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奶真大下面水真多&被男朋友口下面真的好爽

    

        

金媛媛都快做完一大桌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法餐了,余冬冬都还没有回来。

        

徐开在跟金媛媛说话的同时,心里对余冬冬越发的不满了。

        

金媛媛看出来了徐开的不满,然后不动声色的跟徐开说:“我去给老余打个电话,问问他怎么还没回来?”

        

徐开听言,说:“那我也去打个电话。”

        

说完,徐开就去客厅给《夏洛特烦恼》的副导演杜壮壮打了个电话,问他这两天《夏洛特烦恼》的拍摄情况,并将明天的拍摄计划安排一下。

        

等徐开挂断了电话,金媛媛一边将她做好的料理端到桌上,一边笑呵呵的对徐开说:“公司出了点事,老余回不来了,咱们吃吧。”

        

“?”

        

徐开一脸愕然!

        

要知道,徐开之所以会登门拜访,意义就在于要跟余冬冬这个行业内的大佬认识,大家交流一下感情,以便以后可以更好的合作。

        

而且,这还是余冬冬和金媛媛约的徐开。

        

结果,余冬冬不回来了!

        

那这顿饭吃得还有什么意义,难道自己大老远的赶过来就是为了吃金媛媛亲手做得一顿饭?

        

这也太逗了吧?

        

还有,余冬冬这也有点太不尊重人了吧?

        

把自己请来,结果他人却不回来。

        

哪有这么办事的?

        

可徐开是什么城府,怎么会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表现出来?

        

徐开是那种,我跟你办事,你做事不地道,让我不满意,我不会说出来,因为说了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会显得我不局气,我会将这件事默默的放在心里,以后再也不跟你合作了,甚至有可能会直接跟你断交老死不相往来。

        

也就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待我不如玉,我视你如粪土!

        

说白了,人与人相处需要相互尊重相互抬举的,如果对方对我很尊重,我当然应该也尊重对方,如果对方不尊重我,我也没有必要去尊重他、迎合他。

        

不过让徐开很诧异的是,金媛媛竟然没有过多的为余冬冬解释,她只是热情的招呼徐开:“快来尝尝我的手艺比海棠差多少?”

        

说这话的同时,金媛媛还过来亲昵的拉徐开,然后把徐开按在椅子上,而她没有按照用餐礼仪坐到徐开对面,而是就挨着徐开坐下了。

        

不仅如此,金媛媛还很热情的给徐开切了一块惠灵顿牛排,送到了徐开的盘中,说:“这是我最拿手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徐开就是再不高兴,也得把这个过场走完,再者说,怠慢自己的是余冬冬,又不是金媛媛,金媛媛可是从始至终都在热情招待自己。

        

所以徐开尝了尝金媛媛给自己送过来的惠灵顿牛排,然后不吝夸赞道:“嗯,真不错,有一股淡淡的草药味,是辛夷花吗?”

        

金媛媛笑着说:“你的嘴还真好使,来,咱们碰一杯,让我尝尝你带来的红酒。”

        

徐开先声明:“我酒量不行,只能少陪你喝一点点。”

        

金媛媛一点都没有勉强徐开:“你能喝多少喝多少,咱们就是拿这个助助兴,再借着点酒意随便聊聊。”

        

徐开小口喝了点红酒,然后主动说起:“《夏洛特烦恼》的发行权,你们爱纳就别惦记了,我已经准备跟兄弟公司签合约了,这除了因为他们给得条件更好以外,还因为《夏洛特烦恼》在兄弟公司没有竞争对手,而你们爱纳这边的《爆笑江湖》跟《夏洛特烦恼》完完全全是竞争关系,你们爱纳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全力发行《夏洛特烦恼》的。”

        

金媛媛听言,毫不掩饰她的失望,她喝了一大口红酒,然后才说:“你是我的全部希望,我能不能坐稳爱纳老板娘的位置、会不会被打回原型,可全都得看你了。”

        

徐开摆摆手说:“别,我可担不起这个重任。”

        

见徐开推脱,金媛媛眼珠动了动,但没再说什么,而是又给徐开切了一块惠林顿牛排,然后又跟徐开碰了一下杯。

        

正主没在,让正主的老婆陪自己吃饭,这算怎么回事?

        

所以,徐开加快了这顿饭的进程,没一会徐开就把自己面前的惠林顿牛排给吃光了,还把那不多的红酒给喝光了。

        

就在徐开准备擦擦嘴说:“我吃饱了的时候。”

        

金媛媛的酒杯莫名其妙的就倒了,红酒洒了金媛媛一身。

        

徐开关心道:“你没事吧?”

        

金媛媛笑着说:“没事,我上楼去换件衣服,你稍等我一下。”

        

徐开想说:“要不我直接走吧?”

        

可这又很不礼貌。

        

关键,金媛媛也不给徐开说这话的机会——她的话一说完,转身就上楼了。

        

没办法,徐开只能坐在原地,等金媛媛回来,然后跟金媛媛告辞。

        

可让徐开皱眉的是,金媛媛上楼了很久,也没有下楼的迹象。

        

最奇怪的是,徐开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燥热无比。

        

徐开很快就想到了,金媛媛有可能给自己下了药。

        

“酒菜都没有问题啊,我怎么会中招呢?”

        

徐开连忙去检查桌上的剩余酒菜,看看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药。

        

没一会的功夫,徐开就确认了,酒和菜都没有问题,可将惠灵顿牛排和红酒混合到一起,就会变成很烈的椿药。

        

确认了这一点之后,徐开起身就想往外走。

        

可就在这时,金媛媛充满魅惑的声音却响了起来:“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要走了吗?”

        

徐开听言,向金媛媛看去。

        

然后就看见,穿着透视装的金媛媛缓慢的走下了楼梯。

        

徐开定睛一看,就见金媛媛里面的蕾丝内衣若隐若现,极为魅惑。

        

而这么一视觉冲击,徐开腹中的椿药一下子就顶到了徐开的头顶。

        

徐开的呼吸随即开始变粗,身体也有了变化,他用低沉的声音问金媛媛:“你要干什么?”

        

金媛媛走到徐开身边,才答非所问道:“还生老余的气呢?”

        

徐开没有说话。

        

金媛媛也不恼怒,她笑嘻嘻的说:“我要是你,就肯定不生老余的气,因为他都准备拿他老婆来招待你了,还有比他更好客的朋友吗?”

        

“?”

        

徐开眯着眼睛说:“你说这是余冬冬的意思?”

        

金媛媛悠悠地说:“老余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他也是要脸的,他就是跟我说,他太忙了,回不来了,而且他回来也没有什么用,你是我的客户,我得自己维护,他帮不了我。”

        

金媛媛趴在徐开耳边,吐气如兰的说:“你说,我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女人,怎么维护你这个什么都不缺的男人?”

        

徐开往后退了一步,尽量理智的说:“女人我也不缺。”

        

金媛媛往前逼了一步,说:“我知道啊,不过我有她们没有的东西?”

        

徐开又退了一步,问:“什么东西?”

        

金媛媛把徐开逼到沙发边上,然后一把将徐开推坐在沙发上,之后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徐开的大腿上,同时用诱惑至极的声音说:“我是怠慢了你让你很不爽的余冬冬的老婆,我是豪门贵妇,身份诱惑!”

        

说这话的同时,金媛媛又往前坐了坐,然后一把抱住了徐开……

        

……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