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小口直喷白浆好舒服&男朋友把我批日出水了

      

霍去病和霍光排排坐,  低着头。

        

刘彻卷着卷子,挨个敲脑袋——

        

“不就是一道题吗,啊?”

        

“在你们眼里朕就是会因为一道题治罪的人吗,  啊?”

        

霍去病小声:“陛下,  我只是一时没过脑子。”

        

刘彻:“闭嘴!你那是没脑子!”

        

“朕就那么蠢,  只把这道题和使君联系在一起,  忽略了个人差异吗,  啊?”

        

“如果这么说,  那朕是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人了,见过叛国的将军,  你见过叛国的皇帝吗,  啊?”

        

一边说,一边敲,  敲完一轮再敲一轮,前头还可以说是在出气,  后期就不知道是不是突然想玩打地鼠了。

        

霍光心知自己是沾了兄长霍去病的光,别看陛下现在说得大气,  说自己不是因一道题而治罪的人,换一个跟卫霍没关系的人看看,陛下就算不治罪,  也会在心里记一笔。

        

但是…… 

        

管他是因为什么呢!而且,  他兄长是凭实力赢得陛下喜欢啊!

        

这个才十五岁的少年笑得有些傻乎乎,“臣多谢陛下不治罪之恩。”

        

刘彻瞥了他一眼,把即将敲他头顶的卷子收回,  懒洋洋“嗯”一声,  仿佛老虎慵懒餍足时,  不紧不慢卧下。

        

“不过,  我很想知道子孟你这题为什么会答错。”刘彻甩开卷子,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意味不明地盯着霍光,“子孟去问问精卫如何?”

        

好吧,他就知道,肯定会有这遭。

        

霍光自己心里也好奇,便起身道了声:“唯。”去寻起精卫身影。走之前带走了神器——3d体感智能vr眼镜。

        

精卫在玩鱼。

        

但是,祂的玩法和寻常人不一样。一尾尾赤鲤红似火,游在空中,游在祂周围。水波在祂身周如涟漪荡开,游鱼一摆尾巴,交错纵横地游动,神灵指尖轻抚过那鱼鳞,赤鲤过处,翩若惊鸿。

        

霍光很庆幸自己将神器带来,不然,直接撞过去,撞开赤鲤,也撞掉精卫雅兴,这可就完犊子了。

        

白鸠心说:放心,精卫和你一样,也很庆幸你把‘神器’带过来。

        

精卫侧头看向霍光,赤鲤便一尾接一尾钻入溶溶霞光水中,赤色映着那雪肤花颜,祂似是闲聊般随口问:“来问题目?”

        

霍光不敢直视神灵,先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才道出自己来意。

        

“只是为了这个呀!”

        

白鸠没有把这一幕上传大汉各地投影仪,别人便不知道他们会有这番对话。

        

于是,精卫放心地问:“那你又是为何填自己不会背叛呢?”

        

神灵又怎会不知他心思,或许只是想看他会不会扯谎罢了。霍光说:“光只想寿终正寝,儿孙绕膝,护我霍家香火,不想成为什么忠义之士,而在官场上需得谨小慎微,方能含笑九泉,是以,光认为光会一直小心谨慎下去,便填了不会背叛自己。”

        

神灵含笑颔首,似乎是满意于他没有撒谎隐瞒。

        

实际上,青霓恍然大悟,对系统说:“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填的不会背叛啊!”

        

系统也恍然大悟。

        

一人一系统当然不会什么窥探未来,也不能够窥探人脑思路,她们对这题的判断,一半是出于芝麻信用里与个人往事有关的记录,只要以前没做过背叛自己的事,就算以后也没做过——历史名人除外。另外一半,就是看总体分数了,反正保持及格就行,如果加上这题正好够六十分,那就加上去,如果远超六十分,或者远不如六十分,那就按照过往事迹来。

        

谁说背叛自己就一定是家国大义的事了。快饿死时,终于低头去食嗟来之食算不算?为了救父母,硬骨头终于下跪,恳求仇人算不算?而且,一个铁公鸡一毛不拔了一辈子,无论什么情况都不把钱财外给,同样可以称为不背叛自己啊。

        

并非选了会背叛自己,就一定是人渣。也并非选了不背叛自己,就是苏武那种国士。

        

而这判定,同样适用于霍光。

        

精卫直接就说了:“放心,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在将来是一位权臣。”

        

霍光清晰听到空悬心脏安稳落地的声音。

        

精卫:“也就是小皇帝加冠成年后,你握着大权,迟迟不肯还政。”

        

霍光眼皮一跳。

        

精卫:“你逼皇帝娶你女儿,皇帝不肯,娶了他真心想娶的皇后,按照你们国家惯例,皇后之父应该封为列侯,你坚决反对,最后皇帝只能封自己岳父为‘昌成君’。”

        

霍光额头冒出密密麻麻冷汗。

        

精卫:“你妻子毒死了皇后,你知道后也没有对妻子有任何惩罚。”

        

霍光面上表情已经变得无比复杂。

        

精卫:“对了,在这个皇帝之前还有个小皇帝,娶了你的外孙女,她才六岁,小皇帝已经十二岁,是即将知男女之事的年纪。为了你外孙女能生下嫡长子,你上奏,让后宫妃子都不能进入皇帝居室,只能由皇后伴寝。”

        

“……六、六岁?!”

        

“嗯,六岁。”

        

“……”

        

霍光深吸一口气,抬手用袖子去擦汗,心里对着未来的自己骂了一百零八句风度翩翩的脏话。

        

这哪是反常,这都反人类了!六岁的小女娃哪里能怀孕,这不就是明目张胆让皇帝为了皇后,过上至少六年的禁欲生活吗!

        

日后的自己,你这是飘了啊!!!

        

精卫:“还有……”

        

霍光:“!!!”

        

还、还有?!

        

精卫:“为了防止小皇帝宠幸宫人,你让她们穿上有裆的裤子,前后皆用带系住。”

        

这操作也是够骚的,上下五千年都没见过这么骚的操作。

        

霍光,今年十五岁,尚未娶妻,冷不丁听到如此骇人听闻的事,孩子都惊呆了。

        

……

        

刘彻再次看到霍光,就是看到一个木偶在愣愣摆动手脚前进,满脸……仿佛做噩梦惊醒后,恍恍惚惚,时刻能升天模样的霍光。

        

大汉天子难得做了回人,温声慢语问:“发生了何事?”

        

霍去病:“……”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弟弟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霍光愣愣瞌瞌:“陛下,兄长,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刘彻:“嗯?”

        

霍光:“我也太可怕了。”

        

刘彻:“啊?”

        

刘彻终于听完了前因后果,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生气,甚至还有点忍不住想笑。

        

“不过——”

        

霍光突然抬高声音,脸上露出雀跃表情,“精卫说,我的谥号是‘宣成’!”

        

刘彻惊诧地瞧了霍光一眼,眼里亦悄然掠过一丝喜悦。

        

“圣善周闻”曰“宣”,“安民立政”曰“成”。谥号从来不会乱取,看来冠军侯的弟弟也是个大才啊!至于会变成权臣……无妨,他压一压,驯一驯,先自己用,太子那儿,他多教教驭下之道就可以了。

        

霍光接着说:“为臣上谥号那位天子,还说臣功如萧相国。后世人亦说臣能与萧何、张良并列,功着汉室,又如周公、阿衡、伊尹。”

        

霍光脸上惊喜与惊愕交织,他没想到日后自己做出了那么多无礼之事,在后世人眼中,他居然是功大于过,还能得到那些美誉。

        

简直……

        

这简直……

        

霍光说不出来话来,只听得心跳如鼓,一时间觉得,就是现在死了,那也值了。

        

刘彻的神色在月光下变幻,树叶的阴影与皎洁月色在他面上交替,“子孟。”

        

霍光在陛下那双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双眼,一双布满了亮光的眼睛,“陛下,臣在。”

        

陛下说:“待白玉京之后,你来朕身边做侍中吧。”

        

霍光瞳孔倏地张大。

        

侍中就是近臣,能侍从皇帝左右。对于汉武帝这种凭喜好做事的皇帝而言,给他做三公九卿,还真不如做侍中能够左右朝政。

        

这堪称一步登天,换个词就是简在帝心。

        

霍光尚未开口,正值月上中天,脑海中忽然响起一声清乐,悠扬绵长,仙气渺渺,好像是贴着血管播放,乐声钻入血液中,使波涛沸腾。

        

神灵轻吟:“可愿入白玉京?”

        

“我愿意——”一句回答,回答了两个问题。

        

除了他,还有别的及格的人呼喊——

        

“我愿意!”

        

“我愿!”

        

“自然是愿意!”

        

当他们都回答愿意的时候,统统消失不见了,其他没及格的人看着那些空地,脸上露出羡慕神色。

        

真好啊,这些人都去了白玉京,去目睹仙界了吧。

        

遥远的现代。

        

一个刚做完语文作业的学生正在叼着雪糕刷淘宝,忽然发现一家新店,名为“白玉京”。刚写完的诗词理解便在她脑海里跳跃,鬼使神差,学生点开了这个店铺。

        

先是一个横幅:本店商品已上锁,无法购买。

        

然后,一个个提示跳出来。

        

大汉天子刘彻已上架。

        

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已上架。

        

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去病已上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