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长开学长都给你&全是肉的高H文校园

      

吼!!!!

        

一声狂吠,只见巨狗张开大口,一颗颗犬齿好似虎牙,只一下,便是一头大鬼被咬了个对穿。

        

那大鬼有两个脑袋四只手,共有四件兵器,挥舞起来,就是要砍在巨狗身上。

        

岂料狗头疯狂摇动,三两下胳膊断裂、兵器飞出,黑漆漆的血水喷出去十几丈,看得小白龙目瞪龙呆,当时就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白辰心中惊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世上都是狗随主人的,它原本是多机灵可爱的小狗儿,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凶兽!凶兽!端的是一条凶兽!

        

“嗬嗬嗬嗬……”

        

背负“剑衣刀榼”的魏昊,笑得更加渗人,只见他手一挥,一柄长刀突然从“剑衣刀榼”中飞处,稳稳落在他的手中。

        

随着手起刀落,一刀便是斩了一头大鬼。

        

“无知妖鬼!不知死活!”

        

一鬼手指如利爪,十根手指便是十条利刃,冲向魏昊就是一抓,然而魏昊不闪不躲,竟是迎上去就是一刀。

        

叮! 

        

唰!

        

刀罡斩出二十丈,断了大鬼十指!

        

正所谓“十指连心”,大鬼痛不欲生,嘴巴裂开露出尖牙,咬向了魏昊,这是凶性大发的模样,白辰正待提醒,却见魏昊一手摁住大鬼的面门,直接掼在地上,随后宛若杀猪一般,一刀捅入了大鬼的脖子。

        

嗤的一声,血流如注,而魏昊笑得狰狞,眼神更是无比兴奋。

        

“问,何以治妖邪——”

        

魏昊长声高呼,整个黑云之下,回荡着他的提问。

        

这一问,问的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谁会来回答。

        

嗡!

        

半空中的流光还在高速飞行,每一次惊爆,便是一个鬼头都被洞穿,那是惊人的手段,却没有法力在运转。

        

小白龙一双天生的龙族法眼,虽然道行不深,看不真切,但也能看到一种微妙的气焰连着魏昊。

        

此时的魏昊,浑身的精气神都像是熊熊烈焰,黑云半点侵入不得,只要靠近,立刻焚烧为虚无。

        

“血气催动,这是又变强了?”

        

白辰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心道:这妹夫可真是变态!

        

真龙一族想要变强,也没有说论天的,谁不是经年累月的辛苦修炼。

        

这魏昊倒好,天生的杀气腾腾,怕不是真的哪位星君转世?

        

打定主意,小白龙想着去了大巢州老家,一定要让袁君平给魏昊算一卦。

        

就算算不出来什么,坑一把袁君平也是好的。

        

正当小白龙还要再看,忽然感觉天穹有什么变化,顿时一愣:咦?那又是什么?

        

却见层层黑云之上,更有凶兽在窥视,白辰定睛一看,顿时感觉眼睛都要瞎了。

        

“哎呀!好痛好痛……”

        

那天穹之上,似有无穷的刀罡剑气在纵横,更好似悬挂了无数神兵利器,这些神兵利器组合成了一头巨大的凶兽。

        

而魏昊刚才的那一问,惊动了这头天穹之上的凶兽。

        

“唯有杀!!”

        

宛若天雷降世,一个声音在各自心头炸响,小白龙直接吐了一口鲜血:“我的娘!国、国运……”

        

噗!

        

白辰没撑住,当时就吐血昏了过去,昏过去之前,白辰心道:这一定就是劫数了,错不了,就是了……

        

血雨腥风之中,魏昊同样听到了这个回答,那声音极为有穿透力,仿佛穿透了人心思想,直至魂灵。

        

那一刹那,魏昊当真是大喜过望,立刻高声道:“是何人应和!当为魏某知己——”

        

共鸣,那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共鸣。

        

想要治理妖邪,不管天大的道理,不管多么疏而不漏的妙法,最终的落实,依然就是一个字——杀!

        

不杀,妖邪不会自己退去!

        

妖邪从何而来,又要从何而去,这跟要不要杀,全然没有关系。

        

等他杀了妖邪之后,再来思量!

        

“杀!!!”

        

听得天穹来知音,魏昊顿时施展出浑身解数,一身的武艺都打了出来。

        

“剑衣刀榼”猛然一震,无数流光绽放,都好似一只只萤火虫,黑云之下,漫天飞舞,当真是瑰丽夺魄。

        

噗!噗!噗!噗……

        

密密麻麻的萤火虫,便是密密麻麻的飞刀,魏昊手中长刀挥舞,宛若指挥着飞刀一般,他斩一鬼,飞刀亦穿一鬼!

        

无数的鬼头被对穿而过,一个个血洞疯狂喷血,许久之后,最初那只近身三丈想要偷袭的大鬼尸体,猛然炸裂。

        

嘭的一声,化作一团血雾,血雾之中,竟然有个人形魂灵冒了出来,此时的魂灵,却是再也没有了腥臭。

        

“多谢魏相公搭救之恩——”

        

那魂灵连连磕头,只一会儿,化作一只光蝶,振翅高飞,不多时,竟然没入天穹的一团漩涡中。

        

魏昊定睛一看,他瞧不出漩涡有什么名堂,但是鼻子却嗅到了一股炙热、阴森的气息。

        

似岩浆的黄泉,似深潭的地府,那气息越来越强烈,竟然出现了一道门。

        

吱吱吱吱吱吱……

        

大门缓缓打开,第一只光蝶飞入其中,终于再也不见。

        

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魏昊杀得兴起,越来越多被血肉鬼身束缚的魂灵得以解脱,灵魂化蝶之后,便能遁入奇异的门户。

        

这一刻,魏昊顿时明白,那不是什么铁门木门富贵门,而是死人该去的鬼门!

        

“多谢魏相公搭救之恩——”

        

“多谢魏相公搭救之恩——”

        

“多谢魏相公搭救之恩——”

        

一个个答谢的声音传来,天地间并无凡人能够听到,但是魑魅魍魉、妖魔精怪,却都知道五峰县的魏昊,又干了一件了不得的大案!

        

六百大鬼,被一人一犬杀了个干净,待脚下血水没过膝盖,头上腥风宛若浆糊,这才停止了厮杀。

        

没有一只大鬼变成尸蛂,全都鬼身尽灭,魂灵化蝶而去。

        

生是干净人,死是清白鬼。

        

“呼……”

        

魏昊手握长刀,周身不知道多少飞刀在环绕飞舞,手掌成拳,紧紧一握,这些飞刀再度化作流光,没入“剑衣刀榼”之中。

        

唰唰!

        

甩了两下刀上的血肉,挽了个刀花,“锵”的一声,宝刀入刀榼,再无踪迹。

        

“汪!”

        

巨狗仰天一吠,旋即摇身一变,又成了小黑狗,吐着舌头晃着尾巴叫道,“君子,天晴了!”

        

话音刚落,烟消云散风雨骤停,头顶骄阳悬挂,乱葬岗一片光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