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一次&奴役支配性狂虐电击极端

     

荒尔灵的旷古巨眼似索命凶器一般定格在南弑月言的身上,穿透神魂,煞气威猛。

        

在一个气息磅礴、阴气森森的宏大之殿内,虚空元首翘着二郎腿,惊艳千秋的长腿丰满诱人,仿如一道美轮美奂的景致。

        

她靠坐在王椅上, 一只手抵在王椅边缘,支棱着脑袋,秀丽的双眸盯在身前的浮空屏障上。

        

这道屏障内呈现的正是南弑月言和荒尔灵互相打斗的画面,平时对世事漠不关心的她却看得津津有味,似是在期待着什么。

        

“王,属下实在有些想不通您为何要分出元神从异界去往人界,这样做对您的身体会有所伤害。这几人竟然已经入洞,自是必死无疑,您根本不需要出手呀。”站在一旁的渊狱心有疑惑, 上前恭敬出声道。

        

虚空元首闻言神情自若,性感的唇角微微拐出了一道弧度,声色清冷道:“你觉得吾是多此一举吗?”

        

一旁的渊狱身躯一怔,连忙垂头道错,额头上冷汗涔涔,诚惶诚恐,“属下不敢,刚刚是属下唐突了,望王不要放在心上。”

        

听到渊狱的话后,虚空元首幽冷的眸中微淡,悠声道:“吾之所以耗费元神去人界,只是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毕竟这荒尔灵是打开时空大门的关键。吾等要想统治人界,吃下这块肥肉,就必须要保住它身体里的那把钥匙,而吾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灵魂,虽然此人将灵魂出卖给一个不为人知的恶魔, 但不知为何,吾从此人的身上察觉到了高阶魔族的气息。”

        

“高阶魔族?!这种魔族强者怎么可能会在人界,当初魔界的所有军队不是都被人族的仙境强者打回去了吗?魔王还因此而遭受重创。”渊狱满是鄂然,难以置信。

        

虚空元首目光微沉,深远道:“此人体内的力量就连吾也无法看透,这股力量极其霸道,和以往吾所见的那些魔族强者有所不同。竟然如此,吾想探探此人体内的这股恒河力量究竟源自何方。吾有种预感,此人可能是这场大战的关键。”

        

渊狱见虚空元首一脸认真专注,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心中暗惊不定,目光转而移向屏障所呈现的画面上,难下定论道:“此人能否在荒尔灵的手中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这荒尔灵可不是一般的强者能够匹敌的。”

        

流沙之地,风起沙涌,气浪滔天……

        

“吼~”

        

荒尔灵怒声咆哮,排山倒海的音波宛若拍天巨浪般驱散开来,南弑月言立即收剑,身躯化作一道猩红流光向后方闪掠。

        

地面的流沙忽而攀飞直上,在空中化作一群流沙蛟龙朝南弑月言紧追而去,一时间群龙出渊、沙雾蒙蒙。

        

荒尔灵朝南弑月言的方向挥出巨爪,宏大的爪光撕裂苍穹,抓破虚空,掀起万丈巨浪,承载灭世玄光,一爪足以摧灭巨神之殿。

        

南弑月言眼疾手快,身姿犹如一道惊鸿飞电般向上冲射,惊险地躲过了这一道爪光,然而巨爪周边暴乱的飓风却席卷了他的周身,那四处奔腾的飓风如成千上万的刀刃一般撕割着他的身体,痛之入骨。

        

他心弦微紧,周身的血气如护身之铠一般包裹在他的体外,使他能够在风刃之中穿梭自如。

        

一群流沙飞龙簇拥而至,张开满是泥沙的巨嘴朝南弑月言扑咬而去,气势如虹。

        

南弑月言周身的血气旋即化作一道道赤红流光脱飞即出,漫空淋射,气势铺张,犹如狂风暴雨,吞噬星空。

        

一群飞龙和流光相撞后齐齐崩散,南弑月言逆流直上,化身为破鸿之光,突破重重音障。

        

荒尔灵又朝其挥出几记破空之爪,然而都被他超乎常理的飞行速度闪开。

        

攻击一次次的落空,心高气傲的荒尔灵难忍屈辱,暴怒一声吼,周围的流沙之地猛然向上掀起,如白浪滔天的海啸,欲以封天盖地。

        

南弑月言催动全力,无尽流光与之同旋而上,天空骤然间血气翻腾,无垠之力颠覆星宇,气吞山河。

        

“万元朝宗。”他声线低冽,字句冷瑟,继而身姿贯入血气云海中,天地即刻失色暗沉。

        

血红闪电自云海中激闪,恢宏披靡的力量气息充斥在天宇的每个角落,某种摧山搅海的强大之力正要坠向大地,崩灭万千生灵。

        

满地的流沙齐集而上,相互拢聚,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沙球。这些沙球超大非凡,一个沙球就有一座山的大小,且沙球内外填充着浩瀚的灵力,如此浩如烟海的庞然大物同一时间倒冲直上,整片天穹都颠动不已,几欲破裂。

        

一个由血聚合而成的巨形恶魔头部在云海中呈现,浩荡无穷的摧城魔光陨射而下,除此之外,一把横断天地的硕大之剑从云海中浮出了半截身体,焕发着天劫地煞的超俗气息,狂烈的血气萦绕于剑身,爆发出的巍峨气势似要倒灭恒宇。

        

“哐哐哐~”

        

万天流光与流沙巨球激烈的碰撞,宛若火山喷发、天陨坠地,响绝天外久久未散。

        

从流沙之地升腾而上的硕大沙球源源不绝的冲天直上,气逾霄汉,潜藏于血气云海之中的超凡巨剑猛然贯冲直下,犹若从天间坠落的瀑布,令得地动山摇。

        

“渺小的人族,竟然你执意寻死,那本座就成全你!”荒尔灵仰头看向天空,扬长出声,嘹亮的声音排空奔散,响震天边,随后它张开巨嘴,一道无边的蓝色光阵陡然在它嘴前拉展而出,似一张无边无涯的天幕笼罩着天地。

        

不仅如此,无边的光阵上又叠现出一道又一道与其同大的光阵,摧枯拉朽的灭荒之力导致百里内外都剧烈摇晃。

        

阎坑外的所有部落之人都尖声大叫,大地在疯狂的摇滚,上下急剧颠簸着,且地面出现了横断现象,四方连绵的巍峨之山深陷而下,到处山崩地裂,仿佛是世界末日一般。

        

浩大的巨剑向下疾速穿行,广阔的法阵上光芒飞闪,一道硕大无比的晶蓝光柱猛然自光阵上溢涌而出,喷薄直上,如一条银河般绵延不绝,惊世骇俗。

        

“咚~”

        

“轰隆隆……”

        

两股汪洋之力冲打在一起,震起连天风浪。

        

天空之上光芒闪射,犹如闪电霹雳一般熠目刺眼,令得四方一闪一亮,震耳欲聋的巨鸣毫不间断地奏响于整片天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