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把腿扒开让我添屁股&下面的嘴一张一合

       

春风吹暖,路上草熏,奇观高高耸立,万民低低行礼。在众人的簇拥下,两名至高的神权首领,一同站在神圣而古老的金字塔奇观前,平静地对视着。

        

大祭司笑着询问, 老狐狸佩特尔垂下眼眸。不同的情绪在两人心中翻涌,又带来奇妙的感受。有些话,有些想法,只有身份相近、阅历相似的人,才能互相谈论,彼此领会。好一会后,老狐狸才微笑着,讲述着心目中的天理。

        

“传承的祭司家族, 世代为神灵而存在。他们行使着神灵的旨意,传播着神灵的荣光,也享受着微不足道的奖赏…天赐贵胄,神赐荣耀,天神赐下血脉,神裔回报信仰!神圣者因血脉与虔诚,得以统御万民,世代享受尊崇!这是万世不易的至理,从奥尔梅克时代,一直延续到今日,又如何不能不朽?…而若是新生的墨西加联盟,能够延续数百年,也终会一样如此!”

        

“哦?佩特尔,你说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

        

闻言,大祭司眉头微扬,笑着点了点头。他望着眼前的奇观, 幽幽的开口,讲述着埋在心中多年的理念。

        

“只是啊,在我看来,万物生灭,终将归于永眠,不过长短而已。五个太阳纪元交替轮回,众神死去又新生,世界毁灭又创造。此间所谓的神裔,不过渺小的尘沙,又如何能够逃脱呢?…”

        

“更不用说凡俗的你我,顶着神圣领袖的尊荣,却转眼归期即至,不知灵魂去往何处!…如此看来,世间不朽唯有死亡,万民贵贱皆是虚妄…而我们有意维持上下尊卑,分出贵贱等级,不过是统御人心,统治万民的工具罢了!”

        

“修特尔,你!你!…”

        

听到这种直言不讳的话语,佩特尔瞪大了眼睛,死死的注视着面前的老者。他竭力压抑自己,这才没有咆哮出一声,“你才归期即至,我还要享受十年!”。他无法想象,这样直白的话,竟然出自联盟最高的神权领袖,尊崇的大祭司之口。而这样的理论一旦在世间传播开来,就会把他毕生维系的神灵虚名,彻底击的粉碎!

        

大祭司淡淡的笑着,看着老狐狸佩特尔。老狐狸瞪大眼睛,握紧了手中的权杖。好一会后,他才呼了口气,平静的笑道。

        

“尊敬的大祭司,您说得不错!我们统治万民,靠得就是深入人心的工具,真实不虚的虚名。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工具也会同样改变。总是要有人高高在上,指引乖顺盲从的蛾民,不是吗?…” 

        

“而要统御天下,除了掌握人心的我们,又还有谁呢?难不成,是如飞蛾般扑腾的蛾民吗?凡人的生命虽然有限,我们的家族却可以延续。而即使家族衰落,神血凋零,也会有新的神裔后继…所以,对于金字塔尖的我们来说,这天下又何必改变,又能如何改变呢?”

        

“哈哈!好!”

        

“哈哈哈!”

        

闻言,大祭司哈哈大笑,明亮的眼中带着光彩。佩特尔也哈哈大笑,极为恣意欢畅。两位掌握至高神权的老人,一同畅快的笑了片刻,彼此似乎再无任何的不满,化为惺惺相惜的知己。

        

看见两位神权领袖的举动,周围五百米内的平民与武士,都齐齐跪倒在地,一同虔诚祈祷,向心目中的“神灵”行礼。

        

“大祭司,请!”

        

半晌过后,两人才停下笑。佩特尔伸手虚引,大祭司颔首致意。两人便沿着向上的石阶,缓缓向金字塔的最高处登去。

        

好一会后,庞大的金字塔才登到顶端,显出一处古老的众神圣所。圣所中供奉着诸神的神像,而前院则是一处半露天的凉亭。

        

十余名祭司长老都换上华丽的长袍,盘坐在精美的凉亭中。凉亭上垂挂着众多的宝石、金银与华羽,数量之多,就像是石柱上结出的玉米。而在凉亭的四个角落,各有一处准备好的香炉,还有几名豆蔻年华的侍女。

        

看到大祭司前来,诸位长老都齐齐起身,恭敬行礼。大祭司微微颔首,算是还礼。接着,他在上首落座,佩特尔坐在次首。众人盘腿做好,先不着急议事,而是让纯净的少女,来点燃昂贵的香料。

        

谷榻

        

很快,袅袅的神烟,在凉亭中环绕,带来神国的气息。大祭司眉头扬起,嗅了嗅神烟的味道,神情顿时舒缓。

        

“嗯,东方玛雅人的顶级烟草,南方萨波特克人的沉香精油,北方瓦斯特克人的鱼鲸香脂,西方特科斯人的麋鹿香腺,还有中央墨西加联盟的香豆荚兰…咦,好像还藏着些什么?这气息…格外的…令人舒畅?…”

        

“哈哈,不愧是墨西加联盟的大祭司,真是见多识广!”

        

佩特尔笑着赞叹了一句。接着,他没有卖关子,直接讲述起乔卢拉的秘方。

        

“大祭司,这神烟是乔卢拉圣城精心调制。整个天下,唯有此处才有!…除了普通的香料外,还有来自瓦哈卡谷地的‘贤哲’,迷幻鼠尾草,以及南部沿海的‘特立利钦’(tlitliltzin),朝颜草,最后再配上神奇喇叭花的种子…”

        

“而为了保持味道的纯正,我们没有用北方荒原的裸盖菇与乌羽玉,不过加了一点点的曼陀罗…只要神烟燃起,不用片刻,神国的气息就随之而来,让我们与神灵沟通!”

        

听到这,大祭司抿了抿嘴,眉头微微皱起,又很快松开。他一向严于律己,从未向乔卢拉祭司般,沉迷于“神灵沟通”的畅快。而此刻,他嘴角带笑,不再节制,大口吸嗅着燃烧的神烟。很快,无边的舒畅袭上心头,让人如在云端。

        

看到大祭司的表现,佩特尔微微一笑。这才哪到哪,对方就有些“晕”烟了,可见平日里从未享受过,甚至不如之前的祭司长老阿卡普。

        

“让圣女们过来。”

        

佩特尔悄然做了个手势,吩咐了一句,一名侍女随即离开。过了片刻,就有一队窈窕的少女,轻盈摇曳而来。她们都穿着薄薄的轻纱,显露着曼妙的身形。随后,少女们两两分开,来到祭司长老们身旁,一个小心服侍着长老,一个从后面抱住,充当柔软的后靠。

        

“嗯?…”

        

大祭司怔了怔。他微微后仰,感受到恰到好处的柔软,还有不断揉抚的素手,委实有些惊讶。

        

“佩特尔,你们就这样议事?”

        

“哈哈,尊敬的大祭司,她们是侍奉众神的圣女,从小经受女祭司的训练,最是纯净不过。您也无需顾忌,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提出来。对她们来说,能够侍奉我们,就是侍奉神灵,是无上的尊崇!”

        

佩特尔面带笑容,又向后仰了仰头。接着,他伸出手,在另一位少女身上把玩,像是欣赏着羊脂的白玉。而那少女的脸上,满是侍奉神灵的圣洁,与发自内心的崇敬。

        

“好一个古老神圣的乔卢拉城,好一个传承久远的祭司家族!”

        

看到这,大祭司叹为观止。他笑着称赞,心中却颇为鄙夷。

        

这种声色享乐,在墨西加联盟的贵族中,当然也会存在。只是联盟初兴不久,风貌昂扬进取,更为崇尚节欲,而视享乐为堕落。在联盟的上层统治者中,素来以耕战为本,推崇节制与秩序,欣赏强壮与勇武。凡是重要的议事,都会有武士环绕,众人肃然相对,绝不会有侍女在场!…而像这样不加节制的奢靡享乐,说句实话,他还从未尝试过。

        

大祭司吸了会神烟,享受了片刻温柔,就神情一肃,正坐而起。随后,他嘴角上扬,看向佩特尔,眼神凌厉,无比确信的问道。

        

“说吧!佩特尔,你去见阿维特国王时,都达成了什么协议?没有联盟大祭司团的认同,这些协议,可算不了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