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手指伸进了内裤&几个学长一起不停的要我

这队人马有数十人,有老有少有女人有孩子,他们赶着马车,马车上拉着高高的物品,有帐篷等等家什,老人和女人们抱着孩子也坐在其上摇摇晃晃。

        

孩子们没有往日的嬉闹,老人们神情也很黯然。

        

“风太大了,在这里寻找落脚的地方吧。”队伍里有人喊。

        

伴着这句话,响起了很多人的欢呼,但也有人质疑。

        

“还是再往前走走吧。”

        

“这里还是不太安全。”

        

质疑的人立刻被其他人围住“都走了这么远了已经够安全了。”“再往前走就没有牧草了。”“难道要去沙漠深处?”

        

行进的队伍发生了争执,但下一刻狂风呼啸,卷来的尘沙中夹杂着马蹄声呼喝声,那些呼喝声是与他们不同的语调——

        

“大夏的盗贼!”

        

“他们又来了!” 

        

“他们追到这里了!”

        

原本还在争执的队伍顿时变得惊恐,不管是人还是马匹都加快了脚步,不敢半点停留。

        

老人们抱紧了孩童,坐在摇晃的马车上,看向身后腾起的烟尘,以及越来越远的草原,流下了眼泪。

        

“大王败了,大夏的盗贼盘旋在草地上,我们流离失所,我们漂泊无依。”他们低低吟唱着,奔出这片草地,冲进了荒漠中——

        

滚滚的尘烟并没有追进荒漠,而是在荒漠边停下来,灰尘散去呈现出数十人的身形,他们裹着围巾,看着在荒漠中奔逃的一行人,有些遗憾。

        

“这个部落人数不少,看起来也很富有。”

        

“放过他们有违我们山贼的信念。”

        

“啊?我们山贼什么信念?”

        

“贼不走空啊。”

        

听着大家的议论,木棉红没有喝止,而是说:“山贼还有一个信念啊。”

        

大家都看过来。

        

裹着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的木棉红微微一笑:“不能对肥羊斩尽杀绝。”

        

诸人都笑起来“老大说得对。”“把西凉羊养得更肥。”“这样割一茬又一茬”伴着喊声以及木棉红一挥手,他们四散巡视着这片旷野。

        

木棉红眼里的笑意也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忧伤。

        

“有什么不妥吗?”身边的男人察觉,谨慎地问,再环视四周,毕竟这里是西凉境内,虽然西凉王败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木棉红摇摇头,环视四周,眼里又浮现笑意:“楚将军有个心愿就是在西凉境内肆意而行。”

        

没想到,她今天达成了他的心愿。

        

下一刻,木棉红想到什么,眼睛一亮。

        

“我应该把楚将军的骨灰挖出来,然后带着他来这里。”

        

原本因为木棉红的话有点感叹的男人们顿时吓了一跳:“老大,那样钟长荣非跟我们打个你死我活。”

        

木棉红一笑:“我怕他?”

        

的确,老大不怕钟长荣,而且老大为了楚岺还真敢做出疯狂的事,男人们脑子飞快地转动要打消木棉红的念头。

        

“那样会让阿昭小姐不高兴的。”“楚将军已经变成了英灵,他说不定早就在西凉境内游荡,不是,巡查。”“对啊,老大,你先前突袭西凉王庭,这也是楚将军一直想做的事,说不定他那时候就跟着你一起呢。”

        

木棉红眼中的笑意如水般荡漾,点点头:“你们说得对。”

        

她再看向四周,眼神依旧怅然,但没有再说挖坟的话,男人们松口气,正要再说点什么转移话题,后方有人马疾驰而来。

        

“老大。”他们喊,“钟帅的信。”

        

木棉红接过信打开看,眼中笑意更浓,又轻叹一声:“阿昭也太辛苦了。”

        

“我们也分兵去援助阿昭小姐吧。”身边的男人们问。

        

木棉红看了眼信,摇摇头:“暂时不用,我们目前还是在西凉境内,我们要让西凉人迁徙更远,再不敢靠近这里。”

        

男人们应声是。

        

“还有。”来人又道,“我们适才游荡的时候,抓到一个货商,大夏的货商。”

        

木棉红看过来,问:“大夏的货商怎么出现在西凉境内?”

        

“他说是被掠来西凉,现在西凉战败了,趁机逃回去。”来人说,“但我们看他行迹十分可疑,就准备绑起来——”

        

他们是山贼,又不是大夏护国护民的兵士,西凉的商人要抢,大夏的商人也可以抢嘛,这才是合符身份——

        

“但没想到他突然就自尽了。”来人说。

        

随着他说话,一匹马驮着一具尸首走过来,这是一个胖乎乎的商人打扮的男人。

        

不是逃跑,哀求,而是自尽?木棉红的眼神犀利,用死亡来掩盖秘密。

        

“送去给钟长荣。”她说,“让他查这商人的来历。”

        

看着负责送信的山贼们带着这尸首疾驰而去,木棉红眉头没有舒展,反而更凝重,视线看向后方。

        

议和结束了,西凉王率兵马离开,西凉的各个部众也都在迁移,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吧?

        

…….

        

…….

        

靠近边境的草原也正荡起尘烟,尘烟中充斥着厮杀声。

        

站在一处山坡下的钟长荣,宛如又回到了西凉对战的时候。

        

但现在战事明明已经结束了。

        

“将军,兵马比预料的还要多。”亲兵疾步走过来低声说,“绝对是王部兵马。”

        

“将军,西凉王果然出尔反尔了!”另一个亲兵愤怒道。

        

“他不止突袭。”有一个兵士神情冷静,“他们还在我们这里安插了眼线。”

        

所以钟长荣一次心血来潮轻兵简行地巡查新边境,就遇到了伏击。

        

这个位置,钟长荣出发前自己都不知道会来这里。

        

这伏击,稳,准,就像在他们身后安置了一只眼睛。

        

一个兵士再忍不住愤怒:“西凉贼以为这样就能踏入大夏吗?”他用未受伤的手举起长刀,“他们真是做梦!”

        

四周的兵士也发出嘲笑声。

        

一直沉默不语的钟长荣听到这里,忽的笑了笑。

        

“也许他们不是要踏入大夏。”他说,眼神比夜色还幽深,“他们只是要,杀掉我。”

        

……

        

……

        

人伏在马背上,几乎与马儿融为一体,因为身后的箭,斥候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不能再御马指路。

        

不过这不是问题,杀出重围,老马识途,就能把他带到最近的驻兵地。

        

新收复的疆域大夏的兵马已经进驻,岗哨严密。

        

只要再翻过一道山坡——

        

但当他翻过山坡时,迎来雨一般的箭矢,马儿嘶鸣一声倒地,马背上的人连声音都没发出,跌滚在地上,他未闭上的眼中,倒影着山坡上并排肃立的十几个兵士。

        

大夏兵士。

        

……

        

……

        

梁蔷闭了闭眼。

        

“这一次,又是要我放狼入室吗?”他声音沙哑问,“我现在真不知道,你们背后的人到底是不是大夏人?”

        

一次又一次损害大夏。

        

但,也不像是西凉人,因为西凉人也没捞到好处。

        

或许应该说,那个背后人到底是不是人!

        

他宛如随意地拨弄着琴弦,丝毫不在意每一次琴响会死伤多少人。

        

兵士笑了笑:“梁校尉,这一次是为了你,让你力挽狂澜,荣耀重回。”

        

梁蔷木然看着他:“那我什么时候去挽狂澜?”

        

兵士道:“等钟长荣死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