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屈辱的张开双腿&让我检查一下看洗干净了没

      

“爸,你到底怎么想的,真要相信这些骗子么!”

        

庄晓芸尖叫道。

        

“别乱说话!”庄英武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说:

        

“这是大人的事,你和你的朋友,到旁边呆会,等完事之后,我在和你说这事。”

        

“等你把钱转出去的时候,就无法挽回了啊!”

        

“好了,不好再说了!”

        

又训了庄晓芸一句,庄英武走到了江湖术士的跟前,客客气气的说:

        

“大师,我女儿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碍事的,我不会和她计较的。” 

        

“那就好,那就好。”

        

唐娟和庄宇平的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摆平了庄晓芸,就没人能阻止自己了!

        

“晓芸,你冷静点,有师叔在呢。”李永年劝说道。

        

此刻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好。

        

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林逸的身上。

        

“既然他们想搞,就让他们搞,路是自己走的,教上的泡是自己磨的,只要能承担后果,就万事ok。”林逸淡淡的说。

        

“但那是晓芸她爸,如果真出事了,晓芸也跟着吃亏啊。”

        

“以她爸的能力,能把生意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实属不易了,里面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林逸淡淡的说:

        

“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未来的某一天也会出事,说不定会败的更惨,所以,这未必是坏事。”

        

“可是……”李永年顿了一下,说:

        

“如果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然后在把事情说清楚,这样不是更好么。”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放在现实生活中,却没办法这么做。”

        

林逸靠在椅背上,单手拄着脑袋,慢悠悠的说:

        

“岛国有个剑道大师,名叫宫本武藏,应该听说过吧。”

        

“知道,好像挺厉害的。”

        

“他曾说过一句话,没人能阻止少年武士去赴死,因为他们听不到。”林逸笑着说:

        

“虽说她爸不是少年了,但人的大脑,一旦形成了某种思维定式,就很难改变,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两人都沉默了,林逸的话,确实有他的道理。

        

“所以现在,就什么都不要做了,咱们静观其变吧。”

        

在林逸的劝说下,两人都不说话了。

        

李永年还好,这事本就和他没关系,情绪还算平稳,像个看客。

        

但庄晓芸就不同了,毕竟这是她自己家的事。

        

如果用几百万的资产,去买一个教训,是不是太贵了?

        

另一边,在庄英武的坚持下,仪式正式开始。

        

尽管道家也有很多专属的仪式,但更多是倾向于表演性质。

        

和眼前的场面比,还真差了点意思。

        

江湖术士表演的‘法术’神乎其神,林逸全程无感,但庄英武却看的目瞪口呆,大受震撼。

        

也让他产生了一种‘钱不白花’的错觉。

        

整场仪式,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渐渐进入到尾声。

        

在这期间,庄英武把手上,700多万的现金,全都转了出去。

        

唐娟和庄宇平的激动之情,已经到了无法隐藏的地步。

        

钱已经到手了,剩下的就几处房产了!

        

到时候就能脱离这里,远走高飞了!

        

“大师,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我未来的运势,是不是就能转变过来了?”

        

“庄先生放心,我刚刚已经和仙家说明情况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你的生意会越来越好,从前失去的,都将以十倍百倍的方式,回到你的身边。”

        

“真的?”

        

“我行走江湖多年,破过的灾殃无数,很多比你严重的灾劫,都被我一一摆平了,所以相信我,未来你会越来越好的。”

        

“谢谢大师!”

        

庄英武连连道谢,抓着对方的手,许久都没放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而这一幕,在林逸的眼里,就像是喜剧电影一样。

        

“老庄,今天这事成了,以后你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唐娟说道。

        

庄英武重重的点头,“这事真是多亏你了。”

        

“应该的,毕竟咱们是一家人。”

        

看到这一幕,庄晓芸就像个局外人似的,没有任何感觉。

        

“师叔,现在怎么办?这好像没咱们什么事了。”李永年尴尬的说。

        

“别着急,好戏才刚刚开始。”

        

“好戏?”

        

“别说话,慢慢看着就是了。”林逸笑容淡淡的说。

        

这时,唐娟朝着林逸走了过来,趾高气昂的说:

        

“这没你们什么事了,现在就走吧。”

        

“凭什么走!”庄晓芸说:

        

“他们是我的朋友,走与不走,都由我来决定,跟你有什么关系!把自己的位置摆正!”

        

“呵呵……”

        

唐娟冷笑一声,“我看该把关系摆正的人是你吧,以后你就是外人了,和这个家没关系了,凭什么在这指手画脚?”

        

“我告诉你,就算我结婚了,我也是庄家人!在这个家里也有发言权!”

        

“呵呵,有没有发言权,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唐娟冷笑,就算庄晓芸是家里的长女,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

        

庄英武站了出来,劝说道:

        

“我知道,长久以来,你都对小娟有意见,但我们都过这么多年了,也算是一家人了,她这么做,也是了我好,以后我的生意好起来了,全家不都受益么,有什么好吵的。”

        

“等等!”林逸打断了庄英武,笑着说:

        

“你别那么武断,生意会不会好,还不一定呢。”

        

“你什么意思?”庄英武回头问。

        

“原本你的财运还算不错,但被他这么一搞,现在全都没了。”林逸神神叨叨的说:

        

“我掐指一算,你最近,可能要破财,做好准备吧。”

        

“破财?!”唐娟火了:

        

“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大师都把这道坎给破了,怎么可能破财!”

        

“真相是什么样,你比我清楚,就不要强词夺理了。”

        

“我看你们就是一伙的,在这诅咒我们!”

        

唐娟冷着说:“老庄,我看这群人,都没安什么好心,快点让他们走吧!”

        

“这……”

        

庄英武有点为难,也认为林逸有点过分了,想请他离开。

        

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