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扯掉乳罩揉搓双乳&女生那个出血怎么办

        

提起老和尚,周天子气的是咬牙切齿,目光中满是碎碎念。

        

他能怎么办?

        

他虽然是人王,若无光明正大的理由,却也奈何不得这烂陀寺。

        

烂陀寺八位神话高手,可不是好欺负的。

        

神话高手要是一心想跑,同阶高手很难将其杀死。

        

看着周天子与刘安远去的背影,霍胎仙嘴角翘起:“妥了!”

        

烂陀寺外

        

李文芳立于一颗大树上,静静的站在树上半响,才幽幽一叹:“周天子不愧是周天子,竟然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不过烂陀寺与我自然画院的关系,呵呵……周天子怕是要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说完话李文芳跳下大树,正巧看到了不远处在山间采摘野果的八宝,不由得呆愣在当场:

        

“灵华透顶,天生画骨,这是一位天生的神话种子。我倒是好运道,想不到才在山中随意转悠一圈,便有这等造化。不该是我气数,应该是我自然画院的气数到了,我自然画院天定十二神话,此时大运到来,十二神话自然是前来应验。” 

        

烂陀寺内

        

周天子与方丈在山间游玩,看着烂陀寺的景色,二人决口不提昨日之事。

        

“对了,我听人说烂陀寺有一位神秀法师,号称是得了佛祖衣钵,未来佛门大兴之势就应在此人身上,不知神秀法师在何处,孤王可否有幸一见?”周天子看向方丈。

        

方丈闻言一愣,然后连忙对着不远处的小沙弥招收,待到小沙弥上前,吩咐了句:

        

“去将神秀法师喊来。”

        

周天子想要见神秀,他敢阻拦吗?

        

周天子说‘有幸一见’那是自谦,他要是真不知好歹的推拒,只怕烂陀寺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此时驳了周天子的面子,与昨日驳了周天子面子,那是两回事。

        

周天子站在凉亭看着远处瀑布,眼神里露出一抹思索:“也不知霍胎仙信封内说的是什么,竟然如此有把握说服烂陀寺内的和尚。”

        

摸着袖子里的书信,周天子脑海中无数思维流转而过。

        

就在其沉思之时,忽然虚空一道金光流转,就见神秀和尚出现在周天子眼前。

        

“神秀见过陛下。”神秀对着周天子躬身,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法师莫要多礼。”

        

“素闻法师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周天子笑了,上下打量着神秀,却见对方周身隐隐有异象相随,似乎有龙虎气机相伴,知晓这是修为到了一定境界,自然而然衍生的异象。

        

周天子看向神秀,自袖子里掏出一张书信,递给了神秀:

        

“有人托我将此书信给先生,他说先生看过之后,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

        

“有人带书信给我?”神秀闻言面色诧异的接过书信,不紧不慢的拆开,然后猛然面色一变。

        

字不多,但却字字直击神秀心神。

        

“烂陀寺有变,你我约定作废。若能说服诸位神话相助天子,许你轮回一次,再活一世。”

        

字迹很短,但表述的意思,却犹若是五雷轰鸣,炸的神秀心生颤抖,周身气机紊乱,那龙虎异象开始咆哮。

        

天地间风云变色,山间猛烈罡风卷起,一道道黑云汇聚。

        

周天子身边的红安一步上前,隐约中挡住周天子与神秀。

        

神秀见其动作,知晓自己失礼,连忙将书信收起,躬身一礼:“陛下恕罪,小和尚失礼了。”

        

“陛下所求,小僧已经知道,还请陛下在山中凉亭稍后,欣赏烂陀寺山中景色,小僧还有事情要与诸位师伯、师祖商量。”神秀对着周天子一礼,然后看向方丈:

        

“师叔,根我来。”

        

方丈见此,看了看周天子,再看看神秀,不由得心中诧异,却也没有多问,而是对着周天子告罪一声,然后随着对方回到后山。

        

“神秀,你有什么事情?”方丈等神僧汇聚一处,目光灼灼的看向神秀。

        

神秀深吸一口气,说出的话却犹若石破天惊:“诸位师叔、师祖,我烂陀寺当暗中相助周天子,助其平复天下,镇压天下诸侯。”

        

“什么?”此言落下,洞中的众位僧人俱都是呆愣住,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神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周天子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吧?”方丈没有恼怒,只是看向了神秀。

        

“知道。周天子是想要利用我烂陀寺,将我烂陀寺卷入大争之世,与三大画院火拼。”神秀目光平静,平静中又露出一抹灼热。

        

“你既然知道后果,那你还想卷入其中?你可知道,万一失败我烂陀寺数万年传承,将会被彻底斩断。大周断我佛门一万八千年道脉,我实在是想不到帮助他的理由。”方丈的眼神中满是不解。

        

此时此刻,众人俱都是齐齐盯着神秀,等候神秀的解释。

        

神秀不是傻子,又知道其中的因果,那必然有非做不可的理由。

        

“我要是能叫佛祖活过来呢?”神秀迎着众位老祖的目光,眼神中露出一抹痴狂。

        

“什么!!!”

        

众位僧人闻言俱都是一愣,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神秀,呆呆的盯着他:

        

这厮怕不是疯了?

        

难道被金蝉子夺舍附体,错乱了神智?

        

人死之后,焉能复活?

        

“神秀,你没疯吧?”一位老祖担忧的看着神秀。

        

“我没疯!我不但没疯,此时反而分外冷静。”神秀一双眼睛看着众人。

        

“你既然没疯,怎么说出疯子才会说的话?死人焉能复活?”老和尚的目光中满是不解。

        

“并不能完全保证复活,但终归是一个机会。”神秀看向方丈手挽上的念珠。

        

那是佛祖舍利编制成的。

        

“人死后如何能复活?”老和尚穷追不舍。

        

神秀抬头望天:“以前是不能复活,但现在不同了。太多的话我不能相告,还请诸位老祖尽管信我一次,拜托了!另外劳烦方丈师兄将佛祖的舍利给我。我能做的,只是争取那冥冥中的一线机会。”

        

石洞内一片沉默,众人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神秀,许久后方丈摘下手中念珠:“我支持你,你是我佛门的未来,你从没叫咱们失望过,不是吗?”

        

“不错,暗中支持周天子而已,咱们纵使是支持,也绝不会和三大画院正面打擂台。”一位老祖抚摸着胡须道。

        

等到方丈从石洞内走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看了一眼寺庙内的烛火,然后连忙向后山走去。

        

后山

        

夜色为大地铺了一层白纱

        

红安有些面色不虞的站在周天子身后:“大王,这些和尚真是该杀,竟然叫大王在此地等了这么久,以后非要将这些和尚满门诛绝不可。”

        

听闻此言,周天子摇了摇头,不以为意:“我倒是希望多等一会,等的时间越长,就说明办成的可能性越大。”

        

说到这里有些好奇的道:“你说霍胎仙那小子在信封内写了什么?竟然叫烂陀寺僧人态度大变?”

        

“老奴愚钝,殿下都猜不到,臣更猜不到。”红安摇了摇头。

        

周天子面色好奇:“不可思议!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办到的?”

        

正说着话,山下出现一道烛火,就见方丈自山下走来,连忙对着周天子赔罪:

        

“陛下恕罪,和尚有事耽搁了。日后陛下但有驱使,我烂陀寺上下必定拼死效命,绝不敢违背。”

        

“好!寡人要的就是你这句话。”周天子闻言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起身扶住和尚的手臂:

        

“日后烂陀寺当与朝廷一心,寡人绝不会辜负了烂陀寺。”

        

说到这里,周天子好奇的看向方丈:“现在方丈可否告诉寡人,那文书中写的是什么?”

        

“实不相瞒,和尚也好奇那书信里写的是什么。”

        

“大师也不知道?”

        

“陛下也不知道?”

        

话语落下,二人相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方丈抚摸着胡须:“只是想要知晓那内容,怕唯有神秀与书写信件的人才知道了。”

        

二人在后山闲谈许久,又说了些日后暗中发展的事情,双方如何合作,周天子才兴高采烈的走下山去。

        

看着周天子的背影,老和尚不由得幽幽一叹:“那书信里究竟写的什么?”

        

“以后我烂陀寺怕是要卷入是非之中了。复活佛祖啊……在危险都值得一试了!我烂陀寺需要时间!需要时间!”老和尚的眼神中满是期待。

        

若佛祖能复活,三大画院即便是再厉害又能如何?岂能压得下佛祖?

        

到时候未来大周的形势,三大画院说的不算,他佛门说的算。

        

毕竟三大画院的祖师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年,而他佛门的佛祖,却要在冥冥中复活了。

        

“祖级别的力量,唯有亲自见到,才会知道那等力量的恐怖。”老和尚说完话,转身向山下走去。

        

山风吹来,荡开老和尚的衣袖,此时老和尚手腕上佛祖舍利组成的念珠,已经不翼而飞。

        

霍胎仙小院,此时霍胎仙坐在窗前,看着天空中明月:

        

“要出这烂陀寺了。你们就算算计的再厉害,这局终究是被我给破解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