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娇喘&公车女人忘穿内裤流水小说

       

姐妹俩有点懵。

        

孩子这个话题比较忌讳,除了跟江帆讨论一下,跟其他人讨论这个话题都太合适,没想到江欣会忽然问起,姐妹俩一时都有点脑筋转不过弯来。

        

江欣怎么会问这个?

        

裴诗诗迟疑道:“你问这个干嘛?”

        

江欣笑道:“我想早点当姑姑啊,你们也该要个孩子了。”

        

“这個……”

        

两个小秘互相望望,都觉的有点尴尬。

        

和江欣的关系再好,讨论这个话题也有点不好意思。

        

裴诗诗吞吞吐吐道:“我还没想过呢!”

        

裴雯雯没说话,眼珠子却转来转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欣故意问道:“是不是我哥不想要?” 

        

裴雯雯道:“不是呀,是我们没想过!”

        

江欣当然知道,她早就问过江帆,知道亲哥跟两个小嫂子说过孩子的事,但姐妹俩还没想好,不然她是提也不会提的,于是就劝:“我们的你们应该要个孩子了。”

        

裴诗诗扭捏道:“太早了吧!”

        

“不早!”

        

江欣鼓动:“我哥今年二十八了,再两年就三十了,而且你们现在要孩子刚刚好,拖的越久,不但对你们不好,对孩子也不好,你们早点要孩子,我也能早点当姑姑了。”

        

裴雯雯忍不住问道:“你催我们要孩子就是为了当姑姑啊?”

        

江欣笑眯眯道:“当然啊,你们快点要吧!”

        

姐妹俩挺无语,这个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点!

        

不过……

        

生孩子这个事,想想都有点头皮麻。

        

咋给家里说啊!

        

爸妈要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晕过去。

        

想想就挺发愁。

        

江帆下午有个应酬,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三个女人凑在一起,抱着手机研究房屋装修。。

        

宋凯坐在一边,也抱着手机,看着有些无聊。

        

直到江帆进来,才转移了注意力。

        

江帆在沙发上坐下,问:“你们研究啥呢?”

        

江欣说道:“房子啊!”

        

江帆就问:“房子开始装了没?”

        

江欣道:“年前就开始装了。”

        

江帆问:“多久装完?”

        

江欣道:“90天工期,签的合同是五一之前完工。”

        

江帆顿了一下,又问:“给爸妈说了没?”

        

江欣道:“说了。”

        

江帆问:“爸妈啥意见?”

        

江欣刚想撇嘴,自己的婚姻得自己做主,爸妈能有啥意见,什么年代了,难不成还能包办婚姻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这个表情不合适,就忍住,说:“没有意见!”

        

江帆就不问了,换个话题:“你现在工资多少了?”

        

江欣说:“差两百多不到八千。”

        

江帆很是惊讶:“你不是说四五千吗,涨这么快?”

        

江欣道:“有实习期啊,实习工资本来就低,再说现在物价多高啊,四五千块钱在杭城那种地方也就刚够养活自己,七八千算啥,有些劳务派遣的柜员拿的都比我们多。”

        

江帆问:“不是还有乱七八糟的奖金吗?”

        

江欣道:“那也没多少,季度奖年终奖什么的加起来一年到手十五六万,也就刚够养家糊口,攒不下几个,还不够你住几晚酒店的钱。”

        

江帆拍拍额头:“你给我叫啥穷,车子房子都不用你负担,又没有负债,一年十几万还嫌少,你给我说说你把钱花到哪去了,年前诗诗和雯雯还在你们支行开户存了三千万,爸妈的钱也被你弄到你们支行存了五年的定期,提成奖金拿了多少?”

        

江欣连忙看向裴家姐妹。

        

两个小秘脸色一僵,瞬间不好了。

        

江哥怎么能这样呐!

        

说了不许说的。

        

结果转头就把自己卖了。

        

江欣也不好了,两个小嫂子咋能这样呢,说好了不给哥说的,结果……

        

转念一想,觉的有点想当然了。

        

这种事情,两个小嫂子怎么可能瞒着哥不说。

        

说是正常的,不说才不正常了。

        

江欣觉的挺尬:“那是任务,没提成的。”

        

江帆不信:“扯蛋,你又不是干业务的,财务还有揽储任务?”

        

江欣有点心虚:“有啊,每个部门都有任务的,不信你问宋凯。”

        

问个锤子。

        

江帆不想问了,不用问他都知道答案,又拉回正题:“打算几月结婚?”

        

江欣瞥了一眼宋凯,意思很明显:你来说。

        

宋凯只好说:“我和江欣商量了下,房子五一左右才能装完,晾上几个月才能住,时间短了甲醛散不完对身体不太好,所以打算放到十一。”

        

江帆问:“有没有想过干点别的?”

        

宋凯老老实实道:“暂时没想过。”

        

江帆道:“没想过就好好在银行干,金融单位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好多人打破了头都想往里面挤,不是为了工资高,也不是为了能往上爬,好多人家庭条件其实并不差,还是图个舒适安逸,现在的九零后普遍都没有追求和斗志,其实仔细想想,这种生活态度其实也挺不错的,舒舒服服过日子没有什么不好,追求太多,时间不由自己,整天背负压力,同样活的很累,还不如朝九晚五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宋凯连连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至于以后会不会这么想,得以后再说。

        

坐了一个小时,快十点的时候,回屋睡觉。

        

江帆睡三楼主卧,宋凯睡三楼次卧。

        

裴家姐妹和江欣睡二楼。

        

裴雯雯抽空跑上来,逮着江帆就一顿抗议:“江哥,都说了不许给江欣说的,你怎么能把我们卖了啊,你这样以后江欣都不相信我们了。”

        

江帆慢条斯理:“这种事情你俩可能瞒着我不说吗?”

        

裴雯雯说:“当然不会啊!”

        

江帆点头:“对啊,你俩瞒谁也不可能瞒着我,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江欣要是想不明白还长脑子有何用,她要连这点智商都没有,怎么能考上人大?”

        

裴雯雯嘟囔道:“那你也不能说当面说出来啊,多尴尬。”

        

江帆摸了摸头:“就是要当面说出来,让她明白咱们才是一家人,早点明白这些,以后在社会和单位才能少吃亏,不然等吃了亏再想明白就晚了。”

        

……

        

夏门。

        

吕爸放下手机,脸色有点捉摸不定。

        

吕妈问道:“啥情况,小米说啥了?”

        

吕爸想了想道:“云顶有一套房子要卖,小米过几天打过来一笔钱,把那套房子买下。”

        

吕妈吃了一惊:“云顶的房子可不便宜,少的也得一个多亿!”

        

吕爸点头:“是很贵,不过小米既然让买房子,应该是有在夏门常住的打算,她让我把渔场和店铺处理掉,看看有没有啥好的资产和投资项目,准备在夏门置办点产业。”

        

吕妈问道:“在夏门置办产业干嘛?”

        

吕爸琢磨了下,说:“应该是给善勇置办的吧!”

        

吕妈愣了一下,接着连连点头:“是应该早点置办点资产的。”

        

……

        

江欣和宋凯住了一晚就回杭城了,最后一天假期,不走不行了。

        

中午,江帆回来吃饭时,姐妹俩才告诉他,宋凯和江欣把欧陆开走了。

        

江帆就很纳闷:“他俩的那点工资,能养的起欧陆?”

        

裴雯雯说:“你负担呀!”

        

江帆立马觉的有事,问:“啥情况?”

        

裴诗诗道:“你上次去杭城不是让她买辆车嘛,反正家里的也多的也没人用,都在在车库里吃灰,干脆开一辆过去得啦,本来我们开到杭城去的,正好他俩来了就顺路开过去。”

        

江帆那个无语,两百万又打水漂了。

        

两个憨憨,可着劲的把家产往外送。

        

也就是自己亲妹子,不然非得追回来不可。

        

不过两个小秘这么大方,江帆还是挺开心。

        

毕竟是自己亲妹子,送点也好。

        

次日,江帆飞去了京城。

        

三月的京城还挺冷,正赶上倒春暖,北风刮的呼呼的。

        

下了飞机,江帆就打个寒颤,紧了紧衣服。

        

好在秘书准备周到,给他带了一件夹克衫。

        

先到锤子,开了几个会,给管理层谈了谈理想,提了提要求。

        

第二天去参加上面的交流会,全程当听众。

        

本来还给他安排了一个交流发言,给推了。

        

不想出这风头,还是把机会让给有需要的人吧!

        

第三天又去看了看抖音京城分公司和海洋,晚上请几个公司的高层吃饭,加上随行人员三十多号人占了两张大桌子,一半叫不上名字,逾发感觉精力不够用。

        

想想当初,抖音科技只有几十个人时,他连下面的程序员都认识。

        

才过去两年多,他连下面公司的好多高管都叫不上名字。

        

江帆更加深刻的意识到,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确实要尽快放手了。

        

把精力腾出来,抓好人才队伍的建设才是正经。

        

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子,才是他以后工作的重点。

        

饭吃到八点就散了。

        

江帆还有别的事情,酒也没多喝,更没让管理层敬酒。

        

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沉默寡言,不怎么爱说话。

        

江帆也没心思跟司机说话,上车后就拿着手机发微信。

        

车开的很平稳,车里也很是安静,只有手机的嘀嗒声不时响起。

        

四十多分钟后,司机回头说了声:“江总到了。”

        

江帆扭头看看,说:“去停车场等。”

        

司机说好,把车开去停车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