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一下顶到嗓子眼&受不了腿张开揉捏小核

       

一夜未睡的伊诺丝,依旧神采奕奕。

        

她兴奋地走遍了整个‘雪原城’的市政厅——这里曾是她家的别院庄园之一,她曾经每年都要来这里度假,欣赏夏日的美景。

        

以美酒为引,和男仆嬉戏。

        

但是……

        

从那次订婚时,就变了!

        

一想到那次充斥屈辱的订婚!

        

尤其是那所谓的远方亲戚给与她的侮辱!

        

这位女士就咬得牙齿嘎嘎作响。

        

格吉尔!

        

克家!

        

我要让你们十倍!百倍偿还!

        

而现在!

        

只是开始!

        

这位女士拉响了旁边的铃铛。

        

叮铃铃!

        

片刻后,一位独臂男人走了进来。

        

对方穿着麻布外套,腰间挎着一柄长剑,面容苍老、头发花白,根本不像是刚刚四十岁的中年人,反而有些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年人。

        

“肯迪.尔斯阁下!”

        

伊诺丝站起来,拎起裙角行礼。

        

毕恭毕敬,没有任何敷衍。

        

因为,伊诺丝很清楚,除去那位老管家福瑞克外,眼前的肯迪.尔斯就是她最能够信任的人。

        

事实上,没有对方的存在,她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拿下雪原城。

        

即使是有着特斯因王室的帮助也一样。

        

毕竟,那样的帮助是有限的,且……满是代价。

        

“小姐!”

        

肯迪.尔斯单手放在胸前,还了一个骑士礼。

        

而面对伊诺丝之后的夸赞,这位守护骑士,并没有志得意满,而是平静却又诚恳地说道:“这是我身为守护骑士,应该做的。”

        

这样的话语,令伊诺丝感动。

        

“只要我重新掌管斯维特拉领,肯迪.尔斯阁下你将统帅领地内的所有兵马,而您的后裔,也将获得‘守护骑士’的头衔。”

        

伊诺丝承诺着。

        

“感谢您的慷慨,小姐。”

        

肯迪.尔斯再次行礼。

        

然后,这位守护骑士说道:“小姐,我能够见一下‘雪原城’的执政官、税务官、治安官三人吗?”

        

“哦?”

        

伊诺丝好奇地看着这位守护骑士。

        

“我利用他们的信任,绑架了他们的家人,胁迫了他们。”

        

“我心难安,我希望和他们说声抱歉。”

        

守护骑士说话时,脸上浮现着愧疚。

        

“原来是这样。”

        

“没事的。”

        

“后续事情,我已经帮你处理了。”

        

伊诺丝笑道。

        

守护骑士眼中带着不解。

        

马上的,伊诺丝就带着守护骑士向着市政厅后院走去,淡淡的血腥味钻入了这位守护骑士的鼻腔,立刻,一丝不好的预感出现在这位守护骑士的心底。

        

而等他走到后院时,更是如遭雷击。

        

尸体!

        

被砍去头颅的尸体!

        

不单单是雪原城’的执政官、税务官、治安官三人的尸体,连带着三人的家属、仆人,全都被砍去了头颅,几个士兵正在撒着石灰,硝制着头颅。

        

“谁?”

        

“是谁?”

        

肯迪.尔斯怒吼着,冲了过去,一脚踢倒了那几个来自特斯因的士兵。

        

“我!”

        

伊诺丝笑吟吟地承认了。

        

“昨晚,就在这,从他开始——我一个一个,亲手砍了他们的头颅!”

        

这位女士指着最边上,那位原‘雪原城’执政官的尸体。

        

“为什么?”

        

“你不是答应过我,只是囚禁他们的吗?”

        

转过身的肯迪.尔斯,一脸不解。

        

“为什么?”

        

“因为……我恨!”

        

说着这样的话语,伊诺丝一把扯开了自己的丝质睡衣,顿时,一具胴体出现在了肯迪.尔斯面前,这位守护骑士立刻低头,闭上双眼。

        

但伊诺丝却走上前,扶着这位守护骑士的下巴,将对方的头颅抬了起来。

        

看着双目紧闭的守护骑士,伊诺丝笑了。

        

“睁开眼,你就会得到答案。”

        

伊诺丝说道。

        

守护骑士依旧双目紧闭,是伊诺丝抬手将对方的双眼掰开。

        

然后,震惊、不可思议的目光出现在了守护骑士的眼中。

        

他的视线中,那具身体上是一道一道的伤痕。

        

有鞭挞。

        

有刀痕。

        

有剑痕。

        

还有烧伤。

        

横七竖八的伤痕,让洁白的身躯变得狰狞。

        

“这是我第一天到‘博德’时,那位爵士给我留下的痕迹。”

        

伊诺丝面带微笑指着小腹处的一道伤痕,肯迪.尔斯看得出,那是一个贯穿伤口,十分有技巧,只会伤到……子宫,而不会伤到其他。

        

子宫?!

        

守护骑士全身一颤,抬起头看向了伊诺丝。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

        

“想要在‘博德’活下去可不容易。”

        

“我不仅要出卖我的身体,还要失去成为母亲的资格。”

        

“当然……”

        

“还要一些要求。”

        

伊诺丝说着转过身,守护骑士看到了伊诺丝的后背,脊柱上一节又一节的金属覆盖着,随着她腰肢的扭动,而绽放着异样的光辉,十分好看。

        

“小、小姐。”

        

守护骑士声音都颤抖了。

        

“我该感谢我的身份,这让不少人对我都有兴趣,即使一些兴趣早已是非人的,我也忍受着——因为,我要报仇!”

        

“报仇!”

        

“我要将我失去的一点一点都拿回来!”

        

“我要让克家从这个世界消失!”

        

“我还要让欺辱我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一直微笑的伊诺丝突然咆哮起来。

        

但只有这一声,下一刻,这位女士就恢复了正常。

        

她面带微笑地捡起了地上的睡衣,披在身上。

        

“我在市政大厅等你。”

        

伊诺丝说完,就离开了这里。

        

肯迪.尔斯一脸纠结地站在原地。

        

最终,他将一颗颗头颅放回了尸身上,单膝跪地的守护骑士,轻声自语道:“抱歉,等到这次事件完成后,我会给……各位一个交代。”

        

说完,肯迪.尔斯站了起来。

        

只是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这位守护骑士就变得越发的苍老了。

        

不单单是面容,走路时,背都佝偻下来。

        

而在雪原城的市政大厅中,换了一身常服的伊诺丝坐在主位,左手边站着一位腰间佩剑的年轻人,年轻人面容硬朗,双眼的目光坚韧,站在那仿佛是标枪一般。

        

此刻,这位年轻人正怒视着对面披着斗篷的男人。

        

“歇福斯阁下,请您收回之前的建议——‘雪原城’的人并不是你口中的罪民,他们只是一群求生的普通人,他们罪不至死!”

        

年轻人低吼着。

        

“当然!当然!”

        

“他们不是罪民,也罪不至死——但这些,都需要伊诺丝大人来定义。”

        

“伊诺丝大人说他们不是罪民,他们才不是罪民!”

        

“伊诺丝大人说他们罪不至死,他们才罪不至死!”

        

名为歇福斯的男人,微笑地回答完,转身向伊诺丝躬身行礼,一副将一切都交给伊诺丝定夺的模样。

        

“他们罪不至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歇福斯按照你的计划去做!”

        

伊诺丝这样说道。

        

年轻人大惊。

        

这位肯迪.尔斯的弟子,立刻单膝跪倒在伊诺丝面前。

        

“大人!”

        

“这是瘟疫,会……”

        

“米莱!”

        

伊诺丝沉声打断了年轻人的话语,这位女士低着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向你保证,这只是一次必要的手段,当我拿下‘雪岭城’时,一切都会变回原样!”

        

年轻人还想要说些什么时,伊诺丝已经不愿意再听。

        

这个时候,肯迪.尔斯走了回来。

        

守护骑士弯腰行礼后,就再次看向了伊诺丝。

        

之前的对话,他听到了。

        

他知道伊诺丝要做什么。

        

他想要劝阻,但一想到伊诺丝身上的伤痕,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他只能看着伊诺丝。

        

这位坚韧的守护骑士眼中,带着一丝彷徨和祈求。

        

“我承诺!”

        

伊诺丝再次说道。

        

肯迪.尔斯注视着伊诺丝,伊诺丝坦然回应。

        

双方对视数秒后,这位守护骑士沉默不语地站到了自己弟子身旁。

        

“那我这就去办了。”

        

“伊诺丝大人,我向您保证,您的选择才是最明智的!”

        

歇福斯笑着就要离开。

        

而就在这时——

        

“伊诺丝大人!”

        

“矿场急报!”

        

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在他的身后,则是歌德放回的三个士兵。

        

三人看到伊诺丝后,马上躬身施礼,转述着歌德话语。

        

“歌德?克家的侄子?”

        

“决斗?”

        

“以斯维特拉领和彼此的生命为赌注?”

        

伊诺丝皱起了眉头。

        

这位女士仿佛本能地看向了肯迪.尔斯。

        

“我愿意代替您出战!”

        

这位守护骑士说道。

        

“很好!”

        

“歇福斯暂缓你的计划,还有,将后院那些尸体安葬了吧!”

        

伊诺丝这样说道。

        

顿时,肯迪.尔斯喜出望外。

        

“感谢您的宽宏大量与仁慈!”

        

“我必将以性命相搏,为您拿回斯维特拉领!”

        

守护骑士郑重地说道。

        

“嗯!”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大家下去准备吧——下午我们就启程出发去矿场!”

        

“然后,拿回斯维特拉领!”

        

伊诺丝用力点了点头,藏在袖袍下的手掌则早已攥成了拳头,但脸上却没有表露一丝,依旧是一副惊喜且信心十足的模样。

        

守护骑士立刻带着自己的弟子向市政大厅外走去。

        

歇福斯也跟着离去了。

        

但随后,却又返了回来,

        

“大人?”

        

这位来自特斯因王室的超凡者低声询问着。

        

“按我之前吩咐你的去做。”

        

伊诺丝说道。

        

歇福斯马上笑着躬身离去了。

        

这一次,整个市政大厅就只剩下了伊诺丝一人。

        

这位女士抬起了手掌,鲜血正流淌着——她的指甲深深地扣在肉里。

        

“呵,歌德?”

        

“我不允许任何人阻挡我的复仇——既然你也是克家人,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说到这,她看向了身旁的阴影。

        

她轻声说道——

        

“去,我要让这次决斗万无一失!”

        

阴影蠕动了一下,恢复平静。

        

伊诺丝坐在椅子中没有动,当她确认真正无人时,抬手蘸着鲜血画下了一个仪式——当仪式完成的刹那,鲜血很快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枚卷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