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高潮(人妻侠女献身)最新章节列表

硝烟弥漫,烈火灼烧。

        

剧烈的爆炸声中,一声怒吼骤然响起。

        

“该死的,延森!”

        

全身衣物破烂,额头和脸颊到处是伤痕,右手手掌整个断裂的“圣诞”,看着不远处拎着重型机枪,冲入火海的延森,眸子里仿佛渗出血一样,红的吓人。

        

“圣诞,听我说。”

        

在圣诞旁边不远的巴尼,背靠着一辆武装车,面色苍白,他的小腹处有大量殷红的鲜血汩汩冒了出来,气息已经越来越微弱。

        

“什么都别说。”

        

圣诞眺望了一眼远处的火海,咬着牙低头看了一眼气息越来越微弱的巴尼,举起手里的突击步枪,朝着前面就是狠狠打了一梭子,声音低沉道,“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老家伙。”

        

“不。”

        

巴尼尽管大半个身体被鲜血浸透,但脸上依旧保持着从容和镇静,拒绝了圣诞要搀扶着他离开的动作,只是摇头说道,“圣诞,你听我说,你要离开这里。”

        

“我不会扔下你的。”

        

圣诞没有理会巴尼,只是一梭子子弹打完,将手里的步枪扔了,又换了一把手枪,朝着远处某个晃动的身影开枪射击。

        

“敢死队的人不能全部死在这里。”

        

在圣诞身旁的巴尼,粗糙而有力的大手忽然举起,一把将正有些陷入疯狂的圣诞拉扯到了身前,“这些家伙很可能是三叶草组织里的超级战士,他们不是普通人,我需要你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传出去?传给谁。”

        

圣诞双眼喷火,整个面容因为愤怒已经彻底扭曲了起来,“放开我,巴尼,既然你走不了,那就让我再去干掉他们。这帮菜鸟,他们根本不会战斗。放心,我会杀了他们的。”

        

“他们是菜鸟,可他们不是普通人。这些是超越人类极限的特殊存在。”

        

巴尼看着圣诞执迷不悟的样子,猛然咳嗽了两声,嘴角再次咳出了血来。

        

这次行动的意外,是巴尼这個久经战场的战争野狗都未曾料到的。

        

他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武装力量都有过交手或者解除,在有敢死队人员的配备下,只要不是人数和火力相差到天差地别,他都有信心战斗。

        

可今天他遭遇到了挫折。

        

遇到了一群明显连战斗都不懂的菜鸟,可偏偏这些菜鸟,让整个敢死队几乎要全军覆没。

        

之前敢死队的众人,返回阿美利肯后,几乎没有任何停歇,众人就杀向了“三叶草组织”的这处基地。

        

众人从直升机上下来后,一路几乎是摧枯拉朽。

        

挡在他们前面的武装力量,在敢死队众人有备而来且形成足够火力压制的情况下,几乎形成不了任何反抗。

        

然而,正当众人以为“三叶草组织”的这个基地不过如此时,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遭遇到了一群从“三叶草组织”实验室里逃出来的普通人。

        

这些人都是亚裔,看上去年龄也不大,身上没有训练痕迹,也没有任何战士之类的气息。

        

敢死队里托尔和凯撒,还抱着想要询问这些人情况的目的靠近,只是不知是对方太过紧张,还是他们这些人太狰狞。

        

一个看上去被凯撒吓得花容失色的年轻女子,忽然一挥手,凯撒就愣愣的不动,跟着举枪顶着自己的下巴自尽。

        

另外一名敢死队成员托尔敏锐的察觉出了不对,立刻举枪要将那个年轻的女子射杀,这个时候之前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不算健壮也不高大的亚裔男性,挡在了这名女子的身前,竟是用身体抵挡住了凯撒步枪的子弹。

        

足足有十多发的子弹,打在那个亚裔男性身上,只是让对方身体乱颤,却没有爆出任何血迹。

        

之后便是那些亚裔当中,另一个年轻的男性身体骤然膨胀,从一个看着普通的男性身体,变成了比NBA顶级中锋还要高大粗壮的巨汉。

        

仅仅只是一个挥手间,当时的巴尼和延森两人都受了伤。

        

另外圣诞虽然反应够快,及时避开,但在暗处又出现了一个女子,拿着匕首,朝他的后腰刺了过去。

        

要不是圣诞常年游走在生死之间,在那一瞬间,用左手手臂挡了一下,几乎他也就是一个重伤的下场。

        

到了这个地步,两方人马彻底展开了厮杀。

        

敢死队这边的人虽然战斗经验丰富,还配备了强大的火力,可一是完全没有料到对方这些亚裔会突然暴起,二就是对面几乎全部都具备特殊能力。

        

说是怪物其实也不为过。

        

比如差点刺伤的另外一个亚裔女子,圣诞后来用飞刀和开枪射击,都未能集中对方。

        

被对方几个闪身,从容遁走。

        

这在过去的战斗里,以圣诞的身手和眼力,几乎不可能。

        

但偏偏那个看着有些较弱的女子,就做到了这一点。

        

还有就是,被巴尼和圣诞视为最强力支援力量的是驾驶直升机的女队员玛姬。

        

对方的个人单兵能力或许不如其他敢死队的队员,但玛姬本身就是一名极为出色的战士,更为关键的一点在于,玛姬精通各种载具的驾驶技术。

        

这一次玛姬驾驶的直升机装载了不小的火力,用以做空中打击力量的支援。

        

结果,在玛姬听到巴尼等人的召唤后,才一出现,地面上一个留着长发在巴尼看来和女性也没什么区别的男子,忽然手里扔出一叠的卡牌。

        

轻飘飘的卡牌飞掠过了几十米的高度,射穿了坚硬的玻璃,直接命中驾驶位上的玛姬。

        

直升机坠落,两方人马的战斗也彻底展开。

        

尽管敢死队的火力极为强大,作战经验也更为丰富,但耐不住对面的那些亚裔们,有着超乎他们常识认知的手段。

        

突然变身成为了小巨人,尽管会受伤,但却不会造成什么大的伤害,反而越是激怒,越是具备强大的战斗力。

        

还有身体能够短时间抗住子弹的射击,身体灵活敏锐得不可思议。

        

又有一个亚裔男子,似乎被爆发的战斗给吓到了,但巴尼清晰的看到,好几次子弹都是擦着对方的头皮溜走,看似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总是能够躲开致命的危险。

        

总之,巴尼和他的敢死队的其他队员,遭遇到了他们人生之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场战斗。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此刻这样,敢死队的其他成员全部死亡,只剩下受了重伤的巴尼和轻伤的圣诞两人。

        

当然

        

作为久经战阵的敢死队,哪怕完全未能预料的情况下,后面也对那四男二女六名亚裔,造成了一半的伤亡。

        

那个似乎具备控制人心的年轻女子,最后被圣诞的飞刀刺破了喉咙,那个能够生吃十几枪步枪弹,看上去还并无大碍的亚裔,被延森用死亡的凯撒的重型机枪,连续轰击了半分多钟,最终彻底成了肉泥。

        

还有那个仿佛对于危险有预知的亚裔男子,则是被巴尼可以营造的一个迷惑战术,最终一枪毙命。

        

剩下的那三人里,那个能够变身成巨人的亚裔男子和那灵敏得不可思议的女子,两人同样受到了手雷爆炸的伤害。

        

至于留着马尾辫的那个长发亚裔,全程除了出手对付玛姬驾驶的直升机,一直作壁上观,并未再进一步插手。

        

巴尼对于战斗的直觉很敏锐,他能够察觉到这些亚裔面对他们时候的莫名慌张,还有似乎之后又夹杂着许多后悔等复杂的情绪。

        

这些在巴尼看来其实都很正常,普通人的情绪便是如此。

        

哪怕这些人可能根本上不算是普通人,而是一个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但那个长发亚裔男子,巴尼在匆匆一瞥发现对方除了出手对付直升机上的玛姬外,是以一种超然旁观的心态在打量着一切,并未出手。

        

否则以他和圣诞两人,根本不可能在对方那种神乎其技的战斗方式中存活下来。

        

巴尼隐隐能够感觉,对方似乎在刻意营造一种战斗的氛围和环境,以此来锻炼他的同伴?

        

“该死的,我的子弹打空了。”

        

趴伏在装甲车上的圣诞,打空最后一个弹匣后,狠狠骂了一句。

        

        

就在圣诞手里的手枪发出空响时,忽然一道破空声响起。

        

圣诞的右手手臂上,骤然间被一张看着轻飘无比的卡牌击中,大半张卡牌几乎都没入到了他的小臂之中,剧烈的疼痛,顿时让圣诞额头冷汗狂冒,从车旁滑落,有些瘫软地坐在了巴尼身边。

        

他的左手前面为了挡住那个亚裔女子的偷袭,已经挡了一刀,这一下右手手臂又再度受伤,整个人几乎可以说战斗力算是彻底报废。

        

“看来我们真要死在这里了。”

        

圣诞脸上的狰狞之色不减,只是侧头望向身旁的巴尼时,又有这一种别样的落拓气质。

        

“那就一起死。”

        

谷啒

        

巴尼嘴唇发白,看着圣诞的状况,没有再劝对方先行逃离,反而有些吃力的将一枚手雷从腰间扯了出来。

        

接着,巴尼又有些费力的将那枚手雷放在地上,手指颤抖的拔掉了装帧,以一种有些怪异的动作,用脚下军用皮靴的前脚掌压住,然后看了旁边的圣诞一眼,有些费力的站起身。

        

圣诞看着巴尼的这番动作,同样没有任何犹豫,一样艰难地站了起来。

        

……

        

火光滔天,四下尽是尸体。

        

在一座燃烧的建筑外,不远的一个岗亭下面,呼哧呼哧的剧烈喘息声不断响起。

        

这个岗亭是三叶草组织这处基地比较重要的设施,采用的是军用的堡垒设计,地方不大,但却有一定的防御力。

        

程云几乎瘫软似的靠在一侧墙壁下,他的全身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身上黑漆漆的一片又夹杂着大片血肉模糊的伤口。整个人除了一点破布挂在腰间,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衣物。

        

在程云的身旁,身段窈窕的申丽同样脸上和身体都是有着烟熏火燎的痕迹,此刻则趴伏在堡垒的观测口,神情警惕地看着对面不远的两辆武装车。

        

“游戏结束。”

        

一个声音从两人后面轻飘飘的传来。

        

陈贺一只手插兜,另外一首在身前,不徐不缓地玩弄着一叠指派。

        

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出有什么战斗的痕迹,神色依旧带着几分桀骜和玩世不恭。

        

只是在弹出最后一张纸牌后,仿佛有些百无聊赖地懒洋洋说了一句。

        

然而,在陈贺说完这话后,不论是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程云,还是无比紧张凝重的申丽,两人仿佛都像是听不见一般。

        

这短短片刻的战斗,让二人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除了对面武装车下面的“敌人”,对于外界的其他信息,仿佛都置若罔闻。

        

“行了。”

        

陈贺瞟了一眼两人,手里的纸牌,忽然又飞了出去。

        

一左一右两张纸牌,贴着程云和申丽的耳边,没入到了这个类似于保安亭的临时堡垒墙壁上。

        

骤然遇袭,使得本就神经绷紧的两人,顿时下意识的一个翻身站起,有些呆愣愣地看着从容淡定站在他们面前的陈贺。

        

“你们两个算是通过我的考验了。”

        

陈贺看着神色又惊又怒,似惶恐又警惕的两人,随口又说了一句,“走吧,去结果掉那最后两个,然后离开这里。”

        

说着,陈贺一手插兜,一手摆弄着手里的纸牌,晃晃悠悠就走到了堡垒岗亭的门外。

        

“什么?!”

        

“考验?!”

        

不论是程云还是申丽,两人在听到陈贺的话后,一时似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想到了之前从实验室出来的遭遇,还有其他几个同伴一起面对这里的安保人员,还有外面的几个雇佣兵的战斗。

        

亲眼目睹了那个网红出身的舒心月还有大学生全明远,以及自称是小老板的应玉昂三人的死亡。

        

那种恍惚和不真实的感觉,让两人现在一时都没办法脱离出来。

        

可看着走出岗亭的陈贺,他们俩又知道,对方并没有骗他们。

        

在后面遭遇敢死队后,陈贺除了出手对付了一次直升机,其他都是靠他们自己进行战斗。

        

陈贺后来出手很少,如今想来,对方真的就是在考验他们。

        

看他们这些人里,谁能够最后活下来。

        

至于说遭遇的对面的那些雇佣兵的身份

        

敢死队,这是全明远临死前突然认出了圣诞和巴尼高喊出来的。

        

程云那个时候也才明白,他们遇上了敢死队的人。

        

可惜,那时候敢死队已经有几人死在了他们的手里,面对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程云明白除非他们这一次就将对方解决,不然就只会是不死不休。

        

而就在方才,那个敢死队二号人物,光头雇佣兵的手臂上再次中了陈贺的一张纸牌,显然是没有战斗力。

        

“走吧。”

        

程云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对于杀出基地,面对基地的武装人员其实是有准备的。

        

如同陈贺所说的那样,他们这些人没有经历过战斗,哪怕具备了一些特殊的能力,也根本无法与顶尖的战士抗衡。

        

但后来突然遭遇了敢死队,这完全是意料之外。

        

只不过,这时候也不重要了。

        

敢死队这样堪称顶尖的雇佣兵,被他们这些人打败了。剩下的两人里,只要没有枪械武器的威胁,仅仅是肉搏,哪怕是现在受了不轻伤势的程云,也并不畏惧。

        

“果然是他们。”

        

从岗亭里出来,程云和申丽两人跟在陈贺的后面,远远的就看到了从武装车辆后面站起身的巴尼和圣诞两人。

        

这两人与他们看过的电影里的样貌大概有六七分相似,可惜之前一路都是战斗,舒心月在骤然遇到那个黑人大汉凯撒时,完全被对方的容貌和剽悍的气势所吓倒。

        

想也没想就发动了能力,让那黑大汉凯撒举枪直接自杀。

        

可惜舒心月展露出来的能够控制人心的能力,没能够持续下去,另外在凯撒一旁的托尔,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凭借着战场本能自觉,举枪就朝舒心月射击。

        

这才造成了双方人马的交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