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粗黑一上一下&被吸肿的奶头

三次……?

        

盛以蓦地一怔,  偏头去亲吻江敛舟的动作也顿住。

        

让她亲江敛舟一下是很容易的,但是……

        

三次。

        

虽然并没有做到最后那步,但准确来说,  除了最后那步之外,  该做的不该做的也全都做了。

        

昨晚一次用手,一次用嘴。

        

两次,盛以便真的已经觉得要死人了,要是三次……

        

她沉默两秒,偏过头看一眼江敛舟,顿了顿告诉他:“要不然你就继续生气吧。”

        

江敛舟:“?”

        

江大少爷向来喜欢借题发挥,这么好一个发挥机会更是绝对不可能浪费。

        

他“啧”了一声,  慢条斯理的。

        

“可以啊盛以,  这才在一起几天,你就开始懒得哄我了?让我继续生气?”

        

盛以:“……”

        

其实江敛舟现在并不太常叫她的大名。

        

在外人面前常常叫“阿久”,  和她单独在一起时叫“宝宝”。

        

但现在……

        

盛以已经有几分无奈了。

        

她眼看着江敛舟那副“你不同意我就要闹了啊”的表情,  再度安静几秒后,  还是没忍住发问。

        

“……你又没有爽到,到底为什么这么沉迷?”

        

要是江敛舟是那个被服务方也就算了,他可是那个负责服务的。

        

况且,不要说“爽到”了,  昨晚……

        

他大概是难受的。

        

不能做到最后,  江敛舟又不肯再让她像那次在车里一样帮忙。

        

是结束了之后,他又一个人去了卫生间的。

        

所以盛以是真的不理解,都这样了,江敛舟到底为什么依然如此沉迷于这件事……

        

江敛舟懒洋洋的,  不答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舒服到?”

        

盛以:“?”

        

江敛舟:“心理上的爽远比身体上的更刺激。”

        

盛以这次倒是真的愣了几秒,  没再说话。

        

江敛舟偏偏故意“哦”了一声,  意味深长地看她,又靠近了她几分。

        

“还是说……你也想帮帮我?”

        

他刚说完,又自己思索了一下似的,“但你的手得画画,不能过度劳累。”

        

还挺体贴。

        

盛以刚准备说点什么,便又听大少爷轻笑了声,勾着些别的意味的。

        

“那就试试别的地方吧。”

        

盛以:“……”

        

实话说就是,这其实有点超出盛以的知识盲区。

        

但江敛舟确实是个很好的老师,他微微一笑。

        

“比如腿。”

        

……

        

盛以隔天早上,再从床上醒来的时候,脑袋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以后。

        

绝对绝对不要惹江敛舟生气了。

        

她这么一想就觉得好郁闷,想想以前没跟江敛舟在一起的时候,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江敛舟看似脾气不好,但对她的容忍度高得出乎寻常,哪怕偶尔真的被她给气到了,也就是那么一会儿的事。

        

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现在倒好,江敛舟就是没生气也要装生气了,“借题发挥”这个词仿佛写满了他的整个词典似的。

        

好……累……

        

而对比起她咸鱼地补了半天觉,江大少爷倒是一大早就意气风发、笑容满面、春风得意地起了床,换了衣服,去了工作室。

        

走之前还在睡得昏昏沉沉的盛以额头上吻了一下,告诉她:“宝宝,我要去工作室了哦。”

        

盛以就跟赶苍蝇一样地赶他走。

        

江敛舟也丝毫不介意盛以的态度,还兀自笑了一声,怎么看女朋友怎么觉得可爱,去工作室的路上都在一路哼着歌。

        

盛以一觉睡到了中午,手机上已经有了很多消息提示。

        

先是江敛舟问她起来没,又跟她说给她点了午餐,外卖估计快到了;还有贝蕾的日常消息轰炸,问她最近跟江敛舟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再加上盛元白的消息,说近期让她再带江敛舟回家吃一次饭……

        

盛以堪称面无表情地划过了一条又一条带着“江敛舟”三个字的信息。

        

最后是庄尧发来的,三个小时以前。

        

算了算,那会儿大概是江敛舟刚到了工作室的时间点。

        

【庄尧:江敛舟是不是赖在你家不走了?】

        

【阿久:?】

        

哪怕时间已经隔了三个小时,庄尧依然回消息回得挺快。

        

【庄尧:看来是的。】

        

【阿久:……你怎么知道的?】

        

【庄尧:他今天来了工作室的时候,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心情到底有多好。】

        

【庄尧:进来之后还特地过来问我,还摆出一副挺苦恼的样子,问我有没有什么经验。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哎呀女朋友太粘人了,一晚上一个劲儿往他怀里钻,他都睡不好了。】

        

【庄尧:这也就算了。孟元今天还告诉我,说江敛舟特地问她有没有什么药膏,被家里蚊子叮了。孟元又不瞎!那能是蚊子叮的吗?但凡江敛舟说个过敏了也比这强好吧。】

        

盛以:“……”

        

她沉默地放下了手机。

        

她又依稀回想起了昨晚江敛舟“生气”的原因,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因为她对那个“今天do了没”的发言表示了赞同。

        

可她现在很想再去问问江敛舟。

        

你特么到底!有什么资格!生气!

        

        

除了江敛舟偶尔,哦不,很频繁的骚操作之外,盛以自觉这段时光过得还是挺快乐的。

        

她以前其实算是一个作息并没有很好的人,有时候一画画就会忘了时间,一抬头便已经是凌晨。

        

又想着反正她的时间安排全然自由,便也这么放纵了自己,有时候过着过着白天夜晚就会颠倒,再过着过着就又颠倒了回来。

        

睡觉的作息尚且如此不规律,更不要说吃饭了。

        

她大概是画画时太过专心,有时甚至察觉不到饥饿感,等画完了才惊觉饿过头了,而她已经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

        

自从江敛舟搬过来和她一起住之后,简直堪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江敛舟对她的容忍度确实高,盛以做很多很多事,江敛舟不但不会阻拦、还会陪着她一起做。

        

但对于她的身体,江敛舟却比谁都固执。

        

她在专心画画时,江敛舟便在旁边陪着她、也忙自己的工作,两个人安安静静、互不打扰。

        

可一到了吃饭、睡觉的点,江大少爷就堪比打点报时器一样,叮叮咚咚地就拦下了盛以的动作。

        

偶尔盛以正画到兴头上,一个劲儿地说“再给我五分钟”,江敛舟便……

        

真的只倒计时五分钟,多一秒也不行。

        

盛以被迫过上了作息最规律的一段时间。

        

早午晚餐一顿不落,睡觉的时间表更是一瞬间回到了学生时代。

        

连她自己都惊讶于,原来她是可以过得这么健康一个人……

        

但不得不说,虽然一开始适应起来有些艰难,可这么过去了一段时间后,盛以确实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了太多。

        

疲惫感减轻了很多,低血糖也很少再犯,就连又跟贝蕾出去逛街,贝蕾都说她面色红润了不少。

        

盛以听得那叫一个暗喜,贝蕾下一句便又补充道:“是不是胖了?”

        

盛以:“……”

        

其实也不能算胖,但的确比以前看上去丰盈了一些。

        

可却是恰到好处的,毕竟盛以以前看起来实在是纤瘦。

        

贝蕾便又上下打量她两眼,稍一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明白了!”

        

盛以:“你明白什么了?”

        

贝蕾便喜滋滋地附在了盛以耳边:“是不是怀孕了?”

        

盛以:“……”

        

盛以一脸匪夷所思:“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贝蕾振振有词:“里都是这么写的啊!女主的闺蜜看到女主胖了一些,面色红润,结果都是因为女主怀孕了。阿久宝贝,你可别怀孕了又不自知啊,得小心一点,要不然我陪你去做个检查?”

        

贝蕾搓了搓手,一副要喜当姨的表情。

        

盛以稍稍静默,而后面无表情地开口道:“还没做。”

        

贝蕾有点没听清:“什么?”

        

“我说——”盛以有些无奈的,“都没做到最后,去哪怀孕?”

        

贝蕾:“?”

        

贝蕾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迷茫,“是,是舟哥不行吗?”

        

“……”

        

贝蕾又嘀咕:“看面相,也不像是不行的样子。”

        

说着说着,贝蕾又开始自我否认,“但要不是不行,怎么会同居了这么久,还没做到最后?”

        

盛以吸了口奶茶,没应声。

        

说实话,她其实并不是什么会反对婚前性行为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就同意了江敛舟搬进来。

        

但……

        

自从江敛舟搬进来之后,确实能做的都做了,除了最后一步。

        

她有时候看江敛舟忍得实在不舒服,都想开口主动说了,可江敛舟总是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再去卫生间。

        

有一次,江敛舟大概确实是难受,在浴室里叫她:“宝宝……”

        

盛以捏了捏手心,走过去:“嗯?”

        

“叫我的名字,叫一叫我。”

        

……

        

所以,其实盛以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到了这样的情况下,江敛舟依旧没有到最后一步。

        

贝蕾眼看着盛以在出神,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叫她:“阿久?别发呆了,你不是要给舟哥挑生日礼物吗?”

        

盛以“嗯”了一声。

        

贝蕾叹了口气:“虽说我知道你送什么舟哥都会很喜欢,但……这到底是你们俩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生日,舟哥又真的什么都不缺,让人越选越为难。”

        

盛以也附和:“对,他确实什么都不……”

        

她顿了顿。

        

贝蕾:“嗯?”

        

盛以摇了摇头:“他还是缺一些东西的。”

        

……

        

江敛舟的生日一天天逼近。

        

那位“今天do了没”最后约的是一张cp图,是第五次录制时,拿了冠军、穿着赛车服的江敛舟,把盛以抱起来举高的时刻。

        

不得不说,盛以已经是个很熟练的cp图画手了。

        

但是熟练归熟练,江敛舟知道归江敛舟知道,在正主面前画cp图……

        

盛以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所以她近日都拒绝了江敛舟的陪伴请求,一个人窝在书房里画稿子。

        

“今天do了没”是个典型的彩虹屁选手,盛以按照步骤跟她依次沟通草稿、线稿、上色的细节时,“今天do了没”能360度无死角地夸奖盛以的画。

        

并且每次沟通,都没有一句彩虹屁是重复的……

        

而江敛舟近期在忙的,则主要是生日会相关的事宜。

        

生日会要办,这是惯例;但生日前的直播要不要开,那就不一定了。

        

庄尧勾了几个积极想合作的平台给了江敛舟,问他今年要不要开直播。

        

江敛舟便一挥手:“我知道粉丝们都想听我聊天,开吧。”

        

庄尧盯着他看了两秒。

        

江敛舟稍一挑眉,问他怎么了。

        

庄尧慢吞吞地推了推眼镜:“我看是你想跟别人炫耀吧。”

        

江敛舟:“?”

        

庄尧往细里一想,也满意了起来。

        

“也行,那你去跟别人炫耀吧,我耳朵都要长茧了。”

        

一旁江敛舟的助理,默默、默默地,点了两下头。

        

确实。

        

近日的江敛舟,开口闭口就是“我女朋友”。

        

他帮江敛舟端杯热茶,江敛舟会抿一口,抬头问:“你说,女朋友一见不到你就哼哼唧唧的,该怎么办?”

        

帮江敛舟拿个外套,江敛舟会做作地叹一口气:“回家之后,女朋友又得闻闻我外套上有没有女士香水的味道了,怎么这么爱吃醋?”

        

……

        

林林总总的,一天n次。

        

最近庄哥除非有必要的事务之外,绝对不会来找江敛舟了,生怕又被他拦住就是一顿逼逼赖赖。

        

偏偏,江大少爷还一副逼赖又不自知的模样,这会儿听了庄尧这么一说,还挺不满。

        

脸上写着的全都是“你们胆敢污蔑我?”几个大字。

        

丁点逼数都没有。

        

不管怎么说,江敛舟的生日直播是定下来了的。

        

粉丝群堪称奔走相告,毕竟去年的他并没有开直播,平时又不爱参加站台活动。从节目结束到现在,粉丝们都已经多久没见到活生生的江敛舟了!

        

论坛已经提前起了n栋高楼,点进去全都是粉丝们在激动地聊这场直播。

        

【我看时间预告是两个半小时!好快乐,有没有人来猜测一下两个半小时都会聊什么?】

        

【这还用猜吗?聊十分钟的新专辑,聊十分钟的生日会,聊十分钟的巡演和接下来的行程。】

        

【?那还有两个小时呢?】

        

【废话,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聊两个小时的盛以!】

        

除了这个,还有一些在聊生日预热直播,盛以会不会出镜的。

        

……

        

讨论太多了,不仅是江敛舟的粉丝和木以成舟cp粉,还有很多路人都对这场直播表示了由衷的兴趣。

        

终于。

        

江敛舟直播的日子,也就是5月3日,到了。

        

直播是七点钟开始,平台六点半便开了直播间,瞬间便涌入了一大群蹲等的粉丝。

        

合作平台是江敛舟挑的,快鱼直播。

        

直播间的名字打得很高调——

        

江敛舟0506生日快乐

        

正主还没来,弹幕已经刷得很起劲了。

        

先是一堆刷屏预祝江敛舟生日快乐的,刷完之后便自主用弹幕聊了起来。

        

【舟哥几点来啊?今天在哪直播?还是跟以前一样在工作室吗?】

        

【又是快鱼直播哈哈哈,上次我蹲望久太太的直播,也是这个平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