,他家里那个地方土地少,大家都吃不饱饭,他想省下粮票寄回家去,让弟弟妹妹吃几顿饱饭。”

        

“……还有这种事?”夏诗慧怔住了,停了一会,她才点点头,说:“其实这种事情也不少见了。我小时候跟我爸妈去过西南那边找矿,西南那边很多地方就是穷得吃不上饭的。

        

“我记得我小时候吃馒头,嫌外面的皮不好吃,就偷偷剥了扔掉,结果就有和我玩的村里的孩子捡去吃的。”

        

“然后呢?”高凡问。

        

夏诗慧说:“然后我就不撕馒头皮了。”

        

“那岂不是那些孩子就少吃了一口了?”

        

“不会的,我每次都会多带一个馒头出去玩,然后就分给他们吃。好多小孩都说从来没吃过白面。”

        

“你是一个好人啊。”

        

“你是真心的?”夏诗慧狐疑地看着高凡。

        

这年代还没有“发好人卡”的说法,但凭空说别人是好人,总给人以一种有阴谋的感觉。在夏诗慧心目中,高凡一向是个毒舌的人,比如说她“神出鬼没”之类的。这么一个人突然夸她,她可不敢欣然接受。

        

“当然是真心,要不要我现在就切开给你看看?”高凡拿勺子在胸口比划着,似乎只要夏诗慧点点头,他就会拿勺子掏一颗红烧猪心出来给夏诗慧佐餐。

        

“哼!”夏诗慧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所以,我见到浪费粮食的人,就觉得特别无法忍受。我跟你说,我们有些女生每天吃完饭,又会去窗口买半个馒头,你知道是干什么用吗?”

        

“分给院子里的孩子?”高凡脑洞大开。其实北大院子里哪找得到缺馒头吃的小孩子。

        

“才不是呢。她们是拿那半个馒头洗碗。”

        

“洗碗!”高凡惊了,这是什么操作?

        

夏诗慧说:“咱们学校的菜,吃起来没啥油,可吃完了碗里都是油,洗不干净。不知道谁发明了这个办法,吃完饭再买半个馒头,把碗里的油蹭掉,这样就好洗了。”

        

“馒头呢?”

        

“当然是扔了,你以为她们会吃下去?”

        

“……”

        

高凡无语了,这算不算活久见呢?

        

大锅菜里的油不好洗,高凡也是知道的。男生这边都是带着饭盆回宿舍,洒点洗衣粉洗。有极个别家境不错的,能买得起洗洁精,那又是另一码事。

        

女生这边如何洗碗,他没有关注过,听夏诗慧这样一说,他觉得有些女生买半个馒头洗碗,也真不算奇怪了。

        

学校里的大馒头是二两一个,有些学生吃不了一整个,于是食堂便把馒头切成两半,可以只买半个。半个馒头的价格是一两面票加一分钱,算上面票的成本,也就是两分多钱。

        

按一天两顿饭计算,一个月下来洗碗的开销是1.5元,对于家境过得去的学生来说,不是啥负担,甚至比买洗洁精还便宜。

        

其实,后世有些居家小经验里,也会传授如何用面粉洗锅洗碗的技巧,这与用馒头洗碗没啥区别。

        

然而,对于一个把粮食看得比天还重的国家来说,这种行为就叫糟蹋粮食了。再想到像吴子贤这样的学生还要省下自己的口粮去补贴家里,只盼着弟弟妹妹们能够吃几顿饱饭,高凡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你去和她们打架了?”高凡叹了口气,向夏诗慧问道。

        

“想打,怕被开除。”夏诗慧说。

        

“人各有志吧,人家用的是自己的定量,花的是父母的钱,咱们也管不着。”高凡劝道。

        

夏诗慧说:“是这个道理。就像我小时候把馒头皮撕了扔掉,不也是这样吗?只是我现在知道那样做不对了。”

        

“唉,其实也没啥。等以后国家富了,咱们的下一代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把馒头皮扔掉了。”高凡说。

        

在他穿越之前的那个年代,扔掉点馒头皮真不算啥大逆不道的事情了,还有人学着洋人的范儿,把蛋糕拍到别人脸上去的。外人也没法说啥。

        

夏诗慧没有接高凡的话,而是说道:“对了,你刚才说你同学想给家里寄粮票,他应该要全国粮票吧?我手里有一些全国粮票,回头我拿给你,你转给你们同学吧。”

        

“这个倒是不用了。”高凡说,“其实我也有富余的全国粮票,我说了送点给他,他不肯要。说要用自己的定量换我的全国粮票,而且是一斤二两面票换我一斤全国粮票。”

        

“你们男生饭量大,粮票不富裕。我们女生饭量小,粮票本身就是多余的。我们很多同学都拿粮票跟老乡换鸡蛋呢。”夏诗慧说。

        

“哦,这样的事情很普遍吗?”高凡问道。

        

夏诗慧说:“当然普遍了。你们男生粮票不够吃,所以换东西的少。女生这边差不多人人都是这样的。”

        

“这倒是一个办法……”

        

高凡突然有了主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