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把j放进女人P全黄&她正含着他的它

    

庄玉良脸上露出苦笑:“你知道……这不可能了……”

        

“这里面是何等的危险,就算身体完好都未必能躲过那一个个危险,一个个陷阱,更何况,我现在的样子……”

        

“不用多说了。”庄玉良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说话的声音也要稍微高一点:“带着我,只会一起死,你是我们兄妹里面最聪明的,难道连这还看不出来吗?”

        

“等我死后,也不要浪费,寻路引什么的,你们都带走。我的骸骨,扔到潭水里,和那只死了的寻路引作伴。你们的命虫将我血肉吞食了,咱们兄妹,依旧在一……起……你们……一定……一定……要找到……人、参、果……”

        

“活下来!”

        

最后的几个字颇为艰难的从口中吐出,随后庄玉良再无半点声音。

        

庄玉山赫尔庄玉玲身子都微微颤抖,一股钻心的痛苦感升腾起来。

        

庄玉良的伤虽然重,但还没有到达这样的地步,也根本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死。

        

是他自己不想活,是他自己驱动了培养的蛊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强忍着悲痛,庄玉山站起身来,拉着庄玉玲道:“听,听大哥的吧……”

        

“嗯!”庄玉玲也种种的点了点头,两人整理了下庄玉良的尸体,将一个个小盒玉匣找出放好,看着这熟悉的身躯,两人握紧了拳头,随后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

        

两人培养的蛊虫钻出,来到了庄玉良的身上,爬入了他的体内。

        

开始啃食他的血肉,完成他的意愿。

        

尸体肉眼可见的缩水,没过多久,整个躯体只剩下了最后的白骨。

        

沉默了一瞬,庄玉山捧起骸骨,将它扔进了水潭之中。

        

飞溅的水花下面,一大片黑影倏然舞动,水下的猎手猎杀了那些入水的蛊虫,此时感受到涟漪,飞快的游了过来,拍打了一下骨骼后又飞快的离开了。

        

似乎对这白骨不感兴趣。

        

深深的吸了口气,庄玉山转过头,向前迈开了脚步:“走吧,去找人参果……”

        

“我们,一定会活下来,一定会好好的活下来!”

        

……………………………………

        

“那个……赵教授,你确定这样可以吗?”

        

方云野走在后面,看着前面时不时单腿蹦,又时不时贴着墙壁前进的赵教授,脸上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

        

“没问题,相信我。”赵教授沉声道:“你之前不还说,要相信专业的人吗?咱们两个里面谁专业还用说吗?你就老实的跟着我就好了……”

        

“虽然这里的机关最简单的是找准曲调,然后按照音律的标准行走过去。”

        

“但谁说不能找出新的办法,新的标准?”

        

“当然,如果你能知道这是什么曲子,我也不用这样行动了,轻轻松松的走过去就好。”

        

说完这话,赵教授看向上面,手上戴好手套,沿着墙壁向上攀爬了一阵,便立刻横向行走。

        

“这里的机关确实简单,从这块就能看出来。”赵教授攀

        

爬中感慨道:“你看咱们之前碰到的那些,四面都有机关,都有陷阱,而这里只有下方那一片石板。”

        

“我们的行动绕过那里,也不会触发机关,简直和那些一般意义上的帝王公候墓葬的机关一个水准。”

        

这样吗?

        

方云野念头闪过,点点头认同道:“确实,这里的机关陷阱相对要简单不少。而且也没有镇墓兽之类的东西,是我跟随江先生他们之后,遇到的最简单的一个区域了。”

        

“但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简单的区域?”

        

他不解的挠了挠头,跟上赵教授的步伐:“这里的情况,和整个迷雾谷似乎不太统一……”

        

“我也不清楚。”赵教授摇了摇头,爬到墙壁的边缘,轻轻落下,招呼方云野过来:“我在之前根本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也没见过这种神秘的古地。”

        

“这可是能和‘神’,能和消失的历史岁月相关联的啊……”

        

“恐怕只有江先生他们这种专业人士,才能有所猜测吧?”

        

说话之间,他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转头看向身后的各片区域,耳朵微颤,听着那种种声音,面上露出了一丝欣喜:“没猜错的话,越过前面五十多米,我们就安全了。”

        

“先休息下,我缓一缓。”

        

方云野点点头,他目光平静的巡视着周围的一切,那一块块三尺间房的石板整齐的铺陈在视野之中。无论是完整性还是排列的整齐性,都要超过他之前看到的那些地砖。

        

赵教授说这些是机关,是类似钢琴的按键,来应和从远处传来的乐曲应该不假。

        

而在这些按键上,零星的存在着一些尸骨,一些血迹。

        

显然,曾经有不通音律的嗯来到这里,想要硬闯,结果丢下了性命。

        

“走吧,我休息好了。”

        

赵教授的声音传来,只见到这个老教授整理了下衣服,便向前迈开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默契的配合着,五十米的道路并不长,赵教授的行进没有丝毫的犹豫,很快便越了过去。

        

重新踏上这不同石板的地面,方云野心中突然感觉一阵轻松,他微微转身,刚要说话,瞳孔倏然一缩,整个人肌肉绷紧,腰间的枪械刹那我在手中。

        

旁边的赵教授也一个激灵,立刻摆好了架势,脚下肌肉绷紧,随时能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在他们身躯的左侧,一个半开的门户旁边,两只三米高,身披古铜色鳞甲,一口锋利牙齿闪烁寒光,满是猩红的眼眸充满了择人而噬凶光的壁虎横亘在那里!

        

“是雕像……”

        

方云野悬着的心稍稍放下,看着身边的赵教授道:“不是真的。”

        

“那就好……”赵教授长出口气,他的额头上已经浮现汗珠:“就咱们两个的战斗力,碰到这种怪物,恐怕只能狼狈逃窜了。”

        

方云野点点头,这种巨型的壁画他见过,并且交过手。

        

在没有合适武器的情况下,说狼狈逃窜都是给脸上贴金了。

        

“走,进去看看。”赵教授罗下滑,自

        

己便当先走了进去,半开的石门推开,一座并不算大的宫殿内部显露出来,里面正中竖着一座雕像。

        

雕像人面模糊不清,头顶的最上方,所有头发巧妙地盘成了一个圈,圈中竖起一只金色的莲花。四周头发如同狮子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化为云朵,目光庄严。

        

在那环绕的大片浮云之中,有着九个圆盘在上方悬挂。

        

熟悉的模样让江宪和凌霄子不由对视一眼,他们齐齐将目光下移,放在了雕像的双手之处。

        

那里双手摊开,十指交叉在腹部。而就在他的双手之中,捧着一个巨大的金球。

        

十指如锁,锁住金球。

        

雕像足有十米高,在它的前方两侧还有几个其余的雕像分别列在两侧,仿佛是在拱卫它。

        

而在那正前方的地方,一座两米高的石碑立在地上,一个个文字在上面呈现,只是这些文字,并不是大众所熟悉所熟知的,反而更加的原始。

        

“甲骨文?”

        

赵教授眼睛微眯,抬头看向那雕像:“那这雕像,就是帝俊了吧?”

        

“这里竟然出现了商朝的痕迹……真是匪夷所思……好几千年前,商朝就和这里建立了联系?”

        

“这个发现说出去,历史学界恐怕又要来一场大地震了。”

        

“不过……自从江先生进入始皇地宫后,历史学界的大地震似乎就没停过……”

        

他说着摇了摇头,刚向前迈出一步,看向两侧的墙壁,脚步不由的停了下来。

        

墙壁上刻着壁画,那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在一座祭坛旁边进行着祭祀,进行着祭拜,他们跳着舞,祈求着神。而在祭祀的进行之中,天空下起了雨,人群中有了欢呼。

        

“我知道了……”

        

他面露恍然:“我知道那乐曲是什么了!”

        

“桑林,是桑林!”

        

旁边的方云野露出茫然的表情,他知道高山流水,知道凤求凰,可这个根本就没有听过:“桑林?赵教授,桑林是什么?”

        

“桑林啊……”赵教授定了定神:“你知道庖丁解牛吧?里面开篇便是‘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桑林既是舞,也是乐曲,是商朝的一种大型的祭祀活动。”

        

“史载,商汤祈雨成功后,万民一片欢呼,作歌颂扬汤之德。因商汤祈雨是在宋国睢阳的桑林门,所以乐曲取名为《桑林》,又名《大》,后人称其为《汤乐》。”

        

“你看这些壁画,上面描绘的就是祭祀,就是祈雨,也正合这里的布置。”

        

“前面的机关布置的简单,只需要对应上相应的节奏就好,现在看来并不是什么机关,而是一种资格。”

        

“只有懂得桑林的人,才有资格来这里进行祭祀,进行朝拜。”

        

他说着,眼神不断的在石碑上打量:“可惜我不懂甲骨文,不然肯定能分析出更多的东西,说不定还和这里后面的布置相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