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开屁股让男生桶个够/让小胖子口自己

       

他做为头脑转的绝对不慢存在,很快就能从对方的言语里,分析出什么。

        

天路,说的应该就是太上带领他走过的那段恐怖之路。

        

莫非这位后阶大能,也被引领过, 并且他们之中,有因为天路而重新划分出的小阶段实力等级吗?

        

“不对,不对,不可能!”

        

贾岩心头凝重之中,否定了这种想法。

        

所谓的域主后阶,各个都是走到了顶峰的, 虽然肯定会有实力的差距。

        

但再划出实力等级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到了这一等级, 讲究的是功法相克,是否有战斗经验,实力高低之分虽然有,却已经不是绝对的等级之分那么夸张差距了。

        

而对方所谓的‘开路者’,绝对不是什么很明显的等级上划分法。

        

“天路,是替我等有可能冲击更高等级的路径‘开悟’方式。” 

        

贾岩一边后退,一边脑子里电光火石闪烁着种种念头。

        

“而踏足其上,我是刚刚进入之人,虽然看似走了极远的路,但对天路本身而言,并没有刻骨铭心的了解。”

        

“其他的强者,如我这般的域主后阶,肯定绝大部分比我早踏足天路,而他们对于天路的理解,起码在基础层面上,要比我多的多。”

        

“而他们划分出大致的基础等级,也绝不是什么实力上的差距, 而应该是对天路的理解差距”

        

贾岩目光闪烁。

        

对于感悟上的理解,虽然不一定会化为实力, 可论到天路之事,那绝对是贾岩迄今为止,在整个银河系里感受到最为诡谲的事物。

        

在他的人生之中,除了当初的‘巨人世界’外,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天路上的经历。

        

当然,若论神奇,巨星之类,也绝对能够位列其上,但贾岩说的是在修炼感悟上。

        

乒——

        

贾岩再与那冰雕击打而出的力量,对撞一番。

        

双方在场面上的局势,看起来是平分秋色的。

        

但对方的神情里,带有从容不迫。

        

贾岩则是有些茫然。

        

强者之战里,类似的感觉,将会一点点产生差距,最终出现实力上的差异,而决定了生与死。

        

贾岩明白了什么。

        

“天路上的各种等级差异,恐怕不是什么实力上的,而是对于‘路径’的感悟上的,他在自己的那条路走得稳了,那就是开道者,我则初来乍到,最多算初入者。”

        

“拥有了更多的对‘本源之路’的感悟,这种角色,在做任何事事情时候,都能看到不少关于‘本源’的东西,虽然可能对实力影响微乎其微,但反应到长久战斗,和感悟、危机预感等,都会是极佳的利器。”

        

“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实力有极大的提升,难怪他对我如此的看不上!”

        

贾岩明悟过后,目光里带着精芒。

        

你在天路之上,感悟的多,就厉害?

        

还是说,只因感悟的多,看不起同阶强者?

        

感悟的多,又不证明你马上就能接近真正的星河后期!

        

贾岩可以肯定,自己在天路之上,前行的距离并不算短的,他有这份自信。

        

所以就算感悟的东西还没累积起来,可自忖实力,绝对不会差什么。

        

噗。

        

既然对方自信十足,贾岩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破开次空间,猛然撞入对方的怀中。

        

“嗯?次空间天赋者!”

        

冰雕生物猛然表情大变。

        

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竟会遭遇到一位掌握着次空间天赋的同阶。

        

要知道,次空间天赋存在,在整个银河系中,就代表了‘难缠’‘不死’‘凶悍’等代名词。

        

甚至在此之前,这位冰雕生物都没听说过,哪里出现了次空间天赋同阶。

        

域主后阶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

        

即便丢到整个南巨星之上,这圈子恐怕也不是那么大,几百上千人到顶了。

        

要知道,这可是南巨星,一星号称抵得上其他三星的地方。

        

而外界的银河系,据说集合起所有的顶尖强者,也就能与北巨星那样的巨星相提并论,域主后阶这样难出的大高手,恐怕还不一定有北巨星上的多。

        

也就是说,南巨星这么大的圈子,他都没听说过有哪个掌握了次空间天赋的域主后阶。

        

没想到眼前出现了一位陌生无比的。

        

“再多天赋神通,也不过是‘初入者’!”

        

这名冰雕强者,竟是在震慑了片刻后,无视贾岩突然钻出的身影,手中的冰雕长剑,精准无误打在贾岩突刺而出的前足上。

        

“果然!”

        

贾岩心里跳了跳,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一直以来,他就是靠着次空间天赋的神出鬼没,刺杀之类的,刚施展时不说一定得手,起码会令得同阶之类存在吓一大跳,自乱阵脚。

        

可对方,却似乎淡定自若。

        

不是早知他有次空间天赋。

        

而是在更深的层面。

        

他领悟了更多的‘天路本源’,对任何的变化,都了然于胸,你感悟的没他多,就算刺杀的再突然,在对方看来,那也不过是普通的招式。

        

“天路居然如此神奇,早知当初我就更上点心!”

        

贾岩长叹口气,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恼,在对方攻击重新招呼上来前,抽身暴退。

        

现在的局势是,自己不论用什么招式,对方都岿然不动。

        

看似他也打不败自己,然而双方的明面局势上,明显是贾岩处于下风。

        

这就是‘开路者’与‘初行者’间的差距。

        

并非绝对的强劣优势。

        

而是双方对某些感悟和理解上的差距。

        

可能贾岩仍旧能击败,甚至击杀对方,但这会相当相当困难,并且还是有运气成份,外加实力上的碾压才可能办到。

        

起码现如今看。

        

贾岩无比难受,认为自己恐非对方的对手。

        

打下去也没必要,因为对方不是次空间天赋强者,他想逃,也不可能追杀得了。

        

轰隆隆隆——

        

二者一触即分。

        

这战打得贾岩很痛苦。

        

与以往的战斗都不同。

        

是一种方方面面被对方在‘感悟’上压制的感觉,如同掉入蜘蛛网,一切尽在敌人掌握,每次出招,都要呕心沥血,骗招与假招,瞬间要做出几百上千个,否则绝对会被看穿。

        

然而就算做出了几百上千个,也很难得到收获。

        

对方看穿了他,抵挡的云淡风清。

        

以往贾岩的战斗,就算打不过的,他也能打爽,死命狂攻就是了。

        

可眼前这个

        

也不是说不可能打过。

        

就是太吃力,太累人了。

        

“那边的是”

        

“大能级强者交锋?!”

        

“咦,那个出手的一方,好像有点眼熟”

        

谷緫

        

“贾岩?不可能吧,怎么会是他!”

        

“他他贾岩竟是一位大能级强者?!”

        

下方,虽然交战的场地距离战场已经有段距离,但这点距离无法阻碍域主级强者们的目光。

        

他们极目远眺,顿时发现了此地交锋中的两方人物。

        

最为令得他们瞠目结舌的存在。

        

正是贾岩。

        

贾岩在战场之上,已经出名了,特别是一败一胜,最后的反转,令得他名声大噪。

        

可现在的情况

        

一时间,众人脑海里回响着贾岩来到此地后发生的一切。

        

许多人哭笑不得的反应过来。

        

敢情,这是一位游戏人间的‘大能’?

        

该死的,大家都被耍了。

        

不对怎能对大能者不敬。

        

应该说,这位大能者,简直是平易近人,连在战场上败给域主初阶的游戏都肯玩,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脸面。

        

“好强”

        

“这就是大能者的能耐”

        

而在战场另一边,敌对方面的域主级等强者,也纷纷眺望。

        

认出贾岩后,不少敌人对视一眼,表情猛的变了变。

        

“不对,另外那位,怎么像是我们势力的主上大能?”

        

“啊,这么说,还真是,主上大人乃我们所知最强大的存在,据传在争夺乌合地区过程中,主上大人曾经灭杀了不止一位大能强者,这什么贾岩,也应该不会逃过主上大人的狙杀吧!”

        

“没错,看到没有,那贾岩已经被压制了!”

        

天空之上的交战场景。

        

贾岩果然是被对方处处压制。

        

无论从何处狂攻,贾岩都碰了一鼻子灰。

        

“初行者,你不用挣扎了,自己走吧,否则说不定会受伤,丢人更严重。”

        

冰雕般的生物,冷笑的看着贾岩。

        

他很满意自己的战斗力。

        

并且对于对方是一位同阶,自己还能赶跑他,感到更为满意。

        

毕竟他就算再是‘开路者’,也绝对不会认为,他仅凭现在的实力,就能击伤或者击伤一位次空间天赋同阶。

        

所以他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击败贾岩,将他赶跑。

        

如此一来,贾岩若是还有点脸面,就不该会再出现在这片地区了。

        

否则那真就是想要与他争夺这片地盘的主动权,双方会走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哼,所谓的开路者,又如何?”

        

贾岩憋着气。

        

在他的脑波力量勾连之下,次空间内部某些物体飞快的穿插而起,电光火石就射到了两人交战的战场旁边。

        

“次空间里有什么?!”

        

对方显然感受到了。

        

不过不等他有何异动,贾岩攻克再起,令得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抵挡。

        

噗哧。

        

次空间射出一颗石子般的事物。

        

“躲!”

        

冰雕强者目光陡然凝重,石破天惊划出一刀,恰好斩在贾岩击出的足部上,并且他本人借着这股力量的反作用力,飞速后撤。

        

空中迸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浪。

        

对方目光里透露出些许的冰冷。

        

也有淡淡的后怕之色。

        

那股石子自爆的威力,看似并不太大,却是尽可能把扩散范围限制于小区域内的技巧,若被当头罩住,连他也会受到些许的创伤。

        

在同阶战斗中,别小看小程度创伤,很可能就是改变战斗倾向的巨大变数。

        

“你的次空间能力很让人意外。”

        

“只是意外么?”

        

贾岩笑了笑,狞声中,次空间又有了诸多的动静。

        

他整个人也进入了次空间内部。

        

没错,贾岩的战斗力,从来不是在外界正常战斗而已的。

        

虽然他在外面也能打得很漂亮,但从始至终,他就是依靠次空间起家,并且越阶杀敌的。

        

如今把次空间爆炸物也使用出来,才是贾岩的真正战斗能力。

        

只是消耗了次空间爆炸物,对贾岩来说,是有些不舍得。

        

关于强者的面子之争,有时却是不能省的。

        

看似败了没什么损失,怎么都能逃掉,可这击垮的会是他一往无前的决心,如此一败,并且败于同阶,对区区百多岁的他来说,不蒂于晴天霹雳,很可能导致他前进之心暂时受阻,随后的几十,甚至百年时间都难再有什么进步。

        

对普通的域主后阶,大概这样的失败,并不算什么。

        

可对这种年纪的贾岩而言,却是影响巨大,所以他连杀手锏都愿意使用出来。

        

“嗯?”

        

这家伙,打急眼了?

        

对方神情变了变。

        

明显,贾岩的次空间爆炸物,令得他有些出乎意料。

        

但更出乎意料的地方,在于贾岩居然愿意在没有巨大利益碰撞的前提下,与自己展开近乎厮杀的争斗。

        

如此一来,他的气势也不免受到了些许的阻碍。

        

他想退了。

        

与这样的一个存在打,不值得。

        

“原来如此,他身上的生命力,竟如此的浓厚,年轻就是好啊。”

        

猛的,冰雕强者感受到了贾岩的生命力,甚至隐隐约约,读出了贾岩很大概率,连三百岁都不到。

        

妥妥绝世天才。

        

这样的天才,勇往直前,是不愿败哪怕一场的。

        

况且走到了域主后阶,还是次空间天赋角色,他想败都难。

        

除非遭遇到同样的次空间天赋,能够在次空间天赋追杀他,否则他就不太可能败于同阶之手。

        

明显的,冰雕强者,并不在贾岩的认输范畴之内。

        

所以他干脆利落使用起了杀手锏。

        

“那就来试试看吧。”

        

这位冰雕强者,理解了贾岩为何开大,却没直接放弃争斗的打算。

        

噗噗。

        

次空间萦绕的颗颗爆炸物,石破天惊的射出两颗。

        

“冰!”

        

冰雕强者手中的冰剑,射出修长的冰型光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