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强开男娃过瘾小说&我想被别人cao

安泞沉默。

        

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古幸川说的这句,萧谨行那么爱她。

        

古幸川深情的看着安泞的模样,眼底都是心疼。

        

从安泞遇到皇上那一刻开始,从未被好好珍惜过。

        

安泞为皇上死了那么多次,安泞为皇上的大业牺牲了那么多,安泞甚至还给皇上生下了两个孩子,而皇上对安泞却从来都只有自私的占有!

        

而他,却无力给安泞想要的一切。

        

哪怕安泞那日来见他告诉他,她爱的人并不是皇上,她对皇上做的一切都只是达成她的目的,让他释怀皇上对她做的一切!可哪怕不爱,安泞也不应该被如此伤害,也不应该一次又一次,被皇上辜负!

        

他只恨自己,能力不够。

        

只恨自己不能护她一世周全!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极致的压抑,“我只是怕你真心为他付出,而他却一次又一次,让你失望,让你难受。”

        

“幸川。”安泞叫着他。 

        

真的能够感觉到,他内心极致的痛苦。

        

因为担心她所产生的悲痛情感。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也对萧谨行没有那么大的期待!所以哪怕再被他利用,再被他欺骗,也顶多不过心凉那么一瞬,情感上不会对我产生太大的影响。何况,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想过萧谨行会心甘情愿放我离开,我现在只是需要和他一起把白家除去保我性命安全,其他事情,我不靠任何人,我只靠我自己!”安泞对古幸川不会有隐瞒。

        

这个世界上她谁都可以不信,但她相信古幸川。

        

古幸川看着安泞。

        

看着她把一切都说得坦然。

        

她对皇上真的没有恨,更没有爱。

        

“别担心我,我从来都不弱。”安泞冲着古幸川微微一笑。

        

反而是古幸川。

        

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她一直放心不下。

        

古幸川点头,默默地点头。

        

安泞说什么,他便做什么。

        

安泞想要什么,他就给她什么。

        

古幸川转身离开。

        

依旧一席白衣飘飘,依旧谪仙一般的颜值和身姿。

        

如此美好的一个人,不应该只为她而活。

        

她看着古幸川的身影消失,才转身。

        

一转身仿若看这一身黄色身影,从她眼前一闪而过。

        

安泞轻咬着唇瓣。

        

穿书而来,一心只想放下执念潇洒一生,从未想过,欠下这么多感情债。

        

到底是老天爷,“垂爱”!

        

……

        

宫门口。

        

宋砚青还是在门口等着古幸川。

        

真的是放心不下这个痴情的男人。

        

这段时间古幸川的压抑和悲痛,真的不比当年皇后死时的好。

        

当时至少是万念俱灰,什么都已经达到了极致,不会任何期待,不会有其他情感,只是难过。

        

但现在面对活生生的皇后。

        

看着她压抑的活着,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越来越少,看着她这般委屈,他不只是心如刀割,还会痛恨自己没办法保护好他。

        

如此错综复杂的情感折磨,真的可能崩坏一个人的心智。

        

“我陪你喝喝酒。”宋砚青主动开口。

        

古幸川摇头,拒绝了。

        

酒不能解万愁。

        

那日喝了之后,只会越渐难受。

        

宋砚青无奈地开口道,“其实你要对皇上有信心。”

        

古幸川似乎是笑了一下。

        

带着讽刺,带着冰冷。

        

“皇上对皇后的感情你我也都看得到。”宋砚青劝说,“我相信皇后会接受皇上的,他们以后会很幸福。”

        

“皇上永远都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他只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而他为了他所谓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哪怕是勉强她,委屈她甚至是伤害她也可以……他的爱,自私得可怕!”古幸川一字一顿,说得残忍。

        

这是宋砚青第一次从古幸川口中听到了,古幸川对皇上的评价。

        

那么,憎恨!

        

“他是皇上,虽贵为九五自尊,但他被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也有很多身不由己。”宋砚青给萧谨行辩护,“他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

        

“他过得不容易,就要让别人陪他一起过得不容易吗?”古幸川反问。

        

宋砚青觉得古幸川已经钻进了死胡同里面。

        

他实在不知道如何说服他,只得用了最极端的方式,“皇上就是皇上,谁都不能去反抗了他,天地万物所有一切,他想要,便就是他的!古大人,你我同朝为官,均在皇上身边左右,你我应该更清楚,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既然如此,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去质疑皇上的对错,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满足皇上想要的一切时,把这一切的伤害降到最低!动白家如此,让皇上得到皇后也是如此。”

        

“而现在最忌讳的是,我们与他背道而驰!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结果皇上都会得到,然而伤害却在无限增加!”宋砚青说得有些激动。

        

古幸川淡漠的看着他。

        

宋砚青没停留,又说道,“唯一你能够做的就是,彻底放下皇后,真心成全了皇上和皇后,而不是去质疑皇上对皇后的感情,皇后对皇上的感情。”

        

古幸川喉结滚动。

        

被宋砚青如此一说,自然也有些情绪上的波动。

        

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成全吗?!

        

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安泞过得不快乐,却还要因为所谓的皇权,俯首称臣!

        

“今日在下的话微有过甚,还请古大人不要放在心上,在下只希望古大人能够释然一些,开心一些,在下相信,皇后也是这般想的。”宋砚青说完,他恭敬的行了礼。

        

转身离开了。

        

哪怕今日的话对古幸川而言过分了些。

        

但比起他一直活在悲痛痛苦之中,他宁愿去当了这个恶人!

        

……

        

十日后。

        

安鹿鸣册封大典。

        

准确说,现在是萧鹿鸣。

        

三天前下了册立天子的诏书,一并改了姓氏。

        

萧鹿鸣成为了大泫国景炎时期第一任太子。

        

当天的册封大典气势恢弘,和当时安泞的册封大典无异。

        

文武百官朝拜,黎明百姓同庆!

        

当日晚上,宫中热闹非凡。

        

所有皇亲国戚,后宫嫔妃齐聚一堂,富贵堂皇的宫宴大厅,歌舞升平,烛火通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