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小妖精肉真紧&女人一旦高潮了特别上瘾

第五十九章

        

年末事多,  包括阮昭都忙的不可开交,在竹简的脱色化学试剂稳定之后,开始进行脱水实验,  只是脱水需要大量的时间,因此实验室目前主要进行脱色。

        

待第一批脱水竹简完成后,再依次进行工作。

        

竹简的处理难在最开始,  一旦各个程序完善,实验室里的其他人也可以完全的掌握。

        

阮昭本来就是以专家顾问的身份,进驻实验室,  所以在工作进入正轨之后,她这个专家顾问差不多也该谢幕了。

        

虽然时间很短,  不过就两三个月而已。

        

但对阮昭,却是难能可贵的一段经历,从她成为修复师开始,  她就一直在单打独斗,  连正式助理都不曾招一个。

        

这次却是跟整个实验室的人,  一起合作修复。

        

即便经历上百次的失败,  也依旧没有放弃。

        

今年的农历春节来的格外迟,一直到二月份,  才是第一个春季。

        

之前本来阮昭要跟傅时浔一起去傅家拜访,  但是没想到他父亲临时出国,又因为其他事情,  临时耽误了。

        

阮昭挺遗憾的,  反倒是傅时浔安慰她。

        

他伸手摸了下她的长发,低声说:“其实是我没考虑好,  我听说,第一次拜访应该是男方先拜访女方家里。”

        

“我家……”阮昭窝在沙发,  无奈一笑。

        

她家的情况,傅时浔也是知道的啊,她压根没有父母可以让他拜访。

        

傅时浔弯腰在她耳边亲了下,淡声说:“要不我们先去拜访你的姑姑一家,毕竟这么多年来,是他们把你养大的。对于你而言,他们就是你最亲的亲人。”

        

虽然阮昭之前提过,她跟姑姑发生的事情。

        

但她受伤时,不管是姑父还是韩星越都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她姑姑也是,在出事之后,哪怕出着差,也立即从外地赶回来。

        

或许曾经心底有些埋怨,说到底,他们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在乎阮昭的人。

        

“好呀,不过我还没跟我姑姑说,我谈恋爱的事情呢。”

        

阮昭往他怀里靠了靠。

        

如今他们两人经常会在傅时浔家里约会,毕竟这里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个。至于阮昭的小院,傅时浔也会过去。

        

但每次云霓看见他,就跟老鼠看见猫一样,恨不得走路都踮起脚尖。

        

就连傅时浔这种完全不在乎别人看法的人,最后都忍不住问阮昭,是不是他做了什么,让云霓对他有了芥蒂。

        

阮昭当场就笑出了声,安慰他说:“你放心吧,这只是来自一个学渣的畏惧罢了。”“学渣的畏惧?”

        

见他还没听懂,阮昭解释:“这不是快期末考试了嘛,她就怕你哪天突然问起她的成绩。”

        

傅时浔也不由失笑,亲了下她的耳朵,低声说:“那你跟她说,我不是那么扫兴的人。在外我是老师,但我没有在家也当老师的习惯。”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阮昭发现傅时浔这人挺小习惯的。

        

就两人哪怕只是安静坐在看电影,他也挺喜欢亲自己,偶尔亲一下头发、耳朵,并不是那种带着欲\\望的亲法,这种亲吻的方式,反而更能感受到他的宠溺。

        

“那我待会跟姑姑打电话,跟她说一声。”

        

阮昭又提起刚才那个,关于见家长的话题。

        

谁知她正说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居然响了起来,定睛一看,居然正是阮瑜打来的。

        

阮昭伸手拿起后,朝傅时浔笑了下,走到外面阳台接通电话。

        

“姑姑,”阮昭喊道。

        

阮瑜是个医生,平时工作很忙,阮昭也不是那种喜欢一天到晚联系的人,所以两人除了发发微信,很少这么电话联系。

        

阮瑜开门见山说道:“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在家里吃,还是出去吃。”

        

这个话题,让阮昭眉头一皱。

        

她低声说:“我不是很想过生日。”

        

“不是专门给你过生日,就是吃个饭,”阮瑜一向干练的声音,突然软塌了下来:“我昨晚做梦,梦到你爸爸了。”

        

阮昭的生日跟阮平安是同一天。

        

自从阮平安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了过生日的兴致。

        

每年她生日时,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待就是一整天。

        

其实阮瑜也一样,很久以来,她们都不太会提及阮昭的生日。

        

只是今年,她突然做梦梦到阮平安,按理说她是个医生,最应该明白人死如灯灭,□□的死亡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可对于这个唯一的亲弟弟,阮瑜心底也有着无限的牵挂。

        

“我梦到他在跟你一起过生日,”阮瑜低叹了一声,许久,才说道:“或许他也是怪我,这么多年,一次生日都没给你过。”

        

阮昭听到这话,喉头哽的,几乎说不出话。

        

许久,她等那股哽咽下去之后,低声说:“好,不过我可以带个人回去吗?”

        

“男朋友?”阮瑜反问。

        

阮昭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只能低声一嗯:“嗯,他说想要拜访你跟姑父。”

        

“也好,你这个年纪确实应该找男朋友了,”阮瑜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也稍微轻松了些。

        

两人说了会儿,这才挂断。

        

阮昭回到沙发上,重新伸手抱住傅时浔的脖子,笑着说:“我跟姑姑说了,等我生日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去吃饭。”

        

“你不是说,你从来不过生日。”

        

阮昭的生日是一月二十八号,就在过年的前几天。

        

因为每年的农历新年的时间都不一样,所以她的生日,有时候会在过年前,有时候会在过年后。

        

小时候,不管是在年前还是年后,爷爷都会认真准备。

        

昭昭平安。

        

蛋糕上永远都会并排写着这四个字。

        

“今年不太一样,”阮昭低声说:“我姑姑说她梦到了我爸爸,或许是她心里有些难受,就想今年热闹一下吧。”

        

她其实一直都很听阮瑜的话。

        

“那过完生日,我带你去个地方。”

        

阮昭好奇道:“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次,不管阮昭怎么问,他就是不说,哪怕阮昭威逼利诱,都不行。

        

过了几天,董姐要放假了,所以趁着年前,她包很多饺子放在家里,生怕这三人会在家里饿死。

        

云霓哭哭啼啼让她不要走。

        

阮昭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人家董姐一年到头,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她儿子的还多,你居然还不满足。”

        

“要不让阿姨你让你儿子一起过来,反正我们家有房间,让他过来,我们一起过年。”

        

云霓的父母也早已经去世,她和云樘只剩下两间破房子。

        

据说连屋顶的瓦片都已经破了,一直在漏雨,今年村里还联系他们,说农村要危房改建,要不然他们家这个房子,就得直接推倒了。

        

云樘毫不犹豫的让他们推了吧。

        

从他们离开家乡开始,就对那个地方没有了一丝眷念。

        

他们母亲病重时,身边的亲戚没有愿意借钱,甚至还一副好心肠的让他们趁早放弃,对他们而言,父母在方才有家。

        

如今父母过世,他们兄妹相依为命的地方,就是家。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跟阮昭的关系那样特别,明明看起来是员工和老板,却又有一种相依为命的宿命感。

        

董姐包的馄饨一直很好吃,特别是虾仁馄饨。

        

所以包完之后,阮昭就冻了一袋,给傅时浔送过去。

        

她去之前,给他打了个电话,知道他还在学校。所以她也没说,现在他家里的房门上,早已经有她的指纹。

        

阮昭直接就自己过去了。

        

到了小区里,她将车子停在楼道前面的空车位上。

        

从车上拿下来时,她拎着饭盒,随意看了一眼旁边,突然有些怔住。

        

因为隔壁,居然是一辆白色宾利。

        

她又仔细看了一眼,确实是宾利的车标。

        

从前车窗看过去,驾驶座上有个中年男人,哪怕阮昭这种对豪车没兴趣的,都不禁笑了下,没想到这个小区看起来挺普通,但也挺卧虎藏龙的。

        

正好她开单元门之前,顾筱宁给她打来电话。

        

阮昭歪着头,将手机夹在脖子上,伸手去找门禁卡。

        

“晚上约饭吗?我的仙女昭,”顾筱宁问道。

        

阮昭嗤笑:“这才几点,我怎么感觉你就跟喝醉了似得。”

        

顾筱宁:“也还好,就是发了一笔奖金,感觉今年可以过个愉快的年。”

        

阮昭:“不巧,我刚到傅教授家里,今晚得跟她一起吃。要不明天吧。”

        

“我说你是不是跟傅教授太黏糊了,”顾筱宁有些羡慕的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虐我这个单身狗。”

        

阮昭一边跟她说话,一边伸手按了电梯。

        

正好电梯正在往下运行,数字在一个个跳动,向一楼靠近。

        

阮昭说:“这么羡慕,你也找一个。”

        

“我可以找一个傅教授那样的吗?”

        

她呵笑了下:“那不可能,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傅时浔。”

        

“我的昭啊,能不能别这么爱,再这么样下去,我看傅教授就能对你为所欲为了吧,”顾筱宁逗趣道。

        

此时电梯正好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

        

都是中年女人,但是为首的那位,阮昭看见的一瞬,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个小区是那种有点儿年纪的老小区,小区电梯也有些老旧不太干净,但对面这位夫人,就是那种好看到让电梯都变得亮堂的程度。

        

她看起来又有种莫名的年轻,就有点儿让人猜不着她的年纪。

        

因为对方要出电梯,阮昭往旁边挪了下。

        

等她走出电梯,阮昭才往电梯里走,伸手按了17楼后,淡然道:“是傅教授让我为所欲为吧,不信你可以等着。”

        

原本往前走的那位中年美貌女士,突然回过头,望过来。

        

在电梯关上的那一瞬,阮昭与对方四目相对。

        

她就看见,对方露出一副震惊到几乎错愕的表情。但这个表情在她眼前转瞬即逝,因为电梯门彻底关上。

        

阮昭也并未将放在心上,毕竟她对这位完全没印象。

        

这种连她都会感到惊艳长相的中年阿姨,要是见过的话,她绝对不会忘记。

        

到了楼上,阮昭直接进了厨房,发现厨房好像变得特别亮堂。

        

其实刚才一进来,她就感觉家里好像被收拾过了。

        

估计是傅时浔又请了钟点工回来,他偶尔会请人回家收拾房间,但并不是那种长期的,只是每周两三次。

        

阮昭之前也遇到过,所以她看了看四周。

        

就把自己带来的馄饨,重新放在了冰箱的冷冻层里面。

        

她刚放好,门口传来门铃的声音。

        

傅时浔回来了?

        

可转念一想,不对,门口的是指纹密码锁,他回家只要按下指纹就好,哪里还需要按门铃。

        

不过阮昭还是过去,打开了门。

        

开门后,她看着门口站着的是,居然是刚才电梯里遇到的那位美貌阿姨。

        

“请问您找哪位?”阮昭下意识问道。

        

可当她问完后,看着对方的脸,有种后知后觉的恍然。

        

这张脸分明有着某个人的影子啊,还有楼下的那辆白色宾利,阮昭发现自己的智商居然下降了这么多,连这个都没想到。

        

“阮昭。”

        

在她正思考着,该怎么跟傅时浔的母亲打招呼时,对方清晰而震惊的喊出她的名字。

        

阮昭也没太意外,以为是傅时浔提前告诉了他妈妈,自己的名字。

        

就在她准备请对方进来时,她才发现,傅时浔母亲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对方似乎有些站不稳,说:“原来你就是时浔说的女朋友。”

        

阮昭微怔。

        

“你想对我的儿子做什么?”南漪望着面前的女孩,颤抖着嘴唇问道。

        

轰。

        

这一刻,这一句话,仿佛有东西在阮昭的脑海中点燃,一把无名火直接烧的她连思考的能力都几乎停滞。

        

她也彻底明白,不是傅时浔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

        

而是他妈妈认识她。

        

不是作为傅时浔的女朋友认识,而是作为阮昭这个人。

        

“伯母,要不我们进来说。”或许她天生就冷感,哪怕刚才脑海中还有种轰然爆炸的感觉,在片刻后,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只是她的这种冷静,在对方看来,有种被发现的破罐子破摔。

        

南漪走进来,阮昭问道:“阿姨,您想喝点什么?”

        

“阮小姐。”南漪此刻哪里还有喝茶的心思,她从小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嫁人之后就是养尊处优的贵夫人。

        

此刻遇到事情,她反而没有阮昭这个小辈儿来的冷静。

        

况且,那可是她自己的儿子,关心则乱。

        

“我能问一句,你为什么要跟时浔在一起吗?”南漪望着她问道。

        

倒是阮昭走到一旁,倒了一杯茶,端给南漪。

        

她指了指客厅的沙发,说道:“要不我们过去,坐下来聊。”

        

南漪怔怔的望着她,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她太冷静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冷静到让她可怕。

        

从在楼下认出阮昭的那一刻,她心底还抱有一丝期盼。

        

盼着她只是偶然出现在这一栋楼,而不是跟傅时浔有任何关系。

        

南漪就站在楼下,看着电梯的数字往上跳跃,一直跳到17,然后就停了下来。

        

17楼。

        

电梯就一直停在那里。

        

哪怕南漪不住的安慰自家,17楼并不只有一户,可她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直到她重新上楼回来,按响家里的门铃。

        

从门打开,阮昭的脸露出的那一瞬。

        

南漪的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字,孽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