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护士/太子妃的深处H禁伦

“郑書记忙着在下面考察,咱们就没必要打扰他了,不然显得咱们不作为,连这么点事都商量不好。”关新民摆摆手。

        

陈正刚听了笑道,“新民同志,那我还是坚持由我来担任这个工作组的组長。”

        

见陈正刚坚持,关新民心知自己如果不适当地妥协一下,陈正刚最后肯定还是会将郑国鸿搬出来,而对方无疑是支持陈正刚的。

        

迅速权衡利弊后,关新民退让一步,道,“正刚同志,你如果非要坚持担任这工作组的组長,那我也没有意见,不过我建议让苏主任担任工作组的副组長。”

        

陈正刚不动声色地看了关新民一眼,关新民依然还是想在工作组里夹带私货,但陈正刚知道自己没法反对,这已经是关新民妥协后的结果,他不能再得寸进尺,否则最后有可能弄成僵局。

        

考虑到这一点,陈正刚点头道,“我没意见,苏主任能力出众,协调能力出色,他担任工作组的副组長是合适的。”

        

“行,那就这么定了,工作组的具体成员,你们再商量协调好。”关新民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先去忙这事了,不打扰新民同志工作了。”陈正刚站起身。

        

目视着陈正刚离开,关新民头疼地捏了捏眉心,眼下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剩下的只能让骆飞自求多福了,至于骆飞和唐晓菲事件的真假,关新民也不想打电话去求证,对他来说,不知道答案反而更好。

        

陈正刚从关新民办公室出来后,很快就给郑国鸿打了过去,电话接通,陈正刚径直道,“郑書记,我已经和新民同志商量出了结果,新民同志的意思是由咱们派工作组下去核实情况。” 

        

“工作组?”郑国鸿第一时间就留意到陈正刚话里的关键信息,笑道,“看来新民同志对骆飞还是很爱护的嘛,不过也正常,骆飞是新民同志提拔起来的心腹爱将,他不爱护才是不正常的。”

        

“没错,所以我一开始说的是派调查组下去,新民同志立刻就反对了,说是定性为调查组不合适。”陈正刚笑了笑,“新民同志如此坚持,我也不好反对,毕竟比起上一次的态度,新民同志也算是退让了。”

        

“那这个工作组的组長又是由谁担任?”郑国鸿问道。

        

“新民同志原本是想让府办的苏跃生主任担任这个组長,后来我毛遂自荐,非要担任这个组長,新民同志也就不好反对。”陈正刚呵呵一笑,“最后由我来担任这个工作组组長,苏主任担任副组長。”

        

郑国鸿听着陈正刚的话,微微点了点头,别看陈正刚嘴上说的风淡云轻,郑国鸿知道对方肯定是和关新民经过了一番唇枪舌剑,否则关新民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让苏跃生担任组長的。

        

郑国鸿心里想着,说道,“正刚同志,既然你已经担任这工作组的组長,那就尽快准备相关的工作事宜。”

        

“好。”陈正刚点头道,他给郑国鸿打这个电话,主要就是和对方通报一下。

        

两人结束通话,陈正刚立刻返回单位,而江州这边,骆飞也接到了关新民秘書吕奕打来的电话,通知他省里即将成立工作组,前往江州核实最近网上发生的相关舆情。

        

听到吕奕的话,骆飞心里一阵发凉,着急道,“吕处長,我们市里能够处理这次的舆情,省里完全没必要派工作组下来。”

        

“骆書记,我就一个小秘書,这话您跟我说没用。”吕奕中规中矩地说道。

        

骆飞听了,暗道自己是急糊涂了,连忙道,“吕处長,关领导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他通话。”

        

“骆書记,关领导这会正忙着,他刚交代我了,如果您是为了问工作组的事,就没必要给他打电话了,省里既然决定派工作组下去,那就不可能再更改了。”吕奕说道。

        

骆飞听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他突然意识到,关新民似乎是有意回避他,不想和他通电话,这对于骆飞来说,简直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结果。

        

骆飞愣神间,吕奕又道,“骆書记,刚刚省纪律部门的陈書记来找关领导,按照陈書记的意见,是派调查组而非工作组下去,但关领导不同意,最后在关领导的坚持下,定性为工作组。”

        

骆飞听了心里一哆嗦,靠,陈正刚一来就想查他,好在关新民还是维护他的。

        

骆飞呆了一下,马上又问道,“吕处長,那工作组的组長是谁?”

        

“工作组的组長是纪律部门的陈書记。”吕奕说道。

        

“怎么会是他?”骆飞喃喃道,刚刚因为关新民维护他而产生的那一丁点庆幸心情再次跌入谷底。

        

“陈書记非要坚持担任这个工作组的组長,关领导也没办法硬拦着,不过在关领导的建议下,苏主任担任工作组的副组長”吕奕同骆飞介绍着情况,他现在说的,都是关新民授意他可以说的,关新民虽然不想和骆飞直接通电话,但也需要把该说明的同骆飞说清楚。

        

骆飞知道吕奕口中的苏主任是省府办主任苏跃生,对方能担任省府办主任,自然是关新民信任的人,而骆飞也和对方颇为相熟,每次去黄原的时候,骆飞有时候也会专程去拜访一下对方,毕竟他们都是关新民阵营的人,再加上苏跃生的位置十分重要,骆飞也有意和对方搞好关系。

        

“骆書记,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您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吕奕主动问道。

        

“没有了,吕处長,谢谢你。”骆飞下意识地摇头道。

        

“那先这样,有什么事骆書记您再给我打电话。”吕奕说道。

        

“好的。”

        

对方挂掉电话后,骆飞拿着手机呆呆发怔。

        

此时的骆飞,心里突然涌出一股从没有过的恐惧。

        

不知道坐了多久,骆飞仿佛大梦惊醒,焦急地拿起手机给楚恒打了过去。

        

“老楚,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电话这头,楚恒拿着手机一脸无语,靠,他才刚从骆飞那回来一会,屁股还没坐热呢,骆飞就又叫他过去,现在骆飞有点屁事都要找他,搞得他跟骆飞的亲爹妈似的。

        

楚恒心里有点烦,嘴上也不好说啥,点头答应下来后,再次前往骆飞办公室。

        

办公室里,骆飞着急地走来走去。

        

从骆飞此时的表现,可以看出骆飞已经彻底慌了。

        

楚恒来到骆飞办公室,看到骆飞脸色有些苍白,纳闷地问道,“骆書记,什么事?”

        

“老楚,省里要派人下来了。”骆飞一见楚恒就说道。

        

“省里要派人下来?”楚恒听得一愣,“没看到通知啊。”

        

“正式通知还没下来,刚刚是关领导的秘書先打电话告诉我的。”骆飞解释道。

        

楚恒听是关新民的秘書通知骆飞的,对这个消息不再怀疑,只是下一刻,楚恒心里一沉,问道,“省里派人下来,是经过关领导同意的吗?”

        

“是省纪律部门的陈書记挑的头,关领导”骆飞将自己从关新民秘書吕奕那听到的情况和楚恒说了起来。

        

楚恒闻言神色微凝,纪律部门这是盯上骆飞了!

        

骆飞说完又自我安慰道,“幸亏关领导还是维护我的。”

        

听到骆飞的话,楚恒心里并不轻松,关新民如果能够彻底维护骆飞的话,省里就不应该派人下来,眼下的形势,说明关新民也没办法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只能有条件地妥协。

        

“老楚,省里要派人下来,你觉得该如何应对是好?”骆飞看着楚恒问道。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次是由纪律部门的陈書记亲自挂帅担任工作组的组長,情况不容乐观。”楚恒一脸严肃地说道,其实这已经是他说的相对乐观的话,在他看来,骆飞这次怕是十分凶险了,哪怕关新民有意袒护,骆飞有可能都逃不过这一劫,从陈正刚亲自担任这工作组的组長的情况来看,他显然是剑有所指。

        

“咱们没办法提前应对吗?”骆飞不甘心地问道。

        

“怎么提前应对?”楚恒无奈地看着骆飞,心说你现在连网上的舆情都控制不了,还谈何应对省里的工作组。

        

心里想着,楚恒道,“骆書记,关领导不是让府办的苏主任担任工作组的副组長吗?回头等工作组下来,你先找苏主任探探口风,想必关领导让苏主任担任工作组的副组長,也是有一定深意的。”

        

听着楚恒的话,骆飞怔怔出神,良久,喃喃自语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目前确实没啥办法,省里的工作组下来,也不是咱们的意志能改变的。”楚恒说道。

        

骆飞点点头,心里说不出的失望,内心又被恐惧所充斥。

        

“骆書记,你也不用太担心,就像你说的,关领导还是维护你的,也许情况不至于那么糟糕。”楚恒说道。

        

“嗯。”骆飞心不在焉地点头。

        

楚恒很快告别骆飞,从骆飞办公室里出来,楚恒一脸阴霾,刚刚他嘴上安慰骆飞,心里却是一点都不看好骆飞能够度过这一劫,这件事已经脱离市里的掌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