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生(h)小屁股总攻Y小娇妻浪荡h

其实闭门会的最终结果并未尽如人意。

        

尽管宁卫民已经相信了宋华桂的真诚,并且对自己长期以来的胡乱揣测心怀愧疚。

        

尽管他也为宋华桂的信任和提携由衷感动,很想“怀赤诚以报知恩”。

        

但很可惜的是,他对个人事业和前程的规划,早已有着明确的规划,有着独到的想法。

        

而他的计划,偏偏是和宋华桂的安排有所冲突。

        

考虑再三之后,  他只能敬谢不敏,辜负了宋华桂的赏识。

        

这绝不是他矫情。

        

要知道,明年可不是一般的年份啊。

        

1985年的9月22日,注定将会发生一件对世界经济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标志性事件——广场协定!

        

这无疑是一个穿越者绝对不容错过的投机良机。

        

也是宁卫民能够就此一举奠定未来经济基础的大好机会。 记住网址m.x63xS.com

        

实际上,就为了能从公私两方面一起来执行这个薅羊毛的计划。

        

为了东渡扶桑去开办坛宫饭庄的分店,去日本的股市房市“割日本韭菜”。

        

为了报复抗战那八年,小鬼子在华夏土地上犯下的累累罪行。

        

宁卫民早就开始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包括个人学日语,打听日本金融业的现状和外国人在日投资限制。

        

以及留心日本人的饮食习惯,制定相应的菜单。

        

物色要带出国去的人才,安排骨干厨师去马克西姆餐厅交流学习。

        

还有打听两国进出口贸易手续,和赴日人员务工的相关手续……等等等等。

        

甚至他之所以非要炒邮票,那都是为了多弄点本钱,在筹措围猎资金呢。

        

说白了,这就是一环套一环的事儿啊。

        

宁卫民为此已经付出太多了,对这个计划所抱有的期望也太大了。

        

无论如何,他都没办法放弃参与这场资本盛宴。

        

所以对于宋华桂的好意,宁卫民除了满怀歉意,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尽最大努力去补偿了。

        

比如说,在去日本之前,他肯定会尽心尽力的辅佐宋华桂,把总公司的业务梳理好。。

        

而升职的事儿却不要提了,算是自己戴罪立功。

        

还有“易拉得”领带的专利,他再度主动提出要赠予公司。

        

不过这次,  可绝对是他心甘情愿、真情实意的了。

        

或许正是因为宁卫民下的本儿太大了,  许多对于常人珍贵无比的东西都统统放弃。

        

而且他又是自称和宋华桂的愿望一致,以把华夏文化输出海外为己任,用“把中餐推广到世界”当冠冕堂皇的挡箭牌。

        

宋华桂虽然倍感遗憾,觉得宁卫民有些不务正业,可面对他如此“坚毅果决”的坚持,也不好生硬的去阻挠。

        

所以最后她还是像个宽容的母亲一样,再次原谅了宁卫民的任性妄为,尊重了他自己的选择。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好就好在,宁卫民和宋华桂彼此之间的隔阂算是就此彻底消融了。

        

甚至因此,他们能够更加的互相理解,彼此欣赏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闭门会倒是终究没有白开。

        

虽然他们可能无缘朝夕相处,天天在一起工作,成为皮尔卡顿公司最默契的上下级和工作搭档。

        

但这种发自内心的互相尊重和情感认可,恐怕要比任何形式上的达成一致都更加难能可贵。

        

“这宁卫民啊,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我们可是服装公司,他这不是把副业当主业,彻底干串行了吗!”

        

“真不知道怎么夸他好了,您还夸他有责任心呢。运营部的一把手他不干,非跑日本去开馆子,干跑堂的!我看他就是认为外国的月亮圆,处心积虑想要出国赶时髦,根本没把总公司的需要和利益当回事!”

        

“您怎么就答应了他?我要是您,就把他死死抓在手心里。不干就把他按逃兵论处,这胸无大志的小子,就欠恶治……”

        

不同于宋华桂那样毫无芥蒂。

        

自宁卫民前脚一走,后脚关上了总经理办公室的门,邹国栋可是忍不住抱怨起来。

        

他对宁卫民的选择相当恼火,对他给出种种理由根本不信,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所以实际上,宋华桂不但得对宁卫民宽宏大量,还得想办法开解这个大外甥。

        

“国栋,不要这么说,也不要这么想。更不要因此对小宁报有成见。咱们是没达成目标,被拒绝的滋味也不舒服。可有缺憾才是人间,不完满才是常态。”

        

“常言道,人各有志!勉强他做不愿做的事儿何苦来呢?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难道我们大度一些不好吗?咱们得这么想,志不同,道却合。即便小宁去了日本,如果他能把坛宫的分店经营好,也是有利于公司的事儿啊。”

        

“我知道,你可能会认为坛宫的股份咱们只有三分之一,这似乎是在平白给别人做嫁衣,最起码也是因小失大,丢了西瓜捡芝麻。可你怎么就不想一想。咱们公司的华夏总部立足在京城,但最坚定的基础又是京城哪个区呢?”

        

谷耘

        

邹国栋仅仅愣了一下,就脱口而出。

        

“是重文区。”

        

“对呀!”宋华桂赞同地继续说,“咱们外资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和政府处理好关系。我为什么要把总部搬到这里来?为什么美尼姆斯的店址也选择这里?不就是为了回报区政府对我们长期以来的支持和帮助啊。”

        

“你还记得前些时日,我拒绝了我们品牌服装入驻天桥商场的事儿吗?驳了区长的面子可是行商大忌啊,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是我们公司和重文区在方方面面都有深度商业合作,我们公司策划举办的文化交流活动会产生良好的社会效应。怎么可能一点副作用没有显现?”

        

“难道你不认为,区政府对咱们公司的看重和宽容,这里面也有小宁的功劳嘛。有这么一个不用咱们操心的坛宫饭庄,既能带给咱们丰厚的利润,还能增加和政府关系的筹码,又能方便咱们设宴开招待会。甚至这个坛宫饭庄,自己都发展成一个走出海外的高端知名餐饮品牌了,这难道不好吗?”

        

宋华桂停顿了一下,随后的语气便深沉了许多,显得比刚才还要郑重。

        

“你千万不要以为,目前服装上的暴利会是常态。共和国纺织部和轻工部,不会永远需要我们为他们牵线搭桥。总有一天,咱们国内的生产厂商自己就会找到来自海外的订单,蹚出销路。所以像小宁经营坛宫的方式方法,才是咱们外资企业今后需要长期面对的现实。”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啊。利润是要分给别人的,才能始终保证商路顺畅。商场上有一个‘811原则’。这是一个利益分配的原则,按照这个原则,一个商人赚到十元钱,就有八元钱是用来培养生意场上的利益同盟。由此可知,利益同盟就是商人的根本法宝。所以,千万不要小觑坛宫饭庄存在的意义。”

        

话说到这里,宋华桂已经基本做通了邹国栋的思想工作。

        

他不再显得愤愤不平,怨气横生了。

        

而是归于平静,且陷入了沉思。

        

思考起他过去从没有仔细考虑过的问题。

        

然而宋华桂却没有给他慢慢消化的时间,反而把这个话题又引入到了更深的维度。

        

“国栋,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还有一种可能。也许是我们错了。也许……是我给小宁间太小了。你我还在想着怎么建立沪海分公司,你看他,却已经惦记着要走出国门了。会不会小宁拒绝了我给他提供的这个职位,反而才是正确的呢?”

        

“不!您怎么会这么想?也太抬举他了!我看他就是率性而为!即便是有这个意识,那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了!他应该先在国内开分店,再尝试着走出去啊!”邹国栋下意识地全盘否定。

        

“可他这个人的眼光独到你不是也很佩服吗?他抓机会从来都是很准的。他可是屡屡带给我们惊喜的人啊。”

        

宋华桂思忖着继续说,“换言之,如果他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思维逻辑毫无超常之处,又怎么可能给公司提出那么多有价值的建议呢?”

        

“说实话,我现在回想起来,仍旧觉得他对于商机敏锐得不可思议。一桩桩,一件件,着眼点都是常人看在眼里却意识不到机会,就跟有一种特殊的感应能力似的。而且总是恰到好处找准时机,总能带给公司巨大的回报。他可是从不出错的呀。”

        

“所以这次恐怕结果也是一样。也许是咱们眼光的局限了。打个比方,咱们端着碗还看着自家锅里的饭菜,而他其实已经惦记着,要去别人家大吃大喝了。”

        

说着,宋华桂又把桌子上,宁卫民留下的一条“易拉得”领带拿在了手里,展现给了邹国栋。

        

“你看,他都能想到这样奇妙的点子,难道这还不是天才吗?所以他去日本也未必不好。我们还是尽可能的帮助他、支持他的这个决定吧!我真有一种感觉,相信他仍然会带给我们巨大的惊喜!”

        

邹国栋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宋华桂对宁卫民的评价,在他看来,未免有点过高了。

        

但心生嫉妒的同时,他也深深地体会到,他自己的才干如果和宁卫民比较,的确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确实,天才就是天才,人家是实打实干出来。

        

别的不说,就眼前这么一条带拉锁的领带,轻易解决国人在穿着西装上最大的难题,简直绝了!

        

那小子就不是人脑子!

        

他不能不服气!

        

同样的,对宋华桂的佩服之情和反躬自省的想法宁卫民的心中滋生着。

        

这一天,从总公司回到家中的宁卫民,面对康术德详细讲述了今天两场会议的全经过,对宋华桂更赞不绝口。

        

“老爷子,我今天算是见到高人了。我就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给自己闹了一个大窝脖儿。我还成天惦记防小人哪,合着小人是我自己。丢人!太丢人了!合着一直都是我胡乱猜忌,是自己个儿把事儿往窄巴了想的。”

        

“反观我们宋总,那太大度了,也太能包容了。一直都在容忍我的毛病,不能不感动啊。真的,这一番话下来,说的我什么起想头也没有了。就剩下臊得慌和追悔莫及了。”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我就像一个唱京剧的演员憋着劲头出场,可叫完板,压根没有碰头彩。再一听,场面全拧了,三弦二胡全不对劲,我还满心的不痛快。正要发作的时候,再一看,怎么着?合着是我走串了,登上的是别人家的舞台。那还有个什么唱头?三言两语交代了拉倒吧……”

        

康术德也不禁感慨。

        

“要真是这么说啊,这事儿还是赖我。思虑不周啊,给你码了一步瞎棋。哎,人老了,脑子就变得局限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好在你们这宋总还真挺了不得的。虽然是女人,却识人善用,而且难得的顾大局、识大体。无论胸襟还是眼界,都很宽广啊,比许多男人都强。否则,你小子怎么也不能过得这么自在啊。”

        

“你呀,有这样的一个领导赏识你,还真是你的运气。既然没了顾虑和隐忧,今后就更得踏实好好干了。”

        

宁卫民乐呵呵的连连点头。

        

“老爷子,您这话说的是。不过,我可没怪您。您那些话实在让我受益匪浅。话说回来,毕竟宋总这样的人太少了。从大概率上看,您所忧虑的还是有道理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何况正是因为对总公司的误会,我才能真正想要不依赖谁去独立做事,再加上您的指点,我这才变得能担点事儿了。否则,我要还过去那样,没有进步。又怎么能体会到,一个人的责任感确实是与机遇成正比的道理呢。”

        

“你看,如果我没这么做,处事只顾自己,只占便宜不吃亏。那肯定是不会获得宋总的认可。那也就不会有这样的升职机会了。您说是不是?”

        

康术德这下也高兴了。

        

“行,你小子,举一反三。能想明白了这些道理,我还是很高兴的。都说用人得用德才兼备的,这话没错。你呀,一直都是有才干的,如今总算是有点‘德’了。”

        

“不过,我还得再说上几句,尽管你的肩膀能担事了,这是好事。但你要想做大事,还是有不足和差距的。还得琢磨,还得长进啊。”

        

“因为如今你只是敢担事儿了,还不是能任事儿。你做事儿总是让自己很忙碌很劳累,焦头烂额是常态。真正的大才,是风轻云淡,懂得抓大放小,却能让事事周全,面面俱到。”

        

宁卫民当即低头受教。

        

“哎,我记住了。其实这样的人我身边就有,就像我们宋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