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成水流出来了&叫出来要不把你做到哭

极乐教真是倒了血霉。

        

半夜睡得好好的,大司马和大司祭带着上百高手登门拜访。

        

一个大宗师,一个大修士,往空中一站,极乐教太上长老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们中间出了叛徒?!

        

长老第一时间就怀疑上刚走不久的小和尚胜己。

        

可惜,已经没有机会再去验证了。

        

“邪修授首!”

        

黄游一声暴喝,拎着一把超级大关刀,猛的扑了过去。

        

接下来,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极乐教在临京的高层力量,基本被一网打尽,上天入地都没能逃掉。

        

监察司简直赢麻了。 

        

前两天刚端掉阴阳教,并且扳倒了当朝太子,今天又拿下极乐教一个太上长老,一位副教主,圣子一滩,圣女若干。

        

等到搜查密室的时候,一应资源更是令人眼红耳热。

        

所有的双修教派,在敛财方面的能力,都能够吊打正规门派几十个来回。

        

密室里大约堆放着价值十数万两银子的各类资源,有很多东西,甚至是有价无市的宝物。

        

比如那个装着真灵宝珠的封箱,不仅材料罕有、工艺特殊,其上的符文更是只有大修士才有能力绘制的封灵秘阵。

        

刘大福没让下属碰那个箱子。

        

亲自收好,带回去向夏皇复命。

        

夏皇打开封箱,拿出真灵宝珠把玩片刻,随手递给了大司祭。

        

“穆师,您看。”

        

大司祭同时拿起真灵宝珠和感应经正本,闭目感应片刻,轻轻点头。

        

“两者确实出于同源,有一丝极其微弱的联系。至于加快修炼的妙用……想来不会差。”

        

夏皇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满意点头:“如此看来,林卿所言俱为真。”

        

刘大福凑趣道:“林少君是个识趣且念情的,自然不会对圣上有丝毫隐瞒,此乃我圣皇之威、大夏之福啊!”

        

“马屁都省省。”

        

夏皇摆摆手,示意刘大福:“那便找个时间将此珠交予林卿吧!

        

事先要讲清楚,此珠只是暂借,等到他修炼有成,要还回来。

        

另外,感应经收归内库,只允许晏清一个人修炼。

        

外面还藏着那么多阴阳教的老鼠,暂时不宜大规模扩散。”

        

夏皇对林野的态度非常满意,于是,很愉快的将真灵宝珠的使用权借了出去。

        

优先权,甚至在亲闺女天香之上。

        

因为林野在此事上的坦诚,证明了他并非心怀二心之辈。

        

哪怕出了宫,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自由,其人依然可靠。

        

整个大夏高层,对林野的感觉都是非常良好且正面的,是以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感应经是很强,搭配上真灵宝珠之后更强。

        

但是在顶级大佬们眼里,最有用的终究还是人。

        

李忠贤笑眯眯道:“极乐教密库里的好东西不少,大福,挑些林少君合用的,一并送去。莫要让少君心里嘀咕,分赃的时候不带他……”

        

“哈哈哈!”

        

夏皇开怀大笑,摆手示意照办。

        

林野主动把路走宽,马上便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惟有一点奇怪——

        

君臣们依然没有讨论林野是如何“感应”到两样至宝的。

        

私底下各自怎么想,外人不得而知,总之,表面上都对此讳莫如深。

        

仿佛,此事如此寻常。

        

……

        

林野一觉睡醒,突然惊觉,枕头旁多出一个小匣子。

        

他也不害怕,随手就把匣子打开了。

        

里面安娜静静的躺着一枚玻璃球大小的温润石珠,下面压着配套的网袋,旁边搁着一个玉瓶。

        

翻出最下面的纸条,上面寥寥数语,写明了玉瓶里所装丹药的性质。

        

泽润丹。

        

整个中洲最顶级的净血丹药,产自大离,取自于极乐教密室。

        

皇室内库都没有的好玩意。

        

服之可以净化血液杂质,至纯至润。

        

丹和药,在中洲是泾渭分明的两回事。

        

药是医家手段,以正常手段配置熬炼,或成剂、或成汤、或成丸。

        

而丹是修士们以丹鼎真火所炼,效用更强、难度更高、价值更大,归道宫专管。

        

专管的意思是:除道宫之外,任何民间势力均不得私下炼丹,违者与叛国谋逆同罪。

        

道宫炼的每一颗丹,都要登记在案,明确其流向。

        

而泽润丹是大离丹鼎正宗的独门特产,一颗便价值千金。

        

最关键的是,由于两国敌对,在大夏,有再多的钱都买不到这种管制大丹。

        

而眼前的玉瓶里,足足有五枚泽润丹。

        

林野也赢麻了。

        

喜滋滋的倒出一粒,直接吞服,静待药力随着血液流转全身。

        

随手打开面板一看,上面果然多出一条状态——

        

血液纯化进度1.5%、2.3%、2.9%……

        

不知道是泽润丹本来的效力就特别强,亦或者是林野体质特殊的原因,整个纯血进度飚得飞快,每隔几秒,数字就跳动一次。

        

等到做早课的时候,林野便发现,气血境的推进速度亦随之暴涨。

        

接下来练五感,林野将真灵宝珠装在网囊里,贴肉挂在胸口。

        

一股清凉的气息自宝珠中涌向体内,自动自觉的滋润着林野的眼、鼻、耳、舌、肤,带来一种酥酥麻麻的应激感。

        

随着那种颤怵的产生,林野只觉得,眼前的世界突然变了。

        

色彩更缤纷,仿佛眼睛开始接收更多的非可见光;

        

风声有了旋律,吹拂着不同的物体,形成不同的音阶;

        

草木香气渐渐分开,草香更清淡,木香更厚重;

        

皮肤愈发敏感,向阳的一侧暖意强烈,背阴的一侧寒毛紧缩。

        

林野终于明白了为何要练五感。

        

太不一样了。

        

一个真正武者的五感,相比于普通人,就好像吃鸡开了透视、联盟开了全图。

        

继续强大下去,甚至可以把自己练成雷达。

        

现代战争最重视侦查,其实武者对战一样如此。

        

高速运动中,谁能捕捉到更多的细节,谁就具备更大的容错空间和应对优势。

        

此时的《天枢上景八识清灵感应经》尚未显示出真正的神妙,便已经将林野向着一个强大武者的方向推进了一大步。

        

待到真正练出精髓,不知又是何等景象?

        

林野兴致勃勃的做完五感功课,看着面板上的小成字样,心情愉悦至极。

        

感应经再搭配上真灵宝珠,实在太给力,没白花功。

        

坑完阴阳坑极乐,属实是坑对了。

        

以后,请叫我林坑坑。

        

还有四百多功,接下来坑谁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