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尝禁果的感受/美妇丰腴湿润诱人

        

玩家们讨论得很热烈。

        

虽说这副本中的一些谜题和剧情都已经算是盖棺定论了,但玩家们的讨论却没有就此停止。

        

原因很简单,对于这个副本的攻略,到目前为止顶多算是进行了一半。

        

现在还没人能打出“乙上”甚至更高的评价呢!

        

按照《暗沙》这款游戏的机制,目前的这个试炼幻境其实算是模拟考试,等玩家们能在里边打出高评价、以高评分完美速通之后,还要筛选玩家进入最高难度重新挑战。

        

到时候,大家还能体验一把多人合作模式。

        

所以,玩家们纷纷在论坛上分享自己的心得,包括副本中的一些细节以及天马行空的设想等等。

        

比如有刺客玩家就提出,到目前为止“民夫”和“戏班成员”这两个初始身份都看到了明显的优势,比如民夫的身体较为强壮、在城墙上可以更早地跟贼寇遭遇;而戏班成员则与火烧戏院的故事线直接相关。

        

但“小商贩”这个身份,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优势。

        

很多玩家觉得这个身份可能只是一个迷惑选项,或者方便玩家选择不同的出生地点和时间,更好地掌握副本的动态,并不需要每个初始身份都做出明显的功能上的区别。

        

但这名玩家觉得,小商贩似乎更方便召集乡勇,或者刺客玩家也可以利用小商贩的身份对个别落单的贼寇进行刺杀。

        

但由于他之前也都是按照攻略在走正常流程,所以还没来得及尝试。

        

玩家们纷纷表示今晚可以试试,万一能发现什么新的机制,肯定能显著提升通关评分。

        

不同职业的玩家们,也都分享了自己的通关心得。

        

大家发现,在这个副本中其实只要完成了纠正杨信岩身份的任务,那么杨信岩就会自己去完成戏院线。而影侍的问题,其实可以用很多其他的办法来解决。

        

比如,刺客玩家可以埋伏在影侍去找徐百户的必经之路截杀,游侠玩家可以先独自一人将他引开,这样也都可以给乡勇们进攻戏院创造有利条件。

        

至于文士玩家,可以在戏院内用浩然正气影响一些戏班成员,让这些人也跟杨信岩一起去召集乡勇,也可以提前警示高择、让高择想办法去引开这名影侍,再通过浩然正气多召集一些乡勇,凭借着人数差距强攻戏院。

        

解法并不唯一,只要玩家能够满足召集起来的乡勇力量比贼寇更强,就可以通关。

        

总之,在没找到正确解法之前,玩家们都很抓瞎,但在对副本中的内容全面掌握之后,他们发现这副本也没最开始想象中的那么难,还是有很多余量的。

        

只要不断尝试,总能找出最优解。

        

……

        

与此同时,某路边包子铺。

        

杜刚端来两屉包子和两碗豆浆:“我看你进度不错嘛,好像在第一批通关的玩家名单里。

        

“怎么样,我没推荐错吧?这游戏好玩吧?”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短发、看起来有些英姿飒爽的女孩,随手拿了个包子:“嗯,确实好玩,我之前真没想到现在竟然有这么真实的游戏。

        

“但这还是不足以弥补你外甥女没考上警校的心理创伤。”

        

这个短发的女孩就是之前最先成功击杀影侍、拿到城防图的刺客玩家夏若凌,杜刚是她舅舅。

        

由于警校的考试落榜,让她比较失落,所以杜刚正好向她推荐了《暗沙》这款游戏,并重点推荐了刺客这个职业。

        

本意只是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没想到还真被她给玩出了点名堂。

        

杜刚喝着豆浆:“哎,你这话就肤浅了不是?

        

“《暗沙》它可不是一款简单的游戏,它是一个很重要的科研项目啊。

        

“它可以溯源我们的DNA记忆和集体潜意识,让许多湮灭无闻的历史重见天日,换言之,你们这些玩家,可都是穿梭于历史中的特工啊,这工作完全可以比肩考古学家、警察、军人嘛!

        

“我倒觉得你没考上警校也有可能是因祸得福,我们现在也不缺你一个警察,但是《暗沙》可是正缺天才玩家呢。”

        

夏若凌显然不怎么相信:“真的假的?

        

“舅舅,我知道你的工作特殊不能多问,但我很好奇,《暗沙》这个科研项目真的这么厉害?真能通过DNA溯源真实的历史啊?”

        

杜刚认真点头:“那当然了,我还能骗你吗?

        

“总之,以你的知识水平,这种前沿科学的原理跟你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就知道踏踏实实玩这游戏准没错,以后它只会越来越火。”

        

夏若凌充满怀疑地问道:“明明是你也没搞懂这些科学原理,所以才没法跟我解释吧!”

        

杜刚赶忙摇头:“那不能够!”

        

他跟有关部门的同事肯定都是知道这游戏真正内情的,但却不能跟任何人说。因为一旦说了,就意味着对方也不能玩这游戏了,只能吸纳进来,成为这游戏的“工作人员”。

        

夏若凌又吃了两个小包子:“好吧,我知道了。

        

“今晚我就开始试一下速通,看看能不能尽可能把评分刷高点。

        

“100%痛觉的终极试炼,听起来还挺有意思的。现实里抓贼还有可能负伤呢,游戏跟现实完全一样,而且也不用担心受伤或者死了,突然还挺想尝试一下。”

        

……

        

临近晚上10点。

        

归序者空间中。

        

孟原正在认真翻着玩家们的讨论,还不忘做好笔记。

        

昨晚他倒是也通关了,但光是通关还不够,还得上榜。

        

玩家们现在一个个都卷起来了,找到常规通关流程之后,大家就会开始尝试一些不那么常规的通关流程。

        

所以,榜上的评分肯定会越来越高,孟原也得尽可能刷个高评分,否则到时候就只能搞暗箱操作了。

        

在他收集的玩家帖子中,有很多关于提升评分的猜测,都等着今晚尝试。

        

“按照常规的速通思路考虑,速通其实就是确定通关流程,区分可以优化和不可以优化的环节。

        

“拿这个副本来说,我觉得唐县令战死就是一个可优化的环节,我们去打的话战斗会持续更长时间,还不如直接去召集乡勇。”

        

但很快就有玩家提出了反对的声音。

        

“不不不,我觉得你恰好说反了,虽然唐县令必然会战死,但这一阶段杀的贼寇越多、之后贼寇的力量就会越弱,我们执行任务就越容易。所以肯定得尽可能在第一阶段多杀贼寇才行啊。”

        

“我们自己也能去召集乡勇,是不是路线可以优化一下?如果能提早招到足够多的人,不就可以更快进攻戏院了吗?”

        

“我觉得快速通关也不一定评分就高吧?这游戏的重点是什么?扮演啊!我们肯定得尽可能地还原人物形象、让副本的发展更贴合真实,才能得到高评分吧?”

        

“那我要是去扮演苏羡君唱戏,唱得特别好是不是也能加分?”

        

“应该能吧,但扮演苏羡君有个问题就是屋顶上的影侍怎么解决?”

        

“把这些情报告诉杨信岩,让杨信岩跟高择去解决不就行了吗?反正这游戏自由度这么高,只要你肯想,总会有办法的。”

        

不得不说,玩家们确实脑洞大开,这么模糊的规则,也硬是能摸索出眉目。

        

对于这种精神,孟原只想给他们点赞。

        

他倒不是故意只给玩家们展示“丙下”或者“丁上”这种评分的,关键是具体的评分规则他也不知道。

        

还是那句话,他就只是个开游戏的,并不是设计师,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靠玩家们了。

        

总之,三天时间,孟原跟玩家们一起努力,然后就可以正式进入历史切片,直面那些真正的妖魔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