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嫩苞又嫩又紧&美妇后菊双飞皇后

      

独孤九剑【橙】【一阶】【一级】。

        

徐浪手头还有近三十八万两的黄金,这些都在系统里面储备,为的也就是这一刻,当下徐浪毫不犹豫,直接就开始升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大圆满】

        

在这瞬间,独孤九剑的种种妙理涌向徐浪的心头。

        

第一招的总决式,讲述的是人体大形,剑体轨迹,步伐神态,发力形势,而后续的破剑,破刀,破枪,破掌种种,讲述的是对应的人体大形,招式轨迹,以及根据这种形体而创造的剑法,至于最后一步的破气式,讲述的是内劲流淌规律,而一旦摸索到这些规律,破解就是很容易的事了。

        

总体来说,这独孤九剑还是随物赋形,并无确定的定招,不过是根据对方的招式规矩,从而生变,以此来破掉敌人的招数。

        

【是否花费五万两黄金彻悟化境?】

        

【化境……洞幽】

        

目光锐利,能猜对方进攻心意,周遭左近豁然于心。

        

一轮修行大圆满加彻悟,直接少了十三万两黄金。

        

其中橙色武学彻悟是五万两,从基础修行到圆满是八万两。 

        

徐浪当下将独孤九剑再度修行圆满,彻悟,而后再次修行,手中仅有三万八千多的黄金了。

        

独孤九剑【橙色】【大圆满】【强】……化境,洞幽+2.

        

你的独孤九剑修为已经超越了古人,是为最强!

        

手中的黄金,徐浪顺带将金雁功再给彻悟一次,让金雁功+3,再度修行圆满,黄金也就剩下一万多了,瞧着蓝色的武学彻悟一次五千,徐浪顺带将金蛇剑法和龙门三十六剑再度彻悟一遍。

        

没有黄金修行,这两套剑法全都是一阶一级,徐浪也就将这剑法先扔一边了。

        

下一步就准备去荆州,把《连城诀》里面的宝藏给取出来。

        

这一个宝藏比较坑,里面都涂抹了很厉害的毒药,直至这宝藏被挖出去之后,过了一千多年,毒药仍然有效……想要里面的珍珠宝贝,徐浪是要留点心的。

        

至于那一尊大佛,则能够让徐浪的实力往前更进许多。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

        

风清扬在旁边背诵剑谱,看着徐浪忽然出神,皱眉说道:“回神,好好记着,今后若是有疏漏之处,可没有人给你更正。”

        

之前风清扬说了大话,想要让徐浪同他过招,只是徐浪用内劲,轻功,瑶琴这三项都胜他一招,风清扬在投剑之后,听到徐浪想学独孤九剑,犹豫之后,便也将这剑法传给徐浪。

        

这独孤九剑并非剑宗武学,也不算是剑法外传,并且徐浪和冲虚说话的时候,风清扬也在一旁听着,言听冲虚对徐浪的评价,这也不算所托非人,风清扬也就放心传剑。

        

只是没想到,徐浪在这种场合走神了。

        

“不必背诵了。”

        

徐浪打断风清扬,说道:“我已经学会了。”

        

“学会?”

        

风清扬皱起眉头,冷冷说道:“这一套剑法,单单第一招,我都用了三个月的功夫,你不过听我背诵剑诀,演练一遍,就敢说自己会了?”

        

风清扬感觉徐浪实在狂的可以,当下捡起了手边的剑,起身指着徐浪,说道:“既然你会了,那么来吧,别用你的那些滑头手段,我们两个就用手中长剑,一决胜负。”

        

徐浪抓起金蛇剑,站起身来,双眼看向了风清扬,在这【洞幽】之下,徐浪注意到了风清扬手上的毛孔舒张,血液流淌,气劲运转,也几乎在那时候,一下子就明悟了风清扬意欲进攻。

        

“唰!”

        

金蛇剑在徐浪手中画一弧度,向着风清扬的面门而去。

        

这是独孤九剑的剑路之一。

        

风清扬见此长剑,手中的长剑也都挥洒而出,一瞬间便应用了独孤九剑,用来挑徐浪的剑刃。

        

徐浪手中,这金蛇剑身一翻,避过了风清扬的剑刃,精准的刺向了风清扬的破绽之处,而后这独孤九剑的种种妙理在徐浪的手中倾泻而下,剑光迅捷,灿然一片,而其中的风清扬同样剑光浮动,长剑同阳光溶溶,在这金色的剑光之中,这亮眼的银白时时迸现。

        

两个人都是在用独孤九剑,都是在以快打快,但是两个人的长剑在开始之后,彼此都没有碰撞一次,全都是行经途中,破绽被点,长剑自然折返,而后便是下一招的剑路运转。

        

风清扬意在考验徐浪。

        

徐浪不愿打击风清扬。

        

故此这剑法施展之后,徐浪就按照剑路运转,先走总决式的剑路,而后走破剑,破刀,破枪,破鞭,破索,破掌,破箭,破气,招招用来,全都是恰到好处,而等到这剑路运转完毕之后。

        

风清扬剑意大盛,独孤九剑向着徐浪挥洒而来,徐浪则应用独孤九剑左支右拙,勉为遮挡,双方的剑路运转到了一千二百招之后,徐浪长剑上撩,风清扬一点一带,这金蛇剑歪歪扭扭,一下子掉落在旁边的乱石堆中。

        

“你的资质着实过人。”

        

风清扬收剑而立,看着徐浪,说道:“只不过这独孤九剑繁复无比,里面更有无穷的妙意,当年的独孤求败前辈运用此剑,难求一败,这里面蕴含的剑意剑路,委实精妙难言,不过你若是能够勤加修持,或许三年,或许五年,这路剑法也就吃透了。”

        

徐浪闻言,在旁边点了点头,感慨说道:“确实,就像是这长剑轻摇,裹带剑光,应当由手臂,手腕,手肘这三个地方一并发力,如是劲力圆活,像是这长剑之圈,不应是手腕旋转,应当长剑遥指他人为妙……唉,这道理可真是在不经意间。”

        

风清扬点头,说道:“记得勤加修持,也不要跟别人说起我的事情。”

        

将独孤九剑传给了徐浪,又和徐浪有了一场论剑,风清扬胸中郁气散了不少,下山的路上,也在不断回想这过招过程,复盘刚刚剑招,忽然皱起眉头讶异一声。

        

……适才徐浪所说的那些东西,在交手过程中,徐浪是一点都没有,反倒是他在出招中有这些疏漏。

        

“这小子居然是在提点我!”

        

风清扬摇头失笑,脑海中将剑路又过一遍:“唉?”

        

风清扬脸上的笑意没了。

        

华山云台峰上。

        

徐浪和岳灵珊正在往山下而来,岳灵珊小声宽慰徐浪,这一点败绩不算什么,更言说风清扬剑法通神,今后勤加苦练,也有那么一天。

        

徐浪听着岳灵珊的安慰,只是点头。

        

在徐浪看来,这风清扬修行的独孤九剑,应该是九阶九十九级,比起创造剑法的独孤求败尚差一筹,至于所缺陷的地方,徐浪适才也已经说给风清扬了。

        

这一战,主要打的是一个人情世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