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快被你玩死了&浪货奶好大好紧快叫

      

天统四年,四月十三日,陈仓城,无当卫上将军岳雷正趴在舆图上,仔细的分析着,就在一日前,他们接到了李嗣业派人送来的军令,让他们寻求机会,将城外的秦军击败,然后回师郿县,于主力大军一同进军长安,这可让常茂和岳雷十分激动啊,本以为被李嗣业派来驻守陈仓城,攻打长安不会有他们什么事,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机会。

        

不过想要加入攻打长安的行列之中,就必须将城外的秦军击败,不然李嗣业是不会让他们回师的,但是城外的秦军又岂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击败的,虽然岳雷和常茂加起来的兵马又两万人,但是城外的秦军也有一万多人,真打起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岳雷,你这家伙一天到晚的看着舆图,到底想没想到怎么和秦军打啊?按我说,还不如直接冲击秦军中军,和他们正面的打一场,以我们的实力,想要打败秦军也不是很难。”一旁的常茂一脸无奈的看着岳雷说道。

        

岳雷站起身来,一脸嫌弃的看了看常茂,说道:“常茂,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虎啊,大将军之所以让我们尽快击败秦军,回师郿县,就是希望我们能够增强大军的实力,如果按你说和秦军正面打一场,就算打赢了,我们这两万人马还能剩下多少啊?到时候就算去了郿县,也毫无作为,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秦军就堵在门口,如果不和他们打一场,我们连城门口都出不去,想要用计,也没有机会啊。”常茂喋喋不休的说道。

        

“别吵了,我想到办法了。”岳雷受不了常茂的大嗓门了,而这个时候,也想到了办法。

        

“什么办法?我就知道你小子行的,和你小子一起做事就是舒畅。”常茂听见岳雷想到办法了,高兴的说道。

        

“火烧陈仓!”岳雷眼睛一亮,鬼魅的笑了笑,说道。

        

“火烧陈仓?岳雷,你脑子没事吧,我们可是待在陈仓里面啊,难道要放火烧自己吗?”常茂闻言,顿时大惊,自己这两万人马可是就在陈仓城里面,火烧陈仓,不就是要放火烧自己吗?这是什么馊主意啊。

        

“谁说我要放火烧自己了,你能不能听我说完啊!”岳雷白了一眼常茂,没有好气的说道,这小子老是断章取义的。

        

“那你说!”常茂说道。

        

岳雷顿了顿,然后说道:“现在郿县被大将军团团围住,陷落也只是时间问题的,而长安方面根本没有办法增援郿县,所以放眼整个关中,能够救援郿县的,就只有城外的一万多秦军了,所以如果有机会突破陈仓,前去郿县,秦军一定不会放弃的,现在我们就给他们这个机会。”

        

“给他们机会?怎么给?”常茂一脸懵逼的问道,毕竟他不是吃脑的人,很难理解岳雷说得话。

        

岳雷也知道单凭这只言片语,想要常茂理解他的意思很难的,于是耐心的说道:“我们摆出一副放弃陈仓,回师郿县的架势,率军撤离陈仓,不过想要秦军中计并不容易,所以我并没有想要引秦军追击的意思,而是在离开陈仓之前在城内堆满引火之物,秦军进入陈仓之后,定不会轻易追击我军,会在陈仓停留一会,这时候,我们让埋伏好的人点火,一把火将秦军和陈仓城给烧个干干净净。”说到这里,岳雷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

        

“什么!你这也太狠了吧!”常茂惊讶的说道:“怪不得你一来到陈仓,就将城内的百姓都赶出去,看来你早就打着这个主意了,不过城内起火了,秦军不会跑啊?”

        

岳雷一脸无语的看着常茂,当初之所以一进城就将城内百姓都迁移出去,主要的原因是提防秦军在城内的暗子,现在也只能算是错有错着,但是在常茂的话中,自己俨然就成了一个阴谋家了,不过岳雷也没有解释什么,因为他清楚,以常茂这个猪脑子,解释再多也没用的。

        

“狠什么狠?正所谓无毒不丈夫,打仗哪有不死人的?现在我们和秦军开战,死的不是秦军就是我军,有什么好怜悯的,只要没有伤到百姓,就算是陛下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至于说秦军会不会跑,那是肯定的,秦军又不是傻子,城内起火了,他们肯定会跑的,不过他们会跑,我们就不会将他们堵住啊?”岳雷说道。

        

“堵住?怎么堵住?”常茂问道,虽然他也觉得岳雷的主意太过狠毒,但是也没有计较那么多,正如岳雷所说的那样,两军对垒,不需要讲怜悯,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岳雷说道:“出城之后,你悄悄的绕过陈仓,去秦军进城的地方,而我就在我们离开的城门堵住,只要秦军出来,就直接斩杀。”

        

“那另外两处城门呢?”常茂又问道,一座城池,并不止两处城门的,一般来说都是有四处,而像宛城、长安这些都城,就更加多了,而陈仓也是有着四处城门的。

        

岳雷闻言,叹了一口气说道:“火烧陈仓已经是有伤天和了,我们总不能把事情都做绝了,这两处城门就当是留给秦军的活路吧!”

        

“也好,那我们什么时候撤离陈仓?”常茂说道,既然已经定下计策,那什么时候开始实行呢?

        

岳雷想了想,说道:“越快越好,大将军手握七万精锐,想要攻下郿县并不难,所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你等会就让将士们去收集引火之物,准备足够的火油,然后挑选一批忠勇之士,潜伏在城内点火,这个任务可谓是九死一生,你去告诉将士们,如果谁接了这个任务,无论成败,他日班师回朝之后,我会在陛下面前亲自为他们请功的,另外,如果火起之后,有机会就逃出城,但是不能走东门和西门,以免被我军误伤!”

        

“明白,我知道怎么做了!”常茂点了点头,便离去了。

        

两日之后,将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岳雷和常茂就准备率军撤离了,离去之前,岳雷对向常茂问道:“常茂,都准备好了吗?我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可不能失败啊。”

        

常茂拍了拍胸口,点头说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都准备好了,这一次我们准备的引火之物,一旦火起,足以让整个陈仓城烧足三天三夜。”

        

“那就好!”岳雷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留下点火的将士都找好了吗?有没有都记录好,如果他们命丧陈仓城,我们要将他们的功绩呈上去的,这是将士们用性命换来的,可不能出现纰漏。”

        

谷砠

        

“放心吧,这一次我找了一百多个兄弟,都是没有家室的,无牵无挂,而且我还许诺了,如果他们能够活着逃出陈仓城,回到军中之后,我就提拔他们为裨将军。”常茂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说罢,岳雷便率军出城,出城之后,他率军向东走,而常茂则是率军从陈仓城后面绕过去,跑到秦军后面去。

        

次日,当秦军哨兵看到空无一人的陈仓城头的时候,第一时间向秦军主将汇报。

        

此地秦军的主将名将耿明,是秦军名将耿跃亲子,耿跃率军来到秦川之后,深知散关的重要,所以便让自己的亲儿子率军前去驻防。

        

当耿明得到消息之后,也是十分诧异,难道邓军已经撤离了陈仓城了不成?于是连忙派人前去查探。

        

不一会,前去查探的斥候便回来汇报,说道:“启禀将军,陈仓城内已经没有了一个邓军,另外据附近的百姓所说,昨夜深夜,有大批邓军出了陈仓城,往东而走。”

        

“邓军怎么会突然撤离陈仓呢?往东而去?那想必是要去郿县的了,父亲驻守郿县,实力本就不如邓军,现在又多了两万邓军,想来父亲的处境十分威胁。”耿明喃喃道。

        

然后对副将耿礼说道:“耿礼,你点起兵马,随本将入城。”

        

“喏!”耿礼应道。

        

耿明率军进入了空无一人的陈仓城,一进城,耿明就闻到一股怪味,但是仔细探查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邓军的身影,所以耿明也没有当回事。

        

待全面掌控了陈仓城之后,耿明终于是可以确定,邓军的确是已经放弃了陈仓城,前去增援郿县了,不过现在天色已晚,现在动兵不合适,而且也不知道邓军会不会在前方有伏兵,所以耿明便决定明日再走。

        

夜里,当秦军一一入睡之后,陈仓漆黑的街道上响起了一道声音,说道:“刘二,是时候了。”

        

被称作刘二的人点了点头,回道:“那就开始吧,兄弟们,今日我们同生共死,他日如果还能活着,我定在宛城燕来楼宴请兄弟们!”

        

这些都是无当卫的心腹精锐,跟在无当卫诸将身边多年,也从无当卫将军们的口中,多次听说过燕来楼,这是宛城第一酒楼,不是达官贵人,根本没有资格进入的。

        

“好,多谢刘二大哥了!”黑暗中,无数道声音响起。

        

“好!点火!”随着刘二一声令下,无数火苗冲天而起,瞬间照亮了整个天空!

        

“走水了!”火起之后,一道急促的声音打破了黑夜的宁静,秦军将士们从睡梦中惊醒,看到四周的熊熊烈火,皆胆战心惊,起初逃命!

        

陈仓县衙里面,本已经休息的耿明,也被一阵吵杂声惊醒,还没等他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副将耿礼便匆匆忙忙的闯进来,着急的说道:“将军,起火,到处都是大火,整个陈仓城都已经烧红了。”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耿明还是懵懵懂懂的,便问道。

        

耿礼慌忙的说道:“将军,不知道怎么了,城内突然起火,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现在整个城池都陷入都大火之中,救也救不了了。”

        

耿明闻言,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耿礼见状,连忙扶起耿明。

        

“噗!”耿明吐出一口鲜血,悲戚的喊道:“岳雷、常茂,你们好狠啊,居然想要一把火烧死我们!”

        

“将军,那现在我们应给怎么办啊?”耿礼问道。

        

耿明想了想,说道:“快,收拢兵马,冲出去,不能再待在城里了。”

        

耿礼点了点头,然后护卫着耿明离开。

        

来到城中的时候,耿明看到四周冲天的火焰,顿时心如死灰,他深知,就算能够冲出去,他的一万多兵马也所剩无几了。

        

耿明和耿礼二人组织兵马冲出去,但是发现东门和西门已经被邓军堵死了,无奈之后,只能从北门冲出去,但是一万多兵马,能够随耿明冲出陈仓城的只有几百人,其余的不是死在陈仓城的大火之中,就是在冲出去的时候,选了东门和西门,死在了邓军的弓箭和屠刀之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