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让我狠狠桶&粉嫩大学生高潮白浆

     

第二天,

        

第三周,周一。

        

周墨早早起床,因为今天要科内大查房,所以需要早点准备。

        

来到消化内科。

        

“早!”

        

“早!”

        

“周墨,刚刚我收到消息,昨天那秋水仙碱的那个病人,凌晨的时候没抢救过来,死了。”李冬梅见到周墨,告知了一条消息。

        

“哦,好。”

        

周墨平淡地回道。

        

毫不意外。 

        

吃了那么多,而且还拖了将近5个小时,能活才怪。

        

周墨查房,80床昨天已经空出来,而只有79床的李冰梅,所以没什么好查的,几分钟搞定。

        

8:10,

        

大查房开始。

        

会议室,一个个被选中的病例管床医生,上去ppt汇报。

        

周墨也不例外,他汇报的是那一例比较特殊的——结核性肝脓肿。

        

“结核性肝脓肿是2019年,我国才公布的肺外结核名词……”

        

“吧啦吧啦……”

        

因为这个病跟细菌性、阿米巴肝脓肿想比,属于比较少见的病,所以周墨着重汇报了它症状、诊断方法、鉴别、流行病学……等等。

        

最后大主任点评:“这个案例值得大家学习……以后考虑肝脓肿的时候,除了细菌性、阿米巴,要多考虑一下肝结核……”

        

周墨下来。

        

然后下一个住院医,陈奕全,上台ppt汇报病例。

        

“各位领导好,大家好……我今天汇报的是一例很特殊的病例,目前还没有找到病因,正在住院中,希望能集思广益,找到它的病因……”

        

病人男性,37岁,已婚,因突发性腹痛,伴高热急诊入院。

        

“人院时体温38.5,脉搏126,呼吸24,神智清,精神欠佳,全腹紧张,伴有中下腹部压痛及反跳痛,肠鸣音减弱,腹膜炎。急诊入院30分钟内体温迅速升高至40.2“c,不伴有寒战。”

        

“急诊血常规:白细胞轻微升高,其他无异常。crp升高。”

        

“在2个月前,因同样症状而进入某医院的胃肠外科,进行了开腹探查,但未能找到病因……”

        

“这一次,依旧出现相同症状腹部症状……”

        

汇报ppt完毕。

        

现场会议室,众多医生开始沉思。

        

一个医生:“确定不是胃肠炎?”

        

陈奕全医生摇头:“不像胃肠炎,病人主诉没有吃过特殊的东西,肝肾功也没有问题。”

        

另一个医生:“有做过肠镜吗?胃穿孔?有腹膜炎,可以考虑胃穿孔、溃疡等等……”

        

陈奕全医生还是摇头:“做过胃镜了,甚至还做了胶囊,还是没看到特别的东西。”

        

一个女医生:“肝肾功有没有问题?胰腺有没有问题?”

        

陈奕全医生:“都查过了,抽血、b超、ct,都做过了,就是没发现问题。”

        

其他医生,纷纷说出了自己考虑,

        

包括腹腔脏器的炎症和感染,消化道穿孔,肠缺血性疾病腹腔内出血

        

大部分都是不符合那个病人的情况。

        

不过陈奕全医生也不是没有收获,例如肠缺血疾病,他之前是没有考虑到的。

        

回去的时候,可以给病人做一个造影,看看哪一段肠子是否缺血。

        

这时候,

        

“我有一个不同的想法……”

        

周墨突然想到了一个病,举手道。谷进

        

前面的这些医生,考虑都是从腹膜炎这个主要特征作为出发点的,而发烧考虑是发炎引起的。

        

不过,周墨却想到了一个病。

        

这个病,是昨天诊断秋水仙碱的时候,天赋给他奖励的信息。

        

“大家应该知道,有一个病叫——!”

        

这下,

        

大部分医生都看向了周墨。

        

家族性地中海热??

        

不少医生,都懵了一下。

        

也有很多医生很快想起来,家族性地中海热,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墨说道:“,是一种病因不明的自发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疾病,大多数发生于地中海地区血统的人种,尤其是非中欧的犹太人、亚美尼亚人、土耳其人、黎凡特阿拉伯人……”

        

“而它,有一个非常明显特征,正是:以反复发热和腹膜炎为主要特征。”

        

“这不正好符合这个病人么?”

        

陈奕全医生迟疑:“可是……中国人的基因,应该不会有这个病啊……”

        

是的,这个病,在国内很少见。

        

所报道的,也是欧洲、丑国那些西方国家。

        

这也是很多国内的医生,不知道它的原因。

        

而周墨,为什么知道它?

        

是因为,秋水仙碱,是惟一用于治疗家族性地中海热的药物!

        

唯一!

        

很特殊!

        

周墨建议道:“可以问一下病人,他的祖上,是否有地中海地区的基因来源,如果有的话,那可能性就非常高了……”

        

“还有,大部分的这个病的病人,从儿童时候开始,就会出现类似的病症,可以问问儿童时期的病史。”

        

“另外,病人现在应该还在发烧、腹膜炎对吧,那就给他使用秋水仙碱,看看能不能控制病人病情,如果目前,秋水仙碱的治疗效果很好,加上祖上有地中海那边的血缘,那大概率可以判断是了。”

        

不少医生为之诧异。

        

秋水仙碱?

        

陈奕全点头,感觉周墨说的有道理。

        

最后,

        

柳教授点评:“这个病例,很有意思,等下查房的时候,可以去一下……”

        

“另外,周墨说的这个,很有临床意义,以后大家做腹膜炎、发烧病人的诊断是,可以考虑一下这个……我国地大物博,人口复杂,未必没有祖上是有西方血缘的病人……”

        

算是对周墨的一种肯定。

        

黄一明、李冬梅、黄志超等医学生,一个个羡慕了。

        

可恶啊,

        

又被周墨装到了!!

        

10:00,会议室ppt汇报结束。

        

然后抽了几个比较特殊的病例,前往查房。

        

其中就有那个疑似的病人。

        

十几号医生,一众主任教授,浩浩荡荡将整个病房给堵住了。

        

那个37岁的病人,看到这么大阵仗,都瑟瑟发抖了,心想自己是不是快要挂了?

        

随后询问了一下,家族史、儿童时期疾病史。

        

病人如实交代。

        

“我祖上,确实有一个欧洲那边的外祖奶奶,但是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清楚……”

        

“儿童的时候,确实有,不过后面没有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