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新婚人妻无套/办公室小妖精真美高H文

崇祯这边在宫里布置着,宫外逐渐热闹起来。

        

随着天色大亮,各级官员陆续上班,每个衙门谈论的,都是长芦转运司的事情。

        

但相对来说,又有些不太寻常的平静。

        

言官众多的都察院还被封着,六部等调查‘郭允厚一案’还未停歇,因此虽然人人讨论,却不如以往那般,或者想象中的热烈——都是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交谈。

        

变化,没有出在官场,反而是民间出了大事情。

        

京城之中,盐价忽然间涨了起来,从原本的一分一斤,涨到三分,五分,甚至于八分,还在往上涨!

        

并且,京城掀起了抢盐风潮,无数百姓疯狂抢盐,盐价仍旧蹭蹭往上涨,京城一度出现了盐荒!

        

不多久,京城里谣言四起,越演越烈,将这种抢盐风潮推向京城之外。

        

不到下午,顺天府之下的府县纷纷叫苦不迭,上书的上书,甚至于直接跑到了顺天府‘求救’。

        

而为此忧心忡忡上书的官员陡然也多了起来,累计高达三十多本!

        

傍晚,乾清宫殿前。 

        

一辆辆马车,正在卸载一个个大箱子。

        

有内监拿着名录,正在挨个进行清点。

        

箱子一个个敞开,全部是黄金白银,绫罗绸缎,古董字画等名贵之物。

        

崇祯站在箱子之前,身后是王永光,李邦华,毕自严,曹于汴等众人。

        

崇祯漫步上前,在这些箱子中间慢慢转悠,一个个的看着。

        

王永光,毕自严等人跟着,没人说话,表情各异,莫不是又惊又诧。

        

崇祯来到一个箱子前,看到了一串颇为老旧的佛珠,他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随手拿起来,在左手里拨弄着,道:“这是田尔耕抄没来的,现银总共二百三十八万,其他宝物不算,还有田亩,铺子,宅子之类另计。”

        

一众人看着地上的一个个大箱子,一点都不奇怪。

        

长芦转运司来来往往的银子不计其数,区区两百万,怕是零头都未必够。

        

李邦华站在崇祯身后,道:“陛下,天津卫那边来消息,说是有些盐场闹事,死了不少人。”

        

崇祯转着佛珠,看着眼前这些东西,随口的道:“死了就死了吧,关键是盐场得尽快整顿完毕,正常出盐。”

        

毕自严听着,上前道:“陛下,京城里,臣屯了不少盐,已经放出去三十万斤,很快就可以平息盐价。”

        

这时,清点结束的王承恩过来,递上一本账册,道:“皇爷,账目对。”

        

崇祯嗯了一声,转头看向毕自严,道:“南直隶呢?”

        

大明最主要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北京,另一个是南京。北京是国都,南京是大明税赋六成以上的来源地。

        

毕自严连忙道:“臣安排了五十万斤,并且与诸多盐商有约定,如果有事,他们会协助朝廷,维持盐价稳定。”

        

崇祯点头,道:“朕听说,朝廷里有不少人,对京城盐价暴涨很是担心?”谷巰

        

王永光立刻道:“陛下,是太仆寺一些人,臣已经找他们谈过,要求他们不得妄议国政,随风起浪。”

        

崇祯笑了一声,道:“这种谈话是没用的,外面的流言鼎沸,朕听得见。顺天巡抚出了京,还不忘给朕上书,言称‘盐政之失,社稷之危’,言语之间,忧心可见一斑。”

        

曹于汴冷哼一声,道:“陛下,盐政确实是关乎社稷,但这些人,是真的忧心社稷,还是担心他们的龌龊事暴露,就很值得探究了。”

        

崇祯伸手,拿起身边的五本黑账,在手里掂了掂,道:“这五本是记账的,还有一本,是他们行贿受贿的朝廷官员的名单,你们说,那道账本里,得有多少人?”

        

大明吏治的腐败,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楚党,昆党,齐党贪,东林党贪,阉党也贪。朝廷里贪,军队的将领上上下下还贪。地方上的大小官员,就更是贪的明目张胆,无法无天。

        

不贪的,想做事的,难有立锥之地。

        

王永光,毕自严等人躬着身,没有说话。对于吏治的情况,他们比崇祯更为清楚。

        

崇祯随手扔下,道:“今天消息刚出去,最多三五天,各地的奏本就会上来,弹劾的,申辩的,求情的,含沙射影,威逼利诱的都会有。诸位卿家要顶住压力,无惧无忧。这件事,是朕的主意,再大的压力,你们尽管推给朕。朕倒是想看看,我大明,到底有多少明臣贤官,多少昏臣庸吏!”

        

王永光,李邦华等人闻言,神色一正,对视一眼,齐齐躬身。

        

他们内心已经打定主意,抗住压力,绝不会真的向上推给崇祯。

        

崇祯抬头看着天空,面色思忖,道:“长芦转运司,是一个试验田,做好了,其他五个才能顺利。咱们接下来,就是齐心协力的做这件事,一定要尽可能的妥善。”

        

“臣等领旨。”李邦华,毕自严等人抬手,沉声道。

        

崇祯盘算着,忽然道:“魏忠贤在做什么?”

        

王承恩上前一步,道:“魏太监在调查郭允厚一案,抓了不少人。”

        

崇祯手里的佛珠转动着,心里随着翻动着一个个想法,双眼光芒一闪,道:“不能让他们都闲着。这样,传旨,周应秋去两淮转运司,冯铨去福建转运司,杨景辰去福建转运司,崔呈秀去山东转运司,命他们整顿盐政,安定盐课上下,若有差池,唯他们是问!”

        

“奴婢领旨。”曹化淳应着道。

        

崇祯转头,看向曹于汴,道:“都察院一直封着也不是事,堵不如疏,过几天就放开吧。认真遴选一些能臣干吏,先行一步,暗中巡视其他五大转运司。”

        

“臣领旨。”曹于汴肃色道。

        

李邦华,王永光等人对视一眼,暗自点头,没有插话。

        

“就这样吧,外面估计乱套了,诸位卿家辛苦一点。百姓要安抚,上下官员也要安定。”崇祯道。

        

“臣等告退。”一众人抬手,后退,一个个相继离去。

        

他们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做,不仅仅是安抚各部,还要筹备诸多事情。

        

崇祯瞥了眼手里的佛珠,他发现,越转越顺手,拿起来打量了一眼,没有什么刻文,看不出什么来历。

        

崇祯放下,继续转动着,余光又注意到身前的一堆银子,心里微动,与曹化淳低声道:“送一百万给嘉定伯。记住了,给他一百万,日后要他垫付两百万!”

        

曹化淳一怔,心想:嘉定伯有两百万两银子吗?

        

“是。”曹化淳没敢问出口,连忙应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