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地下sm俱乐部调教/男生第一次该怎么弄

      

“卧槽!”

        

一名风字营圣堂骑士大惊失色:“锅盔大哥要完……”

        

下一秒,林昭“嗤”一声拔剑斩穿过了西河大锅盔的默认位置MISS了大片的剑气撞击、冲锋等控制技能,同时转身对着西河大锅盔就是一套平A+横扫千军+平A+乾坤一掷+平A的极限伤害,总伤害瞬间突破20000点,西河大锅盔就算是拥有坐骑、撑了血量,但总气血也就1.2W+罢了,根本扛不住,瞬间就一声哀嚎连人带马瘫倒在地,跪了。

        

还没结束!

        

林昭转身瞬间发动平A+重斩+平A三连斩,瞬间就把一名风字营的狂战士给击杀了,同时飞剑出击,明月化为一抹银光裹挟着“锋寒”神通,直接将一名圣堂骑士扎掉了1.8W+的气血,暴击了,瞬间秒杀,也就在这时,林昭已经红名。

        

既然红名了,就不顾忌那么多了。

        

前方,至少40+名风字营玩家扎堆冲向了林昭,密密麻麻一片,这么好的势头,不用特技实在是太可惜了,于是剑刃一扬,流金器雪域指环的特技“剑气冰雹”发动,一瞬间,无数森寒、冰气萦绕的冰剑凌空浮现,对着大地40×40码内的目标“噼噼啪啪”的发动了一场凌乱攻击,每秒钟都造成林昭300%的攻击伤害,持续五秒钟,顿时一大片风字营玩家的头顶上不断跳出密密麻麻的伤害数字——

        

“6435!”

        

“13416!”

        

“6567!”

        

“7722!”

        

“13998!”

        

……

        

持续伤害中还带着暴击效果,林昭如今的总暴击已经高达12%,事实上已经相当高了,于是短短几秒钟内,风字营就有30+人葬身于剑气冰雹的恐怖伤害中,而林昭则提着青庐剑趁势进攻,一剑一个摸掉残血玩家,同时飞剑明月不断出击,基本上都是秒杀的效果,风字营玩家并不是每一个都是高手,也有滥竽充数的,气血6000+的圣堂骑士都有,足可见战斗力有多么的良莠不齐了。

        

几秒钟后,林昭的ID已经红得发黑了,但他丝毫没有停止,挥剑连杀数人之后,飞剑明月再出击,直接穿透了一名剑侠的脖颈,瞬间斩杀,此时,风字营的人数已经在短时间内从120+人减员到了50+人了,甚至许多人被剑气冰雹给吓傻了,已经失去了斗志,打都不敢打,只能远远的看着。

        

林昭一边乱砍,一边心头暗暗思付,今天算是回不了云上郡了,一会下线前要找一个安全地带下线,否则一旦被人阴了,则在罪恶值那么庞大的情况下可能要等级直接归零了,而且,他心里其实有些开心,之前是有些低估自己了,原来在特技使用得当的情况下,自己已经可以打一百个了啊!

        

不久后,风字营所剩无几的人逃之夭夭,再也没有人敢面对那个名字血红的杀神了。

        

与此同时,一道铃声在空中传来,是一个需要花费5000通用币的系统喊话——

        

“叮!”

        

系统公告(玩家西河大锅盔喊话):白衣,我们风字营也就是在城外收一下采集系保护费罢了,与你何干?你他妈的装什么侠义,云上郡轮得到你来充大头吗?今天的账我们风字营记下了,苍之骑士团也记下了,等着瞧,我们跟你不死不休!

        

这人真狠,为了发泄心头的怒火,居然连5000通用币一次的系统喊话都舍得发。

        

林昭笑着摇头,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一样米养百样人,有些人就成长成了这般畸形的模样,你能怎么办?行走于世上,遇到这种人能避开就避开,不能避开,就一剑砍翻了事!

        

……

        

蝴蝶林。

        

一群生产系劫后余生的生产系玩家看着林昭,一个个都目露感激。

        

“小伙子……”

        

一位28级的老迈采集系玩家起身,看着林昭,道:“你要小心一点啊,李沧海那边的人一个个都是睚眦必报的,千万要提防他们的报复啊!”

        

“嗯,我知道。”

        

林昭笑着点头:“不用担心我。”

        

一个小姑娘站起身,道:“大哥哥,我认识你,你在爷爷那里买过药水。”

        

林昭笑道:“是啊,我也记得你。”

        

一名中年妇女目光中带着担忧,道:“小伙子,他们如果再来的话……你还会再来帮我们吗?”

        

“短时间内不会了。”

        

林昭抬手指了指头顶上红到发黑的ID,笑道:“我的红名实在是太红了,明天应该一整天都会在刷怪,不把红名刷掉也不敢再来跟风字营的人周旋了,不过你们放心,这件事我管定了,云上郡的规矩不是他苍之骑士团定的,采集系不应该被当成杀人爆物的对象,这件事,我永远不会束手旁观。”

        

“好,好……”

        

许多人连连点头。

        

甚至有老人都要跪下了,毕竟,一家人的生计都在这一株株的草药上,林昭的出现毫无疑问是救了他们一家人的命。

        

但林昭哪敢承受这么大的礼,急忙收揽了一地的掉落装备之后,策马疾驰离开了这片林地。

        

……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陈雪:“怎么了,跟风字营的人干上了?”

        

“嗯,干上了,把他们几乎全杀了。”

        

林昭皱了皱眉,道:“阿雪,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冲动了。”

        

“不会。”

        

陈雪摇头,一双美目看着林昭的头像,道:“风字营在云上郡早就臭名昭著了,凌辱低级玩家、强杀生产系玩家爆材料、成群结队的伏击高等级玩家,这些丑事在云上郡可谓是人尽皆知,如果是我遇上了我估计也忍不了,我觉得你这样做很好啊,林昭……”

        

“哦……”

        

林昭努努嘴:“为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

        

陈雪笑笑:“一个能成为王者的公会必然会其特殊的气质,这气质大概率是随盟主的,你林昭就是我们绯月骑士团的灵魂,你是什么样的气质,我们绯月骑士团就是什么样的气质,我不希望我所在的公会是那种充满功利心的公会,所以你这样的做派,我很喜欢,雪域天池林白衣,就该是这样的。”

        

“阿雪,你个舔狗!”林昭翻了个白眼。

        

“靠!”

        

陈雪差点气得吐血:“你在哪儿?”

        

林昭发了一个坐标给她。

        

……

        

不久之后,草丛中悉悉索索,一道身影破开草丛来到了林昭面前,正是骑乘着火红战马的陈雪,她翻身下马,提着长枪走到林昭面前,笑道:“名字这么红,到底杀了多少个?”

        

“总得有八九十个了。”

        

林昭道。

        

“哦,那一旦被杀必定是会等级归零的了,说不定装备也会爆光。”陈雪抿了抿红唇,道:“走吧,找一片适合下线的隐秘地图,我跟你一起走,明天早上帮你开道,确认安全了你再上线。”

        

“嗯,行。”

        

林昭打开交易界面,将自己捡取到的20+件装备都交易给了陈雪,道:“都是风字营的好兄弟们送的装备,还不错的,基本上黄金器起步,你拿回城去卖,卖多少钱都补贴到白衣团的建团经费里去,对了,现在白衣团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可以的。”

        

陈雪微微一笑,说:“少年虚度的拿捏分寸还是挺好的,收人也比较苛刻,如今白衣团已经有150+人了,伴随着我们后续资金的注入,白衣团会越来越强,明天开始,虚度就要带团出去刷图打宝了,开始自给自足,咱们只需要花建团经费就行了。”

        

“嗯,好的。”

        

林昭翻身上马,在前方开道,陈雪则跟在身后。

        

林昭提着青庐剑策马走在前方,心里有些感慨,这一刻真心觉得陈雪这个女孩子特别好特别好,心思细腻,相处下来就会发现她的优点越来越多,温柔、大方,性格也善良,是一个绝佳的贤内助,甚至如果可以的话……追过来当女朋友都是极好的,就是有点可惜,她有男朋友了。

        

陈雪跟在林昭身后,看着前方那俊逸的身影,同样心头有些复杂,相处了这么久之后,她开始觉得起初的时候自己对绯月姐的这个弟弟确实存在偏见,相处这么多天后,林昭给她的惊喜越来越多,他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沉着、冷静与从容,并且做事总是谋而后定,加上雪域天池林白衣的传说,陈雪觉得林昭就是这么一个人,不显山不露水,但整个人都干干净净,值得依赖。

        

可惜刚刚进工作室的时候,自己已经说有男朋友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没办法了。

        

她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好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那么多男人追求自己,她连正眼都没看过,上班就只赚那份跳舞的钱,至于那些愿意一掷千金、万金跪求一夜春宵的客人,她从来都是严词拒绝,如今在林昭面前,自己怎么还患得患失了呢?

        

变得没出息了啊……

        

陈雪自嘲一笑,这心态得调整一下了。

        

两人找了一个到处都是杂草的风水宝地,凑在一起下线了。

        

……

        

深夜,云上郡。

        

西河大锅盔一脸忿然,坐在大圣堂内,抬头就看到了李沧海走来,他马上起身,皱眉道:“盟主,是我对不住你。”

        

“为什么输得这么惨?”李沧海冷冷问。

        

“护甲低了。”

        

西河大锅盔皱眉道:“没有吃得住白衣的一套,不然最后的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哦,是吗?”

        

“必然是如此。”

        

西河大锅盔深吸一口气,点头称是。

        

他就是这么一个倔强的人,他顶多也就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却从不怀疑自己的才华。

0

更多精彩