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屁股眼里放黄鳝&只差一厘米就进去

晚上十点,断头岭。

        

叶凡带着沈画四女绕了十几里山路,出现在必经之路的顶端。

        

四女戴着赵天宝一伙的夜视仪对着山腰俯视下去,一个个身躯一震,脸上有着震惊。

        

视野中,距离必经之路二十米高的山沟,密密麻麻趴伏着数不清的人影。

        

他们裹着迷彩衣,跟草木和夜色融为一体,手里紧握着轻重武器。

        

闭着眼睛安静地等待。

        

从他们松散的态势来看,怕是埋伏了一两天。

        

只是埋伏这么近,他们也没有离开这个居高临下的山沟,似乎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

        

他们的背后,还假设着三十几挺加特林和火箭筒。 

        

背对来路的三个山洞,也聚集着大批战兵,门口低垂厚重布帘,偶尔有人进出。

        

俨然是指挥部的所在地了。

        

“叶少,你料事如神啊,这里果然是敌人。”

        

沈画低声一句:“而且好多人,怕是好几个营,这铁木无月真是狠毒啊。”

        

沈棋咬着嘴唇问道:“叶少,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绕过去?”

        

叶凡眼里闪烁一抹寒芒:

        

“这是必经之路。”

        

“除非我们能从悬崖攀爬上去,不然我们根本绕不过去。”

        

“而且我也没想过绕过去。”

        

“来都来了,就把他们全部干翻吧。”

        

“走,找一个远一点的上风口。”

        

“把我让你们采来的草药用衣服裹着点燃。”

        

叶凡一声令下。

        

沈画四女也没有半点废话,动作利索跟着叶凡后撤,接着来到一个上风口。

        

她们躲在一颗岩石后面,把裹着草药的布条点燃。

        

浓烟徐徐弥漫,被凉风一吹,裹着夜晚雾汽吹入了几百米外的山沟……

        

这是叶凡自制的山寨催眠气体,比不上赵天宝他们的杀伤力,但效果也是极好。

        

“嗯嗯嗯!”

        

半小时后,山沟里面的迷彩战兵一个接一个昏睡。

        

他们是不知不觉吸入了气体,接着就脑袋一歪失去意识。

        

附近的同伴以为他们太累睡着了,所以基本没怎么在意。

        

随后就是他们闭上眼睛晕迷。

        

随着山风的呼啸,整个山沟和必经之路变得更加安静了。

        

唯有后面的三个山洞偶尔传来窃窃私语声。

        

又过了十五分钟,浓烟全部吹完。

        

“动手!”

        

叶凡一声令下,随后带着沈画她们向山洞冲过去。

        

五人脸上都戴着防毒面具,所以丝毫不怕飘忽的白烟。

        

“扑!”

        

“扑!”“

        

扑!”

        

黑暗中,闪过一道道艳烈刀光。

        

昏睡的战兵全都被沈画她们一刀封喉。

        

偶尔有几个没完全昏迷的人睁开眼睛,也被叶凡一闪而逝的飞刀要了性命。

        

叶凡带着四女血洗着这一批埋伏的敌人。

        

很快,三百多名昏睡的敌人,被叶凡他们全都无声无息击杀。

        

接着叶凡带着沈画四女冲向了三个山洞。

        

山洞处于背风处,除了门口的守卫昏睡外,山洞里面的人并没有大碍。

        

“嗖!”

        

在叶凡冲过去杀掉四名守卫的时候,一名残存意识的守卫睁开眼睛。

        

他用尽力气喊出了两个字:“敌袭……”

        

话没说完,叶凡就一刀把他砍翻在地,随后把最后一名守卫捅死。

        

不过守卫的喊叫,还是让两个山洞的敌人感觉到端倪。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十几个头目拿着武器冲了出来,想要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没等他们搞清楚事情,叶凡就手起刀落,把他们毫不留情斩杀。

        

十几个头目脸上带着茫然倒在了血泊中。

        

接着叶凡身子一纵,窜到高处,把几个爬去制高点的敌人一一击杀。

        

沈画四女也没有闲着,往山洞丢入闪光弹丢入催泪弹,把其余敌人全部从里面逼迫出来。

        

砰砰砰的声响中,又是十几个敌人冲出来。

        

他们被炸蒙了,完全丧失理智,就像是受到惊吓的羔羊,满是恐惧和绝望,忘记反抗。

        

接着,他们四处逃窜。

        

沈画四女毫不留情在他们背后开枪,把这些敌人击杀在半路上。

        

空气中,流动着血腥和杀戮的味道。

        

很快,下边的两个山洞就被沈画她们杀得干干净净。

        

她们没有停歇,向上面的山洞推进。

        

她们从来没有这样兴奋,从来没有这样气势如虹。

        

比起叶凡带着她们干的这一仗,沈楚歌昔日行径简直就是过家家。

        

“杀!”

        

这支队伍的统帅,铁木雄,一个身高一米九魁梧汉子,光着脚戴着防毒面罩冲出来。

        

他整个架势就跟史泰龙一样。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魁梧汉子对着十几个一起涌出来的战兵吼道。

        

他喊叫着,脸上写满了震惊。

        

他们是来收拾叶凡一伙的,怎么还没动手,自己被收拾了?

        

“铁木将军,有敌人袭营,他们攻破了两道防线,快到我们这里了。”

        

“快,快撤离吧!”

        

几名浑身是血的战兵跑了过来,对着铁木雄汇报情况。

        

他们还架着铁木雄的胳膊,想要把他架离到安全的地方去。“

        

敌人袭营?!

        

怎么可能会有敌人袭营?!

        

他们埋伏的悄无声息,还是提前两天守在这里,算得上神不知鬼不觉。

        

怎么可能被人反杀呢?

        

这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铁木雄从架着他胳膊的那名战兵的腰间,“嗖”的一声,拔出了一把枪。

        

他对着天空砰砰砰轰出三枪:

        

“不许后退,不许逃跑,给我全力顶住。”

        

“我们有四百人,还有重武器,还有八名高手。”

        

“而且附近还有直升机,最多五分钟,我们援兵就能赶赴。”

        

“顶住,给我顶住五分钟,我就不信,叶凡今晚能活着出去。”

        

“顶住!顶住!”

        

铁木雄面目狰狞,近乎疯狂的喊叫道:

        

“冲!冲上去!都给我冲上去,去跟敌人拼杀!”

        

在他的督战中,十多名战兵迟疑了一下,最终紧握冲锋枪,嗷嗷直叫去阻挡叶凡。

        

子弹横飞,压得沈画四女趴在地上,不敢轻举妄动。

        

“对,对,就是这样,杀死他们,杀死敌人……”

        

铁木雄脸上有着兴奋,有着炽热:“只要五分钟,他们必死无疑。”

        

“嗖——”

        

就在这时,铁木雄忽然发现,头顶有沙土掉落。

        

接着砰一声爆开,叶凡从上面飞扑出来。

        

刀光一闪。

        

一刀,十几名敌人横死。

        

又一刀,八名高手横死。

        

再一刀,铁木雄咽喉溅血。

        

他张大着嘴巴,随后直挺挺倒地,死不瞑目……

        

“嗖——”

        

叶凡看都没看铁木雄,反手一甩,匕首射了出去。

        

几十米高空上,一架无人机被击中,哐当一声坠落……

        

几乎同一时刻,燕门关黑箭炮营,一名青衣女子旋风一样冲入进去。

        

她扑通一声跪在东狼面前:

        

“东狼战将,断头岭发现大批天下商会精锐。”

        

她喊叫一声:“疑似铁木雄的特卫营。”

        

“传我指令,掉转十门长炮,越过边界,锁定断头岭。”

        

东狼大手一挥:“给我轰杀铁木雄一伙!”

        

“开炮!”

        

“轰轰轰——”

        

十秒后,近百枚炮弹向断头岭倾泻了过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