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宾馆曰新婚少妇&女友被经理内经历

       

左舟好笑的拍了拍吕轻侯的肩膀,“你也是第一次做外交工作了,紧张也是难免的,不过你要对自己和自己背后的势力有个清晰的认知。如今大秦无论软硬实力都是最强的,所以除非明清两国脑袋抽了想要合伙跟大秦开战,否则完全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你这般紧张。”

        

吕轻侯张张嘴却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聪明人行事的时候难免会想很多,所谓未雨筹谋嘛,但有时候人们总是会将最坏的结果与最无脑的结果搅混。

        

明清两国突然联合跟大秦作对,这个结果并不是最坏的,只能算是最无脑的。有可能发生吗?有可能,但前提要建立在掌权者智力衰退却又独掌权力的情况下。如今的明清两国都不存在,清国那边康熙有极大的权力,但是其智力在线不可能放着更好吞并的明国不动,而去啃大秦这个硬骨头。明国朱祁镇能做出什么事不好说,但明国朝堂上权力分散,大臣们能够在这方面制衡皇帝。

        

“可是我确实看到他们在交流,而去望向我们的时候不怀好意啊!”

        

左舟闻言挑了挑眉毛,“我们是来搅混水的,对我们能有好态度才怪呢,你若是担心的话,那就老实的待在驻地,只要不自己出去乱晃,就没有人会针对你们。”

        

左舟说完就不在意的挥挥手离开了,俊男没有什么好看的,美女家里就有,质量可比这里的好了不少。能够见到赵敏也算是意外收获,不如回去睡一觉。

        

不过深处漩涡之中,这个睡觉的小愿望必定无法实现,同样是一抬头,又看到了蹲在窗框上的绾绾。

        

“你是来拉屎的吧!”

        

绾绾似乎默认了一样并没有在这事上纠结,开口就是正事,“魔门的人发现在周围出现了十杀门的杀手,可能要多和谈不利。”

        

“太慢了,魔门的情报能力还是需要进化啊,人家汝阳王府的人早就已经通知我了。。” 

        

绾绾皱眉,一下子像是受了什么委屈,“汝阳王府本就是在明国和清国范围布置了很久的情报组织,我魔门自然比不上。不过……你怎么会跟汝阳王府扯上关系的?是不是被那個妖精给迷惑了!”

        

“哇,魔女说别人是妖精,这还真是挺有趣。”

        

“哦,你还维护她,你果然已经中了美人计啊!”

        

绾绾眼神楚楚可怜,好像他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一样,左舟结结实实的给了她一记白眼,“下次卖萌的时候记得不要将媚功拉满,会很出戏的,你要相信你自己,你的演技很好,光靠气质就能够秒杀九成九的男人了!”

        

绾绾娇哼一声,将身子转过去不看他,“都没有魅惑到你。”

        

“想魅惑到我很简单啊,你啥都不穿往床上一躺,你看我会不会被魅惑到!”

        

“不行啊,师傅说过,半遮半露才是上乘,将最后的谜底揭开,那就没有兴趣了。”

        

左舟:“……”好啊,这个当娘的竟然不为儿子着想,哼,左老汉离婚离对了!

        

“那……要不我下次再送你一双丝袜,黑丝白丝都送,帮你提升一点魅惑的等级。相信我,lsp都吃这一套。”

        

绾绾不着痕迹的撩动裙摆,下面浑圆滑腻在月光下隐隐有光晕的大腿无比诱人,“有效?”

        

“肯定有效,下次穿了丝袜再来,我肯定配合你。”

        

“……”

        

“你既然知道十杀门的人要破坏和谈,那你有什么打算?”

        

“你这转折虽然有点生硬,但我还是会配合的,我的打算是,不要去管。”

        

绾绾一下子就给整不会了,“不管?这是什么操作?”

        

“很简单,大家既然都想着拖延时间,那就让十杀门继续捣乱嘛,不管最后是死了多少人,我都可以站出来表示要调查这个案件。凭我大秦大将军的地位与实力级别,他们敢不给我这个面子?一旦这件事被我揽下,那什么时候破案可就由我说了算,我想要拖多久就拖多久。”

        

绾绾歪着小脑袋看着左舟,“你这个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如此无赖的方法都能够想到,不过最后若是真的没调查清楚,岂不是要丢面子?”

        

“到时候找个替死鬼喽!”左舟摊手做无奈状,就像自己真是个破不了案用无辜百姓充业绩的枉法污吏。

        

绾绾撅着诱人的小嘴,不开心,“人家不想看着你丢面子!”

        

左舟心疼的伸手捧着她的脸蛋儿,“放心吧,一旦我接下了这个案子,那么明清两方都不会做出催促的傻事,何况……想想朱祁镇之前灭了叶向高满门的行为,没人会因为这种事得罪一个强者的。不过……刚刚不是告诉你了嘛,不要用媚功,这孩子咋不停话!”

        

绾绾一巴掌将他的手拍掉,转身飘走,“不理你了!”

        

……

        

谷嫒

        

第二天清晨,一名樵夫挑着两捆干柴从城外进来,他是常年居住在宣府的本地居民。守城的官兵早已经认识他,互相间热情的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放行了。

        

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直接回家,也没有将干柴哪去早市卖,反而转弯进入了一家水粉铺子。

        

按照他的穿着来说,掌柜的不会太热情,然而今天却是不一样,掌柜的主动询问,“呦,今天怎么跑我这来逛啊?”

        

“嘿嘿,给我家婆娘买盒胭脂,要好的那种,特别红的。”樵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在一帮女子中间就他一个男人,还是买胭脂,难免有点紧张。

        

掌柜的微笑递过来一盒,樵夫早已经准备好了三枚铜钱。

        

一场交易就完事了,樵夫离开的半个时辰后,掌柜的回了后院将那三枚铜钱拿出来,相互交叠在一起,发现其中两枚竟然有一定的弧度,显然是被人用手劲生生掰弯的。

        

其脸上微变,马上将一枚信鸽放出去,这信鸽腿上没有绑任何的信息,事实上,信鸽本身就代表着某种意义。

        

而就在同一个城市的明国军队驻地中,上官海棠接到信鸽时便转身去找于谦和严彧了。

        

“两位大人,计划成功了,情报就在路上。”

        

于谦猛的站起,喜道:“好,护龙山庄功不可没啊,嗯,你们有安排人接应吗?”

        

“大人放心,我的两位师兄已经出发,应该不会有意外出现的。不过这毕竟是暗线,我们的计划还得继续,这方面恐怕要为难严彧将军了。”上官海棠说着叹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严彧。

        

严彧满脸严肃的站起,“放心吧,我早已经有觉悟了,为国尽忠我辈义不容辞!”

        

于谦见状也满脸不忍,“去见见那些士兵吧……”

        

严彧闻言顿了一下,叹道:“之后战士们的抚恤还请大人多多帮衬,切莫让人贪了去。”

        

于谦还没有表态,上官海棠已经开口道:“将军放心,如果有谁想要动这笔钱,我们护龙山庄一定扒了他的皮!”

        

严彧放心的点了点头,起身出了营帐。

        

……

        

时间渐渐来到了中午,昨天的宴会倒是很成功,但今天三方谁都没有着急说要开始谈判。不过严彧带着大约一百多人出营的事情却瞒不住所有人。

        

左舟得到情报时诧异的愣了好一会儿,知道十杀门的人要破坏和谈,竟然还只带着这么几个人就敢出去?

        

这家伙有点想不开啊!

        

还是说,他们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左舟想着提醒张君宝等人警戒,待在驻地不要动,他自己则出门朝着严彧的方向追了过去。

        

同样得到消息的也还有多尔衮那方面,不过他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不能像左舟那般自由。只是与左舟不同的是,他知道严彧去做什么了。

        

“立刻派人拦截,绝不能让他们将布防图拿到手!”

        

多尔衮的命令马上传递到城外驻扎的小股清军部队内,留守将领得到命令之后马上率领布下展开追击,这一动就是一千多人,远远超过严彧的人数。

        

这一幕自然也瞒不过于谦等人,只是他却没有再支援什么,而是有些疲倦的坐在了椅子上。旁边上官海棠看着这一幕,竟是有点心疼。

        

于此同时,据宣府百里之外的一片丛林中,三名打扮成樵夫的明国士兵正急速奔跑着,他们的轻功都不错,显然不能用普通士兵来形容。

        

三人脚下不停,明明脸上已经满是风霜和疲惫。

        

“就快到宣府了,到了那里,我们就安全了,兄弟们,等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我请你们逛都城最好的青楼,找最漂亮的姑娘,喝最好的酒!”

        

“好!”×2

        

为首者面白俊逸,长发在身后束了个马尾,看起来干练又别有魅力,好像他的话也充满了说服力。

        

然而,刚刚提升了一点的士气却又被他们身后出现的黑影给打断了。

        

“去下面逛窑子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