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一对一肉双洁/扶着她稚嫩的小屁股坐下去

他似乎已经看到大军拿下沧州城,李世民仓皇而逃。

        

高句丽大军横扫中原的场景。

        

“快,去把侯先生请来,另外,召集所有将领来这里议事。”兴奋之余,渊盖苏文立即想着召集将领商议进攻的方式。

        

于渊盖苏文来说,拿下沧州城,那是宜早不宜迟。

        

很快,众将领便是来到渊盖苏文的营帐。

        

他们也都听说了一些消息。

        

得知有了攻破沧州城的办法,众人也是面露惊奇之色。

        

无论怎么说,他们之前办法都想尽了,却始终是无可奈何。

        

“侯先生,快快请坐!”渊盖苏文坐在虎皮垫子上,见侯君集进到营帐,立刻站起身来。

        

亲自拉着侯君集在自己身边坐下。 

        

一众将领愈发讶异。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渊盖苏文如此热情的对待一人。

        

侯君集坐下,面上神色却是如常。

        

他知道自己始终是个外人,渊盖苏文此刻表现的越发殷勤,往日若是出了事,必定会更加可怕。

        

“方才本帅得到消息,侯先生之前的那个办法,已经成功。”

        

“如今眼前的沧州城,用唐国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来人,将那水泥块抬进来。”渊盖苏文说完,又朝外面喊了一句。

        

已经被烧的四分五裂且黢黑的水泥块被抬了进来。

        

望着还在冒着热气的水泥块,一众将领也是诧异不已。

        

他们是没想到,那般坚固的东西,在大火之下,竟然真的可以烧成这番模样。

        

“如何?”渊盖苏文指着水泥块,与众将领问道。

        

“大帅明鉴,既然这东西被烧毁了,那明日我军必定拿下沧州城,砍了李世民的脑袋。”

        

“不错,不仅是拿下沧州,还要拿下齐州,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将整个唐国纳入我高句丽的版图。”

        

“还要弄死那个赵辰,若非他,我们那么多儿郎,怎么会死在这里。”

        

“对,一定要让那赵辰尝尝世间最严厉的刑罚。”

        

一众高句丽将领激动不已,畅想着接下来的势如破竹。

        

渊盖苏文很满意众人的态度。

        

看向侯君集,笑道:“此次真要多谢侯先生,日后,侯先生就是我渊盖苏文的左膀右臂,除本帅之外,侯先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侯君集起身,与渊盖苏文拱手:“多谢大帅。”

        

虽然侯君集并未过多的表达忠心,但渊盖苏文心里清楚,自己与侯君集,始终都未将彼此当做自己人。

        

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是有功必赏的大帅。

        

至于渊盖苏文自己当不当真,那无所谓。

        

“传本帅军令,全军开采火油,两日后清晨,对沧州城发动最后一击。”

        

“此战,必胜!”渊盖苏文下令。

        

“必胜!”

        

“必胜!”

        

“必胜!”

        

营帐中传来众人的呼喝声。

        

……

        

“陛下,城外传来消息,渊盖苏文大军发现一处黑水,也就是赵辰说的火油。”

        

深夜,李靖急匆匆的来到皇帝的住处。

        

老李头见李靖如此着急,不免的有些意外。

        

“怎么了,发现火油又怎么样?”

        

“朕有沧州城墙,他渊盖苏文想要进来,除非是从天上飞过来。”老李头打了个哈欠。

        

显然是并未将李靖的话放在心上。

        

沧州城墙已经阻挡了渊盖苏文大军不知多少次的攻击。

        

如此坚固的城墙,只要他们守住城楼,就绝对不是问题。

        

“时间不早了,你这老东西早些休息。”老李头不以为然,摆摆手就让李靖回去休息。

        

“陛下,这用水泥修建的城墙是坚固,但是也有着致命的缺点。”

        

“陛下还记得,之前为何赵辰留下的计策上,让我等在高句丽士兵逃走的时候再点火吗?”李靖有些烦躁。

        

他发觉皇帝是真的甩手掌柜,如此要命的关头,他竟然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若非面前的是皇帝,不然李靖非要给他狠狠一拳,直接给他打醒。

        

“不是因为高句丽士兵逃跑的时候更加慌乱吗?”老李头想当然的随口说道。

        

“当然不是!”李靖大声道。

        

“因为我们的城墙不能经过大火炙烤,若是烧的久了,城墙的砖石就会松动。”

        

“投石车一旦攻击,整座城墙都得塌陷。”

        

“可沧州城的城墙不是用那水泥重新浇筑了?”老李头提出质疑。

        

他不太明白李靖的意思,因为他相信赵辰弄出来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弱点。

        

“事情就在这里,方才臣找到浇筑水泥的匠人,他们说,赵辰很早之前就与他们说过。”

        

“水泥浇筑也是一样,若是极高的温度炙烤,也会变得松脆。”

        

“如今渊盖苏文派人在挖黑水,臣觉着他们可能也是想到这个办法。”

        

“陛下,沧州城危矣,臣请陛下先行撤离。”李靖接过皇帝的话。

        

他此刻来这里,就是想着劝皇帝先离开沧州。

        

不然若是沧州城真的被攻破了,皇帝留在这里,实在是太过危险。

        

他们本来将士数量就不如对面,若是再分心照顾皇帝,恐怕会十分危险。

        

“撤离,即便是他们真的寻到破解城墙的方法,朕也没有道理这个时候撤离。”

        

“陛下……”

        

“李靖,你见过朕何时如此次般如丧家之犬?”老李头突然提高声音,打断李靖。

        

李靖微微一愣,见皇帝红着眼睛瞪着自己。

        

皇帝此次亲征,确实是这么些年来,最为无力的一次。

        

甚至在此,差点连性命都丢了。

        

身为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这显然是他不能接受的。

        

李靖也明白皇帝的心思,可如今明知道有危险,还留在此处,岂不是自寻死路。

        

“出征之前,朕找袁天罡卜算过。”

        

“此次出征,有惊无险。”

        

“绝境之余,适逢生路。”

        

“所以,安心去休息吧。”老李头摆手,示意李靖回去歇息。

        

皇帝都说这话了,李靖实在没有办法再劝皇帝。

        

暗暗叹了口气,便是一脸忧愁的离去。

        

……

        

长安城,赵辰与长孙皇后面对而坐。

        

赵辰今日是来与长孙皇后辞别的。

        

前线事态未明,加之秦怀玉迫切的想要寻到惠真报仇,赵辰即便想多留在长安一日,也是难以开口。

        

反倒不如早些离去,也省了心中的牵挂。

        

只是再见长孙皇后,赵辰反而不知该如何称呼于她?

        

“怎么了,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长孙皇后凝望着赵辰的脸,柔声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